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鬼胎……到底是什麼?」乾雪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這個……讓我怎麼和你解釋?我這麼說吧……你的男朋友是不是出事了?」樂天問。

乾雪默默地點點頭。

自己馬上就要結婚的男朋友在半年前出了車禍,人在住了一個月的院后死了,乾雪這幾個月都走不出這個心理陰影,閉上眼就看到這個男人要和自己結婚……

「你一直都在想他?」樂天問。

乾雪點點頭。

「哎呀!老師你也太大膽了……」一旁的樂包驚訝的看著乾雪。 很快,方大師就離開了,帶着羊駝子一起走的。整個病房裏就只剩下了我自己。看着瓶子裏的水還多,嘆了一口氣。繼續把那如同天書一般的課本拿起來,死記硬背。

護士過來換了兩三瓶水之後,外面天已經黑了。

到了晚上,醫院裏面飄着很多東西。這些東西出現在醫院裏。也是非常正常的。畢竟醫院裏面有死人,也有即將臨盆的產婦。這些東西的出現,並沒有什麼惡意,所以對於這些基本上沒有多少意識的遊魂,我也不怎麼在意。

看了幾個小時的書。我整個人的頭都要炸了。等吊瓶打完之後,我第一時間就準備衝出去。沒想到。被那護士給攔住說什麼也不讓走,晚上醫生還要查牀。

最後,看那個小護士說的可憐兮兮的。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留在了醫院裏面。

多虧病房裏有個電視機。而且病房裏就住了我一個病號,這也算是讓我有了個排解的渠道。十點多的時候,醫生來查完房,電視機和燈一起給關掉了,整個病房黑漆漆的,讓人十分的壓抑。

花了很長時間,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手機鈴聲把我給吵醒來了。

“葉子,你在哪兒?能不能現在來我們學校一趟,我們這邊出事兒了。”電話是潘曉瑩打過來的,語氣聽上去十分的緊張,就好像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影子,那邊怎麼了?”聽到潘曉瑩的話之後,我整個人立刻清醒過來,馬上朝着那邊問道。

“葉子,你還是趕緊過來吧。”說這句的時候,聲音都帶着哭腔。話音剛落,電話也斷了。

到這兒,我整個人都蒙圈了。潘曉瑩她們那邊肯定是發生了什麼非常要緊的事情,甚至威脅到了她們的安全,不然的話,肯定不會大半夜的打電話給我。

可是我現在離財經學院還非常遠,趕過去的話,說不定就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立刻拿起電話給方大師他們打電話。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方大師,冷叔,張叔,羊駝子,智明和尚甚至連樑老,他們每個人的電話都顯示不在服務區。

每打一個電話,我就心涼幾分。到最後,我也不再繼續打電話,而是從牀上一躍而起,頂着寒風就朝着醫院外面衝了出去。伸手打了一輛出租車,一路上一直在催促司機加速。也幸好半夜沒什麼車,而且在郊區,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燈,終於在十五分鐘之內,把我送到了財經學院大門口。

到了學校大門口,我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兒。

雖然現在是半夜,但是學校裏面的路燈是不會滅的。可是現在整個財經學院都是一片黑漆漆的,給人一種鬼氣森森的感覺。

我很熟練的從牆上翻了進去,以前還害怕被保安發現。但是這些天之後,我和那些保安也非常的熟悉了,如果保安發現了,我正好能夠問問學校裏面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當我翻進來的時候,發現學校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動靜。甚至安靜的,讓我以爲整個學校裏面,都沒有人呢。

拿出電話直接打給潘曉瑩,可是她的手機也是不在服務區。不光是她的,她們整個宿舍的電話都打不通。

看到這種情況,我也不再多想,直接朝着女生宿舍那邊跑了過去。

越往前跑,心裏越是震驚。學校裏面太安靜了,根本就感覺不到人氣。到了女生宿舍門口的時候,看到宿舍外面的門半開着,連宿管大媽的房間裏也沒有任何的動靜。一口氣跑到潘曉瑩她們宿舍,剛準備敲門,就發現門竟然是開着的。

推開門往裏面喊了幾句,也是沒有任何的迴應。用手機照了照,才發現宿舍裏面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人。找到電燈開關之後,按了好幾下,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看到這種情況,我心裏咯噔一下,難不成,自己真的來晚了,潘曉瑩她們出事兒了?

