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明天下山到外院問問,到底是什麼刺激了他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他還要好好感謝呢。

一直到了蘇言離開很久後,凌鈺揉了揉有些痠麻的眼睛,打開窗子,看向天空的明月,一時感概不已。

就在這時,一聲鳴叫和星空的特殊氣息傳來,讓的凌鈺微微側過頭,看向遠處的山頂。

“又到了金烏外出覓食的時候了,這次怎地這般快,距離上次似乎沒有多長時間啊,算了,能吃是福啊,對它也好!”凌鈺喃喃自語,而後關了窗戶,準備今晚就歇息在這裏,對於金烏,他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事實上不是擔心,而是已經習慣了。

此刻在地火中的蘇言,則是瞪着眼睛看着隨着金烏翅膀揮舞幾下,向地火吐了幾口火焰,偌大的岩漿竟然慢慢分裂開來,露出了一個火紅的祭壇,而祭壇在隨着金烏鳴叫一聲吼,從中間慢慢打開,露出了一片漆黑的世界。

如果不是蘇言之前在星空遊蕩過,還有那遠處針眼的星光,他還真以爲夜空反轉過來了。

原來除了那幾個老頭看守的星空裂縫外,在這地火下面,竟然還有一個,那師父知不知道,宗門又知道嗎?

蘇言一陣心驚,金烏卻是揮舞着碩大的翅膀,慢慢匐下身子,蘇言嘿嘿一笑,而後跳到了金烏的背上,牢牢抓住翎羽,興奮的嗷嗷叫着。

金烏也是鳴叫一聲後俯衝而下,衝入星空消失不見,那座祭壇也是瞬間合併,岩漿再次覆蓋而上。

靜悄悄的地火之處,安靜的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星空很大,大的連本土的土著居民連一半都沒探索完,至於十大真界融合和開闢的自己道場、星球、殖民地等等諸多加起來,更是連四成都沒到,足可見,這片宇宙有多大。

無數或明或暗的星球閃爍着,安靜的很,時不時有着沉重的悶哼聲從遙遠的星際傳來,那是單獨或者成羣的古神獸在行動。

遠處,甚至還有龐大的黑洞在緩緩旋轉,真不知道黑洞的另一邊是什麼,會不會像漏洞的瓶頸一樣,是另一個星空?

星空的裂縫有的是固定一張一合,有的是突兀的就這麼出現在你身邊,像一隻只不叫的猛獸,一口就將你吸進去。

一旦進入裂縫中,誰也預想不到裏面是什麼,或者是傳送到了某一個真界或者星球上,或者在裏面迷茫的飄蕩到死,也找不到出口,更甚至是絞碎機似的,徹底的讓你塵歸塵土歸土……

一道道或巨大或小的隕石划着火光呼嘯而去,天知道哪個星球要遭殃,神祕的星空,處處機遇,也處處危機。

黑暗中,有着一道金色的身影猶如閃電一般飛快而過,向着更深處而去,蘇言帶着直播間內的人,抓着金烏的羽毛,心中的激動難以描述。

這算得上是他第二次真正意義上進入星空了,第一次是走出古道,待在接引船上最後碰見了不斷分裂的古神獸,爲了掩護熊大他們逃跑,倉促迎戰。

完了又碰見一艘古艦,對着他就是一頓追,最後被逼入昊天真界中,重傷昏迷,被凌家外出的人給帶回來成了奴隸,以至於慢慢有了後來的事。

而這次,他是第二次進入星空這麼遠,與第一次倉促逃跑和迎戰不同,此次就跟打乘了一個私人飛機似的,一路觀光而來。

這可是星空啊,尤其是具有導航和危險感知能力的金烏作陪,蘇言怕個毛啊,這已經是他跟着金烏來到星空第三天時間,一路幾乎是欣賞美景過來的,途中也是見識到了諸多星空的奇異現象。

只不過這一路所來,古神獸很少見到,而金烏也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不斷前行,最多累了是在某一個漂浮的隕石上或者一顆廢棄的星球上臨時歇息。

