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方小魚,阿白,龍州,宋泉,還有五個活着的二組隊員……一個都沒少。

他們的屍體睜大着眼睛,嘴也張著,彷彿向天呼救。

這一刻,虞幸腦海里閃過一段殘缺的記憶,如同一柄利刃,把盤旋的迷霧割裂開。

記憶中,他們根本不是第二天登島,而是已經來島上半個月了。

某一天,他們也是走到了這裏,恰好下起了雨,他們便抬頭看。

然後——樹上垂下一根根打好結的繩子,他們中了邪一般走上前,主動把脖子套了進去。

這之後,每一天,他們都會忘記自己身體還在樹上吊著的事實,靈魂徘徊島上,重複那一天的每一步,直到來到樹下,看到屍體,才會想起來。

就像虞幸現在想起來的一樣。 林漠站在原地,彷彿未曾動過。

他目光冰冷,一字一句地道:「再嘴賤,以後就只能喝粥了!」

方榮惱怒至極,還想再罵,但最終還是咽下了這口氣。

其他幾個富少也都低著頭不敢說話。

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時候招惹林漠,太不明智。

不過,眾人心裡也都在暗暗發狠。

一會兒方家的人來了,他們一定要將林漠跪地求饒!

吳菲菲站在角落裡,看到這一切,她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這才是她今晚的目的,故意引方少來許半夏的包間,讓方少調戲許半夏,再引來林漠和方家的衝突。

她知道,單憑自己是收拾不了林漠,所以要藉助方家的勢力。

林漠雖然認識了幾個大人物,但是,他現在把方家的繼承人打成這樣,方家豈會放過他?

那些大人物,也不會為了林漠,而去跟十大家族中的方家對著干啊!

所以,在吳菲菲看來,林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現在已經是死定了,她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至於許半夏的那些同學們,都有些訝然。

她們剛才還想趁機結交一下方少等人,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個地步。

尤其是林漠衝進來,出手如此狠辣,著實把她們都嚇到了。

其中,那個周采兒忍不住道:「半夏,這……這位是誰啊?」

許半夏:「他是我老公,林漠!」

幾女皆是愕然,周采兒瞪大了眼睛:「你老公?」

「就……就是那個上門女婿?」

其他幾人這才回過神來,她們都想起來了,許半夏的確是找了個上門女婿。

這件事,當時在同學圈子裡,還被不少人嗤笑呢。

要知道,許半夏當時可是校花,追她的人都排成排。

誰能想得到,許半夏最後竟然找了一個上門女婿。

方少立馬惱了:「上門女婿?」

「媽的,我當你是什麼大人物呢,原來只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

「真是垃圾!」

其他幾個富少都鬨笑起來。

許半夏那些同學,也都是一臉不屑地看著林漠。

在她們看來,今晚能結識方少等人,是她們的榮幸。

林漠這一鬧,直接破壞了她們的好事啊。

周采兒嘆了口氣:「林漠,不是我說你啊!」

「你這是幹什麼啊?」

「半夏好端端地跟方少喝杯酒,又沒別的事,你發什麼脾氣啊?」

「你就算只是個上門女婿,至少也是個男人,你能不能胸懷大度一點?」

「你自己沒出息也就算了,但你不能影響半夏的前途啊!」

「半夏現在執掌一個公司,這樣的應酬,是不可避免的。」

「半夏跟客戶喝杯酒,你就喊打喊殺的,這以後誰還敢繼續跟半夏的公司做生意啊?」

「半夏的公司沒了客戶,她還怎麼賺錢,怎麼養你啊?」

其他幾個女子也紛紛點頭:「可不是嘛,沒見過這麼小心眼兒的男人!」

「吃軟飯,就得有吃軟飯的覺悟。既想吃軟飯,又不想讓女人出去掙錢,那你喝西北風啊?」

「半夏,這種人,絕非良配。我勸你啊,早點跟他離了算了,以你的條件,絕對能找到更好的!」

「哎,半夏,你是咱們當時條件最優秀的了,怎麼會找了這麼一個貨色呢?」

「咱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你怎麼能受得了這種野蠻的莽夫啊?」 謝霖平安回來后才想起她把九尾狐忘了。

不過她當時已經把張梓年給幹掉了,只要九尾狐沒被找到,那還有救它的機會。

她瞬移回的地方是酒店,把電腦們都搬出來,讓它們找九尾狐的下落和張梓年的信息,然後把她在被抓期間想到的該補充的東西列了個清單交給電腦們去網購。

她,洗澡,睡覺。

一覺起來,電腦們已經超額完成了任務,它們不但找到了張梓年的生平,還有戰長沙現在的狀況,以及一段非常奇怪的監控視頻。

視頻來源:簡青林別墅。

謝霖叫了酒店服務,酒店一邊把餐送過來一邊前台打電話確認「林小姐,您回來了?您是怎麼回的房間呢?我們沒有看到您到前台來拿您的房卡,也沒有發現有您搭乘電梯的記錄。」

謝霖:「……」

她一下子消失快十天,這十天這房間天天有人打掃,想瞞住酒店是不可能的。酒店可能也把這間房間的房卡都拿去取消了,等她回來按正常程序應該是去拿房卡,搭電梯上樓,開門進來。

