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陵海正在創建文明城區,上級對市容市貌的要求很高,連車位都畫上了箭頭,車頭必須統一朝外,不能像以前那樣隨便停放。

大隊院子裡的車位同樣如此,所有車必須倒進車位,車尾的車標因爲靠着牆,平時不注意很難看到,而車頭又是爛大街的大衆臉,以至於直到前幾天才被幾個輔警發現是輛豪車。

韓昕咧嘴笑道:“落地七十多萬,我捨不得花那麼多錢買,是我爸我媽給我買的。”

“你爸做什麼的?”

“在江城做工程,他已經做幾十年了。”

“原來你小子是富二代啊!”

“什麼富二代,陵海有錢人多了。”韓昕嘿嘿一笑,指指停放在路邊的那一排車:“劉隊,你看看,不是寶馬就是奧迪,那兒還有一輛奔馳。”

劉海鵬轉身看了看,又笑問道:“如意嘉園的房子也是你爸給你買的?”

“房子不是,房子是拆遷安置的。”

“不但是富二代,也是拆二代!”

“我們村全拆了,又不只是我們一家……”

“這麼說你是老陵海村的人?”

“嗯,以前住在老海通市場後面。”

想到一個親戚也是他們村的,劉海鵬禁不住問:“拆遷時你家要了幾套,政府給了多少補償?”

這不是什麼秘密,就算不說他們早晚也會知道,韓昕撓着頭,一臉不好意思:“我家以前的房子小,院子也不大,就拿了兩套,還有八十多萬的現金補償。”

“你住一套,你爸你媽住一套?”

“他們……他們不跟我住,他們有自己的房子,拆遷安置的那兩套,是我奶奶留給我的。”

“好吧,我……我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好好幹。”

“劉隊,你擔心什麼?”

“沒什麼,我快到了,我在前面左拐。”

還擔心小夥子賺錢不夠花,一旦經受不住誘惑,容易犯錯誤甚至出問題。

結果人家不但是富二代也是拆二代,光房產就值四五百萬,劉海鵬發現自己是杞人憂天了,而且受到了很大傷害……

韓昕不覺明厲,回到家發現表妹沒回來,乾脆坐下來點開微信羣。

專案組今天的進展不大,“樹哥”太狡猾了,通過查詢發現綁定QQ的銀行卡肯定是他人的,關聯QQ的手機號也是用他人身份證辦理的,楊朝梅每次把錢轉過去,他都會像那些搞電信詐騙的一樣將錢迅速轉移,想查清毒資流向最快也要到明天下午。

QQ時而登陸,時而下線,短時間內無法鎖定其位置。

關聯QQ的那個手機號已關機,可能連卡都從手機裡取出來了,同樣暫時無法鎖定其位置。

每次線下交易時藏貨的位置也不一樣,很隱蔽,都不在監控範圍內。附近倒是有監控,但在大概時間段內經過的人員和車輛有很多,只能通過人臉識別和大數據比對分析。

桂支和黃大不但沒泄氣,反而越戰越勇。

因爲從現在掌握的情況上看,這個“樹哥”絕對是條大魚!

術業有專攻,接下來怎麼“由案到人”,韓昕很清楚十個自己加起來也不如那幾位擁有高學歷的經偵、網安和技偵同行,別說人家並沒有要求幫忙,就算有要求也幫不上。

在部隊學的那些老套但很奏效的偵查方式,在老家真的用不上……

韓昕有點鬱悶,暗想是該學習了,不然永遠只能被當作“人形搜毒犬”使。隨着新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應用,將來恐怕連“人形搜毒犬”都沒機會做。

可是學什麼呢?

基礎不好,底子太差,一看見書就頭疼,想充電、想跟上時代真是太難了。 陳明弄好這一切之後。

他開車回了自己的別墅。

葉玉跟葉青本來也想跟著陳明一起走。

可想起她們父母的話,她們姐妹倆又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陳明又沒說帶她們一起走,她們要是那麼主動的跑上去,那也太讓她們不好意思了。

陳明回到別墅。

洗了一個澡,然後躺在沙發上面。

這時,他才終於把那個鬼魂給丟了出來。

那鬼魂一出來,發現已經到了晚上,而且還是在屋子裡面,頓時鬆了一口鬼氣。

他還真怕陳明直接把他丟到太陽中暴晒,那麼以他這種沒有絲毫怨氣的鬼魂,估計一下子就讓陽光搞得灰飛煙滅了。

那鬼魂也不敢逃走,渾身發抖的看著陳明,對著陳明說道:「這位道長,我不想死,你可千萬不要殺我,我不要灰飛煙滅,我還想去投胎轉世。」

「說吧,你叫什麼名字?既然你已經去世了,為何你還要留戀在陽間?不肯去陰間報到?」陳明冷著臉喝道。

「道長,你不知道,我之所以死掉,都是因為那個賤人,她害了我。」鬼魂十分難過的說著。

然後,他就把自己死掉的過程說給陳明聽。

原來這個人,名叫龍達,他跟老婆白手起家,創造了一個公司,現在價值已經過千萬。

可因為他現在成功了,所以他就愛上另外一個年輕的女子。

他對那女子也是真愛,可那個年輕女子最愛他的錢,紛紛在謀划他的錢財。

哪怕最後直接把他的命都了結掉,這龍達竟也不怪那個女子,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老婆跟小孩。

龍達想想自己就是個混賬東西,也怪不了那個蛇蠍心腸的女子害了他,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這才導致他即便死了,也沒有絲毫怨氣。

