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艾雪的這段經歷他很早就知道了,只不過小時候的他貪玩又不懂事,艾雪寄娃娃時他還曾嘲笑過,直到後來才慢慢理解。

可能是沒有親身經歷過,對那種感覺他依舊很模糊。

「走吧。」艾雪平靜了一下情緒。

.

.

.

一家香鍋小店,緊靠落地窗的一張桌前,吃完一碗的安德烈沖老闆豎起食指,示意再來一份。

凡妮莎一臉嫌棄:「你都吃兩份了。」

「你不覺得很好吃嗎?」

「好吃你就多吃點,往死里吃,撐死為止。」

安德烈搖頭:「你這孩子,怎麼和老師說話?」

「我們就坐在這看他們小情侶約會?」凡妮莎瞥了瞥筆記本,屏幕上是快遞公司的監控畫面,畫面中是以辰和艾雪離開的背影。

「不然呢?萬一出了意外,承擔責任的又不是你。」安德烈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走來的服務員,準確說是盯著服務員手中的麻辣香鍋。

「你自己的學生都沒這麼關心過吧?」

「誰敢關心刺蝟?」

「刺蝟?什麼意思?」

坐在另一桌的拉爾森一邊比劃一邊小聲說:「姐,一身刺。」

「閉嘴!」凡妮莎扭頭瞪了他一眼,目光冰冷地瞅著安德烈,掰了掰手指,發出咔咔的聲響,「我說的是莫凱澤!還有,你說誰是刺蝟?」

「莫凱澤,我說的也是莫凱澤!莫凱澤這小子就是個刺蝟,話里話外都是刺!」強烈的危機感下,安德烈迫切尋找生機。

凡妮莎冷哼一聲,收回目光。

「莫凱澤是我的學生,我當然關心。」安德烈趕緊轉移話題。

「有這麼關心嗎?」凡妮莎敲了敲筆記本。

「遠比這關心得要多,我雖然沒有第一時間找莫凱澤,但卻無時無刻不在關注他。」安德烈邊吃邊說,「而且,自從確認了莫凱澤風之主的身份,宋峰就一直在暗中保護他了。」

「這就是宋峰接到的任務?」凡妮莎瞧著他。

「只是個小任務罷了,當時風王殿剛逃脫,急需尋找宿主恢復力量,唯一的麻煩就是殿侍,數量不多,很簡單。」安德烈輕描淡寫地說。

「風王殿逃脫,你倒是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

「著急有用的話,世界早就和平了。」

「你就不怕她突然現身世界某地?」

「這才兩個月,她恢復不了多少力量。正如我們對她有一定的了解,她對我們也有一定的了解。不恢復一部分力量,她是不會現身的。不過話說回來,我倒是希望她趕快現身,那樣我們還能對她造成一些威脅,不然等她力量全部恢復,我們連對她造成威脅的資格都沒有。」安德烈言語中充滿了自信,拿起最近才學會使用的中國特色餐具——筷子,「那時候,能對付她的就只有莫凱澤了。噢,對了,你不是問過我晨曦去執行什麼任務了嗎?」

「但你沒告訴我。」

「現在告訴你,波塞冬計劃。」安德烈有意無意地提醒,「波塞冬,古希臘神話中的海神。」

「水王殿!」凡妮莎一驚。

海神,控水的神祇,只有水之主和水王殿才有資格被稱為海神,而晨曦執行任務,那海神所指的必定是水王殿無疑!

安德烈點了點頭:「波塞冬計劃,又名日逐艦計劃,分為改造和待命兩部分,是一場針對水王殿的重大行動。一年的時間,水王殿肯定找到了合適的宿主並恢復了一部分力量,一旦他有所動作,我們將會很被動。好在日逐艦的改造都已經基本完成,馬上就會進入二十四小時待命狀態。」

「什麼日逐艦?」

「一種針對水王殿改造的軍艦。」

「驅逐艦還是巡洋艦?」

「都有,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走到了水之主。」

「水之主?找到水之主了?」凡妮莎處在驚愕之中。

「沒錯,找了一年終於找到了,我還真怕水之劍已經落到水王殿手中。」安德烈感嘆,「說起來也算運氣好,水之主是我們誤打誤撞找到的。」

「那人呢?人在哪兒?」凡妮莎問。

「不能說了,再說就違反條令了,你的許可權只能知道這麼多。」

凡妮莎瞪著他:「打死也不說?」

安德烈一個勁地搖頭:「打死也不說。」

「不說就不說,你在這慢慢吃,慢慢看,我就不奉陪了。」凡妮莎哼了一聲,站起來,「拉爾森,陪我去逛商場。」

拉爾森應了一聲,哈著腰對安德烈笑笑,跟著凡妮莎屁顛屁顛地走出小店。

望著拉爾森的背影,安德烈低罵了一聲:「小兔崽子。」

.

