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APRIL專訪談霸凌 成員因玹珠謊言接受心理治療

APRIL專訪談霸凌 成員因玹珠謊言接受心理治療
韓國媒體《體育京鄉》上周末在首爾江南某處就前成員玹珠霸凌爭議向APRIL 成員采媛、娜恩、睿娜、真率進行采訪。成員們在訪問過程中異口同聲表示:我們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者、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錯事,想糾正大眾把我們當做惡人、罪人的錯誤狀況以及目前都在接受精神治療,深受心理痛苦折磨,特別是被貼上霸凌主導者的娜恩流著淚說:現在好像要被逼上絕路瞭。
APRIL霸凌前成員玹珠的爭議在今年2月爆發,玹珠的弟弟在某線上討論區爆料姐姐因為被成員們霸凌和排擠,所以不得已退出團體,甚至做出極端的舉動,引起軒然大波。當時,在各個領域都展現著存在感,正在SBS拍攝電視劇《模范計程車》的娜恩不得不下車,甚至與廣告商解約。
雖然所屬經紀公司DSP Media有出面解釋說霸凌不是事實,但隨著同學等第三方的文章在討論區和SNS傳開,APRIL的形象大受打擊。娜恩也在引發爭議後的四個月,於6月11日出面否認自己的霸凌與排擠嫌疑,稱我從沒有那樣過,成員們也各自出面否認霸凌,但網友們並不買單,認為這都是為時已晚的解釋,譴責輿論並沒有輕易平息。

而娜恩也拿著記錄成員玹珠在2016年退出當時情況的日記和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臨床心理師從2015年11月到2016年4月期間,約5個月的咨詢紀錄給記者。采媛也帶來當時接受心理咨詢的紀錄,上面詳細記錄瞭她因為成員玹珠的謊言而痛苦得要死的心情。
以下是除瞭玹珠退出後才加入的彩暻和Rachel 之外, APRIL 成員采媛、娜恩、睿娜、真率的專訪內容。
– 為什麼沉默瞭這麼長時間?
因為公司說不要動作,我們以為沒有做錯事,等著就會真相大白,但在過去的4個月裡,我們明白到偶像這個職業本身就是很難得到理解的行業,為瞭守護APRIL 和玹珠,我們還有沒能說完的部分。
– 為什麼接受采訪?
僅從公司的正式立場和成員們各自寫的立場來看,誤會似乎更大。看到玹珠寫著如果承認錯誤並努力糾正錯誤就可以原諒的文章後,我們感到非常生氣,我們又沒有對她做過錯事。APRIL在7年間一直以清純偶像的概念成長,雖然也有不想公開的部分,但很多人要我們公開證據,那就現在全部展現給大傢吧!
– 引起爭議的部分
玹珠受害的主張與鞋子和保溫杯有關。當時宿舍門口有200-300雙鞋,鞋子是公司贊助每人2雙,共12雙作為練習使用的鞋子,是新人女團都能穿的普通鞋,也不是很貴,完全沒理由要偷。鞋子上也沒有寫名字,根本不知道是誰的,為瞭捉弄她偷鞋?這根本不像話。4位成員的鞋子尺寸都是23號,所以也經常搞混是誰的鞋子,當時隻覺得穿錯瞭,誰也沒有想到會被認為是惡意偷鞋。
這跟鞋子的情況差不多,當時有將近100個保溫被擺放在宿舍各處與洗碗槽。為瞭減肥,大多是買沙拉和水果吃,又或者從便利商店買,媽媽用大醬加鯷魚做瞭料理並冷凍起來,我們隻要加熱再放豆腐煮沸,就能裝進保溫杯,跑行程時可以帶著。保溫杯也不是玹珠弟弟主張的紅色,而是淡粉色,連名字都沒有寫。玹珠經常生病,根據她的要求,除瞭練習生時期和出道初期之外,她幾乎沒有一起過宿舍生活。平常使用保溫杯,她也都不在宿舍,更別提她曾經有說這是奶奶的遺物。所以她那天看到保溫杯後非常生氣,我們也馬上道歉,並和我們一起吃大醬湯,回宿舍後也馬上洗幹凈瞭。
– 聽說玹珠因為成員們霸凌和排擠做出極端的舉動,妳們怎麼看?
關於玹珠弟弟文章中提到的玹珠在選擇做出極端選擇後,成員們似乎沒有感到一絲歉意,這完全是錯誤的內容,我們從未見過玹珠做出極端的行為,當然也沒有因為不知道的情況而道歉。從常理上來看,同隊的成員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作出瞭極端的選擇,誰會袖手旁觀,裝作不知道呢?當時我們沒有手機,公司也沒有聽聞這件事,直到事件曝光後,才得知瞭詳細的事實。相反的,我們想安慰為宿舍生活感到艱難的玹珠,幫她舉辦瞭生日派對的影片,這不是為瞭節目才拍攝,而是真的想為她舉辦驚喜派對,玹珠當時真的很幸福,如果她被霸凌或排擠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影片。
– 和玹珠談過嗎?
玹珠平常就說很累不想當偶像,想成為演員。她從練習生時期就一直生病,常常缺席練習,這讓我們很辛苦和為難,9月11日的KBS《音樂銀行》彩排也缺席瞭(因為這樣,April被標上瞭『無禮女團』記號) ,還記得彩排前成員們都哭著練習5人版本舞蹈,她則在直播前說著得做直播啊後回到瞭待機室,之後這首歌的宣傳期間,我們都沒有再出演《音樂銀行》,我們認為是被懲罰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