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羅長風聽了微微頷首,這時石家兄弟倆連聲怪叫道:「哪裡來的不知死活的混賬東西,活的不耐煩了,敢管我們的閑事?看刀。」話音一落,揮刀便斫,兩人同時出手,一個左刀右指,一個右刀左指,頓時合成一道弧形將那人罩住,那人見狀也禁不住心中一凜,心說我還以為這兩人武功低微,誰知他們雙刀合使,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招數竟然十分老辣。

那人也不簡單,就在刀光罩頂之即,驀地一聲長嘯,身形躍起,舉劍便刺,這一劍正好刺中那道弧形的合圍之處,立馬響起兩下「叮噹」之聲,石家兄弟倆的雙刀合圍立馬給他破解了。

羅長風一見立馬贊道:「好功夫」,這時石家兄弟倆各自身形一轉,刀走偏鋒,左右夾攻,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當真是攻守兼備,無懈可擊,羅長風在一旁觀戰,只見三道銀光,忽分忽合,恍如金蛇飛舞,糾纏不休,心中不免為那人捏了一把汗。

那人與石家兄弟倆越斗越烈,刀光劍影之中,三人時而打成一團,時而分開三處,身法之快,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戰至酣處,人影刀光混成了一片,竟然分不出三人誰是誰,這時甄燕兒看著三人激烈的打鬥,正在為那人擔憂時,忽聽得那人一聲大喝,劍影劃過,頓時響起一片金鐵交鳴之聲,三條人影倏的分開,就見石家兄弟倆面色鐵青,手中的刀都只剩下半截了。

「你們輸了,還不滾蛋。」那人說道,石家兄弟倆一聽羞愧難當,立馬帶著一眾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那人用的是一柄普通的劍,卻削斷了石家兄弟的鋼刀,不僅劍法精妙,而且內力深厚,看來是一個武功高強之人。

打鬥一結束,羅長風也看出了那人的來歷,心說原來是他,他怎麼來幽州了?

這時那人說道:「長風大哥,小弟這廂有禮了,不好意思,搶了你的風頭。」

羅長風微微一笑,說道:「沒事,福兄弟不用客氣,我還要感謝你的拔刀相助呢。」

那人面露喜色,問道:「長風大哥,你知道我是誰?」

羅長風道:「剛開始並不知道,後來看了你所使的劍法,這才猜到是徐大俠你。」

羅長風所說的徐大俠福兄弟,是最近十年江湖上出類拔萃,名噪武林的俠道人物,而羅長風則是十年以前的武林風向標。

徐福聽了不好意思的說道:「什麼大俠不大俠,都是江湖朋友的謬讚,不值得一提,要說真正的大俠,只有一個人配得上這個稱號,那就是長風大哥你呀。」

羅長風道:「兄弟,快別給你大哥臉上貼金了,來見過你嫂嫂。」

徐福一聽,趕忙對著甄燕兒一抱拳躬身施禮道:「小弟見過嫂嫂,嫂嫂好。」

甄燕兒聽了也含笑回禮,其實在這之前羅長風與徐福並不認識,彼此只是聞名而已,但都把對方當作平生知己,所以今日一見就像老朋友一樣,除了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外,最重要的是江湖兒女不拘小節,當然還有彼此的惺惺相惜。

然後羅長風熱情邀請徐福去虎踞山做客,徐福盛情難卻之下欣然前往,誰知三人沒走多遠,又碰上了去而復返的石家兄弟及一眾手下,簇擁著一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這人手拿一把摺扇,看似溫文爾雅,卻顯得有幾分輕佻,幾分邪氣,一看就是個陰險奸詐之人。

這個年輕人一到跟前,摺扇一指羅長風與徐福,陰惻惻的笑道:「羅大俠,徐大俠,不知什麼風把你們兩位吹到幽州來了,剛才還欺負我的手下,我是來為他們討回公道的。」

就在這個年輕人說話之時,甄燕兒已在羅長風耳邊說出了他的來歷,羅長風聽了雲淡風輕的一笑:「原來是龍幡谷的少谷主大駕光臨,幸會幸會,少谷主要為手下出頭,那就出招吧。」