蘇言起先不懂,但看着周圍安靜的星空,還是有些想明白了,這也是古神子們爲什麼一出去半年纔回來的緣故。

星空很大沒毛病,可是自從第一個真界融合星空後,距離今天都快兩萬年了,後面陸陸續續其它九個真界融合進來後,星空漸漸就被他們給劃分了,甚至於發生戰鬥。

只不過又是幾千年下來,像蘇言如今這樣冷冷清清的地方,早就被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次了,別說古神獸,就是星空的藥材或者那些星球估計連地皮都給掀開了,這個地方已經算是‘城鎮’級別了,有人煙的地方。

而想要獲得好東西,就只能去往那些還沒有人涉足或者很少去的‘深山老林’中,天知道這裏會不會空間一陣扭曲,某一個真界的一個位面有古神子及其宗門的鉅艦出來,哪個古神獸敢來此地溜達。

故而蘇言更不用擔心危險了,無聊下,隨意和直播間內的人扯扯皮,騙個打賞,打個盹。

當第六天時間來臨時,蘇言正躺在變得毛茸茸的羽毛裏睡覺了,本來疾馳的金烏身形減速,蘇言哈欠連連的打開天窗,不對,撥開頭上的翎羽看向前面。

此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從中間被劈成兩半的巨大藍色星球,周圍更是有着無數破爛的建築靜靜的圍繞着,沒有任何聲音,死寂一片,這是一處被徹底摧毀的星球。

蘇言連忙爬起來,而金烏也是巧妙的躲過那些龐大的建築,慢慢隨着金烏進入到了內圈,直至落向了左邊的半塊星球。

這座星球外面沒有所謂的大氣罩,蘇言從金烏背上跳躍下來,踩在地面,感受着這裏的空氣和星空幾乎沒什麼一致,只是,缺少了生氣。

雖然依舊還有草地,有亂石堆,甚至於遠處還有之際傾注而下的巨大海洋,微風過來,再無其它。

蘇言有種回到了遠古大家海洋細胞的時代,金烏在歇息,蘇言則帶着大家隨意逛逛,不遠處一副生靈塗炭的樣子,沙塵暴、岩漿、海嘯、還有一些地方不停的在進行地質的變動,蘇言低下頭,從地上撿起了一塊青色的瓦片,再擡起頭看向天空那猶如芝麻大小的黑色小點。

這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座星球原本是有人居住的,文明很昌盛,只不過到了最後,被人毀壞了,無論人還是獸,所有的生靈全都給滅絕了。

一想起那成兩半的星球,蘇言就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這得該有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將一個龐大無比的星球劈成兩半啊。

蘇言在沉默,看着原本一個好好的星球成了這般,不免有些悲哀,三足金烏休息了一會兒,然後在海洋那邊喝了一些海水,蘇言走過去,正想着出發時,猛然擡起了頭。

天空上正在疾馳而來一個消瘦的男子,容貌普通,一襲樸素青衫,一雙麻鞋,腰間繫了一塊青色的玉佩,初次之外,再無其它。

“咦,沒想到這顆死星上竟然還有這等神俊的古神獸,”男子嘖嘖稱奇,三足金烏也是緩緩擡起頭,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而那名男子也是看到了一旁的蘇言,而金烏並沒有攻擊蘇言,只能說明,這是人家早就降服了的,不免有些失望。

男子距離蘇言三十多丈便落了下來,而後行禮:“這位仁兄好巧啊,不知道有何收穫?”

見着人家問自己,蘇言不着痕跡往金烏旁退了退,這是進入星空六天以來,第一次碰見生人,而他能這般的出現在這裏,只能說,人家也是古神子,而古神子身後,可是跟着至少一艘艦船的,裏面天知道有多少強者,這得看一個宗門的強度以及對自家古神子的看重程度了。

而他,除了金烏,可真是光桿司令了,搞不好人家把他以及金烏都能給捉了去。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蘇言也是向對方行了一禮:“你好,還沒收穫,這顆星球是廢棄掉的,我下來歇息一會兒。” 面對眼前這個充滿了警覺的男子,古翎倒是沒什麼怪罪的,在這星空裏,有時候那些放在明面上的危險不是可怕的,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族纔是最應該防範的。

