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今天這種場面,還是不錯啊,真清靜。

他悄悄觀察父親,發現父親一臉的笑意,很享受這種環境。

雖然釣魚也釣不起來,但老人家是真的很開心啊!

沒一陣,韓發明這邊上魚了,來了一條山裡的冷水大鯉魚,三斤多,紅須紅尾的,特別開心。

韓老倒是沒釣到,過來幫兒子取魚,濺了一臉的水,也是很開心。

韓發明很興奮,說把魚殺了,放在那裡。

韓老搖頭道:「不用了發明,等小崽崽回來,他弄吧!做美食,你比他差太遠。」

韓發明只好放棄,心頭又小忌妒了一下宋三喜。

不過,也想的通。

得了,這孫子就是來幹活、伺候人的命。

他的內心,依舊享受著特權的快·感一樣。

上午11點的樣子,父子倆的收穫還不錯。

韓發明釣起了三條大鯉魚,最大的有七斤多,小的也有三斤。

而韓老,起來了一隻黃乎乎的老甲魚,有十斤的樣子,那也是興奮得很。

連誇宋三喜啊,這小崽崽,是會找窩子啊!就說怎麼一直沒啥魚啊,原來是這老貨在下面,哪有什麼魚敢來啊?

就在父子倆興奮的時候,宋三喜背著鼓鼓的藥包,也回來了。

看到魚獲,宋三喜也特別高興,讚美了幾句,說收穫真不錯,運氣真心好,中午的食材,有著落了。

看著老人家高興,他當然高興。

不過,韓發明發難了,「哎,宋三喜,你別光顧著高興。我爸今天中午,特別想吃的是銀臉,你的魚呢?」

「呵呵不急不急。」宋三喜把藥材包打開,把藥材都放在石頭灘上,晾曬一下。

山裡有風,今天的陽光還好。

他採的藥材,也都需要這麼風乾一下。

韓老父子倆,自是不認識這些藥材。

只是,宋三喜衣物掛爛了,臉上也有血痕。

一看,這就是在很危險的地方,採到的藥材。

韓老不禁道:「小宋崽崽,你採藥也真辛苦啊,給阿貞採的葯嗎?」

他嘴裡的阿貞,自然是指梅玉貞了。 「打住,沒必要如此。」旭陽笑着,且道:「好好表現,大敵還很多呢,希望你能全都鎮殺。」

「遵命。」

江山起身,殺氣澎湃,他點指通天,在喝問:「下一個,誰來死?」

通天眼眸眯起,一絲絲凌厲的寒芒綻放。

他都看走眼了,這江山隱藏得太深,若非是那手搬江之力,諸人都還會簡單的認為,這江山只有臨帝巔峰戰力。

「你已經接觸到另一層次。」通天開口,且看向珏公主:「公主殿下,身為主人,可否容許吾等有稍許便宜?」

「你說。」

珏公主開口。

她是真的不在乎在自己的類似訂婚宴之上,出現這些血腥,巴不得這通天將整個天人族的強者都搬來,她好運作,一一斬死,為自己的親兄長出口氣。

「便由在下指派吾方出戰人選,由出戰人選點戰第七界諸雄,當然本點戰之人可拒接。」通天開口,帶着笑意。

一群人臉色都變冷。

這種時候,無論是誰被點戰,怎麼可能避戰?

最低都是聖境這個層次的人物,誰不要臉?除非想往後餘生皆無顏見人,否則寧願轟烈戰死,都不會避退。

「許。」珏公主只有冰冷一個字。

她不笨,自然知曉通天鬧這一出的緣由是何。

左右不過是想要斬絕自己的兄長而已,但、這些人陪嗎?

「你去,知曉該怎麼做吧?」通天開口了,看向身後一尊聖者。

這一次前來第七界,他本就抱有震懾之意,故而選取出來的十尊聖者,最低層次都在臨帝初境。

「知曉。」

這出面的臨帝獰笑,眼神殘忍的看向林凡:「本聖很想飽飲大聖血。」

林凡冷笑一聲,他走出,飛身而起,躍入蒼穹之上。

這一戰很快捷,主要是點戰林凡的這尊臨帝,想要漂亮的斬死林凡,故而有意的想要將這場戰局縮減在三五招內。

但實則上,這正中林凡下懷,若是征戰時間太長,他都不知道怎麼表演。

結果恆定,當然是林凡勝了。

但很『凄慘』半邊身軀都溢血,在哪裏大口的喘粗氣。

「林凡好狠,這是要坑殺所有聖者的節奏啊。」旭陽與珏公主傳音。

「這是計謀。」珏公主辯解:「且,兄長將回天人界,戰力當然不能為眾人知,如此掩飾恰到好處。」

旭陽撇嘴。

若是換了一個人,這珏公主肯定會覺得太陰險,可是林凡,所以就覺得怎麼樣都是有道理的。

通天眼神陰森!

