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奇對着龍十兒上看看,下比比,然後說道。

“是啊,你說,我和他一樣高,也一樣苗條,有時候氣勢都超過他,爲啥我就沒這麼好的待遇呢?”

大闖幾人頓時轉眼瞪着他,他疑惑的問。“你們……怎麼了?難道我說的那裏不對嗎?”

“完全不對,你和門主的差距大了去了,這第一,我看你長得就沒他帥,當然,這不是要點,男人有本事也可以不用靠臉嘛,這第二,你做事兒沒有門主狠,你修爲也沒他的高,你要和門主站一起對拼,門主一個指頭就能掐死你!”

“這第三,我來補充,那就是你小奇對人不好,你看看,我們去金陵城,門主免費給了我們那麼多晶石,要是你有那麼多晶石,指定收着藏着。”

這弟子一說,小奇和大闖瞪人的眼神轉向他。“你這傻 子,真以爲門主那麼大方?那是因爲門主前天在金陵城一切的花費都是由天微那老狐狸報銷的。” 弟子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與衆人相聚在一起,龍十兒先是開口對秦湘兒說道。

“哎呦,湘兒大美女也來了。”

“行,不希望我來是吧?那好,我走,我忙着呢!”秦湘兒生氣的往回走。

龍十兒趕緊上前攔住他。“哪能啊!我們還是一起吧!”

途中,孫迪有意無意的看着徐容容,發現她情緒還好,這才完全放鬆下來,對龍十兒問道。


“門主,這次去金陵城有什麼收穫嗎?怎麼樣,我們可以進軍金陵城嗎?”

“金陵城,我們花龍門必須進,想要更好的發展,我們也只有這麼一條路可走,只是,我們的準備工作一定要做足,否則進入金陵城,我們的勝算很少!”

龍十兒說道,路上他也想過這些事兒,目前花龍門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爲這次進軍金陵城做好準備,要做好最壞的打算,畢竟,天微和鹿青都不是吃素的,從他們安插在自己身邊的內鬼一事可以看出,這兩個老狐狸,不容易對付。

“門主,你們一路上舟車勞頓,是事兒還是讓你們休息兩天,然後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然後好好商議商議再作打算。”

“不用了,路上我們已經耽擱不少時間了,這樣,你呢,明天晚上就把大家召集起來,我們一起商量商量這次進軍金陵城的準備工作。”

龍十兒拒絕了孫迪的好意,這兩天龍十兒他們一路遊山玩水,休息得已經夠久了。

孫迪點了點頭,接着龍十兒又對秦湘兒說道。

“湘兒美女,你覺得,把我們的商行開到金陵城怎麼樣?”

“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商行雖然在籠琳鎮站穩了腳步,可是千金鎮那邊可能還需要些時日,其實我們賺來的晶石,有很大一部分都發給了弟子作爲花銷,我們的晶石儲量還不足夠,況且,一個大型商行,不是想建立就建立的,必須要配合地方的勢力,我覺得,爲了減少不必要的風險,等我們花龍門在金陵城站穩了腳步,才把我們的商行開到那邊去!”


龍十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秦湘兒分析得很有道理。

龍十兒又看了眼書生,已經很久沒去賭場看看了。

“書生,最近賭場開得怎麼樣了?”

“還在按照計劃中進行,目前我們已經進行了合併,賭場、客棧、商行都聯繫在一起,目前處於盈利狀態。”

書生一手背在背後,一手摸着自己還算長的鬍鬚說着。

問了大家大概的情況之後,龍十兒總結性的點頭說道。

“那好,那就等明天大家都聚在一起再商議吧!”

龍十兒沒有嚴令說,明天的議事誰不能參加,他雖然不想這方面不會有什麼損失,但是,他絕對的相信自己的人,儘管他有內鬼的嫌疑,但龍十兒同樣不會去防範,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第二日,龍十兒、徐容容以及紫鳳一同從莊園走出,向花龍門駐地進發。

途中,遇上了曉樂,她蹦蹦跳跳的跑到龍十兒身邊,對龍十兒大聲說道。

“帥哥,這趟金陵城玩得怎麼樣啊?”