“在下來自道晨真界,不知兄弟你是來自哪裏,我並不惡意,只是在這星空飄蕩了兩天,一個人都沒遇見,突然見到你,有些驚喜而已,”古翎笑呵呵道。

蘇言一聽,卻是心神一凜,如果沒記錯的話,十大真界中,第一個融入星空的便是道塵真界了,它可是比第二個冥皇真界足足早了七百年。

七百年啊,那個時候的星空纔是真正的遍地財寶和修行資源,道塵真界的仙當時是一種怎樣的掠奪,簡直難以想象,這也造成了,道塵真界如今領先其他真界太多,真正的龍頭老大。

可憐的自己所在九黎真界,是最後一個融合進來的,所有的星域人家大概早就瓜分完了,就算剩下的,也沒什麼好東西了。

不過被神祕力量隕落倒是一馬當先,拔了頭籌,第一個陷落,緊接着便是赤火真界和蠻神真界。

這三大真界陷落後,衆界界主探查無望,也不敢進去,如今將近八千年下來,其它真界倒是沒有繼續發生什麼,衆人也彼此相安無事,沒有再管。

他們也清楚,整個星空連着這些生存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土著古神都沒探查完,而他們十個真界加在一起,連古神所探查生活的區域都沒搜尋完,就更不用說其它的了。

恰巧的就是,這三個隕落的真界,正是後面三個慢慢融合進來的,故而大家猜測,見着偌大的一塊蛋糕被前面七個分的差不多了,沒有什麼油水,他們可能去探查了一些不該探查的東西,而後遭到了滅頂之災。

但具體到底是什麼,誰也說不準,也說不上來。

總之,如今剩餘的七個真界中,按照實力排名,皆是當初融合星空的前後時間與掠奪的資源而來的,道晨真界,名副其實的第一。

每一個真界都是有着諸多位面的,所謂的三千位面只是一種叫法,有的還有三千三百或者三千七百呢,更恐怖的是這個道晨真界,據傳言,一共有五千六百多位面呢。

每一個位面有多大就不用說了,又有多少排的上號和真仙支持的宗門,而這個宗門前後下來,除了隕落的,還有多少古神子更難說了。

蘇言不認識此人,也不知道他來自道晨真界五千多位面中哪一個的州域,哪一個宗門,但是他說他在星空遨遊了兩天不見人影就很讓人震驚了,就算火神門的古神子段清風,也只能在星空堅持六個時辰,安盈盈四個時辰,比起眼前這個,差的可真不是一星半點。

但是,金烏是第三步的僞仙層次,見到眼前這個人,卻並沒有如臨大敵的感覺,也就代表着,他沒有到達第三步,還處在第二步,是大聖境還是天尊境?

段清風是大聖境的巔峯,而人家或許和你同階,最多比你強一個臺階,但是人家對於這星空的契合度卻甩出你八條街,看他如今的樣子,似乎根本沒到極限,這纔是真正的妖孽。

既然人家問了,蘇言也只好行禮:“原來是這樣,我在這星空遊歷了半個月了,也是沒碰到一個人,這年頭,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蘇言擺出一副惱火的神色道。

“半、半個月?” 邪帝寵妃:傾世三小姐 對面的古翎一聽,本來風度翩翩,差點一個踉蹌,你咋不說你是古神的私生子呢?

不過見着人家吹牛還有戒心,古翎也不好強求,他們彼此都清楚,在自己的身後跟着宗門的艦隊,除非那些踏入了第三步的古神子,已經可以單獨一個人遊歷了。

身體支持不住時,會找尋某一個位面進行歇息,達到緩和的作用。

古翎還想說些什麼,蘇言卻是向他拱了拱手:“我還有事,就先行一步了,咱們有緣再會!”

蘇言自始至終都沒說出自己的名字,輕輕一跳躍,便到了金烏的背上,金烏鳴叫一聲,揮舞着雙翅拔地而起,向着天空而去。

古翎看着漸漸成了一個小點的背影,倒是輕輕笑了:“真是一個有趣的人!”不過他並沒有離開,而是打開了一張地圖,在地圖某座山的中央位置,有一株蓮花的畫像。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可是宗內抓住了一個曾經在此地星球的古神而得到的,可別是那小子捷足先登了,”古翎喃喃自語後,看了看方向,一個跳躍就不見了影子。

…………

對於剛纔在死星碰到的古神子,蘇言壓根沒當回事,只要他不是來惹事的就行,他的目的,只有古神獸,然後靠大白提煉古神精血,對自己和金烏都是極好的,對了,大白獲得的好處也是難以想象。

