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玄點了點頭。

「另外巨龍之舉建造的怎麼樣了?」

「目前進展十分迅速,已經完成了一半多了,最主要的還是林組長您給的阿爾法合金,這種合金製造簡單,而且強度十分高,我覺得完全建好后,就算是鷹醬國的那種海嘯我們也可以完全抵禦!」

楊振坤興奮的說道。

這段時間,林玄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從巨龍之脊到改造液,後來的空間電池,再到現在的阿爾法合金,感覺林玄就如同一個無窮無盡的寶藏庫,一旦九州缺什麼他就會拿出對應的東西。

「我作為九州的一民,這都是我分內的事情,還請楊院首不要過度的吹捧我了。」

林玄笑了笑,隨即一雙眸子掃視著眾人。

「各位,之前的一切都是準備工作,而後面則是開始搏命了,距離九州的第一次超級地震只剩下最後的二十天,我作為特別行動組的組長,希望各位能夠全力以赴,共過難關!」

說完,林玄鞠躬示意。

三軍指揮司司長廣良駿連忙扶起了林玄,「林組長,不必如此,我們都是九州一員,定當全力以赴!」

其餘各司負責人,眼眶發紅的看向林玄。

「林組長,請您下命令吧,我們都將萬死不辭!」

此時會議室內的眾人都明白,全體九州人的性命在這一刻起,完完全全的掌握在眾人的手中,所以他們豈敢辜負全體九州人民的信任!

見眾人如此說道,林玄站了起來,目光熾熱的說道。

「很好,接下來我們做的事就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從明天開始全體媒體通告三地遷移計劃,同時所有私有企業,全部歸於國有化!特別是食品、運輸、醫藥等災害必須的生存物品!」

聽到林玄的話,在場的人紛紛一驚,不虧是林組長,做事果然雷厲風行。

「第二,讓邊防加強巡邏,特別是巨龍之脊建造的地方,不能讓他國人踏入九州國一步!其次讓那些非九州國的人通通趕出去,外交使館也一樣,並且通告全球末日即將降臨,讓他們做好準備!」

「是!」

林玄說完,台下的眾人紛紛起立,異口同聲道。

剛離開會議室,楊振坤就將林玄攔了下來。

「楊院首,有什麼事嗎?」

看著楊振坤這秘密的模樣,林玄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目前科學院已經做好了第一批人形機甲,不知道林組長有沒有時間過去試試?」

人形機甲!

這個東西林玄可以等了很久了,前世的九州可沒有這種神器,哪怕是到後期,他們也只能手持刀刃的拼殺。

既然楊院首他們造好了,第一款那自然要去看看了。

「行,不過你至於這麼神神秘秘的嗎?」

林玄有些失笑道。

「林組長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目前他國已經向我們派出了不少間諜,光我們科學院都抓了3個,要不是特勤局的人厲害,改造液的配方怕是就要被間諜弄走了。」

楊振坤低聲說道。

「居然還有這種事?!」

林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至於間諜,他不會沒有想過,但是也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大能力,能夠潛入到科學院里。

「行,我知道了,那你跟龍首反饋了嗎?」

「反饋了,龍首又派了不少特勤局的人來了,不過我還是擔心,所以我最近吃住都在實驗室里了。」

「楊院首,辛苦你了。」

林玄雙眸之中充滿了敬佩。

「辛苦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而且,自從上次服用改造液后,我基本上一天睡3-4個小時就足夠了,可以精神一整天!」

一邊說著,兩人朝著遠方走遠了。

而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一道身影來到了他們倆剛才站的地方。

身影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同時用十分流暢的腳盆雞語說道。

「這些超越當前科技的產品,我一定會拿到手的,你們等著!」 把目前的戰鬥技巧熟練掌握,這對於兩人來說,尤其是對雲朔來說,就已經足夠。

就像季路所說,他們最需要提升的是自身實力。

與陰影世界即將開展,他們的實力越強越好。

如果雲朔可以達到罪面,那金城基地就沒什麼安全問題了,他可以隨時替換楊默,讓楊默出手大殺四方。

不過這也就是想想而已,即便是資源充足,也不可能只用幾天的時間晉陞罪面。

兩人結伴回到修鍊室,重新開始修鍊。

…..

