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整座崇明島,亂作一團,林立的高樓搖晃,輕重不一的東西都被卷到了天上,汽車在這一刻成了航空工具,滿天亂飛。

距離崇明島五公里遠的地方,青色的天、青色的海,天與海之間更有一個令人發自心底恐懼的青色東西。

那個東西,上連天,下進海,入目之中,視野不及左右。

大,巨大,超級大,與它相比,巍峨的高山就像是乳臭未乾的孩童,成噸的海水被它卷到天上,大有一副要把孩童淹死的架勢。

風,青色的風,是它,超級颱風「風神」,如同一根擎天之柱,撐起這片被雲壓得極低的天。

望着那屹立在天地間的龐然大物,只有脖子和腦袋露在水面之上的以辰瑟瑟發抖,冷是原因,害怕更是原因。

「這到底是算人禍還是算天災?」以辰哆哆嗦嗦地說。

馳騁在遼闊海面上的「風神」時速達到了200千米,但卻在崇明島前五公里的地方硬生生停住了,像是接旨的臣子,無論如何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令「風神」停下的不是身穿青色戰鎧的莫凱澤,而是羽衣霓裳裹身的完顏臻兒,「風神」的創造者,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巨大的暗青色光幕在更加巨大的颱風面前顯得有些嬌小,縱使有湮滅之力撐腰,氣勢仍弱了許多,無形中少了一絲震懾。

「於我而言,現在的你確實成了一種威脅。」完顏臻兒輕聲說,她的思緒還停留在剛才那全然落入下風的一次碰撞。

「你把我爺爺奶奶抓到哪裏去了?」莫凱澤質問她,青色劍息隨着情緒的波動而閃爍不定。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人類身上看過風之體了,德魯斯原本是有希望的。」完顏臻兒陷入短暫的回憶。

她還清楚地記得那個對她下狠手的邋遢弟弟,她當時的身份可是親姐,不過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應該算上一世的事。

一世又一世,靈魂真是種玄妙的東西。

「我爺爺奶奶在哪裏!」面對完顏臻兒的答非所問,莫凱澤更憤怒了。

「打敗我,你就能見到他們,可惜……你沒機會了。」完顏臻兒微微嘆息,「對現在的我,你是威脅,但接下來的我——從風元素流掙脫大地的那一刻,你就已經阻止不了我了。」

僅有的一絲柔色從那雙美麗又冰冷的眸子裏消失,白玉般的雙臂緩緩舉了起來,點點青光從頭頂飄落,圍繞着輕靈的嬌軀互相追逐嬉戲。

富有節奏的律動中似有來自遠古的呢喃,繁且奧,柔和的青光若破土的春芽,擠破光潔的眉心,涌了出來。

紅潤的小臉在一瞬間變得蒼白,修長的嬌軀剎那間變得無比孱弱,而身後,原本安靜的暗青色光幕如一隻被激怒的雄獅,徹底狂躁起來。

「真正的『風神』……該降世了。」在完顏臻兒清冷又微弱的聲音中,柔和的青光帶着化為暗青色光流的厚重光幕以不快的速度飄向那屹立在天地間的龐然大物。

青光閃爍,莫凱澤的身影出現在青光和暗青色光流的必經之路上,雙手緊握墨青色扁狀劍把,璀璨的青光從【道劍·塵冕】蔓延至青色戰鎧。

「說過了,你……阻止不了。」完顏臻兒輕輕地搖了搖頭,嘲笑的語氣中有着明顯的憐憫,那是強者對弱者的同情。

嗡!

雙手舉過頭頂,奮力劈下,嗡的一聲,青光脫離【道劍·塵冕】和青色戰鎧,化作一道劍光飛了出去。

過程中,劍光飛速擴大,匝眼就從三米擴大到了三十米,而且還在擴大,濃郁的青光令陰暗的天空都暫時性亮了起來。

然而,青光和暗青色光流還是過去了,輕易地拂開劍光和莫凱澤,就像是孩童面對不喜歡的玩具,一甩胳膊把玩具從桌上掃了出去那般簡單。

完顏臻兒說得沒錯,莫凱澤阻止不了,過於現實的一幕將「螳臂當車」詮釋得淋漓盡致。

輕柔如綢緞的青光像是引路人,引領着暗青色光流來到「風神」面前。能輕易將汽車卷到天上的大風吹不動「來客」絲毫,甚至有青色向兩側分開,展露出了恭迎的姿態。

暗青色光流進入了,像一支巨大的試劑注入進「風神」中,又像調皮的小袋鼠回到了袋鼠媽媽的懷抱。

隨着暗青色光流的注入,風詭異地變弱了,雨也詭異地變小了,「風神」脫去夾雜着灰色或黑色的青色外衣,轉而披上暗青色的西裝外套。

「報告!氣象局消息,無法檢測颱風風力!」負責通訊的工作人員說。

「他們當然無法檢測,『風神』早就停下了。」安德烈說,從「風神」停下的那一刻,氣象局就失去了作用。

「報告!『風神』能量正在增強!」能量檢測儀前的工作人員大聲說。

「把能量轉換成風力!」安德烈臉色陰沉地盯着投影。

「風速70米每秒,不,80米每——90米每秒,又變了,100米……」工作人員的嘴拚命追逐儀器上的數字。

安德烈早已不再理會身後的諸多聲音,嘈雜的環境完全被大腦屏蔽,他看到了「風神」的換裝,有一半已經成了暗青色。

死神的氣息,即便隔着屏幕,都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令人驚悸。

不是風弱了,也不是雨小了,力量內斂,恐怖的破壞力都集中在了「風神」的身上,會咬人的狗不叫,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莫凱澤雙眉緊鎖,神情凝重到了極致。