金烏似乎有着自己的目標和方位,再又飛行了兩天後,它突然停了下來,眼睛發亮,蘇言也是連忙看去。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成片的類似於北極光的地方,五彩斑斕,美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在那瑰麗的星光裏,依稀可以看見,一道道長着翅膀和尾巴的身影跳躍着,而金烏帶着蘇言落低了身形,連着速度都少了許多,慢慢接近而去。

“這是……九極雷獅?”蘇言腦海中很自然的浮現出了有關眼前古神獸的相關信息,這都是分身學習的功勞。

九極雷獅,一種羣居動物,生活在幻光中,雖說羣居,但是隻有一隻雄的和最多四十隻雌的,再有就是一些崽子了。

而這九極雷獅還是候級的古神獸,真界內的人將星空古神獸,按照血脈的高低以及能最大成功提煉出來的古神精血,將目前所探測到的已知的古神獸,分爲帝級、王級和候級。

就像這候級的,隨便抓住一隻成年的,只要妖靈師技術過關,一隻最起碼可提煉出六滴八代古神精血呢。

不過一般沒人敢招惹這羣瘋子,一旦被他們發現,不見血幾乎是不死不休的,團結能力特別強。

而且,獸王雷獅的修爲一般可達到天尊境巔峯,而它的後宮佳麗,每一隻幾乎都是在大聖境。

你想想,被一隻在星空可以如魚得水的天尊巔峯九極雷獅盯上,後面還跟着幾十只大聖境的母獅,把你追的上天無門是一種怎樣的體驗,而且它們還非常擅長雷電和速度,恐怕是三足金烏見到,也只有逃得份吧。

大哥,你來這裏是不是太冒險了點吧,你對自己的速度真的很確定嗎?

莫寒不回香 蘇言嚥了一口吐沫,輕輕拉了拉金烏的羽毛,示意咱們撤吧,這個點子有點硬,咱們重新找一家吧。

人家打起來可是團戰! 金烏安靜的躲在一塊巨大的隕石後面,蘇言則是緊張又害怕的看着七彩光芒中,那一隻只不斷跳躍和嬉耍的九極雷獅,這能參加戰鬥的,最起碼有三十多隻吧,這是一個龐大的族羣。

“金烏兄,咱們走吧,獅子咬人可疼可疼了。”蘇言低聲,心驚膽戰的拉了拉金烏的羽毛道。

但三足金烏已經做好了偷襲的準備,翅膀收攏,眼睛凝聚,頭微低,蘇言哀嚎一聲,都想立馬跳下來先逃再說,但是怕那羣獅子闖出來,二話不說,追不上金烏追他,到時候找誰說理去。

蘇言還想對着金烏再勸解兩下,可嘴還沒張開,人家猛地俯衝而出,猶如一道金色的閃電,直奔向幻光左側一隻單獨的九極雷獅。

蘇言只感覺似乎衝破了一層光膜,猛地睜開眼來,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片枯黃的小天地,而在他面前有着諸多石頭山,其中一塊上趴着一隻大概有五米左右的巨大獅子,此獅子身有雙翅,尾巴一搖一擺,彷彿一條毒蛇般靈活,它的雙眸是紫色的,充滿了犀利。

它的頭上更有一根獨角,時不時閃爍着雷弧,臉龐被一層層鱗甲覆蓋着,總之,很是威武霸氣。

當然,這是蘇言的第一印象,在他還沒看仔細時,原本慵懶的休憩的九極雷獅猛地站起,翅膀還沒揮舞離開,金烏已經到達,凌厲的爪子一下而至,直接將其頭顱捏爆,另一隻則抓着身子猛地一個迴旋就往外跑去。

“成了?”蘇言驚喜。

吼!吼!吼!

