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樣子一來,只能直入主題了,唐小白輕輕咳嗽一聲,正襟危坐,看着何雅靜說道:“你最近有沒有碰到過蛇?”

“蛇?沒有啊,我害怕蛇的,感覺太恐怖了。”何雅靜搖搖頭,說道。

沒有遇到過蛇?怎麼會這樣,唐小白不敢相信,她被蛇鬼纏上,一定有原因,就繼續問道:“那以前呢,幾年前,或者小時候。”

“以前的話,是有的,在我十六歲的時候,和同學們和老師一起參加夏令營,在一片樹林中,有遇到一條很大的蛇,當時害怕極了。”何雅靜想了想,那個場景歷歷在目,實在不願回憶,也是在那時候,纔開始害怕蛇類這種動物的。

“那個時候,你是怎麼做的,有受傷嗎?”唐小白覺得這裏一定就是關鍵,想要知道詳細的情況。

…… 八年前,平城的一個小鎮附近,那裏有一個相對久遠的山林,據傳裏面有很多奇珍異獸,像什麼巨蟒,白虎,白狐等稀有的動物存在,所以被拉上警戒線,但最後卻漸漸變成了古學家和研究動物的學生,所長居的地方。

常常會有各校的學生,組織到這裏勘察,學習,而何雅靜也是這時候,隨着學校一起,來到這裏。

當時是學校裏教務主任帶隊,還有另外兩名老師,一男一女,分別姓趙和李,一衆同學共有三十幾人。

何雅靜是學校裏的校花,所以有很多男孩子喜歡她,一路往山上行走,何雅靜身邊總是圍着一羣男同學,讓別人羨慕不已。

也因爲這個原因,讓何雅靜在學校的人緣不是太好,畢竟男孩子都圍着她轉,讓其她女孩兒情何以堪,好在不是所有男孩子都喜歡何雅靜,也讓她還是有幾個好朋友的。


等到紮好帳篷,何雅靜和兩個好姐妹,就一起去撿乾柴,在她們離開之後,幾個女同學相視一眼,緩緩起身,悄悄跟了上去。

她們打算嚇一嚇何雅靜,誰讓她總是裝的一副柔弱的樣子,讓其他男同學對他愛護有加,真是個賤人,這次一定好好耍耍她,看她還怎麼美美的。

何雅靜和兩個姐妹走在樹林中,低頭看着地上的斷枝幹柴,其中一位個子稍矮的女孩兒,說道:“雅靜,我們學校裏的教務主任和我們班的那柔搞在一起了,你聽說了嗎?”

“不會吧,你別瞎說,教務主任一個老頭子了,怎麼可能呢。”何雅靜不相信的說道。

“是真的,我都親眼看到了。”另一個瘦瘦的女孩兒,接話道:“我去辦公室送作業,路過教務主任那兒,清楚的看到那柔和教務老頭兒一起,做着噁心的事情。”

“不會吧,噫~”何雅靜皺着臉蛋,不敢去想這個畫面,實在太噁心了,別說想了,說一下都渾身起雞皮疙瘩。

三人不在談論,撿了乾柴,準備回去,這時突然一陣‘嘶嘶’的聲音傳來,讓三人止步,好奇的四處張望,想要找到聲音的來源。

此時就見一顆樹上,盤着一條巨大的青蛇,不是說真的有多大,但起碼也有一個成年人的小腿粗了,它的頭部呈三角形,頸細,形似烙鐵。

頭頂具細鱗,吻側有頰窩,上頜僅具白脣竹葉青管牙,有劇毒。體背鮮綠色,有不明顯的黑橫帶,腹部黃白色,體最外側自頸達尾部有一條白紋,上脣黃白色,鼻間鱗大,鼻鱗與頰窩間一般無鱗片。

這是一條白脣竹葉青,但是這麼大的,還真是少見,好像要成精了似的,何雅靜三女感到十分害怕,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慢慢逃離竹葉青的視線。


可是她們一動,竹葉青也跟着移動,眼神緊緊的盯着三女,何雅靜緊張的發抖,向另兩女說道:“我數 123,我們一起跑。”

兩女點點頭, 豪門蜜戀:暖心總裁獨寵妻 ,聽到何雅靜數完三個數,立刻拔腿就跑,三女氣喘吁吁,一路狂奔,青蛇卻根本沒有跟過來。

回到帳篷處,三女相視一眼,嚇得不輕,真是太恐怖了,之後她們將青蛇的事情,告訴老師,老師們商量一下,決定一起去查看一下,畢竟他們來這兒,就是爲了研究這裏的奇珍異獸。

