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高品妖獸一般都只會在能源礦停留常駐,這就是蘇北說的金庫么?

秦鳳青也是兩眼發光,急忙問道:「蘇北,你之前不是殺了七品武者么,那這個妖**給你對付,我們去挖礦,把這裡端了。」

他是真的有些激動,剛下地窟就撞到能源礦,這是走了財運么。

王金洋和李寒松有些無語,這一個個,咋看到能源礦眼睛都直了,能不能穩一點。

李寒松想了想,勸道:「還是小心點,眼前這妖獸具體什麼境界我們也看不出來,這要是八品,那我們逃都來不及。」

蘇北此刻也是有些不願再等了,開口道:「應該不會,這半月湖不大,能量濃度也就一般,我可不覺得八品妖獸能看上這裡。

而且這裡距離薔薇城太近了,若是八品妖獸在此地安家,早就被薔薇城驅逐了。」

這半月湖還不及京都滿月湖一半的大,淺水,可養不出真龍。

7017k 「轟隆隆…」

有些老舊的發動機響起噪音。

雖說如此,在蘇橫的堅持下,計程車司機還是帶着蘇橫在空曠無人的街道上,朝着第二附屬醫院走去。

「這件事情你不知道嗎?」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不等蘇橫回答,司機又自言自語道。

「也是,這件事情都發生過了十多年,你不知道,也正常。」

「這件醫院裏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聽到女司機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蘇橫心中難免有些好奇,他繫上安全帶,發聲問道。

「這醫院裏,發生過一場火災。之後,便被廢棄掉了。」

「火災?」

蘇橫疑惑道,「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火災本身沒什麼問題,主要是醫院裏面的病人,死了很多。」

女司機侃侃而談,看的出來,在蘇橫面前很有表現自己的慾望,「裏面的病人,有些特殊。」

她也沒賣關子,繼續說道。

「天神製藥第二附屬醫院,最出名的是對輻射病的特殊治療手段。所以發生火災的時候,裏面有很多紅月輻射病患者。」

「是這樣嗎…」

聽到司機這一番話,蘇橫總覺得,這醫院裏似乎是有些陰謀在其中。

「對啊。」

司機不無懇切的說道。

「所以,火災之後醫院裏總有些不好的傳言啊,有人說在太平間里看到了詭異的人影啊,還有些什麼莫名其妙的呼喊聲之類的…很邪門的。」

「以前也有些人不信邪,和你一樣來這醫院裏探險,這些人里有死了的也有瘋掉的。」

「是嗎?」

蘇橫笑了笑,說道,「我就在門外蹭蹭,不進去。」

說着說着。

兩人已經來到了第二附屬醫院所在的十字路口。

看的出來,司機對發生在醫院裏的那些事情很避諱,計程車在距離醫院還有幾百米的地方,就已經停下了。

「就到這裏吧。」

「好,謝謝師傅。」

大晚上的能打到車就已經很不錯了,蘇橫倒也沒什麼不滿。

用通訊器付款,並且拒絕了女司機加聯繫方式免單的提議后,蘇橫下車,朝着廢棄的醫院走去。

紅月高懸。

四周的街區空蕩蕩的,路燈閃爍不定,破舊的公路延伸到濃郁的黑暗中,看不到盡頭。

或許是因為醫院有關傳言的影響,這片街區很荒涼,沒什麼人煙。

尤其是醫院銹跡斑斑的圍牆裏,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以及高大扭曲的槐樹,夜風吹過,絲絲縷縷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哭泣。

