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聖靈劍!”

大喝一聲,那十字架狠狠砸下來。

“擦,鎮北將回!”我忽然喊道。

哐噹一聲,十字架震得磚石四濺!

“嗯?”波什轉動眼珠子,掃過我們這邊,見到冉閔就在我身旁,不由再次揚起嘴角,咧笑道,“你們有句古語,叫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你這又是何必呢!”

言畢,波什疾奔而來。

我正要出手,冉閔冷哼:“燕鎮守,這是我的戰鬥,希望你不要再插手了!”

我:“——”

冉閔也不管我,跳下已經傷害不輕的朱龍,徒步衝上去。

“燕趙,鎮北將就是這個脾氣,你別往心裏去!”柳青檬聽見了,湊過來安慰我一句。

我笑着搖搖頭。

“怪物,再來嚐嚐本王的戟!”

“哼,命大的傢伙,你這次怎麼也活不過去了!”

說話間,冉閔與波什再次撞在一起,匆匆幾招後,各自分開——

另一頭,張飛忽然爆喝一聲,“老兒,去死!”那靈動且霸道的丈八蛇矛奔雷般刺向浮屠魔主的頭顱。

“暗王咒!”

轟隆隆一聲響,張飛的蛇矛好似刺上了一個金剛,根本難進分毫!

“我擦,這老貨的招數詭異的很啊!” 張飛不信邪,唰唰唰幾蛇矛刺下去,皆是沒有效果。

“張將軍,老魔我的暗王咒,你是破不掉的,不如歸順我吧,回到千島之國,我封你一個浮屠魔將如何?”

“呸,我大兄是堂堂蜀漢昭烈帝,二哥天人武聖關羽,我老張,領車騎將軍,封西鄉侯!豈能與你這等下流賤民爲伍?”

張飛罵人從來不留情面,幾句話噴下來,頓時惹怒了這個號稱浮屠魔主的老傢伙。

“哼,張翼德,我看你就是不識好歹!那老魔我就教你學學乖!”

張飛瞪圓了豹眼,燕頷虎鬚倒豎,劍指浮屠魔主,罵道:“老兒,休逗嘴皮子,再跟俺老張大戰三百回合!”

話音未落,張飛丈八蛇矛起。

這一次,連削帶打,又劈又戳。

可那浮屠魔主周身好似鐵汁兒澆灌,不管張飛如何賣力抽打,就是不見有傷,更不見這老貨挪一挪位置。

“燕大哥,這老魔的身法,怎麼看都像師父的不動明王。”小初九突然湊過來,說道。

我低頭看他,“怎麼破?”

小初九撓了撓小光頭,說道:“師父沒說,但我想,或許可以用火攻!”

我點點頭。

連張飛的丈八蛇矛都戳不透,相比很少有人能傷到這老魔,既然這樣,那還不如試一試小初九的方法。

“忙着。”老爹一旁勸住我,“張將軍脾氣軸,你這般直接放火,恐怕心裏會恨上你。”

“那怎麼辦?”我看着老爹問道。

老爹搖搖頭,說道:“再等一下,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出手。或許,張將軍還有後手也說不定!”

“好吧!”

張飛現在的編制還在老爹那邊,他既然這麼說了,我自然要聽。

多大點事兒 再看另一邊,冉閔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雙鉤戟瘋狂剁向波什頭頂上旋轉的六芒星。

“給老子開!”冉閔大吼一聲,兩道如龍一般的勁風,竟然穿過雲霧,直接轟下來。

腹黑總裁替嫁妻 “開啊!”

轟隆隆!

兩道風龍,口角猙獰地撞向六芒星。

一次又一次——

終於,兩道風龍衝破了六芒星,一口咬住波什。

冉閔眼疵欲裂,沙啞着嗓子喊:“死去!”

兩道風龍頓時扯斷了波什的手腳,還有他的腦袋——

那波什一死,冉閔也頓時普通一聲,栽倒地上。

我連忙用鎮北符把冉閔轉移回來,交給老爹。

老爹和一旁的冥河氏的人簡單交流幾句,就把這些人連同冉閔都轉送到往生谷中。

張飛那邊,恰好一聲碎響,張飛的丈八蛇矛幾乎要斷。

“看劍!”張飛抽出腰間新鄉劍,戳向老魔的眼珠。

噠的一聲,劍尖兒扎到了浮屠魔主的眼皮子上。

我擦,眼皮子都這麼硬,那還怎麼贏?

