• 嗨起來吧
  • 0

傅宸不敢違抗:「我知道的,二叔。」

「姐姐,你還想和我搶宸哥哥嗎?」 趙臻看着上面的岩壁,覺得差不多差不多周圍都被燒酒覆蓋到了,接着又從懷中掏出手槍,套上消英器對準濺撒到燒酒的地方,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子彈打在濺有燒酒的地方,子彈和岩壁碰撞出的火花,瞬間點燃了高度的燒酒,一時間趙臻頭頂上成了一片火的海洋。墓蝠最害怕的就是火了,似乎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動物都狠害怕火的存在。

一時間附在那些人身上的的墓蝠,一下子全部都四散飛開,還有幾隻沒有能跑掉,被燒酒然出的火焰霎時給吞沒掉了。

只聽「砰砰砰」的幾聲,被墓蝠合力抓上去的幾個人,沒有了墓蝠的支撐,全部都掉了下來,趙臻趕緊走上前查看他們的狀況,看了一眼之後,心裏頓時有點發冷。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里,已經有三個人被墓蝠吸成了人干。

皺巴巴的皮膚貼在那三個人的身上,一眼看去三人沒有了一點生氣。

趙臻轉過頭不再去看他們了,轉過身走到喬恩旁邊,對着喬恩說道:「喬恩大哥你沒什麼事吧?」

喬恩看了一眼趙臻回道:「我沒有事情,不過那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之前怎麼都沒有見過啊?」

趙臻眨了一下眼睛說道:「那是墓蝠,是一種常年生活在墓穴里的一種蝙蝠,這種蝙蝠是依靠血為生的,一般都會呆在墓穴了,很少往外出。不過墓穴里如果沒什麼時候的時候,他們也會外出尋找食物,這種蝙蝠和吸血蝙蝠差不多,但是卻比吸血蝙蝠厲害的多。它們常年生活在墓穴里,牙齒上都有少許的病菌,如果感染了的話多半都不會活命的。」

喬恩聽了趙臻的話,心猛地跳了一下說道:「那你看看我有沒有什麼事情?」

趙臻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喬恩的情況,發現喬恩身上沒有什麼大的傷口,沒有什麼大礙,於是對喬恩說道:「沒有什麼事情的,等下胡斌來了,給你做一下防止傷口發炎的包紮就可以了。不過在他們來之前,你還是先把傷口裏的淤血弄出來,以防萬一。」

喬恩看了一眼趙臻回道:「好的我知道了,請你去查看一下我兄弟的傷勢好嗎?」

喬恩說這句話的時候,趙臻驚訝了一下,顯然喬恩說話的態度和剛才自己想離開時說的狠話完全不一樣,也就是表示喬恩知道自己欠了一個人情,趙臻也不是傻子立即就明白到了這一層。於是趙臻對喬恩說道:「你先別動,仔細的把傷口裏的淤血擠出來,我現在就去看看其他兄弟的傷勢。」

說完趙臻就離開了喬恩身邊,到其他兩個人身邊查看起來,發現都沒有什麼大礙,或許是墓蝠把那三個人吸干以後,自己吃飽了所以就沒對他們下殺手,可能是準備下次將他們吃掉吧,趙臻想到這裏搖了搖頭。幾個人靠在一邊的岩壁上,等著胡斌和張立群的到來。

不一會胡斌和張立群兩人從洞口處走了過來,喬恩立即上前和胡斌說明了剛才的情況。

胡斌走到趙臻的身邊,看了趙臻一眼說道:「剛才真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我這幾個兄弟全部都要死在這裏了。」

趙臻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剛才從上面掉下來的石灰,抬起頭看着胡斌說道:「沒事,現在這種情況,沒有辦法了。」

趙臻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庫管,又抬起頭說道:「我們還要不要繼續下去了?」

胡斌眼睛眯了一下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臻轉過身長出了一口氣說道:「我們到了這裏就已經損失了這麼多人了,根據我爺爺筆記里的記載,前面還有一個更厲害的主。當年他們是三十五個人進去的,出來的時候只有我爺爺和其他的兩個人。」