金烏還沒衝出幻光,一聲雄厚的怒吼聲猛然響起,緊接着便是一隻只雷獅呼應,蘇言只感覺頭皮一陣發麻,一轉頭,三十多道九極雷獅在一頭獸王的帶領下,已經追了過來。

“跑啊!”蘇言尖叫一聲,連忙抱緊了金烏,三足金烏已經加快了速度,蘇言只希望金烏能逃得過這場追殺,否則,下場一定會死的很慘很慘的。

星空內,金烏逃竄着,身後的雷獅不斷由額頭獨角爆射而出的黑色閃電攻擊着,甚至有一刻,蘇言看着那道閃電從身旁而過,將前面一塊隕石直接擊成粉末。

但不得不說,金烏的速度還是非常快的,一直在拉開雙方的距離,看的出來,他似乎經常幹這事,這讓蘇言倒是放心了不少。

不過,這羣獅子可真是出了名的記仇,隨着不斷拉開距離,有着五頭返了回去,估計怕老巢被端了,其餘依舊在追。

“前面似乎有人!”

隨着距離不斷拉開,一道道沉重的鐵船聲在星空響起,蘇言一看,一艘巨大的艦船突然的從星空中跳躍出來,船槳輕輕的滑動着。

蘇言卻突然見到這艘船很熟悉,而金烏正要繞開時,蘇言猛地想了起來。

哎呦我去,冤家路窄啊!

此刻的蘇言猛地記起了這艘船,正是當日從古道出來,人家二話不說對着他就是一頓追殺啊,最後掉入昊天真界,成了人家奴隸。

蘇言打死都忘不了,一直心念念不忘,這個仇必須要報,以前還想着問原因呢,如今想不想知道都無所謂了。

而且見着金烏轉向,那艘船也是趕緊掉頭追了過來。

“金烏兄,拿出你的意大利炮給我轟它!”蘇言惱怒的一指那艘疾馳而來的船吼道。

金烏不明所以,但還是迎了上去。

沒錯,此時出現的正是當日以爲蘇言是某個宗派的古神子,而準備抓捕換錢的雷洛星際盜團。

此刻掌舵的正是黃髮男子大柱,副船長張狂,以及正在數神源的紅髮男子錢坤,他們剛從一個位面中將某一些打劫到的東西出手了,賺的不太多,但是也夠大家日常開銷一段時間了。

可是突然,張狂發現了遠處正而來的金色古神獸,連忙嗷嗷叫着,錢坤等人連忙跑過來。

這古神獸真霸氣啊,要是抓住,得換多少神源啊,只是不知道它的實力怎麼樣,可別惹了大禍。

可下一刻,那頭金鳥就轉頭了。

衆人眼睛一亮,這表示那頭古神獸害怕他們,錢坤高興的直接下命:“快、快追上去,穿神彈準備好,縛獸網準備隨時抓捕!”

“好嘞!”船上的幾十個嘍囉全都去準備,他們並沒有發現藏在金烏羽毛下的蘇言,那個曾經的故人。

“怎麼回事?它怎麼向着咱們來了?不對,那是,那是一頭成年的金烏!”隨着兩者的距離接近,錢坤終於認出了金烏的真實樣子,不由尖叫起來。

“老大,它、它的身後……”張狂結結巴巴,全身顫抖的指着金烏身後那三十多道紫色的身影。

“九極雷獅,快、快跑,空間跳躍,快啓動空間跳躍!”錢坤徹底的害怕了,臉色發白,語無倫次起來。

幾人更是飛快的掉頭:“老、老大,我們剛剛纔進行了跳躍,下一次能量補充,最起碼得兩個時辰啊。”

藥神追妻:絕色空間師 兩個時辰,黃花菜都涼了。

“九極雷獅一定是追的金烏,金烏素來喜歡五行獸的血肉,這雷獅體內有雷核,一定是它招惹了它們,如今想驅虎吞狼,讓咱們被黑鍋,所有武器全都準備好,給我將那隻金烏打掉,最起碼別讓它向咱們而來。”錢坤很快就鎮定下來,連忙下任務。

一羣人也是趕緊去裝彈,上一刻他們還沉浸在分到錢的喜悅上,下一秒就要面對滅頂之災,但是,此刻除了老大錢坤的命令,他們真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拼死一搏吧,船若毀了,就憑他們,在這星空中連三炷香都堅持不了,最後死的會更加的慘。

“嗨,還記得你爺爺我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距離那艘海盜船越來越近,蘇言再也忍不住,直接跳躍起來,站在金烏的頭上,威風凜凜的叫囂起來。

突然冒出來一個人把錢坤給嚇了一跳,待到仔細一看時,瞬間就記起了蘇言。

他怎能忘掉三個月前在九黎真界附近碰到的這個古神子,當時因爲長久時間沒有開張,一時貪念,起了抓他換神源的心思,只是沒想到,被他逃了。

那個時候他有多害怕,生怕被其身後宗門的人來報復,只是隨着時間流逝,倒是沒發生什麼事,想來人家可能找不到他,也就漸漸放下心來。

但是沒想到,今天竟然再一次遇見了,而人家,騎着一隻金烏來報仇了,他,果然是大宗門的古神子。 “邊打邊退!”錢坤急忙下命令,這很明顯是人家來報復了,早知今日悔不當初啊。

咻咻咻!

