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夫人是楚國公的么女,那串佛珠是國公老夫人特意留給外孫女的嫁妝,乃是稀世奇珍。

聽女兒提起過世的母親,周夫人也頗為感嘆,「好孩子,難得你該記掛着外祖母!去吧!」

出了菊園,葉嬤嬤早已等在門口,見她出來微微點頭,周清韻便明白吩咐的事情做好了。

周媚兒、陳子墨這對狗男女為了得到軍機圖是咬定她不鬆口了!

不過,咬她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周清韻沒有直接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找管家要了一份京城權貴的禮單。

往日裏,將軍府擺宴,免不了人情世故,各色世家門閥都會送禮物。既然是給周媚兒擇婿,她定然是要選一些高門子弟!

「陸家夫人、公子、陳家夫人、劉家……這些都是要知會一聲的!」

周清韻把禮單上的名字都勾上了,露出了一抹玩味兒的笑容。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些女眷都是京城裏數一數二的大嘴巴!

顯然,綉蕊也是聽聞過這幾位夫人的名聲,有些為難:「小姐怎麼凈挑些這個好嘴兒!」

「我自有道理!」周清韻把禮單遞給綉蕊,吩咐道:「你且去把請帖去送了,遠地方就差人去送!」

綉蕊知道自家小姐從醒來后就奇奇怪怪的,卻還是聽從了。

周清韻見綉蕊暈乎乎的離開,噗嗤笑出了聲,心情不錯的嘟囔道:「初七……可是個好日子呢!」 房間里,白蛇看着尾巴上放着的的《御火術》和《引氣術》一個頭三個大。

一條天賦是呼風喚雨的蛇妖,卻要來學人類修士的御火術,簡直比殺了它還難受。

更何況周圍還有兩個停不住的小傢伙圍着它追逐互毆。

白蛇忍無可忍,尾巴一卷,兩個小傢伙頭上一人一個暴栗,這才終於安靜下來。

繼續看書,兩個小傢伙見白蛇真生氣了,也不敢再鬧。

小心翼翼挪到白蛇身邊坐下。

小赤衣咬着手指看了看《御火術》,又看了看一臉苦大情深的白蛇,搞不清楚白蛇在糾結什麼。

第二天,天未亮。

白蛇站在殿前緊閉雙目,某時,豎瞳大睜,身體內靈力涌動。

御火術!

天地間的靈氣受到法決牽引,火元素迅速彙集在白蛇口中……

噗嗤,冒出一股黑煙。

御火術失敗,白蛇氣得差點跺腳,如果它有腳的話。

一個最基礎的火系入門法術,連個鍊氣期都不到的國師觀道士都能使用,可它堂堂一條星火期妖獸花了一天一夜居然練不出來,簡直氣死條蛇。

一旁的坎和小赤衣看的咯咯直笑,幾乎就要背過氣去。

白蛇白了兩個小傢伙一眼:「嘶嘶嘶嘶嘶嘶……」

有本事你們來呀,以為這是過家家呢,法術豈是如此簡單就能學……

話說到一半,白蛇說不下去了。

小赤衣咿咿呀呀兩句,手上忽的燃起一團赤紅色的火焰。

火焰燃燒了一小會,竟化作一條火蛇開始圍着赤衣的手臂盤旋起來,看那蛇的模樣居然與白蛇有幾分相似。

火焰化形,不是御火術又是什麼。

白蛇傻了眼,和小赤衣呆了三十多年,小赤衣肯定是不會什麼法術的,唯一的解釋就是小赤衣昨晚和自己一起看功法后就學會了。

說來也奇怪,這麼多年,小赤衣還是沒有丁點成長的痕迹。

除了身上擁有着足以滅亡一個國家的強大天賦外,幾乎與一般小孩無異。

至於小赤衣的來歷,白蛇也詢問過對方。

小赤衣卻記不得自己到底是誰,從何而來。

只知道有記憶起,她就一直待在一個山洞裏,山洞外到處都是黃色的沙子,餓極了就去抓蠍子和蜥蜴吃,渴了就挖地,直到挖到水為止。

有時候也被蠍子蟄,或者被沙子掩埋。

不過小赤衣都靠頑強的生命力活了下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穿着長袍的男人找到了她,將她帶走封印,之後便一直待在一間小屋子裏。

