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就是赤身裸體嗎,我一個老爺們有什麼好怕的,這一百八十斤就交給他們了。」

徐賢俊不僅沒有被孫藝珍說服,反而更加堅定了改禮裙的決心。

「走,那片垃圾堆有個很大的泡沫。咱們就在那邊換衣服。」拉著孫藝珍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五人組。

五人組只是憐憫的看著二人,新人不懂金泰浩的厲害啊。

他們繼續收集白色石頭,擺出SOS求救。

果然,那裡有半人多高的大泡沫,能夠讓孫藝珍不走光脫下禮裙。

不過,徐賢俊得先試一試。走了幾步,來到長方體大泡沫另一面,便開始動手,先是脫掉西裝、襯衫、露出白花花的胸口,然後又彎腰脫下褲子。

孫藝珍在這邊看的都捂住了臉,但是手指縫又開的極大,這個男人可真……不要臉? 如果要是不喝的話,怎麼讓這小子等一會露出馬腳,他先讓這小子如願以償一回,看這小子最後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看郭美嬌喝了一口提前調好的飲料,秦少天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心裏很是高興。

他卻不知道,他放的葯是給女人用的,男人喝了以後,根本不會起什麼作用。

兩人簡單的填飽肚子,秦少天便笑笑起身,來到郭美嬌面前紳士的彎下腰,伸出了手,邀請道:「郭小姐,能否讓我陪你跳一支舞?」

「我不會,不好意思秦少!」

「沒事的,其實跳舞很簡單,我來教你!」

「……」

這真是為難住了劉黎明,他確實不會跳舞。

秦少天看出她的顧慮,笑笑,輕輕地拉着他的手,說道:「沒事的,放輕鬆,你只要隨着我的舞步走就可以了!」

事已至此,劉黎明只能勉為其難的點點頭答應。

兩人便來到了大廳的中央,秦少天輕輕地抱住了劉黎明的腰。

從來沒有和同性這麼親密過,劉黎明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秦少天心裏暗自罵道:「媽的,不就是一個臭婊子,還在這裏裝清純,欲擒故縱!我看一會兒葯起效了,您還在這裏扭扭捏捏!」