胡斌看了一眼趙臻,冷哼了一下道:「你爺爺那時候的裝備連我們現在的一般都不及,既然我們都已經到了這裏了,哪還有退縮的道理。」

旁邊的張立群也附和道:「對,我們現在沒有退路了。我們本來的目的就是拿到秦皇的秘密寶物,現在寶物就在眼前了,我們沒有理由退縮的。」

趙臻看了一眼胡斌和張立群道:「希望你們不要後悔。」

胡斌道:「我們做事從來不後悔,不要再說廢話了,快點到前面帶路。」

趙臻沒有在說話,轉過身繼續自己探路者的使命。

胡斌和張立群隨後跟上,其他的幾個胡斌的手下,也是互相看了一眼,也沒有說話跟着他們也向前走了去。

此時,我忽然感到脖子後面的氣流紊亂了一下,當我屏住呼吸,觀察四周時,意外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

「水哥前面有一個棺材。」這個聲音是從剛才的那個放置著棺材的墓室里傳來的。

「不好,看樣子這裏還有另一撥人。」我立即提高了警惕。

不一會兒,只見一群人走進了剛才趙臻他們來過的那個棺材墓室,一群人圍着棺材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時那個被稱作水哥的然驚呼道:「都離這個棺材遠點,這個棺材有點不對勁。」

正如他說的一樣,那具棺材果然開始了發生異樣。只見那具棺材的棺材蓋慢慢的被推開,好像有人在棺材裏面推蓋子一樣。

所有的人都把武器端在了手中,靜靜地等候着棺材裏的東西出來。

另一邊水哥忽然看見在棺材後面,有一個不怎麼起眼的洞,於是用手勢對着其他人示意著,讓他們靠着岩壁的邊慢慢的向那個洞靠近,自己則端起手中的槍慢慢的向著棺材靠近。

就在那個水哥快要靠近棺材的同時,一個猶如人一樣的東西突然從半開的棺材中蹦了出來。

水哥大吃一驚對着那東西就是一陣瘋狂的掃射,子彈全部打在了從棺材裏蹦出來的怪物身上,可是那怪物像是沒有感覺一般,轉動着那看上去像是乾癟的柿子的頭顱,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那個水哥忽然大吼一聲:「快跑,這他媽的是一個殭屍,我們對付不了的,快跑啊。」

說完射完槍里的子彈,就往洞口跑去。其他人見到水哥也跑了過來,他們一邊對着殭屍射擊,一邊往洞裏走去。

趙臻等人聽見了槍響聲,立即所有的人都警惕了起來。胡斌罵道:「他媽的,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還有人到這裏來了,聽槍聲他們好像不少於十個人。」

張立群看了胡斌一眼道:「有人來也是好事,我們躲起來等他們過去了,我們在他們後面。等他們收拾完前面的傢伙,我估計他們也剩不多少人了,到時候我們再來個漁翁得利,這不是好事嗎?」

胡斌聽了張立群這麼一說,想了一下覺得也是有道理的,於是就吩咐手下隱蔽起來,讓他們先過去。

這時趙臻說道:「不可。」

胡斌看了一眼趙臻道:「那你有什麼好

辦法嗎?剛才你不是還說我們幾個對付不了前面的東西嗎?」

趙臻說道:「你想想,一般下地的遇到什麼情況才會開槍?」

胡斌想了一下,頓覺也不妙。

聽槍聲距離他們不遠,難道是前面的怪才被打開了。思想完,胡斌向張立群看去。

只見這時張立群也是一臉的詫異,張立群也看了胡斌一眼。

胡斌轉過頭問道趙臻:「那你說怎麼辦?」

趙臻想了一下說道:「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他們拉開距離,他們現在一邊跑,一邊對付著從棺材裏出來的殭屍,他們一定不會行進的太快,所以我們現在使勁往前跑,我們到下一個入口隱蔽起來,等着他們。」

胡斌想了一下道:「好,就依你所說,快點所有都動作快點。」

說完胡斌帶頭向著前方跑了起來,後面的人也跟着胡斌一起向著下一個入口跑了起來。

趙臻看着遠去的胡斌四人,在心裏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尾隨着他們也向前跑了去。

這邊另一夥盜墓人被殭屍一路逼着向著最裏面走去,他們行進的速度果然不是很快,殭屍也在一步一步的逼近著。

水哥對着旁邊不遠的人叫道:「六子,把霰彈槍扔過來,讓老子打爆他的腦袋。」

六子聞言,立即從背後的背包里掏出一把霰彈槍扔給了水哥,水哥加過霰彈槍,對着殭屍頭怒罵道:「他媽的,這次看你還不死。」

說完槍聲也響了起來。

瞬間殭屍的頭顱被打的開了花,已經變成屍體的屍體,向後仰著平躺在了地上。這夥人看着躺在地上殭屍,心裏不禁一陣放鬆。

水哥走過來對着殭屍的四肢,又補上了四槍,把殭屍的四肢全部打斷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水哥轉過頭對着其他人說道:「我們繼續向前走。」說完在前面打頭,向著裏面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那個叫六子的叫了一聲「水哥你快過來看看,這是什麼?」