收回在「風神」上的目光,完顏臻兒看向他,淡聲說:「還沒有完。」

話音落下,停留在空中的青光也融入進了「風神」中,柔和的青光看起來普普通通,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就是這普通的青光,卻給「風神」帶了同樣巨大的變化。

當換上暗青色的西裝褲,「風神」的氣質變了,不復之前的暴躁與兇狠,猙獰的狩獵人平和下來,似乎真的成為了一名彬彬有禮的紳士。

但任誰都清楚,平和的外表下必然是瘋狂,當瘋狂的內心展露出來,一切都將迎來致命的打擊,甚至是毀滅。

望向那身着暗青色西裝的紳士,視線是有所模糊的,在強大的湮滅之力下,「風神」所處的空間都彷彿承受不住,隱隱有崩解的跡象。

紳士所在,萬物退避,天空和海面皆讓出了一片不小的空間,膽敢靠近的雲和水都被無情的湮滅之力帶進了虛無,成為了虛無極其微小的一部分。

「那,那,那是……」以辰忽然覺得有雙手從水中伸了出來,狠狠地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呼吸困難,眼睛幾乎瞪出了眼眶。

的確,有雙手,恐懼的手,暗青色死神帶來的恐懼。

機場塔台,歐陽琪的目光透過玻璃落在遙遠的天邊,那個暗青色的東西身上,輕聲說:「沒有辦法了嗎?」

「你說那個傢伙會拚命嗎?」同樣站在玻璃前的亞當開口,束手無策令他的心裏很不舒服。

「誰?」

「莫凱澤。」

歐陽琪搖了搖頭,不是否定,是未知,她不知道,更拿捏不準。

亞當轉身離開,他心裏有了答案,這其實一直是個單選題,只是有自願與被迫之分罷了。

「湮滅之力,那麼多。」望着被暗青色充斥的天地,安德烈陷入了獃滯。

深深的無力感侵襲著莫凱澤,他知道,真正的「風神」形成了。

湮滅颱風!

有史以來最強的颱風!世上最強大的毀滅武器!

當紳士握起了屠刀,殺戮必定是冷血的,是瘋狂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相比起林子洛,這個姚坤真的可以稱的上是個研究天才。

有他的加入,他們很快就確定了,就是之前林子洛發現的那種物質導致了李元三人的昏迷。

這種物質能量非常強,在三人的體內異常活躍,導致他們三個身體機能跟不上,所以就只能昏迷,來讓這種物質靜下來。

說來,李元他們之前的晉級,就是因為吸收了一部分能量。

只是大部分都還在體內沒能吸收。

這次,他們昏迷,能夠再次吸收一部分能量,想必他們醒來之後,異能又會大漲一波了。

這可羨慕壞林子洛了,要知道他從末世開始就是普通人一個。

最初跟着大家東跑西顛的時候,他總是要被保護的那個,就連陸靈都比他厲害。

現在,他依舊沒有異能,而李元他們幾個異能就跟坐了火箭一樣,蹭蹭蹭的往上漲。

而且,這個世界不知道是不是格外喜歡喪屍,不僅吸收晶核沒有限制,下個雨他們漲異能,下個雪他們還漲,現在更是大漲。

不過,現在知道原因了,他們也就沒那麼擔心了。

只要那能量被吸收或者消耗掉,他們就能醒了。

只是,他們到底吸收能量是有限的,害怕那能量在他們體內太久會傷身體,他們還是決定,先找辦法幫他們把能量消耗一下。

接下來,二人就研究,把他們的能量消耗掉。

這方面,姚坤比較有經驗,誰讓永樂總是劍走偏鋒,做些奇怪的研究,所以他做起來格外順手,兩天就把藥劑研究出來了。

葯一喝,再檢查,那物質果然在減少了。

不到一天,李元他們三個人就醒了,然後就是讓大家都羨慕嫉妒恨的異能晉陞。

不過,這個林子洛沒有關注,知道李元他們沒事他就放心了。

他現在已經徹底沉迷在研究的海洋里。

特別是,從姚坤那裏了解了很多他以前沒有接觸過的東西之後。

林子洛現在連家也不回了,就在實驗室纏着姚坤。

而姚坤,因為接觸到了病毒之源,也很高興,兩個人就這樣泡在了實驗室。

「出來了,我分離出來了。」

這天,姚坤舉著一隻試管,激動不已。

「太好了,給我看看。」

林子洛湊過去,眼巴巴的看着試管里的東西。

「你輕點,我就弄出來這麼一點兒。」

姚坤呵護的拿着試管,就好像在看自己剛出生的孩子。

「如果我沒有猜測,應該就是這東西,導致了這場末世。」

姚坤晃了晃試管,裏面是一種半液態的透明物質。

這是他從拿回來的病毒之源樣本中分離出來的。

這也是之前他們所說的,讓李元三個昏迷的東西。

這東西別看量少,就一滴,足以讓一個新人類連升五六級。

足以見得其中的能量之強大。

「終於,我們終於要揭示這場末世的真面目了。」

林子洛在旁邊激動的說道。

現在東西已經分離出來了,接下來只要他們檢測出裏面的成分,就能找到末世的真正原因。

。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翌日。

清晨。

當江南的第一縷陽光,籠罩錢江城。

整片錢江城,已是一片震動。

今早凌晨,錢江城第一份日報被印發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