想到這兒,我整個人都有些心涼。不過現在還沒有看到她們人,就代表着還有希望,所以我立刻在女生宿舍樓裏尋找了起來。

把女生宿舍裏裏外外都找遍了,才發現整個女生宿舍都是空的。不光是女生宿舍,好像是整個校園都成了空的。

難不成,是我自己走丟了?

還真是有這個可能,說不定,我自己走到了另外一個空間,所以纔會出現這種事情。不過當我跑到人工湖那邊,看着那深陷下去的大坑,讓我僅存的那點念想都斷了。看來,並不是我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而是整個學校的人真的都不見了。

我在學校裏面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找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打電話給方大師他們,依舊是正在通話中。拿着手機看了很長時間,最後把電話打給了沫寒。雖然是三更半夜,我還是想確認一些,我們學校那邊會不會也出了問題,畢竟兩個學校挨的特別近。

聽到沫寒那邊接電話,得知那邊沒什麼事兒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我並沒有把財經學院這邊的事情告訴沫寒,這邊的事情太奇怪了,不想嚇到她,不過還是讓她那邊如果有什麼狀況的話,立刻打電話給我。

打完電話之後,我又在財經學院裏面轉了幾圈,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下午的時候,方大師說孟老他們已經滲透到了學校當中。而晚上,財經學院這邊就出了這種事情,讓我不得不往那方面去想。更致命的是,方大師他們幾個人的電話,根本就打不通。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的擔心更重。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一個人在這兒乾着急。

回到房子裏之後,房子裏面也是空蕩蕩的。方大師他們幾個人的揹包也都不在了,那裏面裝着的都是他們吃飯的傢伙。

忽然我想起來一個人,他肯定能夠聯繫上。那就是楊老爺子,楊老爺子自從見到兒子兒媳婦之後,就一直沒有分開過,希望通過勸說讓兩個人回頭。雖然他現在滿心思的都撲在自己的兒子身上,可是現在他的孫子也消失了,我就不信他不着急。

於是,我立刻掏出手機給楊老爺子打電話。

果然不出所料,楊老爺子的電話接通了。等了很長時間,才聽到楊老爺子那略帶疲憊的熟悉的聲音。自從上次進入實驗室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到過楊老爺子。

我把這邊的情況告訴了楊老爺子,當楊老爺子聽到自己的孫子也失蹤的時候,那邊的聲音頓時高了不少,震的我耳朵都有些疼。

“葉子,你就在房子裏等我,我馬上過來。”楊老爺子說完話之後,直接把電話掛斷。我從他的語氣當中,能夠聽他的出來他非常的生氣。

自從打通了楊老爺子的電話之後,我整個人就放鬆了不少。我找不到財經學院裏面的蛛絲馬跡,並不表示楊老爺子找不到。等到楊老爺子過來之後,說不定就能夠找到不少的線索,到時候找起來會更加的輕鬆。

十幾分鍾之後,楊老爺子就站在了我房子的門口。

臉色疲憊的楊老爺子並沒有進入房子裏,而是讓我帶着傢伙跟着他去財經學院那邊。在路上,我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跟楊老爺子說了一遍。聽完之後,楊老爺子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並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而是直接奔着財經學院過去。

到了財經學院之後,首先去的當然就是女生宿舍那邊。

“葉子,她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電話那頭有沒有聽到其他的可疑聲音?”在潘曉瑩她們宿舍看了很長時間之後,楊老爺子轉過身來朝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當時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潘曉瑩的聲音上,其他的聲音還真的沒怎麼注意。潘曉瑩剛開始情緒比較激動,接下來開始帶着哭腔,到最後手機直接就斷掉了。現在越想越覺得心寒,當時她們很有可能已經遭遇到了意外。

“不一定,從宿舍的情況來看,她們好像是自己走出去的。你看整個房間裏都特別整齊,除了睡覺起來的被子來不及疊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有動,可見當時並沒有發生什麼爭執。”楊老爺子指着桌子上那些擺放整齊的東西,朝着我說道。

不單單只是潘曉瑩她們宿舍是這樣子的,整個女生宿舍好像都是相同的,甚至連男生宿舍那邊,和這邊的情況也是如出一轍。

這就更讓人鬱悶了,爲什麼會這樣?難不成,這些人都被迷昏了,然後受人指使在迷迷糊糊當中,從宿舍裏面出來跟着別人走了。可是,又有誰,能夠把整個學校的人都帶走?

