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的腦子壞掉了?

呂信回過頭,看到沈清君鬼鬼祟祟的站在廚房門口。

「喂,你偷偷摸摸的站在那裏幹嘛?想搞偷襲啊?」

沈清君翻了個白眼:「你怕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呂信嘴角一揚:「你詭計多端,不防不行。」

沈清君雙手交叉胸前,靠在門邊:「放心吧,鬼仆是傷不了主人的。」

【宿主你放心啦,如果鬼仆傷害主人,是會被反噬的呢。】

【假如鬼仆打你一巴掌,你不會感覺到疼,但鬼仆會感覺到疼。也就是說,鬼仆傷害你,就等於傷害自己。】

呂信恍然大悟。

他把做好的三明治擺在桌上,還特意準備了兩杯牛奶。

沈清君大口大口的吃着三明治,咕嚕一下就把杯子裏的牛奶給喝光了。

呂信打量著沈清君的臉,她的樣貌也不過二十四五歲的模樣。

除了皮膚慘白了一點,五官還是生得挺好看的,放在學校,至少也能算個系花。

看到她吃的差不多了,呂信問她:「是誰讓你去害凌楓的?」

呂信想確認一下,到底是不是凌樹下的手。

沈清君擦了擦嘴,搖搖頭:「不知道啊,我有意識的時候就被附魂在那條手串上了。當時我的腦子很不清醒,一直有個男人的聲音在我腦海中跟我說,一定要讓凌楓生病!」

「男人的聲音?讓凌楓生病?」

對方並不想置凌楓於死地,只想搞垮他的身體。

說明對方沒有對凌楓恨之入骨。

呂信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凌樹的嫌疑最大。

看得出來,凌致比較看重凌楓,又很喜歡拿凌樹去跟別人比較,導致凌樹心裏極度不平衡。

他們兄弟倆不僅是親兄弟,還是同事,兩人也存在競爭關係。

所以,凌樹極有可能想讓凌楓身患重病在家休養,這樣一來,凌樹就能名正言順的代替凌楓,再也不用和他競爭了。

「那條手串看起來像是太國的貨,你該不會是從太國來的鬼吧?」

沈清君急忙搖頭:「當然不是,我生是天朝的人,死是天朝的鬼,我和太國沒半毛錢關係!」

突然,沈清君的神色變得緊張起來。

「有殺氣!」

「殺……殺氣?」

這武俠小說里的常用台詞也能被你照搬上來啊?

呂信在心裏問:喂!坑蛋,是不是又有惡鬼來偷窺我了?

【啥?沒有哇!沒有感覺到鬼氣。】

那沈清君說的殺氣是什麼意思?

【呃……這個,你還是問她比較好吧。】

呂信問她:「你感應到什麼了?」

沈清君閉着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感覺到……」

「我的肚子還沒吃飽。」 那無數的惡鬼蜂擁而至,這下端木賜和卜商也是慌了手腳。

自己兩人被黑白無常纏住,而那些紫衣弟子明顯不是牛頭馬面的對手,所謂的「儒家六藝陣」在這兩個龐然大物面前完全就是個擺設。

陣法被沖的七零八落,而那些紫衣弟子們除了面對牛頭馬面之外,還要面對那個那些面目猙獰的惡鬼。

一名紫衣弟子不小心,被一隻弔死鬼直接撞在了身上,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只見這名弟子嘎嘎笑着,將自己的舌頭扯了出來,吊在了面前。

然後一把扼住了旁邊一名紫衣弟子的喉嚨,伸手將對方的舌頭也扯了出來,將兩條舌頭直接打了一個死結。

兩名弟子捂著自己的喉嚨,雙雙滾在了地上,情景慘烈無比,但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另外一名被餓鬼纏身的弟子則是撲在了一名弟子身上,用自己的嘴將一塊塊血肉扯了下來,生吞了下去,還不住的念著「餓,餓,餓!」

看着一個個同伴慘烈無比的死法,剩下的那些紫衣弟子都被嚇破了膽。

他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

陣陣陰風呼嘯,這裏變成了修羅地獄。

端木賜拚命挨了黑無常一下攻擊,嘴裏噴出了一口鮮血,但身子卻直接飄向了那些惡鬼。

手中白色的光芒閃動,那是純正的光之力。

手中筆一個巨大的「御」字出現在空中,擋在了紫衣弟子的前面。

那些惡鬼瘋狂的沖了過來,撞擊在那個字上面,紛紛發出了慘叫之聲,消失在了空中。

「不要慌,馬上結陣,儒家浩然正氣陣。」端木賜大呼。

不過黑無常的聲音已經悄無聲息的從他的後面傳來,一個黑色的手掌再次撞擊在了他的後背。

「跟我戰鬥的時候還敢分神,我看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黑無常陰惻惻的聲音在端木賜的耳邊響起。