而剛剛追着何雅靜離開的幾個女同學,卻被衆人遺忘,她們此時正迷路在樹林中,本來打算嚇唬何雅靜,沒想到竟然迷路了。

“那柔,我們怎麼辦啊?”幾個同學愁眉苦臉的,向一個眼角下有一個痣的女孩兒說道。

那柔雖然心裏着急,但表情上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說道:“怕什麼,這個樹林就這麼大,只要我們往回走,很快就出去了。”

她們走着走着,突然面前也出現了那條竹葉青蛇,那柔等人比之何雅靜三女更誇張,直接一聲尖叫,撒腿就跑,這一下,驚住了竹葉青,以爲幾人要傷害它,立刻奮起直追。

跑着跑着,一個女孩兒一下摔倒了,那柔等人趕緊去扶她,但見竹葉青越來越近,那柔不由心下慌張,拽起其他兩人,說道:“別管了,快跑!”

三人的離開,讓摔倒的女孩子,直欲絕望,奔跑中的那柔向後看了一眼,只看到竹葉青張着血盆大口,撲擊而來,讓她嚇得轉頭閉起眼睛,不敢再去向後張望。

何雅靜一行人走在樹林中,尋找着青蛇的蹤跡,路遇此處,發現了地上一件衣服,這就是那個摔倒女同學的,何雅靜認了出來,老師們心裏也有些害怕,如果出了人命,事情可就大發了。

教務主任立刻下達命令,趕緊去尋找失蹤的那柔等人,趁早離開這裏,這次夏令營提早結束。

同學們分開去找,不管找不找得到,都回到這裏集合,何雅靜還是和兩個好姐妹在一起,只是還增加了兩個男同學。

一直到了晚上,終於找到了那柔等人,首先找到她們的就是何雅靜一行人,她們逃離青蛇之口,更是慌不擇路,躲在了一個巨樹下。

由兩個男生的護送,幾人還是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帳篷處,而這裏一個人也沒有,帳篷也全倒了,好像有一股狂風席捲過一樣。

衆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疑惑之際,看到了一個粗長的影子,兩個男生鼓起勇氣,向前查看,見是一條青色的大蛇,頓時嚇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在大蛇沒有發覺,那柔再次見到這條蛇,更是滿臉驚恐,嚇得坐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動彈,何雅靜想到可能是這條蛇吃掉了自己的同學,於是緊張的向前,竟想要殺死青蛇。

她撿起地上做飯會用到的菜刀,一步步走向匍匐在地上的青蛇,看準位置,一刀砍了過去,緊接着一道血箭,濺到了何雅靜臉上,讓她尖叫一聲,直欲昏過去。


雖然有勇氣殺青蛇,但等真正動手後,還是感到害怕,內心的恐懼,無以復加,不是人人都能感受到的。

不久後,同學們和老師都回來了,他們收拾行裝,離開山裏,回到小鎮,住了一夜後,回到學校,這件事情也緊接着不了了之。

…… 何雅靜講完這一切,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唐小白沉默不語,上前來到何雅靜身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何雅靜順勢抱住了唐小白,痛哭出聲。

一切都清楚了,蛇鬼就是當年被何雅靜殺死的青蛇,它潛伏八年,不,上下兩界時間不對等,地府一天,相當於人間兩天,所以青蛇是在十六年後,還想着報此殺仇。

終化作厲鬼,纏繞何雅靜,不過它爲什麼要在十六年之後,纔來報仇呢,雖說現在鬼界大亂,可是就算是以前,蛇鬼一樣有機會,到陽世報仇,也就是在它死後不久,所謂的頭七。

不管是人類還是動物,都有頭七之說,不足爲怪,所以唐小白很困惑青蛇的作爲,它在這兒十六年裏,沒有轉世,又在做些什麼呢?

輕輕拍着何雅靜的後背,安撫着她,其實這件事情,也不全怪何雅靜,畢竟遇到那麼大的一個青蛇,又有一名同學的失蹤,膽小的會逃跑,膽大的想要殺死大蛇,或抓住她,也正常。

不過對於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女而說,確實也是一個很大的心理陰影,這時候,最好不要再問什麼,否則很難確定,何雅靜會怎麼樣。

陪着她吃完晚飯,唐小白帶着她準備回家,抓蛇鬼的事情,還是等明天再說吧。

不過爲了何雅靜今晚不再做噩夢,唐小白點出一道靈力,傳入何雅靜的腦海中,封閉她的感知,護住她的大腦,讓蛇鬼無法進入她的夢中。

和田單告別,開車回到了家,在何雅靜去睡覺之後,唐小白還是不太放心,就打算去她房裏守她一夜, 不過可不能再像上一次了,唐小白進入房間,坐在單人沙發上,緊緊盯着何雅靜。