時間飛逝

一連十幾天過去,牙人大軍集結的越來越快,這讓基地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小季,基地里的犯人該送走了,如果留在這裡,會成為隱患的!」

蘇安拿著一份厚厚的文件,看著季路提議道。

現在整個基地都在積極備戰,根本無暇顧及那些被關押起的負罪者。

「是該送走了,死獄那邊的人也應該快要到了,送走那些傢伙,我們就可以專註備戰了。」

很顯然季路也明白基地現在的情況,他已經通知死獄,讓那些傢伙前來接收負罪者。

剛說完沒多久,一到恐怖的重力瞬間籠罩整個基地。

「死獄的小鬼們,管好你們的手!!!」

楊默的聲音傳來,聽上憤怒異常。

聽到楊默憤怒的聲音,季路和蘇安臉色一變。

「壞了,那些傢伙又去招惹老楊了!」

兩人急忙沖了出去,趕去阻止雙方開戰。

基地外,一名身穿紅袍,手持鎖鏈的蒙面人發出一陣笑聲。

「嘻嘻嘻嘻…別這麼見外楊默,不就是一些垃圾嘛?

在那死不是死?反正到了死獄他們也得死。」

他的鎖鏈連接到了療養院的監房,將十幾名負罪者鎖起,而他的身後,還有四個黑袍獄卒也都鎖著幾名負罪者。

「別特么噁心老子,他們死不死我不管,但你敢在我這裡下殺手,老子就把你碾成渣滓!」

一向悠然自得的楊默,現在卻是一臉嫌惡的怒容,看上去和死獄的這個傢伙很不對付。

「楊老…消消氣!消消氣!」

季路終於趕來,他衝到楊默身邊安撫道。

而蘇安在看到那個蒙面人後,也是冷哼一聲。

「哼,我當是誰,原來是東獄的何荊,何大看守長!」

「哦~是蘇安吶?沒想到我的面子這麼大,竟然能你們一同迎接。」

何荊抬眼看了過來,陰陽怪氣的說著。

「何看守,讓你的人把鎖鏈撤了,基地里不允許殺人,尤其是虐殺!」

季路的冰冷的聲音傳來,他很了解這位看守長。

或者說只要接觸過死獄的人,就沒有不知道何荊大名的。

這位看守長,是整個死獄中最殘暴的一位,即便是統御東南西北四大獄的典獄長,都不及這傢伙來的殘暴。

他是把虐殺當成一種樂趣,不少負罪者被他抓住后還沒到死獄,就已經死的連渣都不剩。

當然這傢伙在戰鬥中,也是同樣的做法。

別說是一同前來的同伴,就算是普通人,只要擋在他的面前,他都會毫不由於的發起攻擊。

根據總部的評價,如果這傢伙沒有加入死獄的話,那他就會成為一名讓所有人頭疼的負罪者。

聽到季路的話,何荊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

「嘻~放了那些垃圾!」

話音落下的瞬間,四名獄卒收回鎖鏈,把那些鎖住的負罪者全部鬆開。

何荊自己卻是揮手一甩,鎖鏈發出一聲爆響,伴著那些負罪者的慘叫聲,帶著點點血跡回到他的手中。

「你!」季路瞪眼看去,他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樣肆無忌憚。

而何荊卻是毫不在意的擺擺手。

「別那麼生氣,他們不是還沒死嗎?」

「何看守,我希望剛才的事不會再次發生,否則的話,我會把這事告知獄主。」

聽到獄主二字,何荊身體微微一僵,隨後淡淡的說道。

「知道了,這裡不會發生了。」

何荊把這裡兩字咬的格外用力,這才讓眾人放心。

看著這個一身紅袍的傢伙,楊默冷哼一聲。

「你要是敢在這裡有異動,老子碾碎你!」

說罷,這才將自己的能力收回,躺回了躺椅上。

隨著楊默收回能力,基地里的人也終於沒有了那種坐如針氈的感覺。

修鍊室的雲朔睜開眼,疑惑的看著門外。

「外面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有一種要被碾碎的感覺?」

想了很久,他也依舊沒有想明白。

基地里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就連微弱的震動都沒有,這讓他一頭霧水。

放下手中碎裂的晶石,雲朔伸手抓向箱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