“張將軍,你是殺不了我的!”浮屠魔主笑道,“我和那個波什可不同!你以爲像樣的劈砍幾百下,我的暗王咒就會消失?”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張飛不管這些,只顧殺!

或許把這個浮屠魔主砍煩了,只聽他怒喝一聲“夠了”,忽然一串九顆小兒頭骨穿成的串兒出現在他手裏。

“九魔禍心!敕!”

一聲敕令下,那九顆小兒頭骨,頓時涌出無數綠色的煙霧。

這煙霧一出,張飛頓時退讓,卻也似乎沾了一下。

“啊——!”

緊跟着,張飛痛苦叫了起來。

我擦,這到底怎麼回事?

老爹,禍鬥前輩,以及我中丹田內的老天狗,幾乎同時說道:“中毒了!”

“中毒?”我挑眉問道,“是剛纔那些綠色霧氣?”

老爹點點頭。

禍鬥前輩說道:“恐怕張翼德此時正在忍受萬蟻噬心之苦呢!”

“老爹,前輩,這個怎麼解?”

他倆搖頭,說沒辦法。

老天狗卻哼道:“殺掉這個浮屠魔主,他身上一定有解藥!”

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霸王——!”我剛喊出兩個字,項羽兜馬出陣。

“我還能戰!”張飛的聲音彷如虎嘯龍吟,大喝一聲後,竟然撐着丈八蛇矛顫巍巍站起。

另一隻大手,緊緊地抓着心臟的地方。

“桀桀,張將軍,滋味如何?你要是起一個鬼誓,老魔我就立馬解決了你的痛苦!”

“做夢!”張飛身子劇烈顫抖,嘴巴也不太利索,但還是咬牙說出兩字。

浮屠魔主冷冰冰道:“幾次相邀,你都不識擡舉,既如此,便殺了你!”

“霸王——!”我又要下令。

“我說了,我還能戰!”張飛霍地站直,顫抖的雙臂抓起丈八蛇矛,蛇刺浮屠魔主。

倉啷啷一聲,浮屠魔主從腰間抽出一柄兩頭開刃的短劍,殺向張飛。

“啊——!”也不知道是張飛怎麼了,他大叫一聲,全身陰氣一散,避開了浮屠魔主的短劍。

嗯?

浮屠魔主兩眼一睜,就在這時,張飛一蛇矛後背來。

“嘎嘎,沒用的!”浮屠魔主冷笑連連。

噗呲——!

“呃——怎麼,怎麼會這樣?”我們看到的地方,那浮屠魔主的表情還沒來得及轉換,嘴角還掛着冷笑,可嘴角卻流出老血。

“不明白?”張飛嘲笑道:“就你這種跗骨之毒,對我來說跟班沒用。”

“沒用?”我疑惑道。

老爹微微一笑,“確實沒用。”

我看到老爹的表情,心中忽然想起什麼,就問道:“難道說,老爹給張飛服了什麼靈丹妙藥?”

老爹搖頭笑道:“什麼靈丹妙藥,不過是些防毒的丸藥罷了。”

我“哦”了一聲,心中卻不這麼想。

就算張飛事前吞了老爹的丸藥,但剛纔還刺不投浮屠魔主的身子呢,怎麼突然就能刺進去了?

禍鬥前輩給我解釋道:“這張將軍看着組線條,其實心細如髮,他早在無數次的攻擊中發現,這浮屠魔主的罩門就在背後某一個穴位,於是他假意中毒,引那浮屠魔主來殺,關鍵時刻,他一擊制勝!”

噗呲!

張飛收回丈八蛇矛,衝我這邊咧嘴,“翁仲公和禍鬥先生說得不錯。”

我心裏卻震驚不已,這張飛着實叫我意外。

“哈哈哈,衆決裁軍聽令!”

“在!”

“殺!”

“殺,殺,殺!”

張飛狂笑,催馬衝在最前面。

太極與張遼分在左右。

“我們也走!”我招呼衆人鬼妖跟上。 闖過五間大牌坊,隱隱看得見山門內一條百米長的甬道。據悉,這條甬道陰鬼鎮守。

張飛,太極以及張遼忽然停下。

我和老爹,禍鬥前輩相視一眼,也紛紛走上前去。

原來,這百米長的甬道上,已經站滿枉死的陰魂。

它們正如同乞討的婦孺,一個個可憐兮兮,又微微恐懼的望着我們。

張飛大手一揮,喝道:我等要過這甬道,殺上都城隍殿,爾等若是不想魂飛魄散,就速速離開。

這一吼,張飛恐怕用了當陽橋攔曹操的本事了。

可是面前這些陰鬼就是嗚嗚咿咿的不讓路,甚至越發靠近戒備的決裁軍。

找死!