心裏暗罵,但面上還是裝作一副關心的樣子,說道:「別緊張,第一次跳舞都是這樣,來,我慢慢交你,深呼吸,抬頭,挺胸。」

劉黎明很是不自然,但還是咬咬牙,照着秦少天說的做。

「哎,對,就是這樣,這不是找到感覺了,一噠噠,二噠噠……」

很快劉黎明便掌握了技巧,秦少天看着心裏很是高興。

「哎呀,哎呀……」

可是沒有走幾步,劉黎明一會兒一踩秦少天的腳,那可是高跟鞋,鞋跟就像錐子一樣,沒有幾下,把秦少天踩的哭笑不得,額頭上的慌汗淋漓。

「秦少,你沒事吧?」看着秦少天吃痛的樣子,劉黎明心裏暗暗發笑。

不是他有意踩的,只是跳舞這玩意,沒有幾年的道行,還真是不行。

剛上來跳的還算可以,可是,跳着跳着就把自己給搞暈了。

「秦少,要不咱們歇歇吧!實在不好意思了,第一次跳,獻醜了!」

「沒事,沒事,來,我們繼續吧!」

秦少天抹了一把冷汗,慌忙拒絕,笑道:「沒事,我們繼續,這次你記住了,我上左腳,你退右腳……」

「好的,我記住了!」劉黎明假裝聽懂的樣子,點了點頭。

「左、右,哎,對了,很好,注意腳下!」

兩人再一次跳了起來,「郭小姐,果然不錯,冰雪聰明,這麼快……」

「哎呀!」秦少天還沒有誇完,腳下一陣鑽心的痛傳來,他便大叫了起來。

「秦少,不好意思,我又踩到你了!」劉黎明低聲委屈的說道。

「沒事,沒事,無妨!」

「要不咱去歇歇吧!」

這次秦少天並沒有拒絕,此刻,他真的不能再繼續跳下去了,咬咬牙,說道:「那咱就去歇歇。」

劉黎明暗暗一笑,說道:「來,我扶着你。」

「啊?」

秦少天一驚,聽到郭美嬌的口中發出了男人的聲音,他抬頭一看,郭美嬌竟然對着他在笑,而且那笑聲聽着讓人毛骨倏然,並且這種聲音聽上去還很熟悉。

正當他疑惑之時,劉黎明淡淡一笑,柔聲問道:「怎麼了秦少,你那裏不舒服嗎?」

「沒……沒……」

秦少天愣了愣,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剛才自己產生了幻覺,迷茫的搖了搖頭,並沒有把這放在心上。

將秦少天扶到休息區,劉黎明突然感覺一股尿意湧上來,他和秦少天打了一聲招呼,自己便朝衛生間跑去。

人有三急,急的時候什麼也不顧了,他想都沒想,直接衝到了男衛生間。

而這時,他卻疏忽了,自己現在的外貌是女兒身,還好衛生間裏面沒有人,他便大膽的排泄了起來。

可是,就在他接近尾聲的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很快一個男子就走了進來,碰巧的是這個男子他也認識,竟然是他的鐵哥們張濤。

身為人民警察的張濤,平常面對歹徒他從來沒有膽怯過,可現在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嚇得幾乎魂飛魄散。

我靠,這他娘的什麼情況啊!

人妖?我們華夏難道也有人妖嗎?

一個漂亮的女生,站在那裏解決小便,他很懷疑自己進錯了地方,抬頭一看,確實是男衛生間。

他便又回過頭,但看着女子上身大大的,下身竟然長著男人的東西,他一臉的錯愕。

人妖這種東西,不是只有泰國有嗎,雖然他知道,但是從來沒有見過。

都說人妖看上去嫵媚而又動人,但今天親眼所見以後,這他娘的也太惡習人了!

仔細看了以後,他發現眼前這個人妖竟然是自己夥計,劉黎明的女朋友郭美嬌,沒想到黎明兄弟還愛這口,張濤徹底驚呆了。

接下來的一幕,更讓他震驚了。

「張哥,你怎麼在這裏?」

劉黎明也嚇了一大跳,他怎麼也沒想到在這裏會遇見張濤。

兩人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但張濤比劉黎明震驚的多。

這到底是劉黎明變成了郭美嬌?還是郭美嬌變成了劉黎明?

他知道劉黎明的醫術很高,但他不相信他能做變性手術,腦子裏一片混亂。

許久,他才拍了拍腦門,讓自己清醒一點。

「弟妹,不是,黎明兄弟,不是……」

張濤頓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使勁的撓了撓頭,大聲喝道:「你到底是誰?」

「張哥,我是你兄弟黎明啊!」

看張濤苦惱的樣子,劉黎明呵呵大笑了起來。

「我是假的,我估計化妝成嬌嬌的樣子,別見怪!」說着,劉黎明將胸前的那個饅頭拿了出來。

「你看這是饅頭,張哥,你吃嗎?」

張濤一臉的無語,「吃你個大頭鬼啊,就算是餓,哪有在衛生間里吃東西的!」看劉黎明拿出饅頭以後,胸前便平坦了起來,張濤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然了,得到阿茲卡班的食死徒集體越獄的消息之後,震驚的不僅僅是學生,還有教師們——

準確的來講是大部分教師們。

鄧布利多和麥格教授雖然在密切交談,但兩人臉上都掛著一種令人費解的輕鬆的神情,甚至還有閒情逸緻拿高腳杯輕輕的碰杯。

斯普勞特教授把《預言家日報》靠在番茄醬的瓶子上,專心致志地讀著第一版,勺子舉在空中,連勺里的蛋黃滴到了腿上都沒發覺。

桌子另一頭的烏姆里奇教授在大口地喝著麥片粥,她的癩蛤蟆眼第一次沒有在禮堂里搜尋行為不當的學生,她皺著眉頭吃飯,不時惡毒地朝鄧布利多和麥格教授那邊瞥上一眼。

「鄧布利多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赫敏抬起頭皺了皺眉毛說道,「他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輕鬆?」