沒錯,今晚,他就不打算睡覺了,因爲何雅靜已經連續做了好幾個夢,如果再讓蛇鬼得逞,她的性命可就不好說了。

慢慢的天色越來越暗,外面也扇起了小涼風,唐小白起身,站在窗邊,看着外面的景色,唐家院在一個郊區偏僻的地方,這裏雖然人煙稀少,但景色卻是宜人,讓人身處大自然中,呼吸着清新的空氣。

這時涼風忽然撲面而來,吹起唐小白的頭髮,讓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轉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何雅靜,唐小白輕輕拿出鎮魂鈴,緩緩搖動。

聲音縹緲,鈴鐺聲響,不僅沒有驚醒何雅靜,反而讓她睡得更好,同時在一陣陰風吹進房間之際,唐小白立刻將窗戶關閉,接着在窗戶貼上田單給他的符咒。

閃身又把符咒貼在了門上和四面牆壁上,這一切眨眼之間完成,接着就見房間中,一股陰風不斷盤旋,化作一條蛇的模樣,衝着唐小白,張開大口。

“蛇鬼,沒想到你還真敢過來,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唐小白冷眼看着蛇鬼,它身上的陰氣之重,實屬罕見,這股怨念,遠遠超出了唐小白的預知。

“多管閒事的人,不得好死!”陰風形成的黑色煙狀的蛇鬼,口吐人言,聲音尖細,好似女聲,卻又殺氣漫天。

“雖說有因必有果,但你殘殺人類,就算身死,也是因果,何必一直糾纏。”唐小白冷淡的說道。

蛇鬼變化形狀,在房中旋轉飛舞,再次化作蛇形,冷笑道:“殘殺人類?哼,她們必須死!”

“她們?你還想殺誰?”唐小白這時不由疑惑了,怎麼感覺事情不對頭啊。

“你少管,如果你還想阻止我,就連你一起殺死!”蛇鬼憤聲咆哮道。

大力郎君的古代養家之路 ,能夠殺死我?”唐小白不屑的說道,雖然覺得這件事情,還有其他的隱情,不過對於蛇鬼的囂張,還是無語至極。

“去死吧!”蛇鬼惱羞成怒,一團黑氣,直衝唐小白而來,氣勢猶如蟒虎。

“冥頑不靈。”唐小白無奈的嘆口氣,揮手一道靈劍劈出,斬破襲來的黑煙,接着蛇鬼再次合成,又一個迴旋,繼續攻擊唐小白。

而這時,唐小白趁機設下一道結界,護住何雅靜,免得打鬥,傷害到她,同時回身,又是一道靈劍,將蛇鬼從中劈作兩半。

雖然蛇鬼無法傷到唐小白,但唐小白同樣也無法真正傷害到蛇鬼,一人一鬼,不斷糾纏,蛇鬼已然大怒,這麼半天,竟然讓他毫髮無傷,實在太丟臉了。

蛇鬼咆哮一聲,黑煙分離,化作十幾個分身,從四面八方,嚴嚴實實的圍住唐小白,大吼一聲,齊齊攻向唐小白,聲勢浩大。

蛇鬼用到大招,唐小白也不能藏私,直接祭出百鬼幡,紅色的旗幟上,刻滿無數鬼怪,栩栩如生,紛紛展露獠牙,直欲撲擊而出。

念動咒語,百鬼幡奇光大放,射出萬丈光芒,直擊蛇鬼心神,一股巨大的吸力,將十幾個蛇鬼齊齊吸入其中,不管其如何掙扎,如何嘶吼尖叫,都無法抵禦百鬼幡的能量。

光芒消失,房間裏再次變得黑暗,唐小白呼出口氣,隨手撤掉何雅靜的結界,既然蛇鬼已經抓到,何雅靜也就沒了危險,現在是時候知道真相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唐小白盤腿坐在牀上,百鬼幡懸浮在其頭頂,閃爍着陰暗的光芒,看着邪氣十足。

閉上眼睛,意識進入百鬼幡中,這是一個紅色的世界,其中還摻雜着黑色和綠色,總之讓人看着很不舒服 。

唐小白意念一起,蛇鬼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立刻就要上前撕咬唐小白,只見他無動於衷,蛇鬼突然痛苦的嘶嚎,漸漸形成一個蛇頭蛇身,卻披着一個綠色大衣的怪物。

小樣的,在我的地盤,還敢偷襲我,唐小白冷笑一聲,看着它說道:“如何,告訴我,你爲什麼糾纏何雅靜?”

