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黑盯着眾人的背影,繼續說道:「你們真的不想知道原因嗎?其實,這一爐聖丹,不算是煉製失敗,還有機會補救。」

眾人根本沒有相信它,繼續向山下行去。

唯獨只有張若塵和黃煙塵留了下來。

張若塵拍了拍小黑的頭,意味深長的道:「小黑,煉毀了一爐丹藥,並不是什麼大事,畢竟,誰都有失手的時候。但是,今後,你一定要靠譜一點。」

說完這話,張若塵和黃煙塵也準備離開,商討接下來的規劃。

小黑氣得肺都要炸裂,將張若塵攔住,道:「聖丹煉製失敗,與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有關。」

「什麼意思?」張若塵停下腳步。

「世界之靈能夠掌握一座世界中的一切,代表天道命運因果,甚至,在青龍墟界想要成聖,也必須要得到世界之靈的認可。」

小黑繼續說道:「想要煉製成功一爐聖丹,與修士修鍊成聖,沒有什麼區別,也必須要得到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的認可。」

「你的意思是說,聖丹之所以沒有成丹,是因為沒有得到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的認可?」

「沒錯。」

張若塵大概是明白了小黑的意思,道:「可是,這裏是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並不是青龍墟界。」

小黑搖了搖頭,道:「煉製聖丹的聖花之中,具有青龍墟界世界之靈的一縷源氣,得不到它的認可,聖丹不可能成形。」

「當然,若是圖卷世界的世界之靈,遠遠強過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倒是可以斬斷對方的天道意志,不受它的影響。」

「但是現階段,圖卷世界的世界之靈還沒有強大到那種程度,最多也就只能與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對抗,根本無法碾壓對方。」

圖卷世界的世界之靈,其實就是接天神木。

小黑的身份,只能算是世界之靈的一位使者。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若是,我們是在崑崙界煉製這一爐聖丹,很有可能聖丹就已經成丹。因為,崑崙界的世界之靈,遠遠強過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崑崙界的一切都不會受到它的影響。」

「就是這個意思。」小黑說道。

已經走到山下的孫大地大司空等人,全部都豎着耳朵,偷聽張若塵和小黑的對話,依舊對那一爐聖丹抱有希望。

張若塵又道:「你剛才說,聖丹並沒有煉製失敗,還有辦法補救是什麼意思?」

小黑笑了笑,道:「爐中的聖葯,並沒有毀掉,只是沉寂了下來。只要我們進入青龍墟界,祭祀世界之靈,很有可能,爐中的聖丹就會成丹。」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去抓捕蠻獸,殺牲祭祀。只要服下聖丹,說不一定我能直接渡第二次准聖劫,甚至第三次准聖劫。」

孫大地飛回山頂,異常興奮的說道。

小黑翻了一個白眼,道:「祭祀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先,我們必須要去尋找一座歷史悠久的祭台。其次,還要找到,距離世界之靈最近的地方。」

「青龍墟界這麼大,我們上哪裏去找?」孫大地很着急,手指不停抓頭皮。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徐徐的道:「青龍王朝。」

進入青龍墟界之前,張若塵仔細翻閱過一本介紹青龍墟界的書卷。

青龍墟界最大的一個土著文明,就是青龍王朝。

青龍王朝的疆土十分廣闊,佔據了大半個青龍大6,輝煌鼎盛,聖者輩出,傳承了四萬多年。

三百年來,兵部派遣出大批強者,進入青龍墟界,也沒能將青龍王朝滅掉,由此可見這個土著文明是何等強盛。

當然,並不是兵部滅不掉青龍王朝,主要是兵部知道青龍墟界即將枯竭,不敢逼迫的太緊,擔心世界之靈會與他們同歸於盡,所以,沒有全力以赴,不想給自己造成太大的損失。

也有很多兵部的小輩,早就進入青龍墟界歷練,就是在等青龍墟界枯竭的時候,能夠佔據更大的優勢,奪取到更多的天材地寶。

很顯然,青龍王朝是世界之靈眷顧的文明國度,而青龍王朝的王都,就是最接近世界之靈的地方,堪稱是天子腳下,乃是整座墟界靈脈氣運的匯聚之地。

青龍墟界徹底毀滅的時候,世界之靈很有可能,就會在王都中出世。

無論是人族的各個勢力,還是蠻獸各族,或者別的一些生靈,絕大多數都已經向青龍王朝匯聚過去。那裏是世界之靈眷顧的地方,誕生的天材地寶,比贏格瑪沙漠更多,競爭也更加激烈。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李長逸盤膝而坐,閉着眼:「我倒是有一個辦法,至少有一半的成功幾率。」

大家看他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全都凝神傾聽,連高熵也不自覺地屏住呼吸。

李長逸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假想賽場,自己變成了高熵,被一群老外左右包夾前後阻擊。

