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着遠去的牧野家大少爺,小財主們嘆了口氣,轉身走進了各個店鋪。

他們今天是來消費的,兜里的鈔票可不能閑着。

就這樣,千葉一路走到了淺間城,村外也有人幫他攔著路人,木葉也有很多人去淺間城考察,千葉大多都認識,一個個的都膀大腰圓,長得就是有錢人的模樣,他們聚在一起,互相之間聊了一下,聲音特別大,隔老遠都能聽到,他們和千葉想法都是一樣的,都是去選址準備開店的。

百萬人級別的新城,這可是個發財的寶地,大傢伙兒都不蠢,沒人會看不出來這裏面蘊含的商機。

千葉和這些人融不到一起,以前這些人都是牧野之家的老顧客,自從建城事件之後,就沒去過了,他們怎麼想的千葉多多少少都能猜到,聊不到一起就不聊了。

淺間城外圍沒建城牆,就像是上輩子的一些大城市一樣,處處都是高樓大廈,這是忍者的功勞,雖然沒有鋼筋,但是通過土遁忍術建造的高樓一樣十分堅固,不過外表看上去都很邋遢,顏色很統一,都是土黃色,瓷磚這東西這時候還沒有出現,不過應該快了。

「喲,千葉大人,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千葉來到了淺間城商業街的售樓處,遇到了木葉特地安排在這的下忍小隊,小隊長志村野一郎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趕忙上前打起了招呼,一遍安排人趕緊去倒茶水,一遍帶着這位大爺走到了一件沒有人的招待室,從懷裏掏出了一卷捲軸,交到了千葉的手上。

千葉喝着野一郎端過來的茶水,直接打開捲軸,開始認真的查看,這捲軸上畫的是木葉和淺間城的高層共同商議出的核心商業區地址,還有一個簽名單,木葉村內的每一個幫忙建造了淺間城的忍族都可以在這裏免費領取一間店鋪,領取順序按照出力多少排序,牧野之家排在比較靠中間的位置,好位置沒有多少了。

「就這個地段吧,感覺還不錯。」

千葉打算開一家主打娛樂休閑的店,開飯店畢竟太累了,他也想給自己的母親減減負。

「好的,千葉大人,請在這裏簽個名字。」

志村野一郎拿過來一把小刀,按照忍者的習慣,捲軸上簽名就應該用鮮血,不過考慮到千葉是一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他特地準備了一把小刀。

千葉看着這把小刀,有些疑惑,問了一句:「你們這裏沒有筆嗎?」

野一郎為這話感到有些羞愧,他好歹也是從正經的忍者學校畢業出來的,怎麼會忘了這個呢?他突然想起之前幾大家族的人過來領取店鋪時看他的眼神,更加羞愧難當了,趕忙出門拿過了一副筆墨。

千葉看着野一郎手中的毛筆和墨水,突然懷疑這個傢伙的智商了,他看上去像是能寫毛筆字的人嗎?於是又問一句:「你們這就沒有鋼筆什麼的嗎?」

最終千葉是自己一個人走出的售樓處大門,志村野一郎的臉色看上去就像是得了病一樣,一半紅一半青的,他就沒讓他送。

走在淺間城的路上,千葉腦子裏回想的是前後諸多副本的通關情況,這關係到通關點數的數量,他感覺到了手中這些卡牌在某些方面的欠缺,他想弄一個全新的抽獎獎池,最好是能夠加強這些卡牌怪獸的獎池,所以他急需大量的通關點數,這是一級抽獎指定的唯一貨幣,不能缺少。

所有的副本只有在第一次通關時才會獎勵通關點數,目前諸多副本當中,只有【迷宮之門】算是完整地被通關了一次,【白龍試煉】並不算,系統並沒有認可,這個系統有些死板,除非有人宰了那頭白龍,不然按照系統的邏輯,這個副本並不能按照通關論處。

所以千葉的手裏還是只有2點通關點,【魔蜥義豪的初級試煉】是0星副本,這個哪怕通關再多的次數,也沒法給他通關點。

「唉,好煩啊,有誰能去把那幾個副本通關呢?」

「嗯?千葉,你怎麼會有這個想法呢?」

牧野千葉嚇了一大跳,轉過頭,看到了身旁的千手柱間,滿頭問號。

他不是去淺間山了嗎? 額?

眾人怔了怔,然後轉身一看,發現剛才說話的人,居然是江北商會的秘書……劉天!

「爺爺,這下有好戲看了!事情驚動了劉秘書,這一回,蕭寒有他好受的了!」秦穎兒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說道。

「穎兒,你剛才說得沒錯,這是蕭寒自找的!他那叫活該!」秦老爺子陰沉著臉,心裡等著看蕭寒笑話。

就在這時,那個保鏢頭子見劉天來了,於是連忙上前,然後一臉占理的樣子,指著蕭寒說道:「劉秘書,您來得正好!這小子拿假的邀請函過來,企圖混進會場鬧事,小的剛想將他們轟出去,教訓一頓!」

「啪!」

「啪!」

結果他話剛剛說完,劉天氣得二話不說,直接上去,當場扇了兩巴掌過來。

「轟他們出去?我給你臉了嗎?」

「教訓他們?你哪來的底氣,敢教訓他們?」

……

「等等?這……這怎麼回事?劉……劉秘書為什麼要打自己人?爺爺!這……這到底什麼回事?」

頓時,秦穎兒一下子驚呆了,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瑪德!你特么以為我是號碼百事通嗎?你問老子,老子又問哪個?」秦老爺子氣得當場懟了一句,他也很想搞清楚,劉天為何要打人。