“楊爺爺,有沒有發現什麼東西?”看到楊老爺子站在人工湖的大坑旁邊盯着那邊看,我往前走了兩步,有些好奇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目光也隨着他看向了那邊。 乾雪奇怪的看著樂包,思念已故的人這不是人之常情嗎?有什麼大膽不大膽的?

樂天制止了樂包。

「乾老師……其實你也不需要多緊張,鬼胎這個東西還是比較好處理的,如果你需要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為你解決這件事。」他說道。,

沒想到乾雪居然很直接搖了搖頭。

「我只是這幾天身體有些不舒服罷了,我也不知道什麼是鬼胎……還是不用麻煩你了。」她淡淡的說道。

原本她就不太相信樂包這小子的話,本著閑著也是無聊的態度,她才陪著這孩子玩一會,沒想到最後居然鬧成自己懷孕了,還懷了一個鬼孩子……

這也太扯了。

樂天一看,也就不再多說,有些事……對一個普通人來說的確是無法接受的。

「好了,小包子你該放學了。」乾雪淺笑著對樂包說道。

「老師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們?」樂包仰著小臉,看著乾雪。

乾雪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

要說一個五歲的孩子會騙自己,她也不敢確定,可是……

「好了包子,我們先走了……鬼胎這個東西的成長是非常快的,用不了幾天你的乾老師就會主動地找你了。」樂天說道。

樂包嘟著嘴,只好無奈的跟著樂天離開。

乾雪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她長長的吐了口氣,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這幾天好像長了不少的肉,這倒是讓她挺煩惱的。

樂天和樂包離開了幼兒園,樂包彷彿很不滿意似的。

「怎麼了?有些事對於普通人是無法接受的,你要試著習慣……有時候未雨綢繆是沒用的,我們只能亡羊補牢!」樂天笑著說道。

「什麼繆?什麼羊?」樂包奇怪看著樂天。

「呃……就是說,我們提前預防是沒用的,我們只能等到徹底的爆發,才能有機會出手不救。」樂天換了個說法。

「哦……」樂包點點頭,他看了看樂天,「可是到了那個時候,對於老師的身體是有很大的傷害的。」

「那就沒辦法了,想要得到信任就必須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我們只是大仙不是神仙……沒有辦法的!」樂天搖搖頭。

樂包不說話了。

樂天啟動了車子,他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打開手機看了看。

豪門冷婚 「接我回家。」

電話是顧小冷打來的。

「等著。」樂天說道。

他調轉車頭,去了經濟大學,顧小冷正站在學校門口,一個保安好像很緊張的在守著她。

「這是你的家人嗎?」

保安看到樂天要帶走顧小冷,馬上詢問。

「我是他哥哥。」樂天說道。

「是啦,不用這麼緊張我啦……」顧小冷點點頭。

保安這才讓顧小冷離開。

「看來學校對你很重視啊。」

上了車,樂天對顧小冷說道。

「還可以吧……」顧小冷看起來不怎麼感動,她看到樂包耷拉著小臉,奇怪的捏起這小子的臉蛋晃了晃。

「痛!」

樂包大叫。

「你這小子怎麼了?是不是被老師罵了?」顧小冷笑呵呵的問。

「老師不聽我的,她會吃大虧的……好可惜,不能幫到她。」樂包鼓著小嘴說道。

顧小冷奇怪的看了看樂天,樂天挑了挑眉,沒有多說什麼。

他載著兩個孩子往別墅趕去。

「給你買個電話吧?」

路過一個手機店,樂天突然問,因為剛剛顧小冷給自己打電話用的是別人的手機。

「給我嗎?」顧小冷驚訝的問。

「恩。」樂天點點頭。

顧小冷有點感動,這個鐵公雞居然要拔毛了?