在這種情況下不能選擇硬闖,除非一騎絕塵讓對方追不上,否則必定會遭到所有人的針對。

張志旺剛才提出的「裝死」戰術可以試一試,前半程一直跟在最後,不給對方侵犯的機會,等到後半程發力,此時面對的其實只有一個敵人,超過他便增加30%的成功率。

一組比賽6個人,只要如法炮製連續超越3個對手,第三的名次就到手了。

他把自己的模擬比賽過程講了出來,好多人都忍不住拍大腿:「對啊,我們這次分站賽不需要拿第一,只要進前三拿積分就行了。」

唐槐點點頭:「嗯,后發制人,不錯。」

他在小本子上記下來,心中暗暗稱讚李長逸聰明,應變能力比別人都強。

高熵的眼中閃過驚奇,不過仍然苦惱:「你這個想法是建立在對方隊形鬆散,前後拉開一定的距離,如果比賽中他們始終抱團怎麼辦?」

「所以我說只有一半的成功率啊。」李長逸睜開眼,露出自信的笑容:「不過,我不相信所有對手都甘心當綠葉。當他們看到你沒有威脅的時候,心態就會發生變化,努力搏一個好名次,到那時候所有人眼中都只有終點線,便是你衝刺的機會。」

他跟着又解釋:「等到最後幾場分站賽,大家拿積分論排名的心更急切,尤其是總冠軍爭奪戰,真正的世界冠軍榮譽面前,老外們總不能還是鐵板一塊吧?」

掌聲響起,武纓露出崇拜的神色,彷彿已經看到李長逸站上了領獎台那般激動。

唐槐拍了拍高熵的肩膀:「我覺得操作性很強,你的衝刺加速能力不錯,只要咬在最後,能突破一個是一個,努力了就不會後悔。要是對方一直抱團滑到最後,完全不給你機會超越,那隻能說是你我命運不佳,怪不得別人。」

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決絕,當即佈置了訓練任務,全隊一遍遍地演練比賽過程。

大家集思廣益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在訓練過程中都非常用心,每個人都不自覺地換位思考,努力學習這種重要技能。

並且因為知道結局,在賽程後半段每個人都打起精神來提防高熵的突破,讓訓練賽的難度又提高了一個檔次。

高熵也很爭氣,之前一打五他總輸,可一對一的時候他的實力就顯露出來了,輕鬆超越范清婉,甚至不給她拉扯圍巾的機會。

接着再超張志旺,雖然失敗了兩次,不過主動權畢竟在他手裏,左衝右突虛虛實實一通操作,後面就都成功了。

放直板追擊烏力罕,理論上講只要不落後3秒以上的時間,他是可以完成逆襲。

在連續兩天演練成功后,唐槐再一次增加了難度,他要求高熵衝線時間必須在75秒以內。

國際高水平比賽中,由於對抗激烈,冠軍的完賽成績普遍要慢一些,但是大部分仍然能夠控制在74秒以內,第三名的平均成績是75秒左右。

現在高熵雖然能穩穩超越烏力罕,可訓練時間大約是78秒左右,仍然不足以與世界級運動員掰腕子。

這也給烏力罕造成了很大的壓力,他既要守住位置,又要全力衝刺,挑戰的是他平時訓練的最高成績,幾乎不可能完成。

唐槐讓李長逸發揮「兔子」的作用,在前面猛衝拉爆烏力罕的極限速度,以此來給高熵增加壓力。

而高熵則使用破風戰術,吃上烏力罕的尾流,三個人像排火車一樣不斷加速,居然在第一次試驗中就完成了任務目標。

第一次吃到李長逸尾流,烏力罕總算嘗到了甜頭,知道自己還有提升的空間,開始認真學習各種戰術,進一步提高彎道技巧。

就這樣一遍遍地演練,辛苦努力了十來天,他們終於迎來了世界盃挪威分站賽。

在大家祝福的目光中,唐槐領着高熵飛赴奧斯陸。

李長逸心情沉重,雖然這段時間高熵訓練效果提升明顯,可他還是隱隱有些擔心,這種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裏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安全了。

烏力罕嘆口氣:「唉,希望高熵別辜負我們這些天的辛苦付出吧。仔細想想,唐教練還是挺好的,跟着他什麼時候也不吃虧。」

武纓像往常一樣懟他:「你現在又念他的好來了,平時沒你吐槽的多呢!」

一起來送行的顧千瞳把大家拉回正途:「行了行了,都被在這杵著了,你們也回去訓練吧,積分賽又快到了,不管高熵成績怎麼樣,你們明年可都得拿到A級比賽的資格啊1」

她平時要管理五個項目組,教練員、運動員和後勤人員近兩百號人,整天忙得不可開交,直到送行的前一天才聽說唐槐簽下了「軍令狀」。

這可不妙啊,怪不得唐槐申請的兩個助教遲遲未落實,看樣子是醞釀着調整呢。

她偷偷打電話給自己的老領導,打聽高層的態度和動向,發現上面已經開始物色海外優秀教練了。

就算高熵這次比賽拿到了前三名,也僅僅是暫時解除危機,只要他拿不到年度總冠軍,唐槐的這個主教練位置就坐不穩。

高層這樣做多少有點卸磨殺驢不厚道,可是站在「用最優秀的教練培養最強的運動員,好為國爭榮譽」的大義之下,誰敢力排眾議繼續支持唐槐呢?

