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陸南辛哈哈笑道,「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啊?真是的,不過要說六,還得是周警官,沒想到是個深藏不漏的高手,以後就跟着你混了!」

小周謙虛的擺手,「沒有沒有,我就是瞎玩兒!」

「瞎玩兒都玩兒的這麼溜兒,那要是睜着眼睛玩兒你還不得全服第一了?」陸南辛繼續開玩笑道。

幾個人聽了都笑了起來。

「不行,我得拜你為師!」陸南辛言道。

小周不好意思的撓頭,「我真是瞎玩兒,哪兒能教你呢!」

「不行,必須當我師傅,來,我敬師傅一杯!」

陸南辛這種強行拜師的路數,讓小周有點兒懵。

說話間,陸南辛已經到了一大杯紅酒遞了過來,「必須喝,不喝就是瞧不起我!」

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小周自然不好拒絕。

「什麼師傅不師傅的,就是以後大家一起玩兒!」小周接過酒杯。

剛要喝,後腦勺就被拍了一下。

小周冤枉的轉頭,「頭兒,為什麼打我?」

卓楓斜了一眼,涼涼言道,「辦案喝酒?這身衣服不想穿了?」

小周揉揉腦袋,憋屈道,「頭兒,這不是下班了嘛。」

本來他們也是出警結束跑來這邊,現在目標鎖定,實施搜尋就成了,目前別的工作也幹不了。

陸南辛心中不悅瞥了卓楓一眼,才道,「下班就沒問題啦,來師傅,我給你倒上。」

「不許喝!」卓楓嚴厲命令道。

陸南辛橫了卓楓一眼,「喂,現在是下班時間,案子都辦完了,你這領導還管人家下班幹什麼啊?真是的,師傅,不要管他,我們繼續!」

卓楓喝了一口黑咖啡,眉頭微動。

臉色看不出喜怒,眸光卻犀利無比。

小周急忙放下酒杯,「頭兒說的對,不喝不喝,我們喝飲料就行!」

小梁自然也跟着放下酒杯。

陸南辛簡直無語,指責卓楓,「喂,我說你這個人……破壞氣氛的一把好手!」

卓楓不語,拿着一杯咖啡轉身走了出去。

「這!」陸南辛指了指那出去的背影,「你們卓隊神經病吧!」

小周:「……」

他哪裏敢接茬?

不過,卓隊平日裏最體恤下屬的,這種情況下,他都不會多管,可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如此嚴肅。

很好的氣氛,忽然尷尬下來。

陸南辛給每個人倒了酒,「來來喝酒,不要管他,慶祝我今天有驚無險,也感謝大家過來的幫忙,我再敬各位一杯!」

幾個人舉起酒杯,碰了一個。

可小周和另外一個警員小梁都沒敢喝酒,還是喝的可樂。

沈安安把陸南辛拉倒一邊。

低聲問,「你怎麼卓警司了?」

陸南辛無辜言道,「吼,我還想知道呢,陰陽怪氣的!」

「去問問唄,人家畢竟是來幫我們的!」沈安安慫恿著。

「你也說幫我們啦,你幹嘛不去問?」陸南辛被氣的心裏鬧騰,「我還喝酒去呢!」

「嘿?我就欣賞這這翻臉不認人的風格!」沈安安無奈「讚歎」。

陸南辛在學校屬於高冷學術派,基本不和別人交流。

離開學校的她卻是一個性格開朗,鬼靈精怪的姑娘,身上帶着一股江湖兒女的俠氣,和這群大男孩也很容易打成一片。

這會兒對這小周一口一句師傅叫的那叫一個親。

另一邊呢,鍾誠也跟着開玩笑,小梁和江河跟着起鬨。

這回有說有笑,氣氛馬上也緩和下來。

沈安安坐到宮澤宸的身邊,「你去叫卓警司進來吃飯唄!」

「為什麼?」宮澤宸挑眉問道。

「你們不是朋友嗎?怎麼也不能餓著吧!」

某少顯然不爽,「你現在應該想的是,你男朋友還餓著呢!」

沈安安嗔了一眼,「少來,你餓了不會自己吃?」

「那你是承認我是你男朋友了!乖!」宮澤宸這才滿意的揉了揉她的發頂。

沈安安氣的不行,菱唇噙著假笑,「宮先生,要點兒臉行嗎?你哪只耳朵聽到我承認了?」

宮澤宸好似心情很好的言道,「兩隻耳朵都聽到了!」

「嘁!那一定是幻聽!」沈安安歪頭,擺手。

不料,宮澤宸竟然拿起了她的手機。

隨便撥了兩下,找到了今天下午的視頻。

【……我男朋友送的,不行嗎?】

一句話,差點兒讓沈安安一個不穩,栽下椅子。

宮澤宸好心一攬,將她撈回到臂彎。

幾分戲謔的看她,「小乖,不要太激動。」

。 間海,航向比基尼海灘的客船上

「嘿嘿,這次任務雖然有些波折,但是我們可是大豐收!」

從玫瑰學派據點內,他們取得了「異種」途徑序列九到序列四的魔葯配方,以及大量的非凡材料。其中「怨魂」的非凡特性與神奇物品歸奎恩所有,他打算晉陞序列四「古代煉金師」之後作為煉金的原料,而剩下的東西他實在有些看不上眼。