“我本來沒想殺她,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只想殺死那柔她們,可是青蛇的意念,讓我來殺何雅靜。” 蛇鬼痛苦的爬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女聲,很是柔和的聲音。

“你不是那個青蛇?”聽到它的話,唐小白疑惑的看着它,蹲下身子,感到很是意外。

“我的身體確實是那個青蛇,只是我的靈魂卻是一個人,一個當時和老師們一起參加夏令營的人。”蛇鬼感到心裏不在那麼痛苦,擡起蛇頭,緊緊盯着唐小白,緩緩說道。

“你…你是那個,摔倒之後,葬身蛇腹的女同學?”唐小白恍然大悟,當時確實是出了人命,老師們後來,根本沒有管這個同學,後面的事情,根本就是不了了之。

妙手仁醫 “沒錯,那個人就是我,不過,我並沒有葬身蛇腹。”蛇鬼點點蛇頭,承認自己的身份,卻說她並沒有被青蛇吃掉。

“你說什麼?”唐小白意外不已,那她是怎麼死的,還變成了蛇鬼。

“其實青蛇並沒有吃掉我,反而救了我。”蛇鬼聲音悲慼的說道:“當時幾近絕望,眼睜睜看着那柔她們離我而去,我們是好姐妹,一直都在一起,可是到了危難關頭,她們卻無情的棄我而去。”

“我以爲我要葬身於蛇口,沒想到青蛇卻沒有吃我,反而幫我把絆倒我的樹枝移開,等我回到扎帳篷的地方,卻發現青蛇竟然死了,我絕不甘心,我化爲青蛇,變作蛇鬼,與青蛇同在,想要報仇!”

“可是,在我剛剛變作蛇鬼之後,卻有鬼差前來拿我,我與他生死相搏,雖將其打退,但也身受重傷,療養數年光景,開始尋找那柔等人的蹤影。”

“一個一個的折磨他們,就算曆經三年光陰,也要將她們殺死,我的仇已經報了,可是青蛇的仇,卻還沒報,只有殺死何雅靜,我們才能真正解脫。”

蛇鬼的怨念極深,讓唐小白都感到驚慌,被朋友背叛,恩人(蛇)的死去,再加上她本來的叛逆性格,使得這股怨氣始終無法消除,反而愈演愈烈。

從而造就了現在的蛇鬼之身,這完全是被怨念所操控,雖然她也很可憐,但是唐小白卻不能讓她殺死何雅靜,讓她回到鬼界,重新投胎,只希望下一世能夠彌補她的痛苦。

唐小白緩緩伸手,抱住蛇鬼,給予其安慰,蛇鬼的眼睛中,流下眼淚,心裏的悲痛,無法敘說,此時在唐小白麪前,終於說出壓抑在心裏多年的沉悶,讓她長長的呼出口氣。

離開百鬼幡,唐小白緩緩睜開眼睛,仰身倒在牀上,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

第二天清晨,唐小白果然發現何雅靜的氣色好了許多,沒有了蛇鬼的侵擾,看樣子昨晚是睡了個好覺。

不過雖然蛇鬼的事情解決了,但是還有一個更嚴重的事情,等着唐小白去解決,那就是,兩人的關係,要怎麼抉擇。

這些天自己因爲蛇鬼的原因,對她似乎很是熱情,恐怕會讓她誤會,但自己也並不討厭她,一時間,唐小白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了。

何雅靜難得的睡個好覺,感覺很是精神,拉起唐小白說道:“今天我們去哪兒玩啊?”

“呃…今天就不去玩了,因爲會所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也已經陪你玩好幾天了。”唐小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說,脫口而出。

“那好吧,還是事業爲重,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會所,也可以幫幫忙。”何雅靜卻好像並沒有聽出來什麼,反而要和唐小白一起去上班。

無奈點點頭,唐小白第三次帶着何雅靜,來到休閒會所,這種情況也讓女顧客們,覺得這是她的女朋友,頓時間,會所中一片暗淡,情緒低迷。

田單無語的說道:“要不要這麼誇張,我還是單身啊,要不然你們考慮考慮我?”

女顧客們,上下瞄了田單一眼,露出鄙夷的眼神,哼了一聲說道:“瞅你那胖樣兒,想得美。”

“嘿,你們怎麼能以貌取人,唉,沒有人能夠欣賞到我的內在啊。”田單一臉的惆悵,感嘆世道不公。

“你幹嘛呢,招聘的事情,你辦了沒啊。”唐小白瞅着田單在那兒和女顧客聊天,向他喊道。

田單無奈的撇了撇嘴,回到前臺看了何雅靜一眼,說道:“馬上就把招聘信息貼出去,不過,有個事情,我想和你說一說。”

“什麼事兒啊?”唐小白疑問道,他可不相信,田單會說出什麼重要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