「誰知道呢?」羅恩又抓起一塊蛋糕說道,「也許他有啥計劃吧。」

「那你就別吃了。」赫敏拽了拽羅恩說道,「現在離上課還有一點時間,幫我把這些練習題搬回公共休息室,我們盡量在今晚的鄧布利多軍訓練之前把這些習題複製完然後再分發下去。」

「這麼快?」羅恩又怪叫道,「為什麼這麼著急?我們今天晚上再弄也來得及啊!」

「我們也必須要行動起來。」赫敏堅毅的說道,「提耶拉和鄧布利多明顯有各自的計劃的,我們或許沒法給他們幫上什麼忙,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提升自己,不去拖他們的後退。」

「可我們還是學生啊……」羅恩不滿的說道,「而且我們還有.ls考試要準備。」

「是,我們是學生,但我們現在身處一場戰爭中。」赫敏說道,「戰爭可不管你們是老是少,是學生還是教師,它只會把它遇到的一切都捲入進去。」

「所以別抱怨了,我們必須準備好。」赫敏說道。

……

「你瞧瞧,你的小女朋友多懂事?」吳佩蓉調笑著對坐在對面的提耶拉說道,「說起來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我父母都已經把我指婚給了我的第一個未婚夫了。」

尼克勒梅,吳佩蓉,提耶拉,斯萊特林,瑪卡-法爾-蒙卡莎女士還有雷鳥酋長隨意又分散的坐在空蕩蕩的霍格沃茲禮堂大廳裡面享用早餐。

透過禮堂大廳那一排排高大恢宏的窗戶,映照出完全不同的霍格沃茲的景象——

一個陽光,熱鬧,人來人往的霍格沃茲。

聖誕節結束之後,幾位百年老人並未離去,而是留在了霍格沃茲,準備繼續參與提耶拉下一步的計劃。

為了方便幾位老人的飲食起居,提耶拉乾脆利用自己的空間權柄,把霍格沃茲所處的蘇格蘭高地的空間直接分割成了兩部分,反正這裡的空間穩定,分割成兩瓣之後也不會崩塌。

霍格沃茲的學生和老師們生活在正常的空間,這裡和平時的霍格沃茲沒有什麼兩樣,有各式各樣的幽靈,有讓所有老師都頭疼的皮皮鬼,有來回走動的壁畫,有靈巧的魔法機關,有隨時隱現的有求必應屋……

提耶拉,還有幾位百歲以上的老人則生活在被提耶拉切割出來的空間裡面,為了保證主體空間的正常運轉,提耶拉把所有的靈性維度和大部分的物質維度都留給了主體空間,只切割出來了一小部分物質維度——

所以相比於正常的霍格沃茲城堡,被提耶拉分割出來的空間顯得有些幽暗和破敗,哪怕現在的世界是早上,整座城堡籠罩在彷彿黃昏來臨般的陽光裡面。

霍格沃茲天花板上漂浮著的永遠燃燒的魔法燈因為缺少靈性維度的原因大都熄滅,只有幾盞燈靠著提耶拉的魔力供給,孤零零的燃燒著。

「您那婚齡幾百年的老公可就坐在對面呢。」聽到吳佩蓉這麼說,提耶拉出言提醒道。

「怕什麼。」吳佩蓉拍了拍提耶拉的肩膀說道,「他活得又沒勒梅長,他好像五十多歲就死了,連墳都找不著了。」

「勒梅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勾搭過他的學姐呢。」吳佩蓉又說道,「我又不嫉妒,她活得又沒我長。」

「咳咳……」尼克勒梅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咳嗽了一聲,「都是陳年往事,都是陳年往事……」

「呵呵……」提耶拉笑了笑,然後好奇的問道,「那您是怎麼遇上尼克勒梅先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