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程先生不必跟我們客氣,從現在開始我們大家就是朋友了,程先生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大可跟我們說。」

程慕凡深吸一口氣:「好,那你們趕快給我把房子建起來,半個月以內一定要給我建好。」

「好好好….」

幾人答應,程慕凡並未多說什麼,而是轉身就走進了大伯的家裡,夏均他們站在原地發著愣。

其中一個領導開口:「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回去安排人過來動工。」

於是,眾人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幫程慕凡建起了房子,村長這下尷尬得無地自容。

在眾人離開之後,村長也走進了大伯家的屋子裡,此時的他對程慕凡那是笑臉相待:「小凡啊,你是怎麼做到的。」

程慕凡拿出手機,對村長那是愛答不理:「什麼怎麼做到的,我之前去找他們他們都是不理我的,而且你作為村長,有什麼事你應該也是先知道啊。」

「害~小凡啊,你別跟我一般見識,你說咱倆這麼多年沒見了,你離開家的時候才幾歲,這麼多年你也混出名堂了,就別跟你叔我計較了。」

村長見程慕凡跟領導都處成朋友了,他自然是不願意放過這次機會,巴結好了程慕凡,這對他也是有好處的。

不過程慕凡哪裡會不知道村長的小心思:「村長,你剛才可不是這樣說的啊,剛才你是怎麼說來的,好像是要我跟你道歉是吧。」

村長尷尬的笑了笑,正想說什麼,就被程慕凡給制止了:「村長,房子的事也解決了,村子里也暫時平靜了,咱們現在也沒啥交集了,你可以回去了,讓我們清靜清靜。」

「那好吧,那小凡你先休息,等待房子建成,到時候我擺酒席為你們慶祝。

「好了好了,你快走吧。」程慕凡開始顯得很不耐煩。

村長本想藉此機會跟程慕凡套套近乎,可結果他卻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村長走後,程振文坐到程慕凡的面前激動的問道:「小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那些人怎麼會要以咱們建房子。」

程慕凡長舒一口氣:「這事兒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是昨天他們把我叫出去,說是要和我一戰到底,說我破壞了他們的好事。

也就是之前村子里出現的那具死屍,正是那些人控制的,那些人當中也有風水師,而且有的還會各種歪門邪道。

現在我也在想他們為什麼突然之間就有了那麼大的變化,他們一定在預謀著什麼。」

聽程慕凡這樣一說,程振文也開始擔憂起來。

程慕凡並沒太大的疑慮:「爸,你也不用擔心,既來之則安之,這事兒本來就是他們的事,就算他們有什麼目的,那我也不怕,放心吧,你兒子我有的是本事。」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作為父母的,哪有不擔心的。

夏均他們的效率還是挺快的,第二天一早,他們就安排好了工人來到地點開始動工,還特意給程慕凡找了一個設計師,經程慕凡的要求設計出了一套很不錯的別墅狀房屋。

安排好了眼下的事情,便帶著父母回了新城的那套房子當中。

閑暇下來的程慕凡,最先想到的一件事就是去找唐蓉,幾日不見,甚是想念。

程慕凡將唐蓉約了出來,兩人一起來到西餐廳吃了一頓飯,在這裡,他們剛好遇到了蘇羽俊以及他的女朋友。

一頓酒足飯飽,天色也暗了下來,程慕凡順路,先將蘇羽俊的女朋友送回家,然後又送了唐蓉回去。

接著,兩人便回到他們的餐廳,黎江和蘇羽杭見狀也拉上程慕凡一起進去喝幾杯。

喝酒之際,蘇羽俊調侃起了程慕凡:「凡哥,看樣子,你和那個唐蓉好上了是吧。」

程慕凡露出一絲奸笑:「也不知道為啥,一見到楊蓉我就很開心,我發現我是真的喜歡上她了。」

黎江捂住嘴巴笑了笑,程慕凡轉頭看向他:「怎麼,你笑什麼?」

「凡哥,我記得你好像說過女人只會影響你拔刀的哦。」

程慕凡一聽頓時老臉一紅:「小子,打人不打臉啊,再說了,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女人並不影響我拔刀的,相反,沒有女人才會影響。」

說完,幾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那凡哥,希望你能夠早日把唐蓉搞到手哦,你要是不加把勁,我和羽杭可就要出手了哦。」黎江一副得意的模樣。 ,

第812章

字如其人,溫潤有型,風度翩翩。

翻翻曲譜,嘆為觀止。

「這是你寫的譜啊?」

宋三喜笑笑,點頭,「嗯,算是吧!對於你的身心調節,會有很大好處的。」

「嗯,謝謝你!我看着這譜子,能想像那音樂的味道」

程映雪閉眼,點頭,手捧入懷,如獲至寶。

腦子裏模擬著鋼琴的發聲,已然有些醉了。

講真,她這樣的醫學天才,也是觸類旁通型的。

而宋三喜,看她有些陶醉,便沒有說什麼。

默默的開車,挺好。

此時,他倒是有些懷念葉小魚了。

前世的未婚妻,那才是真正的音樂天才。

清心曲,大部分是葉小魚之作。

宋三喜只作了修飾擴展和配弦之類的,非常完美。

這一世,葉小魚,她在哪裏?

