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今最大的收穫,就是得到了丈母娘的認可,日子好過多了。

孟冬也從伍文言口中得知,李家也幫忙了,同時他也讓出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聊了一會,周玉蘭一臉得意回來了,從眼神中就看得出,必是受到了公司所有人的尊重,好好的展現了一下威風。

提著一個袋子進門,招手道:「女婿,咱們購物去!」

剛回到車上,周玉蘭就嫌棄道:「這車都已經十多年了,還是老爺子留下的,老了啊!」

聽到了其中的意思,孟冬立即笑道:「媽,咱們現在有錢了,換新款!」

他確實樂到了,畢竟有了一百萬,怎麼也得給他買一輛吧?

辛辛苦苦奮鬥大半生,二十多歲了,騎著除了喇叭不響其餘都響的小電驢,算怎麼回事啊。

周玉蘭點頭道:「是啊!得換了,老太太和大伯一家不是看不起我們嗎?這一次一定要好好打打他們的臉,要讓他們知道,沒了林家,我們活得更好!

女婿,4S店走起!」

孟冬檔一掛,直奔而去,丈母娘覺得奧迪外形不夠霸氣,寶馬像個暴發戶,唯有大奔,才像個成功的商務人士。

一路指使孟冬,來到了臨川最大的賓士店。

孟冬也汗顏啊,身上總共才一百萬,這一次性花出去,日後咋辦?

其實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夠不夠買兩輛哦,估摸著新車沒戲了。 「什麼?庫里死了。」

陳碩老人一臉的不可思議,他身為東境戰神,在戰場上可沒少遇到過這位庫里,為人狡猾,至極無雙。

兩人交戰十多次,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敗多贏少,居然就這樣死了。

陳碩老人連忙說道:「這人王殿太強了吧!武相大人,你的做法是正確的,這人王殿主畢竟是我們神州人,體內流淌著姜家血脈,是蘇虹的兒子,無論如何也要想方設法讓他回歸神州,成為武相,這樣一來,我神州危機才有可能得到解除,才能夠保證我神州萬事長存,保證這一片錦繡河山的和平安定,民眾才能夠安居樂業。」

陳碩老人的話,讓劉霸業沉默了,現今的神州,外表看起來雖然很強大,但內外都有着非常致命的危機,一個不慎就很有可能被顛覆掉。

神州國內一個又一個傳承久遠的勢力不斷出世,搞風搞雨。

國際戰場上,境外勢力,正在對神州大地虎視眈眈,各大國家,國際勢力,雇傭兵團,殺手組織,地下勢力,在上一次姜天強勢出擊滅了黑非組織之後,紛紛聯合起來,企圖如同百年前一樣,把這一個豐富資源的神州大地再一次奴役起來,成為他們的後花園。

百年前的神州戰火不斷,民不聊生,做為從那個時代一步步走來的老人,親身經歷那一切的老人,是絕不準許當年的悲慘重現,哪怕是血灑疆場,馬革裹屍也在所不惜。

神州大地,就應該有他們這些神州人來守護。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讓我們的人王殿主認同這一點。」

時間流逝。

劉霸業和陳碩老人談了很久很久,誰也不知道具體內容,但是卻大致知道,他們都是圍繞着一個人,姜天。

人王殿殿主。

而姜天這邊,此時正在別墅內,陪伴着兮兮。

一天急匆匆的從魔都感到帝都,加上蘇家人的疼愛,兮兮收了不少紅包,此時正在床上,一個個拆開紅包,面前放着一疊厚厚的錢,少說爺爺上萬之多。

一來到蘇家,兮兮不知道跟誰學的,見人就要紅包,這還是蘇家人沒準備,要不然只會更多。

「兮兮,媽媽跟你商量個事怎麼樣。」葉曦湊了鼓秋,對着兮兮說道。

兮兮彷彿知道自己媽媽要做什麼?直接一把將面前的錢給按住,一臉警惕的對着葉曦說道:「這是我的?誰也不給。」

葉曦微微一愣,笑着說道:「我知道這是你的,媽媽也沒有要你的啊!媽媽就是看你一個小孩子拿這麼多錢多不安全,要是被粑粑看見了,被拿走了怎麼辦?」

一旁一臉幸福的看着這一幕的姜天,差點沒有被自己的口水給淹死。

自己搶自己女兒的紅包。

得了,看着自己女兒疑惑而又警惕的眼神。

看着自己老婆威脅的眼神,姜天頓時苦笑着說道:「對,兮兮拿這麼多錢多不安全啊,爸爸可是要搶走的,就是不知道兮兮能不能受得住。」

「啊!」

「爸爸壞死了。」兮兮連忙背對着姜天,趕緊把手裏的錢遞給葉曦說道:「媽媽說得對,爸爸要搶兮兮的錢,兮兮把搶交給媽媽。」

「嗯,你放心好了,媽媽一定把你的錢給你存起來,等你長大了結婚的時候給你。」葉曦連忙點頭說道。

。《清浩傳》第四十二章詫聞靈石蹤跡 小盧渾身一軟,「哇」地哭出來。

李金生趕緊安撫他,拍了拍他的後背。

「沒事兒的,好孩子,沒事了,那東西滾蛋了。家來……家來……」

小盧逐漸安靜下來。不再害怕。

安撫住小盧的情緒,幾人繼續往前走。

這次大家都小心謹慎了許多。

葉邵勛緊緊抓著小盧的胳膊,怕他再出什麼差錯。

老丁並沒有看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而看李金生神神叨叨的話,他又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那個,李大師,看見什麼東西了?」