賈龍飛「嘿嘿」一笑,說道:「羅大俠果然夠爽快,好,恭敬不如從命,我就跟羅大俠過上兩招。」話音一落,摺扇一伸,殺招立出。

這一招是點穴的招數,他把扇子合了起來,當作判官筆來用,疾點羅長風的「肩井」穴,手法利落,認穴奇准,羅長風見了心說:「難怪這小毛賊如此猖狂,就這一手點穴功夫,江湖上也沒有幾人能比的上。」

想事情也不耽誤接招,他身形不動,待賈龍飛的扇子點到,驀地大喝一聲「撒手」,同時一揮寶劍,一劍砍下,這是將寶劍當作大刀來使,與此同時,賈龍飛也喊了一聲「撒手」,扇子改點為粘,倏然一翻,搭著劍鋒,往下便按,兩人的功為在伯仲之間,羅長風的寶劍被壓的往下略沉,然後反彈起來,把賈龍飛的扇子盪了開去。

這一招羅長風稍佔上風,但賈龍飛的扇子沒有被打落,也只能算作平手,這時賈龍飛說道:「你沒撒手我也沒撒手,再來再來。」說完身移步繞,繞到羅長風的後面,嗖的一聲,扇子疾點,點向羅長風腦後的「風府」穴。

羅長風就像長著后眼似的,移步轉身,反手一劍,又狠又准,由於劍長扇短的緣故,賈龍飛的扇頭還沒有觸到他的腦後時,他的劍鋒已削向賈龍飛的手腕,賈龍飛見勢不妙,急忙沉肩縮肘,慌忙把扇子抽回,只聽「當」的一聲,扇子與劍碰個正著,賈龍飛的摺扇是深海玄鐵所制,寶劍損壞不了,但他的虎口被震的隱隱發麻,情急之下,他立馬斜竄幾步,同時還不忘讚歎一聲:「好劍法」。

羅長風一招得手,立馬反守為攻,只見他身形一個旋轉,轉到賈龍飛的前面,攔阻了賈龍飛的退路,然後一聲長嘯,使出一招「風刀霜劍」,頓時寒意撲面,直透心頭。

賈龍飛一見不由的贊了一個「好」字,扇子滴溜溜一轉,正好迎上羅長風的寶劍,強大的衝擊力使得他向後一翻,翻出了一丈多遠。

羅長風這一劍用了八成功力,不想被賈龍飛避重就輕的「卸」掉了,這種上乘的「卸」字訣功夫令羅長風心頭一凜,尋思道:「如今江湖上真是人才輩出,我若像他這般年紀,只怕還沒有他這樣的身手。」

想事情也不耽擱接招,賈龍飛又飛身撲了上來,羅長風寶劍一揮,划向賈龍飛的雙腿,賈龍飛身子懸空,雙腳連環踢出,扇子點向羅長風的「神庭」穴,此穴位於頭前部入髮際五分處,若被點中輕則頭暈腦脹,重則命喪當場,羅長風若是不變招,雖然能划傷賈龍飛的雙腿,但他自己也會受傷,他是成名大俠,跟賈龍飛也無深仇大恨,所以並不想與之拚命,一見賈龍飛出招狠毒,心念一轉,連忙閃開,這樣一來,反而被賈龍飛搶了先手,他只能連連後退。

賈龍飛如此兇悍的打法,來源於他的奇特想法,他想要打敗羅長風揚名立萬,因為羅長風是名震江湖的大俠,他自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卒,所以他連連使出險招,不惜兩敗俱傷。

其實剛才那一招,羅長風若是不讓的話,以他的功力和閉穴法應付,雖然會受傷,但傷的不會太重,而賈龍飛則慘了,雙腿被斬,說不定要成為廢人一個,羅長風沒與他硬拼,避開了他的這一招,過後他也想到了當時的兇險,不由的嚇出了一身冷汗。

