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木甚至在場下,看著台上的那個完全不一樣的於舒,都震撼了。

不是震撼於他的技巧,而是那情感,那股宣洩。

練習生不容易,是真的不容易的。

一曲罷了。

蘇木也是

如果說蘇木唱《大笨鐘》時讓節目播出時的彈幕數量達到了一個高峰,那此刻這首歌所擊穿的情感,以及蘇木帶來三首歌的震撼,則是讓屏幕前的彈幕數量誇張到覆蓋所有畫面——

觀眾們徹底失了矜持!

「我瘋了!真的聽瘋了!」

「這什麼歌啊!」

「蘇老師變態啊!總決拿出三首歌,一首更比一首強!」

「他無敵了都!」

「殺瘋了殺瘋了,今晚蘇老師已經殺瘋了!」

「我來講個笑話,蘇老師不會唱歌。」

「我也來講個,蘇老師只會兩隻老虎。」

「以後,請叫我蘇吹,他太吊了!」

「嗯,我和出道就只差了一個蘇爹!」

「蘇爹拿歌,豬都能起飛了!」

「我特么還是第一次被一首歌的詞給弄哭了,這哪裡只是偶像練習生的幕後努力呀,這是道的所有人日復一日的努力啊!但是這草蛋的社會,誰特么又在乎過呢?」

「不說了,雞皮疙瘩落了一地,做清潔去了!」

「我曾經以為偶像,練習生之類的,就是有一副好皮囊罷了,現在,我發現我錯了,他們絕大部分人,不也是一個個默默努力,等待發光的存在嗎?以後我有可能還是不愛,但我不會傷害了!」

超特視頻!

微博!

朋友圈!

網路的無數個角落都出現了關於《浮誇》這首歌曲的討論!

這首歌真的太容易引起人的共鳴了,歌詞太深刻了!

……

舞台下。

導師的休息區。

第一次在舞台哭得撕心裂肺的曾經的偶像王大有些失控道:「唯有這首歌,真的透進了我的心,唯獨這首歌讓我徹底失了態,好棒,曲棒詞棒,唱得也榜,不是技巧多好,單純唱出了情,唱出了一個練習生的獨白……」

唱得王大忽然想起了從前。

那暗無天日的追夢生活。

他不是出道即巔峰的。

事實上,他籍籍無名了太久太久了,他練習時間甚至可以好不謙虛的說,這屆營里的所有學員,都沒人有他長。

訓練!

被罵!

等機會!

失敗!

再從頭開始訓練!

再失敗……

王大直接被這首歌拉回了他長達十四年的練習生涯。

從十六歲的青澀,到三十歲的無奈……世人都羨慕他的光鮮亮麗。

誰又能真正了解他為了一個夢想,不被家人認可,不被朋友認可,一根筋擰到底的不容易呢?

就像歌詞寫得,散場后落幕後誰關心你想什麼,誰又能在乎你做了什麼?

沒人的,就連父母都不在認可……

王大眼裡布滿了血絲。

浮誇嗎?

那年,當他信誓旦旦和父母說,我會成功,我會成為大明星時,他們也許也當我是只是浮誇了吧。

「藝術……」

一旁的影后徐春不知是個什麼心情的,低聲開口。

而鏡頭給到梁齊曲爹的時候,涼皮什麼都沒有說。

不知何時起,他已經站了起來,眼神緊緊盯著牆壁電視機上呈現的舞台,衣服覆蓋之下的汗毛已經一根根豎了起來!

另一邊。

舞台下方的觀眾起立鼓掌了好久好久,現場才終於平息下來。

這其中還發生了有趣的一幕。

那就是主持人李丹上台之後好幾次欲言又止,都被掌聲硬給打斷了。

然而。

真正讓現場掌聲平息的卻不是主持人李丹試圖控場,而是鏡頭給到了獃獃愣愣的蘇木,蘇老師。

他明顯有些慌亂。

嘴巴也在蠕動。

我是誰?

我在哪兒?

我做了什麼?

他很震驚,他不就拿了一手普普通通的浮誇而已嘛!

為什麼會有這麼爆炸的現場?

這種反應,他很害怕。

害怕他家的筍絲,看著他營業就會想給他投票……

可是他沒有啊!他沒有那個意思!

他只是想回應一下粉絲的尊重……

今天的結果會是怎樣?

筍絲他們會誤會嗎?

看不了彈幕,不知道筍絲此刻瞎投票幫他反向爭c位的蘇木此刻慌的一匹。

而同樣很慌的,還有台下那群拿著合同,等待多時的娛樂公司負責人。

畢竟,蘇木越優秀,他們喜悅的同時,也會很難受。

因為,那樣的話,想要簽下蘇木,就更不容易了。

哦,不對,現在已經更不容易了。

聽著這周圍的喧囂,幾首歌一出來后,觀眾門的反應……

「這人,我們星月文化志在必得!」

「可拉倒吧,你們星月文化最近不是在捧一個叫王什麼的新人嗎?自己捧去吧,別瞎來參合這邊,蘇老師嘛,未來那當然是我們雲霆娛樂的人了。」

「呵呵,你們兩家,最近幾年新人季有過登頂的新人嗎?」這是同為三大的麥穗娛樂的負責人,「都洗洗睡吧,蘇木嘛,還是讓作為新人季三連冠的我們麥穗娛樂收下了!」

三大依次發話,這時也沒有什麼鬼話連篇了,全都暴露了他們對蘇木的渴望。

當然不止這三家。

「你們在自說其話?什麼就你們志在必得,什麼就你們收下,你們的人了,蘇老師參加的什麼節目?超特視頻出品的我創!超特視頻是誰家的?是我們華盛集團的!蘇老師最後會簽誰,我華盛娛樂就不用再多說了吧。」

「嗨呀,華盛沒戲,沒看見蘇老師無時無刻想下班嗎?」

「對,華盛沒戲,星月也沒戲,麥穗也沒戲,只有我們雲霆有戲。我們雲霆,可是有歌王已經打算和蘇木直接綁定了,你們還是算了吧!」

「歌王?誰家沒有?哦…好像就華盛沒有。」

「……」

「我家有曲爹都發話了,他親自帶蘇木。你們沒戲了。」

「曲爹?誰家沒有?哦…好像華盛也沒有。」

「……」

媽的,趙立新,趙老瞬間被氣得肝疼。

而這邊在爭得喋喋不休,你氣我,我踩你。

那邊舞台的進程迅速。

雲霆娛樂空中的歌王也表演完了。

但他不是壓軸。

而壓軸表演馬上開始。

舞台又黑了。

一段熟悉的前奏響起。

蘇木此刻只得心事重重的咬咬牙上了台。

因為,壓軸表演……也是浮誇。

蘇木親自唱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