大晚上,這樣的環境,確實嚇人。

蘇橫有個缺點。

從上輩子,一直到現在,他膽子一直都很小,小的時候,晚上都不敢一個人去上廁所。

但恰好,蘇橫還有另外一個與之互補的優點。

越是在詭異陌生的環境中,越是害怕,蘇橫打架就越上頭。

幾百米的距離。

沒過多久,蘇橫就已經順着圍牆,來到了醫院的大門處。

醫院的鐵門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被人給偷走了,就這樣空空蕩蕩的打開着。

越過長滿雜草的院落,出現在蘇橫正對面的,是門診大樓,十來層高的大樓里,一片漆黑,唯獨其中的某一個房間,亮着幽幽的紅光。

「這是什麼情況?」

紅光忽明忽暗,有時候透過窗戶,還能看到幾個人影,看上去詭異莫名。

「這麼容易就被找到了嗎?」

蘇橫蹙著眉頭,覺得事情不會有自己想像的這麼簡單。

「先去看看再說。」

蘇橫提高警惕,朝着醫院門診樓的入口走去。

紅月下,老舊的大樓宛若趴伏在地上的怪獸,張大嘴巴,將蘇橫有些孤單的身影一口吞下。

……

「葉子,要不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此時。

天神製藥第二附屬醫院門診大樓,某個房間里。

四個年輕男女,正圍繞着一個燃燒的蠟燭坐在一起,其中一個胖乎乎的小男孩,正面帶恐懼,用顫抖的聲音對另外一個黑長直年輕少女開口勸說道。

「慫包常小胖!」

黑長直女生脆生生道,「你忘記了,是你提出要來這個地方冒險的嗎?」

「唔…」

聽到叫葉子的女生這樣說,常小胖更難受了。

他用帶着哭腔的聲音爭辯道。

「我只是從網上看到說,這座廢棄的醫院裏有成為覺醒者的秘訣,隨口一提,沒想到你們真的答應了下來。」

「好了。」

另外一個留着寸頭,臉上帶着雀斑的年輕男生開口道。

「小胖,你看一下外面的天氣。」

他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嘆息道,「這麼強的輻射,如果就這樣走回去的話,恐怕在半路上就要得輻射病吧。」

「我們可以打電話通知家長。」

小胖子還不死心,看起來是真的被嚇壞了,朝着最後一個文靜女生開口道。

「恐怕不行。」

最後一個女生身上還穿着校服,帶着黑框眼睛,身材稍稍有些圓潤。

說着,她從校服的口袋裏拿出一個最新款式的桃子牌通訊器,解鎖屏幕後,通訊器上連一格信號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到了晚上,通訊器上一點信號都沒有。」

「所以,我們三個是只能在這個鬼地方呆一晚上了是嗎?」

「嗯!」

另外三人齊齊點頭。

「不是吧…」

小胖子真的快哭了。

想到自己當初興緻勃勃提出的建議,他現在恨不得是穿越回去,給自己一巴掌。

簡短的交談后。

幾人都不再說話,密閉的房間里,以前似乎是當作儲藏室來用,角落裏放着各種瓶瓶罐罐的東西。

雜物堆最裏面,是一個鋪蓋着蛛網的人體骨骼標本。

慘白的顱骨,在暗紅色燭光的照耀下,顯得有些瘮人。

小胖子無意間和顱骨中空蕩蕩的眼眶來了個對視,便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渾身肥肉都在亂顫。

踏!

踏!

就在這個時候。

門外,有節奏固定的腳步聲傳來,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

最後,腳步聲停留在儲藏室老舊的鐵門外。 無恥莽夫一連兩日頓頓做白水煮豆腐,吃的趙青檀臉色發青,低頭認錯。

可顯然她還不知道自己錯哪裏,好在隨着趙鈺率領的先鋒軍抵達淮南西路,八爺忙的沒空伺候她,找了一位做飯的婆子回來。

趙青檀一開始還有些高興,終於不用面對八爺,忍受屈辱了,等發現除了做飯,這個上了年紀的婆婆耳朵不好使后,着實無語。

「老婆婆,你能出城嗎?」

「你不吃蔥啊?」薛婆在擀餃子皮,她手腳利索,張羅飯菜非常的快,趙青檀同她說話,她非常的高興,「那我以後不放蔥。」

趙青檀:「出城,出去,你怎麼出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