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都做好要不要和星辰合作,虧一點錢,買傅宴個人情,然後才好搭上錢總,從而和Wuzhong順利合作上。

畢竟他們可是聽說,Wuzhong有意在納米繼續方面發展。

如今國內的納米技術並沒有普及到市場飽滿程度,他們這些公司最近因為這項方案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依舊沒有多大氣色。

而Wuzhong最近發展的勢頭尤其出色,和Wuzhong合作,也許他們這些公司在納米技術領域有所突破。

「小傅總真是個爽快人,既然你這麼好人,我也不能讓小傅總失望,最近我們公司最近有一個項目,不知道星辰有沒有興趣合作?」

。 編輯大大剛跟我說,中午12點上架,嗯,這就很突然了,我都沒有準備……

我問他說要不要寫個上架感言,他說寫一個,賣賣慘,起點傳統嘛!

萌新一個,我也不知道這個上架感言該咋寫……

咳咳,我很慘,飯都快吃不起了,一天一頓飯,嗯,真實情況……(﹏)

那就求求各位讀者大大們多多訂閱,求首訂呀!

VIP章節時間也就不變,我也不知道哪個時間合適,編輯大大說都一樣。

那就還是12點,6點這個時間。

加更規則,現在是一千四百二十五的推薦票,到兩千加一更。

以後每天保底兩章,多兩千收加一更,兩千推薦加一更,兩百月票加一更,攢到萬賞加一更。

嗯,目前就是這樣,也不知道我這個撲街有沒有的機會加更……

最後再求一下支持,求首訂,各位讀者大大們請狠狠地來用你們手裏的票票蹂躪我吧!

我,小命承受的住﹏!!! 屋內,幾人開始坐下來研究那幾張照片,艾麗把照片的編號用紅筆抄了下來,大家想不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這時有人提議要去那棟有亮光的房子看看,於是八人分成了兩組,艾麗、張凱、羅瑞、麥克拿着藍色熒光棒出去,修斯、米爾、貝斯、李丹則留在了屋中。

出去的四人走近,果然看到了一棟一模一樣的房子,裏面的擺設完全相同,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被這一幕嚇壞了,倉皇離開。

走過街角的時候,幾人停下了腳步,對面也出現了四個人,穿着面容無一不與己方几人相同。唯一的差異就是他們手中的紅色熒光棒。

兩撥人都發現了彼此,頓時被嚇得呆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

場面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上一波高潮過後變得有些稀疏的彈幕也瞬間密集起來。

「害怕。」

「召喚彈幕護眼。」

「全身的雞皮疙瘩一下子就起來了。」

「為什麼會有一樣的四個人出現呢?」

「自古紅藍出CP,他們的紅藍熒光棒說明了這一點。」

「嚇死朕了,來人,給朕換條褲子。」

兩撥人就這樣對視着,突然,不知是誰先動了,然後起了連鎖反應,在場的眾人都開始拚命狂奔。

四人跑回屋子,跟裏面的人說了這件聽起來有些荒唐的事。

這時米爾和修斯對視了一眼,臉色有些變化。鏡頭給了他們藏起來的紅色熒光棒一個鏡頭。

他們,跑錯房間了!

這時候,貝斯想起來,車裏有本物理學的書,可以參考一下。於是修斯去車裏取回了書。從書里,眾人了解到「薛定諤的貓」以及「量子相干性」,也就是說不同的平行時空相互交錯了。

觀眾們這才恍然大悟。

「不同的平行時空交錯?我的天,導演和編劇的腦洞太大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會有長得一樣的人出現。」

「有點意思,這電影太精彩了。」

朱晨簡直要忍不住為這創意鼓掌了,不同時空相互影響,這腦洞太絕了。這才是一部精彩的科幻片,他的心都要為之顫抖了。

這事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這個理論又恰好能解釋這些怪異的現象,眾人於是只能選擇相信。

這時有人覺得,若是平行時空的交錯結束,兩個一樣的人存在於一個時空,會不會造成更加嚴重的後果,於是提出要去幹掉那棟房子裏一模一樣的自己。

還有人提議,什麼都不做,就這麼坐等彗星過去,一切就會恢復原狀。

還有人覺得這一切都是幻覺。

眾人之間有了分歧,開始爭吵,鬧得很不愉快,於是有幾人起身離開了客廳。艾麗跟着貝斯、李丹去了廚房。在這裏,她聽到了兩人的一段談話,在這之前這段話明明已經發生過了,再加上廚房裏那個原來破碎的杯子又變得完好無損。