結果現在她人出現在房間里,前台找不到她是怎麼進來的,頓時有些發毛了。

她只好強行不講理:「我不知道,我是拿原來的房卡開的門。你們的問題自己找!」

掛了電話,她覺得如果要在一個地方長期居住,比如當成一個長期的固定瞬移地點的話,還是應該搞個房子。

不買,長租。

她讓電腦們檢索一下附近城市交通便利,人源複雜,適合長租又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房子,替她準備幾個備選,她回頭去挑一下。

然後,她先看戰長沙。

戰長沙追人追也了省,真跑到長沙去了,她的面孔短暫的出現在了長沙的數條街上,然後就又不見了。

關於那個被她養的豬,應該是真的逃出去了。

她製造了一場大鬧,如果那個人知道趁機跑出去,那她就可以趁戰長沙去追的時候真正的逃走。一來,這種二次逃走成功率更高,有第一次大鬧的鋪墊會放鬆戰長沙他們的警惕;二來,也可以拖延戰長沙來找她的時間。

對戰長沙來說,她這個無緣的手下肯定沒有那隻養的好好的「豬」重要。

就算那個人沒有抓住這個機會跑——難道她還不能多鬧幾次嗎?

這回她找陳光遠,下回她找那兩個下屬。雖然次數一多戰長沙可能會發覺,但在她發覺之前,她可以得到數次逃跑的機會。

看到戰長沙奔波忙碌在找另一個人的身影,她真的放心多了。

另一個問題是張梓年。

電腦們找到的資料可以概括為張梓年的一生。

他比她要六個月,但早就不上學了。根據資料,高二時張梓年退了學,開始修道。

她猜那時他應該已經遇上了陳光遠。後來就不回家了,跟著陳光遠一心修道,四處跑來跑去。陳光遠給過他兩個異能道具,一個就是張梓年用來套九尾狐的圈,另一個是裝九尾狐的袋子。

名字,張梓年記在自己的網路日記里了,一個叫金剛琢,就是太上老君那個;一個叫乾坤袋,這個就是佛家寶貝了。

他說這兩樣寶貝都是他師傅煉出來的。

假設這都是陳光遠用萬花筒做的,那他可真是一個寶貝了。

金剛琢和乾坤袋都不像神話里那麼神奇,但它們的功能仍然很厲害!

張梓年說金剛琢可以抓人抓妖,一拋出去就能抓住,誰也躲不掉。

但當時他沒有用這個圈來抓她,那她懷疑這個圈雖然可以指哪套哪,但其實不能把人怎麼樣。異能者還是可以繼續用異能攻擊的。

而乾坤袋也不像神話傳說里那樣裝著人間所有的好東西,金銀財寶,吃喝玩樂之物應有盡有。它只能裝東西,而且是什麼都能裝,大活人也能裝。

兩個結合起來就非常厲害了。金剛琢套住人不往地上放,往乾坤袋裡放,那這個異能者不管多厲害,要先破壞了乾坤袋才能出來。

這讓她又想起那個罩住她的塔了。

陳光遠……殺他確實有點可惜。只要他能不停的造這些東西出來,就不可能有一個人永遠把他抓在手裡。這些寶貝早晚能有幾個落到她手裡的。

張梓年他跟了陳光遠幾年,開始是很信服他這個師傅的,後來他也有了虛擬屏,陳光遠卻禁止他使用虛擬屏,他就開始懷疑他的話了。

這些也寫在他的日記中了。

但陳光遠煉了一個法寶鈴鐺,一搖鈴,他會頭疼欲裂。雖然他當面不敢違背「師傅」,但背地裡已經開始想要除掉這個越來越不像好人的師傅了。

跟著就是後面的事了。

陳光遠落到戰長沙手裡,張梓年也跟著一起回來了。他用戰長沙給的錢買了一幢別墅,還買了車和名牌包,顯然打算好好享受。

但是,他一進別墅就沒有再出來。車也一直停在車庫都沒開。

別墅區路燈下的監控一直對著陳光遠別墅大門口的那條路,除了垃圾車和保安的巡邏車開來開去之外,張梓年一直沒有出門,直到那天戰長沙給他打電話,他才出來。

他一出來,謝霖就覺得監控里那個高糊的人影不像張梓年。

張梓年是個很普通的人,路人臉,也沒有男模身材。她之前看資料中的張梓年一直很平凡。

但這個監控里的張梓年哪怕只是普普通通的從大門處走到外面,姿態都格外帥氣,就是那種人群中會一眼看到的人,哪怕高糊,你也能看出這是一個帥哥。

這不是張梓年?

那她見到的張梓年是不是張梓年呢?

那九尾狐呢?

電腦們快進了下一個監控錄像,她看到幾個人走進了張梓年的別墅,之後拿著一個空蕩蕩的布袋出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