「沒事,丁大哥,小事,走吧。」李金生選擇不說。

李金生看著村子里的房屋走向,終於明白了孫臏當年對這個村莊的設計規律。

然而想要完全領會,是決然不可能。太深奧了,太大智慧。

如何能以三千老弱大敗龐涓十萬大軍?

沒錯,十萬。

巧力勝於武力,而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巧力只有灰飛煙滅。這是幾千年的規律和硬道理。

但是,在歷史的長河中,古往今來,大智慧勝過一切武力和巧力。

即使手無寸鐵雙腿殘廢。

那又如何。

小迷陣村,比大迷陣更加讓人暈頭轉向,尤其是在夜裡,小盧緊緊地跟在葉邵勛身邊,還是覺得自己走暈了。

李金生髮現,房屋朝向都是不同的,如果此時在直升機上,也許能看清這張迷陣圖的陣眼在哪裡。

而此時身在陣中,他只能通過連續的記憶來判斷「乾」位和「坤」位在哪裡,再推斷其他方位以找出陣眼。房屋錯落建成,方向循序漸進變化,但因變化極不明顯,所以人們容易把朝向不同的房都當成北向房屋,一切迷亂由此產生。

李金生此刻可以斷定兩件事:

其一,吳迪這件事,是有人刻意做局。做局的目的,是把他和章弘昱都引到這裡來。

其二,這個人的目的,也許是想暫時困住他們,也許,是想把他們永遠困在這裡。

目的是什麼?

是誰幹的?

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巧合,他和章弘昱能同時收到消息?

……

周絲萍收拾好房間,坐在沙發上,打李金生的手機。

無法接通。

她心裡有隱隱的不安。胸口有些悶。

甘甜輔導完小祐的作業,讓他給弟弟講童話故事去了。

甘甜來到周絲萍身邊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溫水。

「周姨,別擔心,三叔辦事沒差過火候,沒把握的事他不會辦,辦不成的事他不會去說。」

周絲萍點點頭。甘甜說得對,老李頭很靠譜,他不會欺騙她,現在也許各種不方便。但是也許她接到電話那一刻,就是找到吳迪的好消息。

有人敲門。

甘甜去開門,顧偉捧著一束花進來。

一大捧濃郁的百合,花香四溢。

「把花養起來,跟我出去。」顧偉笑著說。

甘甜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你下樓等我,我去換件衣服。」

顧偉對著周絲萍點了點頭,就算是打了招呼,周絲萍一點好臉色沒有,直接扭過頭去。

甘甜換好衣服,跟孩子們交代了一下早點睡,出了門。

顧偉看著甘甜上了車,他的頭又開始暈起來。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為什麼每次跟甘甜獨處的時候,他都頭痛難忍?

好不容易把那個狗血的「GT」事件解釋清楚了,現在又出了頭疼的毛病。

本來浪漫的燭光晚餐,也會變成甘甜叫救護車送他去醫院的場面,結果什麼也查不出來?

顧偉給蔣婆打了電話,蔣婆說了一件事,讓他務必觀察。

李金生雖然看不出來甘甜的癥狀,但他一定給甘甜留有辟邪的手段,這個,一定要找到源頭。比如,掛墜,手鏈……

然而,沒有。

甘甜沒有戴首飾的習慣。

那問題到底出現在哪裡?

顧偉終於想到了一點,那就是甘甜的衣服。

顧偉強忍著頭痛,從後面拿出來一個購物袋,「一會兒到了舞會,你去更衣室,換上我給你買的禮服,畢竟是這個場合么!」

甘甜沒有反對,「好!」

顧偉放心了。

到了目的地,顧偉請服務生送甘甜去女更衣室,自己則坐在卡座上等待。

他想著今晚的計劃,嘴角掀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這個美滋滋的笑容落入一個坐在角落裡的失落女子眼中,竟成了人間絕色。

顧偉真的很帥,身材的黃金分割完全不能排除他五官精緻的功勞,一個男人,妖孽的容貌,不菲的身家,本就已經是萬千女人心中的夢想。

顧偉捏了捏自己的襯衫口袋,裡面有一個小東西在那裡,今晚也許用得上,也許,乾脆用不上。

只要過了今晚,他就儘快向甘甜求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