.

.

瑪蓮娜咖啡西餐廳,暗色系的裝飾風格,優雅的輕音樂,還有古樸的掛飾,以辰提著五六個購物袋和艾雪走進餐廳。

「有這麼累嗎?才幾件衣服。」艾雪瞅了瞅他。

以辰有氣無力地說:「但我們逛了整整四個小時,而且還沒吃午飯。」

「我也沒吃啊。」艾雪白了他一眼。

「那你累嗎?腿酸不酸?」

「不累也不酸。」艾雪輕晃著腦袋。

「果然,在女生的字典里,商場屬於治癒系產物。」以辰妥協。

三點半的西餐廳依舊有很多客人,喝著下午茶,悠閑地度著時光。

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點完餐后,侍者離開。

艾雪從購物袋裡取出一件鵝黃色線衣:「你覺得是這件好看還是剛才那件淡粉色的好看?」

「這件。」以辰趴在桌子上。

「你剛才還說淡粉色的好看。」

「那還不是因為你最開始要買粉色的,誰知道你後來又忽然改變主意了?」

艾雪歪著腦袋看他:「你的意思是我要買哪件,哪件就好看嘍?」

「當然了,一件衣服好看的前提是有一個漂亮的主人,你這麼漂亮,自然是買哪件,哪件就好看了,不是嗎?」以辰巧妙地躲過了女人的交流陷阱。

衣冠楚楚的侍者端來香腸和義大利面。

聞著美食的清香,早已飢腸轆轆的以辰再也忍不住,立刻吃起來。

艾雪單手撐著下巴,笑吟吟地說:「嘴這麼甜,大學沒少談女朋友吧,幾個?」

「一個,不多吧?如果一個也算多,那就太沒天理了。」

艾雪微微點頭:「是不多,既然不多,那就給我講講唄。」

「不用講了吧,你都知道。」

「我都知道?那更要講了!」

以辰忍俊不禁:「真要講?」

「講!必須講!姓名、性別、年齡、地址,認識多久,交往多久,一個都不能少!」艾雪瞪著美眸,大有你敢拒絕我就翻臉的趨勢。

「姓名艾雪,年齡十九,地址的話和我一個小區,認識十四年,交往三天。噢,對了!還有性別,女!」以辰捂著嘴,以免自己的笑聲打擾到其他人。

「你,你耍我!」

「哪有?你問我大學談過幾個女朋友,我如實說了,就你一個啊。」

「我的意思是除了我!」

「你又沒說清楚。」

「你……」

十分鐘后,用完餐,為了履行承諾,以辰不舍地離開座椅,跟著艾雪朝化妝品區走去。

九點的夜晚,繁星璀璨,皎潔的月亮高高懸挂在天空,明亮的月光與城市中的燈光交相輝映,異常迷人。

一座高台,以辰和艾雪倚著欄杆,玩了一天,兩人都有些累了。

高台下正在舉辦一場小型文藝晚會,站在他們這裡,剛好能看到晚會的舞台。

艾雪手捧奶茶,微閉著眼,臉上有甜甜的笑容,享受愜意的美好時光。

突然,啵的一聲,白皙的臉頰被人親了一下,她睜開眼,正好看到以辰那陰謀得逞般的笑容,嗔怒道:「壞蛋!」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以辰笑著說。

「呸!男人都——快看!好漂亮!」艾雪忽然喊,嫩滑的小手指著天空。

以辰抬頭,一顆閃著燦白色光芒的流星劃過天際。

「快許願。」艾雪雙手合十,闔上雙眼。

看著她認真的樣子,以辰微微一笑,閉上眼睛。

晚會上的人們也看到了流星,紛紛閉眼許願,熱鬧的氛圍一下安靜了許多。

高台上,青年許了一個女孩永遠快樂的願望,女孩許了一個青年一生平安的願望。

以辰伸手在艾雪眼前晃了晃:「好了好了,流星已經走了。快告訴我,你許了什麼願?」

「真討厭,就不能讓我多許一會兒嗎?」艾雪拍掉眼前的手,「許了什麼願我才不告訴你,說出來就不靈了。」

「那我也不告訴你。」

「我還不想聽呢。」

「撓你痒痒。」

「以……辰,住……手啊!」

青年和女孩嬉戲打鬧在一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