那個水哥本來是走在前面的,聽六子這麼一叫,立即從前面走了回來,看着六子手中的東西,也是一臉的疑惑。旁邊的一個人把燈光照了過來,水哥這才發現是一隻已經死去的墓蝠。

水哥將六子手中死去的墓蝠拿過來,放在眼前仔細的觀看着。藉著照過來的燈光,水哥清楚的看見這是一隻被燒死的墓蝠。

水哥看到這一幕,嘀咕道:「難道我爺爺來這裏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他們要是打死一隻墓蝠,十幾年的時間死掉的墓蝠應該早就腐爛的什麼都沒有了才對啊。」

心裏想完,水哥又抬起頭看來一眼自己的頭上,突然發現上面一片黑,好像是被人用火燒過一樣。

於是對着手下說道:「你們幾個抬我上去,我看看上面是怎麼回事。」

幾個人走到水哥的身邊,把水哥的身子抬起有過來幾個人墊在了下面,好讓自己的水哥借力上去。

洞頂距離地面不是很高,所以水哥很快就被抬起到距離洞頂不到五公分了。

水哥探出一隻手放在洞頂上探試了一下,發現還是溫熱的。立即從上面跳了下來說道:「大家準備好,已經有人在我們前面了,大家見到他們不要開火,要將他們生擒,裏面有人或許對我們有用。」

(=)撐不住了,先睡了,明天早上八點的課。明天中午之前會補回來的。

《次元審判降臨》廢了 陳聖元看了林漠一眼,低聲道:「而且,這百億資金,屬於是直接投資。」

「一旦你參賽,這些資金會放在醫學交流會,成為廣陽市的醫療資源。」

「若是在醫學交流會輸了,那廣陽市的醫療資源是會被瓜分一些的。」

「到時候,再加上霍家的針對,這百億資金,極有可能會血本無歸。」

「所以,想要找人來做這個投資,我估計有點難。」

林漠面色變得更是難看,他沒想到,這些方法,竟然一個比一個難啊!

見林漠不說話,陳聖元突然道:「林先生,如果您真要這樣做,我可以投十五個億!」

「我把整個聖元大藥房全部押上,林先生,就算砸鍋賣鐵,我也絕對全力支持您!」

林漠心中感動,不得不說,陳聖元對他真的很信任。

以陳聖元現在的身家,拿出十五個億的現金,已經是極限了,說不定還要借不少錢。

如果這次林漠輸了,那他說不定也得跟著破產了。

林漠點頭:「陳總,這份情,我記在心裡了!」

「我會想辦法湊齊這一百億。」

告別陳聖元,林漠便去找了黃永峰。

黃永峰很乾脆,當即決定拿出二十個億支持林漠。

加上陳聖元的,就有三十五個億了。

接著,林漠又找到南霸天。

南霸天財大氣粗,直接告訴林漠,讓他先湊錢。最後不管差多少,南霸天全包了。

林漠舒了口氣,別的不說,這三個人,對他是很信任啊。

在心裡盤算了一下,許氏葯業那邊,大概能投五個億過來,加一起就是四十個億。

也就是說,南霸天還得出六十個億,才能湊齊百億。

林漠心裡有些無奈,南霸天雖然對他的醫術很信任。

但是,一次拿出六十個億,做這樣的豪賭,縱然南霸天,也得傷筋動骨啊。搜索微信公眾號「秀美閱讀」,最新章節搶先看。

正在思索該如何辦的時候,宋芷蘭突然打來電話,邀請林漠去她的公司聊一聊。

林漠趕到雲創集團,剛到門口,就看到宋芷蘭的秘書在等待著。

她沒有帶林漠去宋芷蘭的辦公室,而是去了地下停車場,進了一個僻靜的房間。

林漠很是詫異,宋芷蘭這是要做什麼啊?這麼神秘?

進屋,林漠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宋芷蘭,而是周慶武,也就是周家老爺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