“呃,還行,曉樂,等下次有機會,我一定帶着你去!”龍十兒哪能不知道曉樂的意思,肯定是因爲自己前往金陵城沒帶上她生氣呢。

聽到龍十兒的話,曉樂便說道:“不用麻煩帥哥啦,我決定自己去看看!”

小黑和小白在這一年裏,來過這裏很多次,他們一走,曉樂一個人自然就無聊啦。

又不能出現在人多的地方說話,嚇到了人不說,還是惹上一身的麻煩。

“曉樂,你忘了你答應過我的,沒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能亂跑的麼?”

“我聽你的了啊,這次你讓我老老實實的待着這裏,我不也待了嘛,這會兒大家都不怎麼忙了,你爲什麼還不讓我出去玩玩呢?”

“最近呢,金陵城有些不安全,這樣吧,你幫我辦一件事兒,也可以順道去玩玩。”

“什麼事兒啊?”

眼看着花龍門就快要到了,龍十兒看了眼身邊的徐容容,然後靠近曉樂說道:“你幫我把徐明勇的事情告訴徐懷!”

“那我答應你有什麼報酬呢?”曉樂的思考能力果然夠快,都已經算到這會兒龍十兒和徐容容都脫不開身,這件事兒又有些急,肯定得讓人去辦了。

珠顏禍水亂君心 ,曉樂要的報酬…這好像有些費腦,索性龍十兒直接問道。“那你想要什麼報酬?”

“等我完成任務後,我要你把你的女人都交給我,時間期限是三天,第一,我保證不會傷害她們,第二,我保證不會打亂她們該有的生活,第三……第三沒了。”

“第三,我想見她們的時候你必須把她們帶來見我!”當然,龍十兒任何曉樂約法三章的對話,是用傳音的方式進行的。

曉樂稍微思考了一下,對龍十兒說:“成交!”

然後就看到曉樂離開了人羣,二女發現曉樂和龍十兒對話都沒說完就離開了,有些疑惑的看着它的背影又回頭看看龍十兒。

龍十兒對着她們攤攤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這會兒花龍門駐地的議事大廳裏,米雲浩、書生、秦湘兒、黃米兒、孫迪,鴿子、阿雷、阿力等人都已經到齊了。

看到龍十兒來了之後,大家紛紛停止了談話,站了起來。

龍十兒坐到主位的位置,然後示意大家坐下,龍十兒說道。

“大家最近都挺忙的,讓大家來呢,是爲了商議一件事兒,那就是我們花龍門進駐金陵城的事情。”

龍十兒已經把情報團弟子匯聚而來的情況告知了孫迪,龍十兒示意了一下孫迪。

孫迪理解的點頭,起身,對大家說道。

“首先呢,我來把情況彙報一下,目前呢,金陵城幾乎所有的門派都是在謀反門派逃離區間發展起來的新生門派,其中,以金凌門、歐陽家族、權幫、雪嫣樓四個門派爲大,他們的勢力將整個金陵城都瓜分了,一個門派佔據一個方向,也就是東南西北,以城中心爲界限劃分。而其中,又以金凌門爲首。”

“金凌門目前的實力非常強大,它是目前我們金陵城唯一一箇中型門派,相信金凌門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那我就不詳細的跟大家說了,我來給大姐介紹一下其他的幾個門派或者家族。”

“歐陽家族,在金陵城,是盤踞最早的家族之一,最巔峯時期也就是在前幾年前,他們家族的勢力,在那個時候幾乎快成爲一箇中型門派的的實力。但是這次謀反門派中,他們家族大部分人都參加了,因此,歐陽家在這次行動中損耗非常之大,如今家族裏的高手,僅僅有一個合體中期、兩個合體初期的強者坐鎮,直系家族成員過千,外系成員有三千之多!”