陳明笑了笑,說道:「既然已經知道錯了,那麼就誠心悔改,不就好了,所以你不用難過了,既然你打算最後見你妻兒一次,把一些遺產交給他們,我可以幫你。」

「你幫不了他,他就是個該死的罪鬼,我們地府絕對不可能放過他。」這時候,一道陰惻惻的聲音響了起來。

「嗯?」

陳明皺起眉頭,他睜開鴻蒙神眼,頓時看到一黑一白的身影,直接從門窗那飄了進來。

「黑白無常大人,我冤枉,我非常冤枉啊。」那個叫龍達的鬼魂,看到黑白無常,頓時嚇得渾身發軟,急忙跪倒在地。

「哼,你這個該死的龍達,竟拿了兩瓶好酒把我們兄弟倆灌醉,然後就逃之夭夭,你以為你能逃出我們兄弟倆的手掌心?我告訴你,在我們黑白無常手下,還沒有任何一個鬼魂逃得掉,除非是我們不想理會他。」黑無常忍著鬼臉喝道。

「沒錯,龍達,你跟我們回地府去吧。」白無常也說道。

「二位大人,你們不要心急,他已經誠心悔過,我打算幫他最後一把,了一下他在陽間最後一個心愿。」陳明笑眯眯的說道。

這兩個黑白無常,長得還是挺帥的,而且看起來壓根就不像是鬼魂,像是兩個活生生的人。

陳明知道黑白無常絕對是有著強大的鬼修之力。

如果在陰間,陳明壓根不是他們的對手,甚至一招都敵不過,就要被他們搞得身受重傷,甚至直接被滅殺。

可現在是在陽間,這黑白無常的戰鬥力,絕對大大縮減,甚至直接縮減九倍都不止,只剩下一成的戰力。

陳明自然不會害怕這兩黑白無常,他既然已經答應了龍達,自然要替龍達做到。

鬼魂龍達急忙說道:「道長,你要救我,我不想現在就去地府,我還要見一下我的妻兒,不然我怎麼都不願意進入地府,畢竟以後再也見不到了,我不想留下遺憾。」

「好,龍達,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的。」陳明開口應道。

「小子,你難道要跟我們黑白無常作對?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能夠看到我們鬼魂,但如果你跟我們作對的話,你的壽命都會大大縮減,因為我們可以隨便更改生死簿。」黑無常瞪著陳明,憤怒的喝道。

「沒錯,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雖然我知道你有幾分本事,但我們兄弟倆壓根就不把你放在眼中,如果你阻礙到我們黑白無常兄弟倆的事,那麼我們就讓你也去地府報道。」白無常也吐著舌頭喝道。

「呵呵,你們真是很搞笑?要是在陰間我還真不是你們的對手,可這個地方可是陽間,你們怎麼那麼天真?」陳明笑了笑,瞬間開始出手了。

他手上一揮,立即出現了兩團火球。

那兩團火球立即攻擊黑白無常而去。

黑白無常大吃一驚,就要閃開,可發現已經來不及,只能被那兩團火球,直接落在了鬼身上,燒得他們慘叫連天,急忙閃逃。

「好你個小子,你這是要我們的鬼命啊?要是在陰間的話,我們肯定要你好看,你給我等著,我們肯定要你好看,如果你現在還剩下50年壽命的話,我們直接給你去掉一個0,看你死不死?」

黑白無常都非常憤怒,同時咆哮。

「你們給我滾蛋,不要在這裡唧唧歪歪,開什麼玩笑?你以為你們黑白無常能夠做得了主?」陳明冷笑的道:「其實我知道,你們根本就管不了生死簿,因為管生死簿的是你們的大判官,而不是你們。」

「你怎麼知道?」

黑白無常驚訝了,他們倆都看著陳明,心中有點恐懼。

因為陳明竟隨便就傷到了他們,實在讓他們難受到了極點,恨不得現在就對陳明動手。

可他們在陽間打不過陳明,回到陰間又找不了陳明麻煩。

至於他們說要修改生死簿,他們哪裡有那個權力,因為那是地府第一判官才有的權利。

就連另外的八大判官,都不可能有資格修改生死簿。

地府有九大判官,排名第一的判官,實力最強大,掌管的生死簿那一件恐怖聖物,非常強悍無邊。

。 這就意味著他的法則力量已達到了最強的階層。

也就是說如果蕭峰還想繼續深造法則力量的階層已經是不太可能了。

他已經將3000種法則力量都修至了至尊強者階層,如今的他只需要動動腦,伸伸手,就可以隨意使用任何一種高階強大的法則力量。

即使他的修為並沒有任何進步,但他的實力卻有了質的飛躍。

但世人皆知,世間萬物相愛相殺,相互克制。

就好比木屬性克土屬性,土屬性,克水屬性,水屬性克火屬性,火屬性,克金屬性,金屬性,可木屬性。

又有著風力會助動火力,雲力會助動雷力,相同道理。

所以說蕭峰雖然沒有提升半點修為,但他已經掌握了全屬性的3千法的力量,並且3千法則力量境界還是最高階,在面對敵人的時候輕輕鬆鬆切換法則力量屬性,就可以剋制敵人生無可戀。

再加上法則力量之間戰力會相互疊加的屬性,爆發出的威力非同小可。

譬如說。

肖峰在面對敵人之時,他或許可用風元素法則力量疊加火元素法則力量去燃燒敵人,又或者可用水元素法則力量去衝擊。

再由風屬性元素法則力量的疊加下,所造成的傷害比單單火屬性法則力量要多的不知多少倍。

這就是為什麼蕭峰掌握三千種高階法則力量之後,興奮不已的原因。

……

畫面轉回媧皇宮。

聖人女媧雙眸瞪大如銅鈴般,雙唇難以閉合,滿臉都是震撼的神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