「就是這玩意有點麻煩……」

奎恩抬手摸了摸眼眶,黑暗籠罩的狹小雙人隔間內,無人能看見,他的瞳孔中被扭曲的瘋狂所纏繞。

他的序列八「醫師」具有縫合靈魂的能力,所以這時候他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靈性在他帶來的封印物「搖籃」與「怨魂」淳·簡拉基茨徳擁有的眼珠神奇物品的包夾下,不可抵抗地被污染了。

好在,這些污染帶來的影響並不嚴重,如果此時他能保持情緒平穩,不過度消耗靈性,那麼他還能撐到回到比基尼海灘,向母神祈求幫助的時候。

從玫瑰學派的據點到客船上,他們花費了四分之一天的時間,期間奎恩一直壓抑著心中縱橫的慾望。恍惚間,他彷彿感受到某種來自恆遠星空的某種呼喚,這呼喚讓他感到親切,本能地想要和呼喚的來源融為一體。

此刻,他想起上鋪山嶽般一言不發,不知在做些什麼的烏特拉夫斯基神父,勾起了一抹壓抑的笑容。

「我戳~」

坐在上鋪,壯碩的身軀彷彿要將床壓垮的烏特拉夫斯基神父正低頭祈禱著,忽然感到有什麼東西偷偷透過床板間的縫隙,戳了戳自己的臀部,然後迅速回縮。

他立刻明白了是誰在搞鬼,無奈地低聲說道:

「奎恩主教,請不要胡鬧。」

「呵呵呵……」

「胡鬧?」

忽然,奎恩的聲音從艙室頂端傳來,烏特拉夫斯基猛的抬頭看去。

只見奎恩的半張面孔,緩緩在他的頭頂浮現,他的五官全部被蠕動的鐵黑木質所替代,與剩下的皮肉交纏不清地混雜在了一起,他的嘴巴開合間,血紅的筋膜之花替代了舌頭的位置,隨之閉合,隨之綻放。

一張張臉孔從他的前方,後方,側面,下方浮現!鮮血的鐵腥味與花粉的甜香氣息使人幾欲嘔吐。

「你的肉體,我就收下了!」

「什麼?!」烏特拉夫斯基瞳孔驟然縮緊,眼前的景象讓他不敢相信,一位序列五的「德魯伊」竟在無聲無息間變為了怪物。

他張口迅速地想要吐出「晨曦」二字,然後他又聽見了奎恩開懷的大笑聲。

身周的猙獰面孔消散於無形,烏特拉夫斯基主教似乎明白了什麼,表情緩緩變的無奈。

「哈哈哈哈……抱歉,為了對抗瘋狂,我只有開一些玩笑才能轉移注意力,欸嘿(^з^)-☆」

為什麼我對抗我過去的人格時不用這樣做?我感覺你就是想捉弄我……烏特拉夫斯基神父此時幾乎想打斷奎恩的腿,防止他做出更跳脫的舉動。

不過出於失控者偽裝的可能性,他還是不敢完全放鬆,他探身向下鋪,認真地凝視着奎恩,緩緩問道:

「奎恩主教,您還記得母神的尊名是什麼嗎?」

「唉,好麻煩。」奎恩嘆了口氣,母神的尊名我還能不記得?他流利地念誦道:

「根源之神」

「萬物之母」

「污穢的母巢……」

奎恩頓了頓,神情變得有些恍惚,他繼續低聲吟誦道:

「墮落母神」

「邪惡之母」

「不滅者……欸?」

烏特拉夫斯基的瞳孔剎那間縮成針尖大小,他毫不猶豫地使用序列六「黎明騎士」的能力,在自己身上召喚出了一套「黎明鎧甲」,雙手一探,抓住了手中凝實的「晨曦巨劍」!

他颶風般揮起巨劍向前劈去,而此刻,從奎恩軀體內,恐怖的氣息驟然迸發!

這氣息滌盪著一切,擊潰了烏特拉夫斯基的「黎明鎧甲」,擊散了他手中的「晨曦巨劍」,將他狠狠擊飛,撞穿了層層艙壁,卓越的身體素質仍無法抵擋,他昏厥了過去。

這是神明的氣息。

奎恩清楚地感覺到,那未知的存在藉助着他們間的聯繫,想要通過佔有他的軀體,降臨此方世界!他與那未知的存在彷彿同出一源!

「他」的身形緩緩地轉變着,靈性瘋狂地被那氣息染成陰性,一個巨大的女性虛影在他身後浮現!

「不會……讓你……得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