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宮崎駿告別之作《起風了》,不算原著的原著,都在講述同一個真相

拿到《起風了》唯美插畫珍藏本,很自然地想起了宮崎駿的告別之作。

同樣的淺草綠基調,因為一陣風邂逅命中註定彼此,開啟一段浪漫之旅。

很多人都說,堀辰雄的《起風了》和宮崎駿動畫電影重合度太低,根本算不上動畫電影《起風了》的原著。

不得不說,宮崎駿正是看中《起風了》的內核。 在《起風了》的基礎上,宮崎駿加入了自己對夢想的追憶,以及對世界的感慨。

一部小說,一部動畫電影,都在告訴我們如何好好告別。

01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弃

正如同最近的日子,故事開始於夏末初秋。

男主角“我”和未婚妻節子在白樺樹的樹蔭下相擁,這時的他們還沒必要考慮未來太多事情。

為了陪未婚妻治病,“我”做完手上的工作,就决定陪她住進山中的療養院。

節子心中很內疚,她不願意未婚夫與自己同去,其實是不確定他是否真的願意。

而“我”很鄭重地告訴節子:“我要與你一起,除了我不放心你以外,我心裡也想去。我盼望著與你生活在山林裏,一同相伴。”

這番話讓節子心中寬慰了不少。

患病後的節子,時常會被這種情緒纏繞,總覺得有愧於照顧自己的人,然而,“我”卻沒有一絲厭煩,除了憐惜,更是愛。

節子說:“不知為何,我突然間又有了活下去的欲望……幸好有你……”

在療養院的生活,說實話,有些單調。

除了感知山間時節的變化以外,“我”最關心的還是節子休息得好不好,還有病情的變化。

多希望節子能快點好起來,但真實的情况是,能够惡化得緩慢一些就足够讓人興奮。

就像“我”真正感受到的:當人們認為山窮水盡的時候,在這個地方,可以柳暗花明。

當然,真實的生活遠比想像中要殘酷,以為的歲月靜好,其實是大江奔流。

在療養院中,節子尤其能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她常常歎氣,自己要是能否活著該多好啊。

那一次,“我”沒有控制好情緒,發了脾氣:又說這種沮喪的話。 而節子反而小心翼翼地道歉。

連嶽父也勸他,不要投入所有的精力,或多或少做些自己的事情。

一邊陪伴著未婚妻,“我”一邊開始寫作記錄,他把最後美好的日子和感受一起用充滿幸福感的文字封存起來。

“我”這樣說道:“那份創作的心一直在躁動著,將我與節子經歷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構建成一個打動人心、歲月靜好的故事……我的節子,方知你我竟這般愛戀著彼此。我們不曾相愛之前,你我皆不存在。”

在人生至暗時刻,有人陪在身邊撐傘,真的是一場幸運。

看過一句話說,檢驗一場關係,生場病就夠了。

那些牽掛我們的,陪我們走過最後一段路的人,都值得感謝。

很愛《起風了》裏那句經典的話: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弃。

堀辰雄與愛人告別的管道,就是好好珍惜彼此。

堀辰雄與愛人告別的管道,就是好好珍惜彼此。

多少次,我們最後悔的原因就是沒能好好告別,沒能好好說聲再見。

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相互凝望,兩顆心能靠多近就緊緊相依。

02起風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堀辰雄的《起風了》,延續了日本文學的唯美與哀傷。

作為芥川龍之介的得意弟子,他用了大量的心理主義書寫,好在這些心理並不難懂,它們不是黑夜的夢囈,而是像一陣陣風一樣輕柔。

然而,宮崎駿看重的,並不僅僅是《起風了》中的愛情故事。

說白了,單看堀辰雄的《起風了》,只有唯美,顯得過於寡淡,不足以撐起一部動畫電影。 連宮崎駿都嫌弃,內容太枯燥了。

與其訴說愛情的悲歡離合,當起風的時候,宮崎駿在思考另一件事情。

即將告別動畫電影圈,他在思考以一種什麼樣的管道,和大家說再見。

宮崎駿花了1000天製作了動畫電影《起風了》,他有太多想要表達的東西,以至於我們都快看不到原著的痕迹。

又或許,這就是宮崎駿在堀辰雄基礎上的再創造的《起風了》。

宮崎駿製作的《起風了》中的男主人公叫作堀越二郎,與堀辰雄有一個字相同。 在日本歷史中真有其人,他是一比特航空設計師,開發出了零式戰鬥機。

而他的愛人也不叫節子,而叫菜穗子,這是堀辰雄另一部中篇小說的名字,也是另一部小說中的女主角。

愛情不再是故事的主線,而只是作為輔助,又或點綴。

宮崎駿在小說中加入自己的表達,有自己對於夢想的追求,也有對於戰爭的反對情緒。

堀越二郎和菜穗子的相遇,也是因為一陣風。

堀越二郎的帽子被風吹走,正好被菜穗子一把抓住。 在地震中,看到無助的菜穗子,二郎主動幫助她。 但之後,他們走失在人生之路,而二郎也開始了對夢想的追去。

多年後的一天,同樣是因為一陣風,這一次,風吹走了菜穗子的傘,而飛走的傘被二郎一把抓住。

久別重逢是意外,兩人相愛是命中的安排。

宮崎駿的《起風了》和堀辰雄的《起風了》在這一刻重合。

有人說,愛情是輔助,只不過愛情能體現人生另一個側面。

但是,二郎和菜穗子的愛情更加現實,二郎不像堀辰雄一樣可以時刻陪在節子身邊,他是一比特航空設計師,擁有自己的使命。 他只能抽空回來看望菜穗子。

時光易逝,在一起的日子還是太短。

菜穗子忍不住思念,拖著病怏的身體從療養院出走與二郎結婚住在了一起。 即使在菜穗子最後的歲月,二郎也不可時時陪伴。

人們都說,宮崎駿收官之作《起風了》之中不再有鬼怪。 實際上,宮崎駿讓二郎在夢境中與自己的偶像義大利飛機設計師卡普羅尼相遇,成為他和二郎的人生導師。

宮崎駿的野心很大,浪漫也還在,就像他說的“我想做”,他用這樣一種匠人精神來和自己的事業說再見。

03結語

看過兩部作品,同樣喜歡。

相遇是意外,離別才是常態。

既然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那就在此時此刻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不要留遺憾。

等到人走茶凉,也將記得彼此最好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