為了打敗羅長風,他什麼也不顧了,明知羅長風手下留情,但他卻並不領情,一見羅長風後退,立馬如影隨形,形如飛鳥,扇子一揮,揮向羅長風的面門。

羅長風只覺一股勁風撲面,雙眼幾手睜不開了,賈龍飛見狀立施殺手,就聽「嗤」的一聲,扇子從羅長風的手臂劃過,羅長風猛地大吼一聲,右腕一翻,一掌推出,打在賈龍飛的胸口之上,賈龍飛被打的連退三步,然後「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羅長風的右臂則被扇子劃了一條口子,鮮血流出浸濕了長袖。

賈龍飛一站穩身形,扇子一揮,又撲了上來,同時還喊道:「你掛了彩我也掛了彩,兩不虧輸,再來再來。」

羅長風劍交左手,說道:「好,今天我就捨命相陪,若是我在一百招內不能勝你,算我輸。」

羅長風以大俠的身份定出百招,基本上將賈龍飛看作同等的對手了,賈龍飛一聽,本來煞白的臉上立馬煥發出光采,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羅大俠,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羅長風道:「要是你輸了呢?又該如何?」

賈龍飛道:「我立馬帶著手下滾蛋,不再阻止你們回虎踞山。」

羅長風道:「如此甚好,出招吧。」

這時從北面來了一位姑娘,見到有人在打架,便停下來觀看,看到場中的賈龍飛時大感意外,不由的「咦」了一聲,而賈龍飛一看到這位姑娘頓時面色大變,看來他是認識這位姑娘的。

此時賈龍飛被羅長風的劍影籠罩著,幾乎透不過氣來,根本不能分心與那位姑娘打招呼,這樣一來,他不兔焦躁起來,連使險招,羅長風久經陣仗,經驗豐富,賈龍飛冒險急攻,正合他的心意,他腳踏九宮八卦方位,使出一套太極劍法,雖然看上去是守勢,但卻把賈龍飛的攻勢全部化解了,劍鋒所指,無一不是賈龍飛的要害之處,賈龍飛若是一個不小心,定會被捅個透明窟窿。

賈龍飛心急火燎,大聲喊道:「羅長風,我與你拼了。」說完扇子一揮,瞬息之間,連襲羅長風七處大穴。

羅長風高聲喝道:「來的好」,寶劍連削帶划,划傷了賈龍飛的肩頭,這還是羅長風聽到了那位姑娘的驚叫聲,及時收劍,不然就刺穿了賈龍飛的琵琶骨,廢了他的一身武功。

羅長風雖然勝了,但勝的僥倖,因為他用了六十招,心說若不是他心浮氣躁,心神不寧,章法大亂,鋌而走險,只怕要斗到百招開外。

賈龍飛捂著傷口,滿面通紅,羞愧的叫道:「羅大俠,好功夫,領教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說完瞟了一眼那位姑娘,轉身揚長而去。

那位姑娘則是一臉迷惘,羅長風一見問道:「姑娘你認識這位龍幡谷的少谷主」?

那位姑娘道:「曾經見過一面,不是很熟,對了,剛才聽他叫您羅大俠,不知您是不是十幾年前的那個羅大俠?」

羅長風道:「是啊,你問這個幹嘛?」

那位姑娘道:「羅伯父,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父母跟你是好朋友。」

羅長風問道:「你父母是誰」?

那位姑娘道:「我父親叫冷鋒,母親叫梅傲雪,這次是我母親讓我來找您的,她想讓您告訴我我父親的事。」

羅長風道:「原來你是冷賢弟的女兒,都長這麼大了,你父親的事伯父以後再告訴你,現在伯父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儘快趕往虎踞山,若是你方便的話,跟我們一起去虎鋸山玩玩,對了,伯父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位姑娘道:「我叫冷若霜」。

羅長風道:「好名字,不過有點凍人,賢侄女,你說呢?」冷若霜聽了心說不就是一個名字么,怎麼還動人?她哪裡知道此動人非彼凍人,羅長風不知道冷若霜在想什麼,而是立馬將她介紹給徐福,甄燕兒認識,徐福禮貌的點點頭,而甄燕兒高興的說道:「好侄女,都成人了。」

幾個人打過招呼后,立馬動身趕往虎踞山,路上羅長風想到:「冷賢弟新婚之夜慘死房中,梅傲雪神秘失蹤,他們怎麼會有女兒呢?現在冷若霜來問我她父親的事,我該怎麼開口呢?唉,這件事真是麻煩啊。」 從明天開始我這本書就要上架了,起點會開始收費,但QQ閱讀是免費的。

