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越來越繁榮,越來越鼎盛。

「和你們中和比怎麼樣?」紀學文坐在副駕駛,突然問了一句。

喬鈺回過神。

眼裡的落寞轉瞬而逝。

她笑:「暫時還不能比。」

不論是中和,還是渝城。

「聽說你們的酒廠還在外省?怎麼不在渝城?那邊地不是很便宜嗎?」司機又道:「我聽說渝城房價也便宜吧,不像咱們雲城,一平方十幾萬,一輩子都買不起。」

「渝城的地是便宜,但沒有老窖,紀總也知道,釀酒還是老窖好,百年老窖的窖泥悠久,出的酒更甘醇綿柔。」

「你們中和是百年老窖?」紀學文皺眉:「怎麼沒聽說過?」

大糧的酒窖不是老窖,但企業大,品牌好。

但不得不說,知道對手有這麼一張牌,紀學文還是很點危機的。

像是聽出對方的意思,喬鈺接過話頭,不經意開始透漏些內容。

「國史上的『琬琰酒』就是出自小崑山,說是百年老窖,其實年份要更久。」

她又道:

「只是中和做的是藥酒,重在藥方藥效,白酒行業,中和不打算參與。」

「呵。」

最後一句讓紀學文輕笑一聲。

「看來你們楚總也不過如此。」

要是他的話,有這噱頭,早就能和國有品牌大企業一較高下了。

更何況。

即便做酒,就往大了做,藥酒不過是一個很小的分支罷了,要是白酒,不僅市場大,需求更廣。

說什麼重在藥方藥效,不如說是目光短淺。

他搖搖頭,本以為中和是一塊硬骨頭,沒想到不過是恰巧吃了一波紅利的小公司罷了。

連對手都算不上。

他透過後視鏡,看向喬鈺。

「你們楚總對你們怎麼樣?」

這麼想跳槽?

喬鈺:「……」

提到楚微塵,喬鈺馬上想到今天中午的胡蘿蔔丸子。

「大……楚總比較凶。」

「你們楚總什麼背景?以前都沒聽過。」

是根本查無此人。

他不是沒查過這位董事長,但是名下企業就中和兩家公司,連財產都沒有。

「我們楚總比較年輕,剛剛創業。」

原來如此。

這就更加不足為慮了。

紀學文一放鬆,還忍不住調侃一句:「所以你想跳槽?不過也對,中和發展局限,也不穩定,遲早要被市場淘汰。」

「我主要想跟著紀總。」喬鈺趁機拍馬屁:「我是為了紀總來了,不管中和發展如何,紀總要是能看上我,我一定努力。」

「看你表現吧。」

紀學文想到辦公室放的青色小檸檬,沒有立馬答應下來。

車停了。

工業建設區七拐八拐,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喬鈺下了車,跟在紀學文身後,聽他介紹。

「酒廠新招了一批醫學生,你的工作就是審查藥劑,質檢藥材劑量合不合格,這工作對你們京大的來說,應該很輕鬆。」

醫學生?

喬鈺試探的問了一句:「要醫學生幹嘛?」

就算是招聘,也是要招聘藥師吧。

「當然是研發藥酒,我們大糧不止做一種酒,你們楚總難道想靠那個什麼長生固本酒吃一輩子?」

「……」

不是。

等等。

喬鈺更加懵了。

「所以,醫學生就是開藥方的?」

「按方調配,才能製成好藥酒。」

「是沒錯,但中和招聘的是藥師,不是醫師,醫師只能開方,卻不能確定藥效,更何況,招一批醫學生,這太費錢了,不過就是拿個方子。」

果然。

兩人一到醫藥生產間,就看到幾個穿著白大褂的學生在閑聊嗑瓜子。

四周充斥著藥材味。

地上全是瓜子殼。

「你們這周的論文交了沒有?」

「快寫好了,不如你現在幫我看看?」

「等我把這把遊戲玩完再說,靠,你小子能不能讓讓,誰讓你進來的。」

拿著手機玩遊戲的小夥子抬頭,一把揪住面前拎著破舊麻袋的孩子,隨後又嫌棄丟開。

那孩子約莫十三四歲,瘦瘦小小的一隻,穿的破舊,衣服也洗的泛白。

那破舊麻袋破了一個洞,裡面是一個個礦泉水瓶子。

他踉蹌摔倒在地上,盯著喝空的可樂瓶,試探一句。

「這瓶子能不能給我?」

「去去去,一邊去,撿垃圾跑到這裡來了,給我滾。」

幾個磕瓜子的學生也抬頭,有個小姑娘似乎認識這孩子,瞪了罵人的人一眼,又撿起瓶子沖著那孩子招了招手。

「何瑞,過來。」

她把瓶子遞給他。

「還在打掃衛生呢?下班再打掃吧,這麼多加工間,你一個人忙的完嗎?」

「謝謝。」

叫何瑞的接過瓶子,沒回話,只把可樂瓶放在麻袋裡,又撿起掃把把醫藥間的瓜子殼全部掃成一堆。

掃到門口時候,他愣了愣,看到兩雙鞋子。

順著鞋子往上,對上紀學文的雙眼。

「紀總。」

「嗯。」紀學文摸摸他的頭:「小何辛苦了,去忙吧。」

這句話開口,嗑瓜子閑聊打遊戲的學生們紛紛抬頭,嚇了一跳,馬上起來招呼。

「紀總。」

「紀總。」

「紀總。」

他們乾巴巴的開口,有點窘迫。

紀學文像沒看到,只問了一句:「不忙呢?」

嗓音是慣有的溫柔,聽不出喜怒。

「不忙不忙,這不是藥廠那邊藥材沒到嗎,等藥材到了,我們就忙了。」

打遊戲那位把手機收到口袋裡,沖沖解釋一句。

「對對對,藥廠說藥材明天才能到,所以紀總,我們真的沒有偷懶。」

也不能說是偷懶。

關鍵是真的沒事情干。

他們是湘大的。

意外找到這工作。

工資高,就負責開藥方。

但那藥方,都是書上現成的,就算不會,還有教授可以問。

他們過來就是抓抓藥,不到一天就忙完了,哪有什麼工作?

幾個醫學生開始還幫幫廠里忙,但最近看沒人管,就越來越懈怠了。。 溫寒聽了顏惜君的冷哼.斜睨了她一眼.好心告誡道:「你別太小看他了.他若真不讓你出宮.只怕你一輩子也出不了宮.」

顏惜君低頭傷神.溫寒說的也無不道理.這幾天.總是尋思著出宮的良策.然而.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靠自己微薄的力量.估計出宮渺茫.

「你也別太傷心了.只要有主子的幫忙.你還是可以出宮的.」溫寒安慰道.

「唉.」顏惜君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她如今煩的正是這件事.

「好了.甘泉宮到了.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便與你一同過去了.」溫寒指著前面不遠的宮殿說道.然後.他也不等顏惜君的回答便飛身一躍.消失在暮暮夜『色』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