「不……不是!劉秘書,您……您為什麼要打小的?難道小……小的做錯了嗎?」

那個保鏢一臉委屈巴巴的表情,疑惑不已地說道。

「你連蕭先生都敢阻攔?你是不是吃了豹子膽了?」劉天氣得火冒三丈地罵道。

接著,他轉身過來,一臉畢恭畢敬地道歉說道:「蕭先生,實在對不起,剛才是小的管教無方,才會鬧出如此烏龍事件!不過您放心,小的馬上開除他!來人!將他給我轟出去,打斷狗腿!讓他長點腦子!」

「是的!」

眾保鏢不敢不從,畢竟劉天可是秘書來的。

「不……不要!!不要呀!劉秘書,其實事情與我無關,我也是受杜會長的指使,是他叫我阻攔蕭先生進場的!我是無辜的呀!」

這時,那個保鏢嚇得當場癱坐在地上,滿臉驚駭的表情。

他哪裡想過蕭寒居然如此的嚇人,連江北商會的秘書,都要恭恭敬敬叫他一聲……蕭先生!

哦?杜遠程嗎?呵呵!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動手了!

蕭寒嘴角冷冷一笑,心中的寒意更濃了。

「你少在這裡解釋!!你得罪蕭先生,就是死罪!來人!將他給我轟出去!!快點!」

劉天嚴肅著臉,大聲地命令說道。

接著,那些保鏢直接抬起他們的頭子,拖到小樹林里,一頓的暴打。

這時,劉天一臉歉意地說道:「蕭先生,對於剛才的誤會,還請您多多包涵呀!」

「下不為例!」

蕭寒嚴肅著臉,冷冷地警告說道。

「放心!!絕對不會有下一次!」劉天像是小雞啄米般點著頭,整個人嚇得瑟瑟發抖。

看到這一幕,秦老爺子他們當場傻眼了。

「天呀!蕭寒不是個小兵嗎?可是為什麼劉秘書對他如此客氣?」

「難道蕭寒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懷疑是劉秘書擔心壞了招標會的名聲,所以才對蕭寒如此客氣的,畢竟剛才那保鏢故意把真的邀請函說成是假的!」

「原來如此!」

……

此時此刻,秦家人覺得最後的解釋是最合理的。

要不然,蕭寒只是一個垃圾,他怎麼可能如此風光?

。 第178章公主準備下毒手

鹿歡喜?李治真特么善於思考!

林宇忍住笑:「皇上聖明,吃了鹿歡喜,同樣具備滋補養顏的功效。」

武則天問:「鹿歡喜與牛歡喜相比,哪個更強呢?」

林宇再也無法控制,哈哈而笑。

他敷衍說:「牛歡喜更勝一籌,因為,牛比鹿強壯!」

武則天忙說:「傳旨!建造一座大型農場,養母牛三百頭!養公鹿一百隻!」

李治說:「甚好!甚好!秘汁烤牛歡喜,用於滋補養顏!胡椒烤鹿鞭,用於壯陽補腎!」

上官婉兒聽令,忙去撰寫聖旨。

武則天說:『林愛卿,舉辦婚禮時,你多烤制幾道特色美食,讓皇上品嘗!「

林宇說:「遵命!臣一定讓皇上滿意!」

隨後,林宇拿到免死金牌,離開紫薇宮。

太平公主乘坐馬車,緊隨而來!

她大聲叫喊:「林宇!你給我站住!」

林宇止步,笑著問:「公主,你也想吃『秘汁烤牛歡喜』嗎?」

太平公主跳下馬車,霸氣地說:「我要吃你!」

林宇調侃:「我又不是『胡椒烤鹿鞭』,你為何吃我?」

太平公主的臉色微紅:「你真討厭!三句話離不開本行!」

林宇說:「燒烤屬於我的生活,怎麼能離開它呢?」

太平公主說:「少廢話!你不能娶上官婉兒!」

林宇冷笑:「皇上已經賜婚,你還不死心?」

太平公主說:「你治好父皇的病,居功邀賞,這招很妙,算你贏了!但我不服氣!」

林宇掏出免死金牌,晃了晃:「我有御賜的金牌,你奈我何?不服氣,也得服氣!」

太平公主直視林宇的眼睛:「你有金牌,上官婉兒沒有!」

林宇一驚:「難道……你想殺上官婉兒?」

太平公主提高嗓門:「明人不做暗事!你敢跟上官婉兒成親,我讓她死在婚禮上!」

卧槽,太狠毒了!

林宇說:「你威脅我!」

太平公主說:「沒錯!是你逼的!如果你不娶上官婉兒,我可饒她一命!」

林宇昂頭,傲然說:「我偏偏要娶上官婉兒!」

「你……」太平公主的秀眉倒豎,「你太放肆了!仗著我喜歡你,屢次拒絕我,甚至讓我在父皇和母后的面前,失去尊嚴!」

林宇說:「你是一個被寵溺的黃毛丫頭,懂什麼尊嚴?你為了得到我,寧可悔婚,讓薛紹的顏面何存?你只顧滿足自己的私慾,從不顧別人的感受!」

太平公主的臉蛋兒漲紅:「你沒資格教訓我!總之,我讓你成了不親!」

林宇說:「靠!老子吃軟不吃硬!你儘管放馬過來!」

太平公主的雙眸冒出殺氣:「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說完,她轉身登上馬車。

林宇無奈,深深地嘆了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