有人定時投餵食物和水,倒是比沙漠時過得滋潤了不少。

就是更加寂寞了,身邊連個活物都沒有。

不知又過了多久,直到被司馬晉帶到了坎國,才終於與外界有了接觸。

也就是說這麼多年,小赤衣真正有記憶的就只有在坎國的這幾年而已。

至於白蛇推測的,小赤衣就是皇帝女魃,自然更加無從查起,也無法驗證。

但不管怎麼樣,小赤衣似乎確實與火系法術非常合拍,至少比白蛇厲害多了。

小赤衣一手御火術用的是得心應手,如同臂指。

白蛇拍了拍小赤衣的腦袋瓜子,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燃氣灶了。

取出一個信力棒棒糖算是獎勵。

不知自己已經化身工具人的小赤衣開開心心舔舐「棒棒糖」。

白蛇目光一轉看向坎。

沒來由的小小氣龍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自己的菊花直衝腦門,正欲逃跑卻被白蛇一尾纏住。

燃氣灶有了,現在還差一個湯勺,白蛇覺得坎挺合適的。

引氣術,顧名思義就是引導氣流動的術法,在煉丹時需要引氣術將藥力匯聚到一起形成丹體。

丹爐中溫度何止千、萬,一般物體很難長時間停留,能耐高溫的材料又會影響丹藥的質地,所以煉丹師才使用引氣術投取藥材、調整藥力、引導葯精。

坎本就是龍氣所化,對氣有着天生的密切度,雖然經過信力的投喂現在變成了一條活龍,但化氣可是坎的天賦能力,按理來說應該不懼高溫才對……吧?

坎自知不妙,化作一縷龍氣就要逃竄,但白蛇可是龍氣的主人,又哪裏逃得掉。

心意一動,坎也只能垂頭喪氣的飄在原處等待處置。

白蛇架鍋,小赤衣生火。

抓起坎一把就丟進了鐵鍋裏面,來了一次鐵鍋燉小龍。

溫度逐漸升高,鐵鍋里撞得乒乓亂響,沒一會就沒了反映。

白蛇有些擔心的打開鍋蓋看了一眼,卻見被燒得火紅的鐵鍋里,坎化作的龍氣自由翱翔,絲毫不受高溫的影響。

見小赤衣和白蛇從縫隙里看自己,吐了吐舌頭表示自己的不滿。

好了,齊活。

雖然坎極度不滿,並想要大聲呵斥白蛇不要臉,謀殺龍。

但白蛇給的實在太多,直接一個籃球大的信力團砸在了坎頭上,有什麼仇什麼怨都全化解了。

用粗短的小前腳拍著胸膛保證完成任務。

有了兩個工具人的加入,白蛇直接把《黃老丹經》丟給了兩個小傢伙,至於它自己只需要學會望氣就行。

吸取了教育出文盲小青蛇的經驗,這次兩個小傢伙白蛇是早早就教會了認字、寫字,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場。