默默的,思念像開了閘的流水,輕流涌涌,波盪浪浪。

想起那一世,一起走過的日子。

多少年風和雨,磨難與征程。

喜教父,不自覺也是有些眼眶淚跡

不知什麼時候,程映雪才道:「哎,三喜,你怎麼了?」

宋三喜這才回過神來,笑笑。

旁邊,程映雪香香的紙巾,都遞過來了。

他拿着,擦了擦。

「抱歉,雪導,有些失態了我。」

「沒事。只是沒想到,樂觀開朗的翩翩君子,你也有傷懷感慨落淚之時。」

程映雪冰聲淡淡,開着小玩笑。

「人非草木,血肉之軀,豈能無情?雪導你說,對吧?」

「嗯,是的」

「但不管怎麼樣,控制心境,做情緒的主人,不讓壞情緒控制人生的方向盤,一切都會好的。」

「有道理。三喜,有時候,我感覺,你就像一個完美的心靈治療師」

「呵呵,謝謝雪導。人生,經歷的多了,傷的多了,也就懂了,然後也就豁達、通透了。」

程映雪點點頭,「三喜,你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嗯,每個人都是一個故事,一本書,有的人還不止一個故事、一本書。只是,有些內容可以分享,有些卻只能深藏。」

「是啊,說的真好。對了,三喜,我的病,你要怎麼治?」

「本來,我是想嘗試中西醫結合的辦法,但這樣並不好。因為,手術或者西藥,對於病情的不可控性,會增加不必要的風險。對身體,也是一種破壞性的摧殘。所以,還是走傳統的方式,針灸藥石吧!」

「現在,我首要是調整你的身心情緒,這是最基礎的。其次,對於汝腺和宮·口病灶,都要每兩天運用針灸進行治療,激發生物電流,用經絡氣血的方式,控制腫瘤病變區。」

「同時中藥調理內分泌,達到穩固病灶,不發展,不惡化不擴散。同樣也可以實現病灶的退化、減弱。」

「我還考慮過,如果這樣都不行,我會用病灶用藥的方式,直接浸潤治療。藥物直接作用於病灶,達到殺死癌細胞的功效。這,當然要動用內窺鏡這樣的設備,比較略麻煩一點。」

程映雪臉有些紅潤起來,但也不可否認,宋三喜有他的獨到之處。

在即將到達藥材批發市場的時候,宋三喜微笑道:「雪導,如果沒有合適的追求者,要不我給你介紹個對象?」 第二天一早,聽到響動,李氏麻溜從炕上爬了起來。

昨晚都沒有睡好,差不多做了一夜的噩夢,夢的都是家裏的男女老少出了事。

以至於眼下李氏的精神都不怎麼對勁。

推開屋門,見院子裏正忙碌的幾個兒媳眼睛下佈滿青黑之色,李氏就知道大家都沒怎麼睡好。

沒說什麼,做好早飯,眾人平靜的吃完。

跟着,劉氏等人小聲地和李氏提議,她們今日想進城買些紙錢回來祭奠親人。

李氏點頭,同時讓劉氏多買些回來。

這也是一種默契,今日,家家戶戶都進城買了不少紙錢。

回來就在院子燒了,心裏安生不少。

趙福祥強打起精神,努力的買糧囤積食物。

從第三天開始,陸陸續續的有人開始打探起舞楚郡周圍的房價。

舞楚郡是長樂縣的面積五倍有餘,加上陽承郡那邊打仗,青州這邊的統治者也足夠警惕,對最近湧入進來的流民都很寬鬆,所以想在周圍買房租房都容易的很。

有些人家走累了,有些人家走怕了,有些人家心死了……反正種種理由下來,不少人都選擇留在了舞楚郡。

家裏有錢的,去城裏買,沒有錢的,就在周圍的莊子買,實在不行的,花銀錢去租。

反正等五天時間一過,在趙福祥他們家買了足夠的糧食之後,其他人家也都陸陸續續找好了落腳的地方。

最後等趙福瑞宣佈隊伍要離開時,跟着想一起走的,也只剩下了十七戶,人數不過二百剛出頭的模樣。

其他人不走的理由和之前那些留在水雲寨的一樣。

只不過,這次有了戰爭的消息傳來,眾人更加心意已決。

趙福瑞隨即也不在勸解,只帶着剩下的人起早趕路。

四月初六一早,要離開的眾人整理好車馬,帶好東西,全都聚集到了村口。

留下的人也都趕過來相送。

不少上了年紀的老人都跟着還算熟悉的親朋好友告別。

趙福瑞見天已經大亮,便趕緊出聲催促道,「該上路了,等我們到了南面,安定下來,就傳消息告訴你們,」

「餘下的大家也是,留下來的都注意安全,若是有不好的消息,便多花著銀錢去城裏住,城裏的守衛多,住着安全。」

留下的眾人聞言,心裏內疚之餘,也紛紛感動不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