“歐陽家當代家主的名字叫歐陽清雨,他就是其中的合體中期坐鎮的人。”

“權幫,在金陵城佔據着南城的位置,本來他們的勢力是其中最強的,但是後來被金凌門不斷的打壓,現在正處於被壓的困境中,根據最新情況,他們的內門成員人數還有七百人不到,外門成員還有兩千左右,門中還有唯一的一名合體後期強者,也就是權幫實權掌主小星道人,小星道人剛開始不過是以他的道號遊歷天下之人,後來被敵人攻擊,重傷逃到金陵城,被權幫幫主李權所救,當時的李權有着合體中期的修爲,兩人合力用計斬殺了小星道人的仇人,隨後,小星道人被邀加入權幫,而李權也因此受傷,至今仍未痊癒。”

“雪嫣堂,這個門派是幾個門派中發展最快的,是在一年內建立的新潮門派,門派中的弟子基本都是女性,她們中修稿最高的不過是雪嫣這名女子,據說有着元寂中期的實力,這個門派最善於情報,幾乎每一個門派中都有她們的眼線,憑靠着超人的智慧,在金陵城北城快速崛起,雖然她們的最高實力不怎麼樣,但是,綜合實力卻是幾個門派中最高的,區區六百人的門派中卻有超過兩百人達到了元嬰期修爲。”

“門主剛出關不久,還沒完全瞭解我們花龍門的情況,現在呢,我說說我們的情況,在門主閉關的這一年裏,我們門派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呢,便是我們門派的第二次招新,這次招新,我們得到了很好的響應,共有五千餘人參加選舉,我們當時考覈的內容和第一次基本一樣,只不過時間地點換了而已,這次招新呢,一共有兩千二百餘人成功晉選。”

龍十兒點點頭,這事兒他知道,當初是讓書生全權負責的,龍十兒相信書生,甚至相信書生的考覈方式比自己的還要嚴格。

“這事兒我也知道一些,只不過沒想到這次參加的人竟然這麼多。”

“恩,目前這一部分新弟子,已經全數派到了千金鎮,千金鎮,也就是我要彙報的第二件事兒,這一年中,我們花龍門成功的打入了千金鎮,目前已經成爲千金鎮最有實力的門派。” “大家都知道,千金鎮比我們籠琳鎮要大上不少,能夠取得這麼大的功績,還是要感謝書生和湘兒,都是因爲他們給我們省略了大量資源還有及時的物資補充,才讓我們短時間內佔領了千金鎮。”

衆人拍着手,書生和秦湘兒兩人倒是沒說什麼,孫迪又繼續說道。

“這次千金鎮之爭,我們有兩百多名弟子受傷,目前已經基本痊癒,而且繳獲了不少的物資,很大一部分在經過門主的同意下發給了弟子們,華龍商行也在不久後進駐千金鎮,在花龍門的勢力保護範圍下,共計投入十萬上品晶石,現在也基本進入了盈利狀態。情況大致彙報完了。”

“恩,好,我們花龍門已經跨入了中型門派的邊緣,元嬰期,元寂期成員數量快速增加,相信再給我們一斷時間,我們花龍門,將會有合體期強者坐鎮,但是呢,現實給我們的機會就是,讓我們在實戰中成長,花龍門進駐金陵城一事,是門派發展的必經之路,現在,大家都想想,我們進駐金陵城,需要一個什麼樣的計劃呢?”

龍十兒將今天的問題投了出去,現在的花龍門,今非昔比,從孫迪的口中,龍十兒可以知道,如今花龍門已經能夠和金陵城四大門派比肩。

而且,加上那一批恐怖的龍影隊弟子,花龍門的實力得到非常大的進步。

龍影隊本來十二個成員,現在就剩下了十一個,每一個人,都是花龍門精英中的精英,他們,就是花龍門的中堅能量。

這次龍十兒前往金陵城,爲的就是先去看一看金陵城現在的情況,還有勘察金陵城周圍的情況,可不僅僅是去玩兒的。


“我們進駐金陵城,不能強勢進入,否則就會成爲四個門派當中的眼中釘,到時候他們反過頭來對付我們,我們會吃不消的。”鴿子首先發言說道。

米雲浩點頭。“是的,可是那我們該如何進駐呢?”