現在就差李文志負責的丹爐了。

以前國師觀也有一個丹爐,是司馬晉差人打造。

但一則那口丹爐已經被邊軍用破城錘敲壞,后又被燒毀,只剩下一塊鐵錠。

再則,那丹爐以前可是煉製毒丹、活人的,白蛇用不下手,李文志也吃不下嘴。

所以李文志要想搞到丹爐,只能另行想辦法。

某日,國君李文志又來了聖獸殿。

這一次卻不是孤身前來,前有羽林衛開道,中間八台大轎擺着各式各樣的金銀珠寶名貴器具,後有八名丫鬟八名雜役。

這些全都是給聖獸白蛇仙的封賞。

當然,八台大轎中,有一台上放着一口丹爐。

進了聖獸殿,其他獎賞都被送去了聖獸殿的庫房,唯有這丹爐卻跟着國君的轎子一路過了前廳,入了內院,擺在了白蛇的卧室門口。

此口丹爐算不上什麼寶貝,不過是修士界最入門的丹爐,名曰:三足吞金。

卻是李文志花了好大的功夫,兜兜轉轉一大圈,才背着整個北郡官、民、修士的耳目從一小門派中將其購來。

丹爐的品質雖一般,但李文志為了買到它所花的精力和功夫可不少。

好歹皇天不負有心人,這口丹爐就這麼當做冊封品送到了聖獸殿。 第二天早晨,我接連叫醒了她四次,都說知道了,最後還是我從床上把她拉起來的,沒辦法,我本不想惹一個自帶起床氣的真老虎!我也是被逼的,再不起床我們就要遲到了!

你還別說,大姐大還是有很強的情緒自控力的。被拉起來的時候還是要殺死我的表情!兩分鐘不到換完衣服從衛生間出來后就變成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一夜相處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你永遠無法用智商去理解女人,也永遠猜不到她下一刻會怎麼樣!

整整一個星期,直到期中考試的前一天,田沖還在霸佔著我的床,唯一的區別只是從第二天開始我穿上了自己的睡衣!

也許很多男人會覺得和美女共處一室很美妙,可是我只有一種進了老虎洞的感覺

,那一周過後,我都快忘記我還有一張屬於我的床了!以至於期中考試后只有我一個人了,我還睡了兩天地板!

慶幸那幾天我寢室多了一個女孩沒給我帶來任何麻煩,大姐大進來或者離開就像是會隱身一樣,舍務老師一次都沒有來我寢室檢查過!

多年以後,我才知道我的門口有兩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整夜守護在我的門外,感謝那時的單純、無知,否則我可能已經沒有講述大姐大的機會……

也許是良心發現,期中考試后,田沖大姐大一直對我的生活很照顧!

她確實開始罩著我了,吃飯我不必排隊,和她一起鑽教師食堂!衛生值日我不必做,被她直接安排給了她的『小弟』!夜宵也不必買,每天都能分到她爸爸給她準備好的補湯!雖然喝著校董送來的湯有點心慌,可是又美味,又營養!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唯一的擔心就是怕校董給大姐大補發育,最後我被補的雌性激素分泌過旺,有了女性的特徵!所幸校董沒有在這方面下手,而我除了兩個月長了將近十公分並沒有別的後遺症!長了十公分后,終於趕上了大姐大的身高!一米七了!長個子還是有很多好處的,至少不用再抬頭看她了。

隨著兩個月我們越來越多的接觸,我與大姐大的友情也越來越深了,我從小跟班升級為閨蜜!沒錯,我覺得這個詞也是特別恰當,自從期中考試她睡過我房間后,我的房間就變成了她第二個可以隨便睡覺的地方!我們倆稱閨蜜,那是名副其實!

「小光!」高一上學期期末考試后,我正在寢室收拾衣物準備回家過年,大姐大突然闖進了我房間,嚇了我一跳!

「怎麼了,有事?」看著她很少見到她一臉為難的樣子,我弱弱的問。心想你都解決不掉的麻煩和我說也沒用啊。

「我……我爸爸想要見你,說要和你聊聊!」大姐大小聲的說,那樣子,老實的找不到熟悉的影子!「都怪我表哥,他知道了我睡在你這裡,和我爸爸說了,小光,對不起,我可能給你惹麻煩了!」

我聽到這整個人頭暈目眩站不穩一屁股坐在地上!我喃喃自語:「大姐大,我對你可是什麼都沒做,你沒有和你爸爸說清楚么?」

「我想說,可是他根本不聽我解釋,直接把我轟出他辦公室,只說要見你!」大姐大委屈的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可是這是什麼結果?好像此時應該委屈到哭的人應該是我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