送行前她想說點安慰和鼓勵的話,唐槐則點頭微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奧斯陸的比賽如期舉行,仍舊是先來個人計時賽,通過單人完賽時間排順位,前24名按順序號分小組比淘汰賽。

淘汰賽分四組,每組6人蔘賽,前三名晉級半決賽。

半決賽分兩組,仍舊是6人比賽,每組前三名晉級大決賽,角逐前本次分站賽的1—6名;后三名晉級小決賽,角逐7—12名。

高熵按照計劃,故意在計時賽中發揮「失常」,運氣爆棚拿到了第13的排位號。 會議終於結束了,拉莫爾伯爵和格里菲斯留下,把會議記錄整理出來。

這位曾經的修托拉爾,已經習慣在辦公室戰鬥的伯爵臉上時不時的閃過無奈和疲憊。他像個霍蒙沃茨的一年級男生一樣在整理記錄的格里菲斯身邊嘀嘀咕咕:

「隱秘的危險關他們什麼事?他們不是去別的地方繼續當主教,就是躲到遙遠的領地去。而我呢,我得戰死在御座的台階上,諾蘭和我死在一塊,他連半小隊長戟兵都打不過。我的索尼婭,哎,我得給她物色個好人家。」

格里菲斯一臉莫名的看着自言自語的伯爵。他在會議的最後階段被西迪厄斯抹消了不少記憶,正困惑著呢。

但是,伯爵的表情讓他感覺眼下形勢真的是岌岌可危了。亡語邪教團已經展現了驚人的實力,在瑞文策劃恐怖的陰謀,需要這麼多大人物一起應對。

而且,看起來除了邪教團還有很多別的危險也在逼近。

超凡者強大的靈能波動是很容易被占卜和預言術察覺的,一般不會在第一波被派出去。應對危機的第一批力量通常都是強大而靈活的序列7、序列8非凡者,甚至幾十個組織起來的序列9也會有可觀的戰鬥力。這一次瑞文的任務直接派出了超凡者突擊隊,說明形勢已經到了要攤牌的地步了。

會議決定,提前開始部署有關的力量,格里菲斯將以特派調查員的身份前往瑞文,監督和彙報超凡突擊隊的戰鬥情況,調查亡語邪教團的陰謀。

……

接下來的一天是休息日,聚集在拜耶蘭的大人物們開始一個接着一個離開,校園裏的氣氛也輕鬆起來。

格里菲斯非常嚴肅的在圖書館的地方檔案區搜索,翻找一些有關瑞文的情報。

在霍蒙沃茨的主城堡四周,環繞着六座灰色巨石建成的法師塔。這些戰爭時期的古老塔樓現在大部分是教授和高階巫師們的辦公室和研究室,有些則是學生們的圖書館。

在最靠近東面的「銀月塔」上,有一間寬敞舒適的圖書室,是自習的好去處。

穿過螺旋向上的台階,銀月塔的一到三層都是為學員們準備的書桌和層層疊疊的書架。第二和第三層的中間是鏤空的,讓這個圖書室顯得寬敞又明亮。

二層靠近峽灣一側的落地窗前面的舒適座位一般都是屬於女孩們的專座,男生們則會被趕到更靠近內側的座位。

由於嘉拉迪雅和索尼婭特別喜歡在這裏看書或者下棋,格里菲斯經常也會來到銀月塔三層內側。這個座位可以看到樓下靠窗座位的女孩們,但是沒有可以眺望峽灣的視野。在隱蔽的角落裏,還能聽到睿智的神秘之王玩家發出壓抑的歡呼聲。

在他的頭頂上,是一般不對外開放的四樓禁書區。格里菲斯只是偶爾看到有得到許可的教授和高年級學生從那裏下來。

在經歷了一連串的事件,見識了許多怪物以後,格里菲斯發現自己對於神秘學知識好像開始理解和接受了。當他從維羅納的任務返回,再次來到銀月塔的時候,彷彿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好像有誰在呼喚着他,但是又聽不真切。

這奇怪的聲音好像來自禁書區,當格里菲斯向那裏張望的時候,他注意到有一位學姐出現在那裏。她的容貌驚艷,極漂亮的黑髮像瀑布一樣垂到裸露的白皙腳踝邊,流淌著讓人窒息的純凈美感。她有種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的溫柔氣質,卻縹緲而虛幻,讓人忍不住想要了解她,探尋她的秘密。

格里菲斯總覺得自己和她有什麼聯繫。

就在這時,樓上的學姐將視線投了過來。她在注視着格里菲斯,雙眸空靈而遙遠。

她就這樣靜靜的望着樓下的格里菲斯,彷彿要看穿他的內心一樣。過了一會,她便走開了。

格里菲斯突然有種難言的茫然若失的感覺。與此同時,他習慣性貼身帶着的《魔葯調製筆記》開始微微發熱。他急忙取了出來,怕的要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