還好此時卜商反應比較快,直接將一根長槍擲了過來,這才解救了端木賜的危機。

那些紫衣弟子在端木賜的提醒之下也開始了結陣。

這些紫衣弟子們還是訓練有素,很快,他們已經穩住了陣腳,全身散發出了白色的光芒,一道道浩然正氣從他們的身上傳了出來。

這浩然正氣是百鬼的剋星,那些衝上來的惡鬼,直接在這白光之下發出了凄厲的慘叫,化為了道道青煙。

雙方一時間也是僵持不下,但是鬼族一方明顯佔據着上風。

從白骨幡之中出來的惡鬼的實力越來越強,出了那些小鬼之外,一個體型巨大的天鬼也從裏面爬了出來。

這隻天鬼直接抓住了一把惡鬼,吞噬進了自己的嘴裏,同時靠近了浩然正氣陣。

那隻天鬼漆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陣外的白光之上,光芒腐蝕着它的手掌,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

但是那天鬼絲毫不懼,它不停的抓住惡鬼放進了嘴裏,然後手掌上黑霧繚繞,抵消了白光的侵蝕。

而旁邊的牛頭馬面也會揮舞著鋼叉和狼牙棒沖了過來,擊打着那個巨大的「御」字。

隨着一下下的擊打,那「御」字上面的白光也在急速的黯淡。

此時的端木賜也已經遇到了危機。

本來他和黑無常就是半斤八兩,實力相差不大,但是為了救那些弟子們,承受了對方的兩次攻擊,這讓他的實力大打折扣。

卜商則是被白無常纏住,想要救援端木賜,也是有心無力。

端木賜心急如焚,一不小心,又被黑無常的哭喪棒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一道黑色的霧氣繚繞,他的右肩馬上失去了知覺。

「難道今天,我端木賜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危急時刻,一道紅色的光影出現,一條火龍席捲而來,將黑無常的哭喪棒包裹其中。

黑無常已經,身體裏面黑霧流出,將那火焰消滅。

那個紅色的身影則是直接將端木賜帶出了他的攻擊範圍。

黑無常眯起了眼睛,看向了來人。

這個人身穿一身紅色的披風,披風在夜風之中飄動,就像是一道紅色的火焰。

「紅衣?你是儒家的仲由!」黑無常說道。

對方則是冷哼了一聲,全身火焰升騰,厲聲說道:「鬼族什麼時候和魔族勾結到一起了啊?」

黑無常見對方直接無視了自己,也是十分氣悶,但是對方名聲在外,雖然和他同樣都是雲涌一境,但是是無限接近雲涌二境的強者,也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而此時的白無常和卜商也是停止了戰鬥,卜商直接回到了仲由的身邊,躬聲叫了一聲「師兄」。

牛頭馬面仍舊在賣力的砸著那個巨大的「御」字。

仲由見狀,直接左手一揮,一道火紅色的長槍出現,徑直飛向了牛頭馬面。

轟!

那長槍竟然直接將兩名勾魂使者的身體洞穿,然後又在空中如同有人掌控一般轉彎刺中了天鬼的額頭。

天鬼發出了一聲慘叫,全身竟被烈焰焚燒,化為了虛無。

「一群跳樑小丑,也敢在這裏猖狂!」

仲由霸氣縱橫。

黑白無常同時後退了幾步。

他們一直都聽說紅衣仲由殺伐果斷,此次一看,果然是不同尋常。

牛頭馬面在吞噬了數只惡鬼之後,身上的破洞也是消失不見了,但是它們此時也是停止了攻擊,回到了黑白無常的身後。

「四大勾魂使,陣仗不小啊!」

仲由看着地上死傷的弟子,也是怒火中燒。

紅色的披風一閃,他已經來到了黑無常的面前。

一掌拍出,黑無常急忙那哭喪棒擋住,但是一股熱浪席捲而來,將他的哭喪棒上的紙錢都焚燒殆盡。

而哭喪棒傳來的一陣反震之力也是讓他氣血翻騰,直接後退了幾步。

但是那手掌依舊不變,又拍向了白無常。

白無常身子一飄,直接後退,不敢硬接。

身後的牛頭馬面則是揮舞著巨型的鋼叉和狼牙棒迎了上去。

砰砰兩聲巨響。

牛頭馬面踉蹌後退。

一招之下,逼退了四大勾魂使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