隨着一枚枚蘊含着強大能量的穿神彈從船塢上向着金烏而來,呼嘯中,金烏不停的躲閃,直至飛快的接近那艘船。

“完了!”見到金烏距離自己的船隻剩下不到千米的距離,錢坤直接臉色煞白的癱軟到了甲板上。

…………

“段師兄,遠處似乎有戰鬥?” 七界傳說前傳 在星空的另一邊,剛剛從艦船休整出來的安盈盈看向漆黑的星空那邊,有着光亮在閃爍,並伴隨着獸吼聲,不由興奮道。

段清風點點頭:“確實有戰鬥,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於經驗豐富的段清風而言,面對這樣的戰鬥,應該是某種船隻遇到了古神獸,又或者,是某位古神子發現了什麼,讓的遠遠跟隨自己的艦船過來收穫,期間免不了一場戰鬥的。

“師兄,要不我們過去看看吧,這都好幾天了,連個人影都沒碰到,好無聊的。”安盈盈揮舞着晶瑩的雙翅,語氣中帶着好奇和祈求道。

實在是這些天,他和段清風進入星空,基本很少碰到什麼有趣好玩的東西,的確,前幾天她是興奮和好奇的,甚至於段清風和她拉開距離,也不擔心她,安全地帶,安全區內呢。

只是最近這三天,段清風一直和他拉近彼此間的距離,相互照應,安盈盈的那股新鮮勁也是漸漸過去了,和段清風出入於那些廢墟找尋靈藥、礦石,卻一無所獲。

好不容易聽見有獸吼聲,段清風卻是拉着她趕緊離開,惹不起,其餘時間,就是返回艦船休息,再就是漫無目的的探索。

她有些無聊了。

現在好了,那裏有戰鬥哎,是不是其他宗門的古神子,或者別的位面,甚至與另外六個真界的人,對於這一切,初次踏入星空深處的安盈盈是特別想見識一番的。

更何況,萬一來個漁翁得利也是極好的,初次出來,她總想搞點成績的,畢竟宗內的諸多長老,甚至於自己的師父韓青羽都在後面遠遠吊着呢,對於一個驕傲的人來說,都想表現自己。

段清風原本想要拒絕的,正在沉吟,安盈盈已經率先跑去了,無奈下,只好跟去,他是理解安師妹這種急切心思的,但想來應該沒什麼事的,最多一句叨擾離開便是。

生命危險倒是不至於,每一個界的古神子的主要任務就是探索這片星空,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都是同一陣營的,甚至古神子之間還有一種默契呢,萬一遇到什麼危險,被一方所救,兩宗之間的友情還會大大提升。

除非,是遇到了什麼極其珍貴的東西,讓的兩者不惜翻臉,這有,不過很少。

段清風騎乘着紅色巨鷹,飛快的去追安盈盈……

此刻蘇言哈哈笑着,三足金烏巧妙的躲過穿神彈,而後圍着艦船就是幾個轉圈,並將爪子裏的雷獅血撒了些在船身上。

金烏飛昇到一邊,蘇言站在頭頂,冷冷的看着那三十幾只雷獅攻過來,一半直撲向船身,另一半對付金烏。

對於力量的分化,金烏如今對付起來更是容易了許多,不斷周旋,而隨着時間推移,那艘艦船則開始崩離起來,炮火聲中,更多的是絕望的哭泣聲……

三足金烏不斷將襲擊過來的雷獅拍飛出去,雷火碰撞,端的是激烈。

“嗯?”蘇言原本是不斷給金烏看方向,畢竟人家多,萬一有偷襲的呢,可是直播間內有眼尖的人,發現了疾馳而來的兩道身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