張飛又一聲大吼,因爲丈八蛇矛確實要斷了,所以他直接抽出西鄉侯劍,喝令軍隊,殺!

太極是妖,張遼更是嚇得小兒啼哭的主,他倆面對這些陰鬼,也沒有一絲顧及,跟着張飛就衝殺過去。

小初九走過來,拉着我的衣袖說道:燕大哥,這麼多可憐的陰鬼,不如讓我和師兄超度了它們吧?

我瞟了眼護在小初九身後的毛猴子多傑,問小初九,你師兄會超度陰魂?

小初九剛要點頭,多傑卻鼻子哼了哼。

我正要改變主意,卻突然聽見幾聲慘嚎,連忙扭頭去看,卻見剛纔那些陰鬼居然紛紛變成了惡鬼。

有一些,甚至就是大鬼!

張飛咧嘴大罵都城隍不是東西。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就在這時,一個弱小的小孩陰魂飄到了張飛面前,忽然伸出手臂去抓張飛的西鄉侯劍。

找死!張飛一劍劈下。

卻聽哐噹一聲,那小孩竟然牢牢抓住了劍刃,張飛正要發怒,那小孩鬼身忽然充氣一般,一下子長成兩米高矮,面容慘綠,身下八條怪異的觸角。這個好似八爪魚的傢伙,也是一隻鬼將。

越來越多的陰魂撲向我們這邊,老爹,姚叔,禍鬥前輩,項羽,魯班,皮大仙,大牙,小初九,多傑,梅四六,長白十六峯的鐘起,於江,王修,補天家主,道藏,梅七爺等,紛紛被陰魂纏身,放眼過去,竟是鬼哭狼嚎。

青丘城狐妖,蓬萊島抓妖人,長白十六峯羣妖,鳧臾國鬼卒,十八鵬王,墓淨司的鬼吏,蚩尤族人,冥河氏,渡鴉氏,決裁之軍,朝陽溝以及沈城的鬼差,陰陽協會的陰陽先生,白島蝠妖,棋峯離家人,五鎮守兵,等等這些勢力的人馬全部被陰魂包圍。

“滾開!”

禍鬥前輩猙獰着臉,帶上大牙一起,已經出手!

艾魚容,韓千千,婆雅等女鬼,五鎮將,各自衝殺起來。

祖大樂護着趙洪亮,跟在我身邊不遠。

一隻彷彿浸泡在福爾馬林裏的鬼妖衝到了我的面前,我還記着,剛纔它還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大嬸模樣,轉眼,就變成了一隻泡掉了毛的老蝙蝠。

“我擦,小子,這不是老蝠頭多年前的姘頭吧?”祖大樂咧嘴胡說起來。

老蝠頭離我不遠,聞言罵道:“祖老鬼,我看那是你的吧!老夫可沒那麼差的眼光!”

“嘿嘿,你一個青光眼,看得出醜俊?”祖大樂嘿嘿一樂,還要再說,似乎這隻鬼妖也被他吸引,轉身撲過去。

“這祖老鬼,人家都找你去了,你他麼可別提了褲子不認人啊!”

老蝠頭抽空回了一句。

“滾一邊兒玩球去,你當老子是你!”

祖大樂咧嘴罵了句,也連忙抽出那把血跡斑斑的破劍,一劍右抹而出。

唰的一聲,祖大樂的劍,斬掉那隻鬼妖的一條大腿。

鬼妖吃痛,身子一晃,更加狠厲地撲上祖大樂。

那鬼妖惡鬼實力,祖大樂不如它。

“擦,你退一邊兒去!”老蝠頭罵咧一句,擠開祖大樂,出手攔下瘋狂的鬼妖。

就在這時,忽然一隻巨大的人熊出現在我的面前。

這人熊瞎了一隻眼睛,嘴角上掛着腥臭的哈喇子,耳朵和鼻孔裏還有些蛆蟲爬進爬出,他麼的,剛纔明明是一個瞎眼的老年人模樣。

這人熊撕咬掉一隻十六峯上的鹿妖,低頭看我。

“吼!”

大叫一聲,這人熊一巴掌扇過來。

“找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