艾麗猛然驚覺,自己進錯了房子。

這時米爾和修斯拿起那個盒子離開了,鏡頭又給了一個特寫,盒子裏裝的不再是乒乓球拍而是手套。

劇情接着發展。屋子裏又一次停電,屋外也傳來動靜,幾個人,一起出去查看,發現車的玻璃被打碎了。

艾麗去自己的車上拿戒指,這是她和張凱共同的記憶。

剛從車上下來,她就遇見了張凱,兩人說了幾句話,之前的隔閡、糾葛彷彿煙消雲散,但艾麗問了張凱一個問題,他卻回答不上來。艾麗頓時明白,他不是和自己一起出來的那個人。

艾麗又回了房子,屋裏的眾人也慢慢明白了,平行時空不止兩個,而是無數個。更糟糕的是只要走出房門,穿過黑暗地帶,就再也回不到原來的時空了。

艾麗翻看着這個房間第一次收到盒子的記錄,終於發現了玄機,這個房子裏的八人,除了李丹和貝斯,其他人都來自另外的時空。

門縫處被人塞進來一封信,那是另一個時空的麥克寫的,信里他揭發了自己曾經與貝斯有過姦情。這讓貝斯的老公修斯怒不可遏,兩人頓時扭打一團。

在一片混亂中,只有艾麗是清醒的。她平靜地走出屋子,不斷的走進黑暗,她看到了無數個屋子,無數種生活。有的混亂,有的平靜。

彗星劃過夜空,無數種可能性在同時上演。

忽然,她在一棟房子外停住了腳步,屋子裏,八人有說有笑,完全沒有其他時空裏的爭吵與混亂。而這個時空的自己,不僅和張凱的愛情美滿,還成功抓住機遇,成為了舞蹈明星。

艾麗突然起了殺心,這個自己的人生讓她感到羨慕,這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打碎了汽車玻璃,引眾人出來,趁另一個自己上車拿戒指時,迷暈了她,然後進入屋子繼續聚會。

其他人沒有察覺艾麗的變化,大家有說有笑,一切都彷彿那麼美好。

這時,另一個艾麗又爬了回來,艾麗只得將她打暈,藏在了廁所浴缸里。她走出去,儘力表現得平靜,卻在將要走進客廳時,忽然暈倒在地。

第二天,一起彷彿回到了正軌。艾麗從床上醒來,走出房門,外面風和日麗。張凱正在外面,他看見了艾麗,將手中的戒指遞給了她,鏡頭給了一個特寫,此時的她的手上戴着一個完全相同的戒指。

電話鈴聲響起,張凱看着手機,有些不解,「太奇怪了,是你的電話號碼打給我的。」他對艾麗說。

張凱接起電話,聽了幾句,然後回過頭,一臉疑惑的看着艾麗。

電影完。

朱晨想起電影剛開始艾麗所講的那個故事,和結局如此相似。還有開頭麥克和貝斯之間對不上的信息,是否也在暗示從一開始他們就不是同一時空的人。

原來導演在那十幾分鐘的對話中藏了這麼多細節。

太精彩了。朱晨不禁感嘆,看了一部好電影,給人的感受不亞於在盛夏喝一杯透心涼的冰水。

劇組工作人員的字幕開始出現,不過觀眾們卻還意猶未盡,彈幕一直在瘋狂跳動。

「這絕對是這幾年最精彩的科幻電影。」

「導演和編劇堪稱鬼才,居然有這麼大的腦洞。」

「你們看,導演和編劇是一個人。」

「還真是,叫方遠。我記住這名字了,下次有院線電影了,一定支持一張電影票。」

朱晨也記住了方遠這個名字。

正好外賣也到了,於是心潮澎湃的朱晨一邊吃着外賣,一邊登錄了微博。

果然,微博此時已經爆炸了。 陳寧如同信步閑庭,帶著典褚跟八虎衛幾個,不緊不慢的跟著那幾個傢伙,走進洪門。

洪門總舵,是個江南風格的莊園,裡面有不少建築,住著洪門龍頭林長安一家,還有無數洪門庭柱,以及三千洪門得力子弟。

大家聽到看門人的尖叫,說什麼有人打上門了,還把麻子給打死了。

一個個都忍不住從房間里出來,都很詫異。

什麼人這麼大膽,敢到洪門來鬧事,還敢打死洪門的人,這簡直是閻羅殿里偷供果,自尋死路啊!

洪門龍頭林長安,本來正在書房裡看晚報,聽到外面鬧哄哄的,他立即朝著門外喊道:「都出了什麼事情,慌張吵鬧的,成何體統?」

一個屬下進來,恭恭敬敬的道:「龍頭,有人打上門來了,還把看門的麻子給打死了。」

什麼?

林長安聞言也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還有人敢跑來洪門總舵鬧事?

他旋即記起了什麼,沉下臉來:「來鬧事者,是不是陳寧?」

屬下怔了怔,然後道:「還不知道,但應該是他。」

林長安冷冷的道:「鳴鐘,召集所有人到練武場。」

「是,龍頭!」

陳寧帶著典褚八虎衛幾個,進入洪門總部,來到寬闊如足球場般的露天練武場上。

典褚見到邊上有一把椅子,立即搬過來,給陳寧坐。

陳寧坐在椅子上,典褚跟八虎衛在他身後一字排行的站立著。

耳邊傳來急速的敲鐘聲。

不少洪門子弟,紛紛的從屋子裡跑出來,來到練武場上緊急集合。

沒多久,洪門的各位長老,執事,以及三千洪門總舵子弟,全部都已經集合在練武場上。

大部分人此時都是滿頭霧水,不知道半夜敲鐘緊急集合幹嘛?

大家此時都驚疑不定的望著前面,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陳寧,還有陳寧身後的一行手下。

就在大家小聲議論怎麼回事的時候。

忽然聽到一聲響亮有力的高呼:「龍頭到——」

前方人群讓開,讓出一條道路來。

只見留著山羊鬍子,身穿灰色布衣布鞋,背著一隻手,顯得很有宗師氣勢的林長安,帶著一幫洪門高手,正快步的朝著這邊走來。

現場眾人,齊齊的躬身,異口同聲的喊道:「參見龍頭!」

林長安滿臉漠然,他很快就見到陳寧,眯起眼睛,冷冷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拆了我們洪門江南分舵招牌,打傷我兒子,還打傷我大徒弟的那個陳寧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