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苦苦學習多年的法律,此時此刻,卻彷彿被人,徹底顛覆了一般。

「這個世界……還是有正義的。」

「否則,那些白道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薇婭不甘道。

秦蒼穹緩緩吐出一口煙圈。

那刺鼻的煙圈,嗆得薇婭有些咳嗽。

她自小就是乖乖女,從不吸煙喝酒。

此時,秦蒼穹如此大的煙癮之下,她有些被嗆到了。

「白道存在的意義?」秦蒼穹嘴角帶着弧度。

「有時候,白道和黑道,錯綜交織。你所認為的白,有可能是黑。」

「而你所認為的黑,有可能……是更黑。」

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漠,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他所說的,都是實話。

無論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在揭露,這片江南的骯髒,陰暗。

他只有一個目的,讓這個女人乖乖退縮,別再多管閑事。

有些事情,不是這個女人,小小身份可以管的。

薇婭,被秦蒼穹這一番理論……說的……啞口無言。

她,竟是……無法反駁。

這……&

自己畢生所學的法律,法學……彷彿在這一瞬間,全都被顛覆了。

秦蒼穹吐出一口煙圈,眸光平靜,淡淡道,「你,還太嫩了,沒有接觸過……那片黑暗混沌的世界。」

「在無規則的世界中。你口中的法學,規則,便是最大的死穴。」

聽到這句話,薇婭的俏臉,更是變得有些煞白。

規則,法律,是最大的死穴?

這,究竟是怎樣一片,顛倒黑白的世界?

突然,她咬着牙,倔強的抬起頭。

「那我,就自己創造規則。」

「這個世界,我不信沒有正義!」

薇婭倔強著,喊出這句話。

秦蒼穹不由得冷笑。

「創造規則?你,憑什麼?」他反問道。

「憑你的博士法學文憑?」

「這片江南,誰在乎你的文憑?若你的文憑有用,你就不會前腳走出憐星大廈,後腳就被刺殺了!」

「若你的文憑有用,那群勢力就不會派人跟蹤你……還需要我派人,暗中保護你!」

秦蒼穹聲音冷漠,叱問道。

這一刻,薇婭的俏臉煞白,埡口無言。

秦蒼穹緩緩嘆了口氣,「宋憐星的事,你別再管。」

「好好做回你的普通人吧。」

他,再次勸道。

終究還是為了保護這個女人。

他不想讓薇婭,趟這個渾水。

薇婭坐在沙發上,貝齒緊咬着紅唇。

她抬起頭,美眸倔強的看着秦蒼穹。

「我……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

「為了不讓我的家族…受到牽連。」

「可你知道嗎?當初我家族落難時,是憐星她,不惜冒着自己公司破產的風險,捐助了我家族。」

「這,是我欠她的。」

薇婭的美眸,有些泛紅,帶着一絲倔強,「而今,她的仇,我不能不管。」

「我對不起自己良心,我對不起……寒窗苦讀的那些法律知識……」

這一刻,秦蒼穹,出奇的,竟然沒有反駁。

而是,沉默了。

他坐在沙發上,深深吞吐著煙圈。

而後,幾秒鐘后,才終於開口。

「你還有最後的選擇機會,如果你現在起身,走出這個辦公室,別再管這件事。」

「我可保證你,和你家族的平安。這片江南,你可以安然無恙的生活,過平靜的日子。」

秦蒼穹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可,薇婭卻面色倔強,用力搖了搖頭。

她選擇,留下來。

秦蒼穹深吸了一口煙。

掐滅煙蒂。

而後,他將一杯熱茶,遞到了薇婭面前。

「喝掉吧。」

薇婭沒有猶豫,端起熱茶,一口飲盡。

秦蒼穹緩緩起身,對她,伸出了手。

「從今天你,你正式入職……吞龍集團。」

「特聘你為,吞龍集團,法律顧問總監。」

「薇小姐,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

這一刻,薇婭整個人,有些獃滯。

欣喜,激動。

她起身,和秦蒼穹握手。

凝重點頭。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路聖跑出一段距離也開始思考剛剛那人說的話。

狂神教對這片區域進行圍剿?

那麼自己也在包圍圈咯?

看來剛剛追在那支小隊後面,身穿黑紅服飾的傢伙就是狂神教的人了。

這倒是有點難辦,可惜他的空間定位必須存在『點』才能互換位置,並且他只能設置一個點,不然的話他倒是想過來把卡全部收走回去,不躺這個渾水。

現在他必須要想辦法離開,只能先觀察一下情況了。

也不知道這狂神教什麼實力,起碼也有六階,不然不可能把這裏包圍。

騎着白雲馬,路聖直衝出口,先看一下出口是不是真的被封鎖。

一路上,整個岩層區域無比混亂,到處都是紅黑腐蝕的狂神教在抓人。

狂神教的人並不多,但是卻能一人追着一隊人攆,可見實力很強。

路上還有狂神教的人想要抓路聖,結果卻跑不過白雲馬只能含恨離開。

見狀路聖對於自己能不能跑出去也多了幾分信心。

來到出口位置,路聖卻是差點破口大罵。

裏面的狂神教人沒多少,外面卻是隔幾步一人,圍成一圈,把所有出路堵死,正在緩緩收攏包圍。

如果按照路聖一路上看到的,狂神教之人都是五階的話,那麼他衝出去的幾率極小。

只要他被拖住,那麼周圍的人必然快速支援,即使剛收穫沙漠巨人他硬來的話也要被拿下。

更何況,不遠處還有一個人站在一隻黑色巨雕之上,看這架勢就不是五階。

這一條路是行不通了,只能看看岩壁區域內有沒有高手,能不能聯合殺出去了。

不然,他這分身說不定今天要折在這裏,那樣的話可不行。

無奈折返,回到岩層區域之中。

利用他的高速移動開始在整片岩層區域聯絡眾人。

狂神教的人想要抓他抓不到,同是五階,他們怎麼可能跑得過專門做坐騎的白雲馬。

這樣一來也讓路聖慢慢的找到一些實力不錯的人。

狂神教的人實力雖然都不錯,但也還不是同階無敵,還是有人站出來反抗的。

只不過這部分人比較少,而且對於現在發生了什麼信息也是十分的匱乏。

正好,路聖藉助白雲馬開始在岩層區域快速擴散消息。

把現在的情況告訴實力比較強的人,讓這些強者去幫助那些弱者。

然後再團結起來接着解決殺進來的狂神教之人。

很快,岩層區域的人就在路聖的幫助下擰成一股繩,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只要不給狂神教的人逐個擊破,這些人聯合在一起還是有實力的。

集結起來的人手大約一千人,這已經是這一塊區域內的所有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