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宇,求求你了,給他們一些解藥吧。”

蘇漣漪看着這秦宇如此倔強,也是咬着銀牙:“如果你能給我師父他們解藥,我願意嫁給你,爲奴爲婢,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哎。

秦宇看着蘇漣漪那純真的眼神,有些無奈的說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賜予他們解藥吧。”

“多謝。”蘇漣漪,王勝等人拼命的道謝。

秦宇搖了搖頭,手指一動,三株朱雀花出現在他的掌心之中。

“朱雀花?”

蘇大強看到這花朵之後,神色一變,連忙叫出聲音。

據說此花已經滅絕了啊,這秦宇這麼居然有三朵?天啊,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蘇漣漪也是一愣,因爲和秦宇認識也是從朱雀花開始的,萬萬沒想到秦宇居然這麼多。

“沒錯,朱雀花可以解決黑烏掌的毒。”

秦宇點了點頭,將花草遞給蘇漣漪:“給你師傅服用下去,直接服用就行,我保證藥到病除。”

蘇漣漪遲疑片刻,其實她也很想品嚐一株的,畢竟師傅說這花可以讓她覺醒。

但估計朱雀花就這麼多,所以先緊着師傅。

她先給王勝一朵,然後又分發下去。

果然是藥到病除,這一瞬間,三個人的黑烏掌印就直接消失了。

“多謝大神救命之恩。”

三癡道人臉上露出了一抹誠懇,對着秦宇欠了欠身體。


荷花道姑也是如此,不過,她看秦宇的眼神略有些不同。

畢竟美女愛英雄。

如此年輕就如此有成就,以後前途無量啊。

三癡道人想了想,在懷裏拿出一本功法,鞠躬遞過去說道:“多謝大神,這是我在一次古墓之中偶然得到的古武功法,算是您救助我的報酬吧”

這功法價格很高,保守估計也得有一個億,這樣的話他也不捨得賣。

“古武戰技?”

秦宇有些好奇,拿過來看了一眼,只是看了一眼,他隨手扔了回去:“垃圾。”

啥?

三癡道人有些鬱悶,他視若珍寶的東西,在秦宇這邊居然是垃圾?

“秦宇。”

蘇漣漪有些不好意思,小聲說道:“畢竟是長輩,你能不能給他留點面子?” “面子?”

秦宇輕蔑的笑了笑:“你問他,我給他面子,他敢不敢接?”


“這……”蘇漣漪有些啞口無言。

“不敢,不敢。”

三癡道人連忙搖頭擺手,秦宇的面子確實太沉重,他承受不起。

有句話叫什麼來着,學無前後,達者爲師。


秦宇各項本事都特別強,自然應該被人尊稱爲老師。

“不是我小瞧你。”

秦宇無奈的搖了搖頭,大手一揮:“我隨便拿出一本戰技就比你的要強一百倍,一萬倍。”

嘩啦。

在他面前忽然出現了數十株朱雀花。

“什麼?你,你居然有這麼多朱雀花?”

蘇大強的明月山莊可是知道這花朵的,傳說此花可以增加功法,特別適合鳳凰血脈的人使用。

這乃是明月山莊的珍品,哪怕是家族族長都沒有品嚐過一株。

傳言此花已經絕跡了,沒想到現在居然出現了?

一拿出來就是十幾顆?

荷花道姑,三癡道人也是驚訝的張大嘴巴。

地球的靈氣已經枯竭,根本不適合朱雀花成長的,現在居然一出手那麼多?

天吶,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不好意思,拿錯了。”

秦宇聽完他們說話,這纔看到隨手一揮出現的並非戰技,他將朱雀花直接扔在了毛孔星球之內。

隨後大手再次一揮,數十本戰技出現三癡道人的面前。

“看看吧。”

秦宇淡淡的說了一句。

三癡道人一愣,連忙拿起一本戰技看了看,隨後有些震驚的說道:“天啊,這戰技簡直太恐怖了,一拳可以山崩地裂!”

“真的?”

荷花道姑畢竟是求道之人,此時他一個健步來到三癡道人面前,也拿了一本看起來。

這是一本五品功法,上面清晰的寫着,無極之道四個字。

這是一把劍術,講究的就是唯快不破,最後的大招是天外飛仙,萬劍歸宗,這劍招施展出來,天都能捅個大窟窿。

“這……”

荷花道姑身體微微的顫抖一下,這種戰技,她是聽說未聽,聞所未聞。

比她所學的巔峯道法還得高一百萬個層次。

“如何啊?”

秦宇大手一揮,又是將各種戰技收了起來。

啊這……

三癡道人頭一次看戰技忘記想女人和吸菸喝酒。

這戰技的吸引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剛剛看到精彩的地方,就被秦宇給沒收了。

此時她心裏十分癢癢,恨不得連夜把這書籍看完,學會。

如果學成這種戰技的話,在這地球還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啊?

蘇大強和許學強面面相覷,他們與荷花道姑的實力差不多。

如今這荷花道姑看的都入迷了,這戰技得多厲害?

噗通。

三癡道人再也堅持不住,跪在地下喝道:“求求你讓我看完,讓我看完啊,拜託。”

“你看不看完又有什麼用?”

秦宇無奈的搖了搖頭。

“啥意思?”

三癡道人直接懵逼了,有些迷茫的問道。

“你還有一個月的壽命。”秦宇繼續說道。

“啥?”

三癡道人一愣,不可置信的說道:“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信不信由你。”

秦宇搖了搖頭,從三癡道人的命運軌跡上可以看到,一個月後,他就會徹底的斷絕生機。

這病因其實很簡單,只要杜絕吸菸,喝酒,玩美女可以改善。

但如今的三癡道人已經病入膏肓。

“我信,我肯定信。”

三癡道人連忙點頭,站在他面前的可是神仙啊,可謂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他連忙問道:“大師能否救我性命?”


秦宇嘆了口氣:“罷了,今日一見也算緣分,我今救你一命。”

他手指微微一動,一道刺眼的金光陡然出現,直接按在了三癡道人的眉心之處。

隨後微微的往後一拉,一條黑色的血液直接抽離出來。

三癡道人忽然感覺神清氣爽,甚至就算是境界也開始有所突破的意思。

他立刻拜服:“多謝恩人。”

秦宇想了想之後,心神一動,三本祕籍出現在荷花道姑三人的面前:“這三本是高等心法,如果你們在一個月內學有成效,可以成爲我的徒弟。”

啊?

王勝等人忽然興奮的不知所措,這特麼的也太好了吧?

如果成爲秦宇的徒弟,那這輩子還不飛黃騰達。

“接下來的事情,就教給你們了。”

秦宇看了許學強二人一眼,也沒有說什麼,轉身準備離開。

許學強等人嗷嗷的求饒,希望秦宇能收他們爲徒啥的。


但秦宇都沒有回頭。

荷花道姑三人真的是鞠躬到秦宇消失於地平線之後,身體才直立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