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叮!對武王以下的修為來說,確實並不容易!」

「那我就放心了!」

葉秋雙目一凝,嘴裡說著放心,但是他並沒有真的放鬆警惕。

系統大佬的意思是,武師也是可以提煉的,就是難度比較大。

凌氏集團有沒有武王,葉秋不知道,但是武師絕對是有的。

如果凌氏集團用魔氣感染了一大批的普通人,然後讓這些人衝擊樓城集團,那麼事情就很大條了。

「不行,必須打電話提醒一下,提醒樓城集團那邊,小心紅眼睛的人!」

想到這裡,葉秋掏出手機,打電話給了林秘書。

「林秘書,我是葉秋,事情是這樣的……」

與此同時,在夏薇薇家。

夏薇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毫無淑女形象地盤膝坐著,抱著一個大大的藍胖子公仔,整個人蜷曲在沙發的角落裡,下巴搭在公仔的頭頂上,看著和葉秋的聊天記錄,臉上露著傻笑。

雖然她和葉秋並沒有聊太久,而且主要是她在說,葉秋簡單地應了幾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夏薇薇就是覺得心情格外不錯。

「薇薇!」

夏薇薇的老媽坐在一旁的單人座座上,沒好氣地看了女兒一眼,小聲地提醒道,「你現在都大學畢業了,能不能成熟些?警方的tong志們都在呢,你趕緊把手機收起來!」

「好啦,老媽,我知道了!」

夏薇薇嘟著嘴,撒嬌地說道。

夏薇薇不僅長得特別嫩,像一個中學生,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帶著幾分娃娃音,根本就不像是已經大學畢業,走出社會的人。

「警官tong志們不是說,問題都問完了嗎?」

夏薇薇可憐兮兮地說道,「我都接受了一個多小時的詢問了,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啊?」

「你這孩子,居然還頂嘴?」

夏薇薇的老媽有些尷尬地說道,「警官tong志們都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就不能夠專心一些嗎?那個逃犯有多危險,你沒聽警官tong志說嗎?」

夏薇薇的老媽看到自己女兒在外人面前表現地那麼不成熟,也是頗為頭疼啊。

雖然夏薇薇看起來很嫩,但也是成年人了,但是思想是真的不夠成熟啊。

明明都上了四年大學,而且還實習了兩三個月,但是在待人處事方面,依舊跟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

「哈哈,沒事,沒事!」

帶頭的一位國字臉的中年警官聞言,一臉溫和地笑著說道,「張女士,今天我們確實是耽誤了兩位不少時間,真是多謝你們配合我們警方的工作了!」

「周隊長,您這說的哪裡話!」

夏薇薇的老媽張愛秀連連擺手,滿臉堆笑地應和道,「周隊長和這位警官tong志,為了我女兒的安全,特意過來調查,我們感謝都來不及呢,哪有什麼耽誤不耽誤的?」

這位國字臉的中年警官,是長旗市市局刑偵大隊的副隊長周建國。

作為刑偵大隊的副隊長,周建國的能量可是大得很,張愛秀可不像是女兒那麼不諳世事,自然要客客氣氣對待著。

「張女士不用那麼客氣了。」

周副隊長很是平易近人地說道,「該了解的我們也都了解,那我們也不打擾了!」

說著,周建國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準備離開。

張愛秀也站了起來,將兩位警官送到了門口。

周建國特意回過頭,對張愛秀和夏薇薇囑咐道:「這段時間,請你們多注意安全,在家的時候,門窗要關好,特別是在晚上的時候,千萬不要獨自外出,謹記,謹記!」

「將手機設定成一鍵自動報警模式!」

周建國說道這裡頓了頓,指著站在他身旁的一位中年男人說道。 「聞一聞香氣……就像是喝了酒一般。」

說着。

他的臉上,泛起醺紅。

似乎,真的喝了一口酒一般。

「你拿出籌碼,彌補老夫喪子之痛,我……可留你妻兒一命,如何?」

這句話。

慕容博淡淡說出。

唰…!

即便是秦蒼穹。

此刻,都是一怔。

他眯起眼睛,「你兒子死了,就一點……都沒有悲意?」

這,是人之常情。

但慕容博看起來,卻是坦然自若。

「人死不能復生,有何可悲傷的……?」

「老夫這一生,又不需要兒女繼承衣缽,況且…私生子這種,老夫還有很多。」

聞言。

秦蒼穹一挑眉頭,「不需要,繼承衣缽?」

這等對手,倒是第一次見到。

而,此刻。

慕容博搖頭失笑:「你可知,我遺囑早已寫好,沒將家業和資產,留給任何一個人。」

「等我死後,所有家產都會注入基金會之中,請律師挑選職業經理人,進行看護和打理……」

「一直,運轉下去。」

「而老夫的軀體,將會一直冰凍…」

「直至日後科技發達,說不定…老夫還能再度醒來呢?」

他嘴角帶笑,彷彿是調侃一般,隨口說出這些。

秦蒼穹,也笑了。

「是么?」

「你的野心,看起來…很大。」

「你,到底想要什麼?不妨……說來聽聽。」

聞言。

慕容博眸光深邃,淡淡道:「我要金陵,寧宋兩家,三分之二的領地。」

「以及你西境武部,那一尊…山河大印!」

唰…!

秦蒼穹眸光凝起,眼神冰冷,嘴角卻揚起一抹弧度。

「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小心撐死自己。」

而,此刻。

慕容博,大笑着站起身來。

「是嗎?」

「我倒不這麼認為。」

「你西境武部,當年本該,由我慕容王族所有!」

他嘴角揚起,淡淡道,「就是你師吳應龍,也不過……是個叛國賊罷了。」

「我倒是很好奇,你…有何底氣,跟我談判?」

轟!

秦蒼穹瞳孔驟然收縮!

面前石桌,轟然炸裂…!!

他直接出手,一拳掀起風雷之聲,朝着慕容博轟出!

轟…!!

空氣震動!

慕容博眸光冷漠,枯瘦身軀,這一刻爆發出恐怖力道…!!

同樣,對轟一拳!

一道恐怖至極的衝擊波,赫然爆發!

轟轟轟…!!

整個亭台樓閣,都是轟然爆裂,被一股氣流吹開!

此刻。

秦蒼穹渾身衣衫獵獵作響,眼神冷戾如刀,盯着面前的慕容博!

而,慕容博咧嘴一笑,聲音冷硬。

「我兒被你所殺,是他本事不濟,活該。」

「但,你秦蒼穹……也不過是一介武夫,真當自己……是什麼大人物了?」

他氣勢恐怖,聲音震顫如雷,「你秦蒼穹的一身功法,我早已熟知,不過如此罷了!」

聞言。

秦蒼穹瞳孔微縮,冷然道:「是么?」

他,一步踏出!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