「好啊。」她點點頭。

三個人走進了手機店,老闆迎了出來。

「這個多少錢?」顧小冷問。

「這個……四千八!」老闆看了看。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樂天直接從口袋拿出了五千塊,這是錢小楠昨晚給自己的。

顧小冷有點驚訝了,今天的樂天好像有點不正常!

「會不會太貴了?」她小聲的問。

「沒事,就要這個了。」樂天點點頭。

拿回了手機,顧小冷的心情明顯比較愉快,手機店直接贈送了一張手機卡,顧小冷忙不迭的就將樂天的手機號存了上去。

回到別墅,蘇紫萱也回來了,她看到樂天車上的兩個孩子,倒是對樂天這麼積極有點驚訝。

「我可提前和你們說了,晚飯後我要和你們紫萱姐出去一趟,今晚可能不再回來了,小冷你照顧好樂包!不許獨自跑出別墅。」樂天說道。

「你們要出去過二人世界嗎?」顧小冷問。

「過個屁,我們去查案子。」樂天翻了個白眼。

顧小冷嘿嘿一笑,轉身就跑了。

蘇紫萱做了晚飯,樂天終於知道以前這個女人和自己說她是會做飯的這句話是真真的大實話,蘇紫萱做出來的飯色香味俱全。

看著這三個傢伙大口的吃飯,蘇紫萱笑呵呵的給自己也盛了一碗飯。

準確的來說,三個人和自己都沒有關係,可是自己卻和他們融洽的生活在一起,蘇紫萱也蠻喜歡這種感覺的。

施紫竹他們沒有出來,樂天去看了看,這四個人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去散心了。

吃過了晚飯,樂天和蘇紫萱馬上去補覺了,大概還能睡一個小時。

兩個孩子在三樓也很安靜,顧小冷在玩手機,樂包偷偷地跑進樂天的工作室,也不知道在裡面鼓搗什麼東西。

這個孩子樂天說的沒錯,對於一些巫術上的東西有自己極其深刻的理解,有一些東西讓樂天看了都有點耳目一新。

樂天突然睜開眼,八點半了。

「該走了……」他說道。

蘇紫萱也睜開眼,這一個小時其實也不知道睡沒睡著,反正是閉了一個小時的眼睛。

兩個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離開了別墅,在門口碰到了從海邊回來的暗部四人組。

「需要我們嗎?」施紫竹問。

「不用了,給我看住了家裡兩個小的。」樂天搖搖頭。

「好。」

施紫竹點點頭,看著兩個人急急忙忙離開的身影,她鎖上了別墅的大門。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不知道為什麼,她有點緊張。

「怎麼了?」樂天問。

他開著車,車速不慢,直奔東城小商品市場而去。

「我感覺那個人要帶我們去的地方不簡單。」蘇紫萱說道。

「這倒是個挺準的直覺!」樂天點點頭。

「你的意思……那個人是個很厲害的盜墓賊?」蘇紫萱問。

樂天想了想。

「從那個人拿出來的東西來看,這個人的水平應該不一般,但是……是不是厲害的盜墓賊這個我也不好說!一般情況下,可以盜得一百零八枚鬼錢的人,應該不是一般人。」他說道。

「和那些鬼錢有什麼關係?」蘇紫萱不解。

「當然有關,這鬼錢可是用來占卜的,也就是說……墓葬里用這個東西陪葬的人一定是一個半仙!這樣的人為自己造墓那一定是留足了手段,不是一般人可以盜發他的墓的!」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眨了眨眼,一個大仙的墓被盜了?

「如果你死了,你的墓會是什麼樣的?」她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如果是我自己死了,我會給自己布一座絕戶陣!絕天絕地絕人……別說盜墓賊了,就連老天爺都別想進入我的墓,如果我和你是葬在一起的……那我就要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他說道。

蘇紫萱的眼神晃了晃。

「考慮什麼?」她問。

「那個時候我們一定會有後代,他們就會來為我們掃墓了,那我還怎麼設絕戶陣?到時候把我們兩個往火葬場的爐子里一扔,燒成灰得了……什麼陪葬也不要,就不怕盜墓賊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無語,這傢伙想的倒是挺美。

再次來到了小商品批發市場,這裡的晚上有一個夜市,有一些商家會營業到十二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