不過QQ閱讀免費要等一個星期,上架后一個星期內QQ閱讀也是收費的。

你們要是不想付費也可以直接去QQ瀏覽器,在瀏覽器裏面看也是免費的。

但我還是希望有條件的讀者支持一下,起碼給個首訂,訂閱第一章付費章節也行。

總之這本書寫的也不是很好,熬到了上架,之後的劇情會加快一點,可能四五十萬就寫完斗羅了。

你們要是希望的話我可以開其他世界的劇情。

不希望的話我就開新書,新書寫作方向大致是和歷史,神話有關的,不是同人了,是原創。

總之,感謝各位的支持了,有興趣可以加我的讀者群說說想法。

╰()╯ 安全地帶的存在對於小丫頭們來說也是一種保護,可以讓她們肆意的去玩鬧也沒有關係。

至少明面上沒有人會破壞這個規矩對她們動手,否則會受到其它海賊群起而攻。

也會率先被阿斯卡島上還留著的海軍視為『變態』而專門盯著。

只要幾個小丫頭不自己亂跑出安全地帶的話,基本上安全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莫奈之所以要悄悄躲在周圍而不是陪在小丫頭們身邊的原因是:害怕因為她,暴露了小丫頭們也是怪物家族一員的身份。

「阿金和蒂迦你們這兩個傢伙竟然也會跟來?!」

卡贊一臉驚訝的看著阿金,全員裡面卡贊唯一沒有料到的就是阿金和蒂迦了。

主要是阿金。

按理說這小子應該跟貝拉米一樣到處折騰才對。

至於蒂迦只是單純的習慣性跟著阿金而已。

「雖然有傳聞那個劍不會出世,但是我還是打算帶著蒂迦去看看,這小子還缺一把武器。」

阿金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嚴肅,看起來很重視這件事情。

蒂迦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概念,他覺得師父給他打造的劍就挺不錯的,就是因為還沒有掌握武裝色霸氣的原因,所以經常用壞。

「唔…本來聽到這島上有那麼一把劍,我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打算去看看那個傳說中的七星劍適不適合蒂迦使用的。」

卡贊剛開始聽說七星劍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蒂迦的配劍問題。

如果七星劍的造型就是蒂迦所用的真正的『劍』的話,那麼可以想辦法弄到手。

當然,這都是在能找到七星劍的情況下。

卡贊瞥了一眼在旁邊安安靜靜喝木瓜牛奶的小砂糖,說實話,這小丫頭跟過來卡贊也是比較意外的。

他以為砂糖會粘著她的小夥伴克爾拉。

沒想到竟然是久違的想要粘著哥哥了。

「那就兵分三路吧,奴家行動快,在這些島上快速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找找那把劍的行蹤。」

「嗯,我帶著羅賓去看看那些古代遺址,這丫頭小時候就對這些東西感興趣。」

卡贊揉了揉身邊羅賓的頭髮,很柔順、也已經長到了肩膀下方,一點沒有剛回到他身邊時粗糙的感覺了。

羅賓被卡贊揉了揉頭髮還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只是抿了抿嘴,稍微低了低頭,沒有掙扎。

這是羅賓長大之後第一次被卡贊揉頭髮,小時候倒是沒少這樣子。

比起小時候也坦率很多了。

小時候的羅賓反應很激烈,因為當時她把這種行為判定為『欺負』,不僅會用力的拍開卡贊的手,甚至可能會撲上來咬他。

「阿金和蒂迦就在附近地面上找找看吧,也不要跑太遠了,主要是等小馮的消息,多留意身邊的狀況,隨時有人殺出來。」

「好。」

分工完畢。

小砂糖喝著木瓜牛奶的小嘴兒突然一頓,一臉懵逼的看向卡贊:「呱呱,那我嘞?」

「…你當然是跟著哥哥了。」

「你剛才把我忘了吧(?д?;)」

「沒有。」

「你就…」

「大家,出發吧!」

。。。

卡贊有一個小心思從來都沒有跟別人說。

那就是對羅賓的愧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