竟然還沒有斬死林凡?

「你去。」

他又看向身後一尊臨帝。

通天派遣與林凡廝殺的三尊臨帝,一個比一個更強,很有針對性。

他這是在以人命要測試林凡的戰力極限所在。

「快快休憩,本聖不欲趁人之危。」

這臨帝傲然開口,帶着小覷與鄙夷:「給你五分鐘時間,調整好自己,再來受死。」

林凡古怪的瞥了他一眼,竟然沒就這般的盤膝坐在地上,貌似真的在抓緊時間修復。

「好不要臉。」旭陽又傳音了,結果,珏公主好看的大眼中滿是怒火,就這般盯着旭陽看,讓旭陽都心虛。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可不止旭陽,知曉林凡真實戰力的人都覺得,這林凡太不講究,竟然真的『修復』,演戲要演全套?

同時,他們的眸子中,都不自覺的出現濃濃的譏誚。

這與林凡一戰的臨帝也真是大傻逼,竟然還裝出高人模樣;一副我不願與占你受創便宜的表情,其實上,不管怎樣死的會是你。

「好了。」

林凡起身,雖然身軀之上依舊有鮮血流淌,但精氣神果真好了一大截。

「呵呵,這樣才有意思。」

這臨帝笑着:「所謂大聖境,真不過如此,不知為何會出現那各種傳說,將大聖這個層次說得神乎其神,差點連本聖都相信了。」

想了想,這臨帝眼中更見譏誚:「更可笑的是,皆言恆聖可橫擊帝者,可你此時也是恆聖,但又如何?莫說與帝者一戰,本聖就能橫殺你了。」

林凡一語未發,只是沉默的向前走,像是一個孤獨的行者:「傳說如何,那是前人的事,哪裏去管從前,本尊活在當下,便只管現在。」

「嘖嘖。」臨帝冷笑:「牙尖嘴利。」

大戰開始,這臨帝太強悍了,手中兩根長針雪亮,就如千萬里的冰髓,凍人骨髓。

林凡挑眉,他將誅天橫殺而去,實則上,在暗中運用了古法,讓這臨帝手中的長針在剎那之間不聽他的使喚。

臨帝鬼叫。

怎麼回事?

為何在短暫的剎那之間,這長針根本不聽使喚,若非他實力雄厚,用強力鎮服之,這一戟根本就不只是劃破他胸膛這麼簡單,會將他整個人都斬成兩段。

「林凡,那是何種法?」

他醒悟。

知曉這一定是某種了不得的法門。

「可笑,你擋不住本尊重戟,便推脫為本尊掌控秘法。」

林凡當然不能承認;這也是一種底牌呢,要好好的藏着。

「好,本聖不問,先活擒你,在嚴刑拷打,讓你嘗盡世間所有苦楚,就不怕你不開口。」

臨帝冷冰冰,他手掌在被誅天挑破的胸腹一抹,那涌動的鮮血頓時就止住。

兩人廝殺與交戰,何等激烈,吸引了諸人的眼球,突然林凡警覺,只因,通天身後,有一尊老帝皇,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好像將窺破他的偽裝與演戲。

心中發狠,故意露了一個破綻,以自己的左肋被釘穿為代價,讓這老帝皇眼中的狐疑之色消散。

「不堪一擊啊。」

臨帝大笑,他狠狠甩動手中長針,將林凡橫挑而起,狠狠的砸在蒼穹上,林凡的肋骨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但這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不然根本打消不了那尊老帝皇的疑慮。

「過了。」旭陽傳音,在嘆息。

「你懂什麼?有帝皇發現了絲毫端倪,若兄長不流血,會被識破。」珏公主怒叱,且看向林姓大宦官。

林姓大宦官微微點頭,無人可看見,大宦官的雙指不停的彈出,一縷縷不可見的灰色絲線連片而去,要替林凡遮掩很多『破綻』。 第1487章

趙起余將屏幕對準她們。

屏幕上,正在直播起一見黑色事件。

畫面內,七八個男人赤著上身,只穿一個貼身褲,圍在一個女人周圍。

女人被大字型捆在床上,蒙了眼封了嘴。

畫面是直播形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