“其實,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從權幫入手,權幫現在不是正在遭受金凌門打壓嘛,那我們可以找權幫商量,幫助他們渡過難關,然後讓出一半的勢力範圍給我們,這樣我們不就成功的加入進去了。”

“恩,我支持孫迪的意思,很明顯的搶地盤,我喜歡!”秦湘兒難得的笑了起來。

“要是我們這樣進去,那要是權幫不答應怎麼辦?”

“呵呵,不答應再做不答應的打算唄!”書生輕輕一笑,這次書生算是沒有最後發言了。

龍十兒見書生都發言了,想想孫迪的想法,龍十兒便點頭。

若瘋魔便成活 恩,那行,那我們就從權幫入手,那我們怎麼入手?然後,入手成功之後,我們該怎麼快速站穩腳跟呢?”


“門主,聽說權幫幫主是因爲元嬰受到重創受的傷,你有能力醫治麼?”

阿力眼睛一亮,閃耀着精光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搖了搖頭。“這個我不清楚,要看傷到了什麼程度,這個方法行不通的,元嬰可是一個修煉者的命脈,就算你能醫,人家也不一定肯,我想,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所以李權的傷勢纔會慢。”

“那要是這個方法不行的話,那我們只有明打明的告訴人家,我們可以幫他們解決這次危機,但是要讓一半地盤給我們了。”阿力無奈的說道,眼中的精光已然消失不見。

阿力這話一出口,米雲浩便反駁了。

“不行不行,這樣恐怕是行不通的,畢竟權幫再怎麼樣,現在也沒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人家金凌門是打下他們一點兒地盤就吃一點兒,不到最後關頭他們是不會答應的。”

“我怎麼感覺你們思考的時候忘記了還有一個重大的勢力呢?”

冷總裁的俏丫頭

衆人好奇的看着龍十兒,書生露出了笑容,兩個字從他口中說出。

“天微……”

“天微?!”

“對,要知道,現在天微上臺了,那些個門派什麼的,都要在他的眼皮底下動作,金凌門和權幫鬥得這麼激烈也沒有官府的人介入,爲什麼?因爲天微一直在暗中支持金凌門。”

“恩,書生說的不錯,這次進駐金陵城,我們最大的敵人是官府,其次纔是門派!”龍十兒點頭,贊同書生道,書生不愧是白面書生,想問題果然夠透徹。

接着,阿力就驚訝道。

“門主,那麼,你來說說你的看法吧,反正我是沒轍了。”

衆人都期待的看着龍十兒,都想聽聽龍十兒的看法,畢竟,要說情況,情報團大家都知道這是直屬的,只是沒有明着說出來而已。

“本來這次我是有想法的,但是呢,後來想了想,然後徵求了一下湘兒大美女的意思,就給否決了,所以這不,讓大家在一起想辦法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用商業做掩體,然後暗中發展門派?”

秦湘兒一驚,直到現在龍十兒這麼一說,她纔回過神來,米雲浩也驚了。

“我大概明白門主的意思了,你問我們這會兒商行和賭場的情況,感情就是在試探我們的想法啊。”

這兩人一驚一乍的,弄得大家好一陣疑惑,黃米兒看着都有些不滿了。

“你倆說啥呢,說明白點兒啊,我們都聽不懂。”

“還是我來說吧,門主的意思呢,是讓我們部分商行裏客棧和賭場同時進駐金陵城,只要我們氣勢放低一點兒,然後呢,暗中發展我們的門派,然後一步一步壯大,等到浮出水面的那天,我們花龍門已經成功進駐金陵城。門主,是這意思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