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徹底的羞愧!

強烈的丟人感讓他的眼神發紅,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的死黨在這裏的話,會不會嘲笑他!

他一聲令下。


那三股妖軍,同時怒吼,成爲一支鋒銳的三叉戟,毫不猶豫,朝飛舟撲去!

就在此時,金雨涵,甚至包括雪斷和獅龍子,眼前驟然熾亮,突然綻放的上百道斑斕劍光充斥住他們的視野,他們驚呆了!

冰寒徹骨的劍意,讓他們脊背發涼。

就如同一個鋼刷,而金雨涵手中的三支妖軍,就好像是可憐兮兮的土豆,被狠狠的颳了一層皮下來。

“小子們,盡情的狩妖吧!”

海龜飛舟之內,釋放出大量神識,一直暗暗操控劍營的賈方這樣大喊!

猖狂的聲音遍地可聞,整座海龜飛舟,全都沸騰了一般,興奮的大聲吼叫,有的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座座戰鼓,一邊敲打,一邊狂喊:“東風吹,戰鼓擂,妖魔修者誰怕誰!”

駱葉滿頭冷汗。 可憐的堯辭和舜殺,可謂飛來橫禍,被金琳逮了個正。金琳一直都用妖術隱匿身形,始終保持着警惕,當她發現道堯辭舜殺之後,毫不猶豫偷襲出手,雖然堯辭和舜殺的實力也相當不錯,但依然狼狽不堪。

金琳是北廷血樹的妖軍成員,對於修者,有着天生的仇恨,再加上神識校場中曾被一位修者大鬧過,他對修者的仇恨簡直已經深入骨髓,他手下隊伍的骨幹全都是鎏金軍團的主力,看到堯辭舜殺他們,眼睛頓時佈滿血絲,殺意勃然。

一方蓄勢已久,而一方卻是倉促應付,雖然金琳這邊並沒有什麼突出的高手,但依然在戰鬥之中佔據了主動!

堯辭臉色凝重,眼前這支隊伍的配置不高,但是戰法卻相當兇猛,完全不講一絲道理!


兇猛如虎,悍不畏死!

他的目光垂落在對方陣中的那位年輕嫵媚的少女身上,心中充滿了訝然,妖軍的軍隊職務劃分,堯辭非常清楚。這支給他帶來了巨大壓力的隊伍,竟然不是妖軍的核心軍團,而這位年輕的少女,其修爲也只不過是妖相的水平。

這怎麼可能?

什麼時候,妖軍的普通軍團也可以和自己抗衡了?對方只不過是一名妖相,卻招招狠辣,毫不留情。

雖然崑崙的命令是示敵以弱,但是堯辭卻駭然間發現,即便修者全力以赴,好像也沒有多少便宜可佔!

這纔不過是第三波妖軍,其戰鬥力,比起霸佔了霸絕城的妖軍,要提高了不止一倍!

他連續幾道指令,卻全都被對方給消弭於無形,五個喘息!只不過只有五個喘息的時間,對方就將自己這一邊打的潰不成軍,自己不斷的制定出新的方案,卻全都無用!

舜殺的面色也開始嚴峻起來,他不像堯辭一樣,是高級戰師,但是他對於戰鬥的感覺,卻比堯辭師兄要敏銳的多,面前這一支妖軍,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踩進了一張大網裏面,怎麼都用不上力。

那種泥牛入海,百川歸流的感覺,讓他心中大震!

離他纔不過五十步遠得一名師弟,被幾個妖術同時擊中,慘叫一聲,沒有絲毫懸念,整個人便化作了一座金人,隨後,風乾破碎!

慘叫聲此起彼伏,對方的配合十分默契,妖術的品階並不算多麼的高,但是在對方密不透風的配合之下,威力相當的驚人。舜殺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但旋即,這股異色就被哀痛掩蓋,在戰場上死去,連魂魄都不可能逃掉!

自爆血雀?在那之前,就完全會被對方殺的魂飛魄散!

妖術與劍意點亮了虛空,有的沒入了血霧之中,攪得血霧翻騰。

雙方的衝撞短促而又激烈。

金琳不爲所動,他面無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殺死這些修者,只不過是在殺死螞蟻一樣簡單,索然無味,他的神識如同大網般散開,戰場上面每個細節全都落入了他的掌握。最前方的妖身上的防護光照瞬間被幾道劍意絞的粉碎,他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絞成了一蓬血雨。

庚金鴻威。

悄然運轉,心如庚金,纖塵不染。金琳雖然是一名戰師,但是從小到大,她也一直都在修煉妖術,對於金系妖術,知之甚祥。

她很清楚雙方的優劣,他手下沒有高手,絕對不能夠陷入僵持之戰,否則那樣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對方的高手,始終都處在厚實的保護之中,比如那名滿臉雀斑的修者,重重修者包圍之下,沒有任何一種妖術能夠近到他的身體。若是用妖軍的人數來換,犧牲實在是太大。

一擊得手,一擊瞬殺!

這是她唯一的選擇,漫天還遍佈着血霧,讓人們心中的感覺萬分的壓抑,但這對妖軍來說,卻是最好的掩護。千多名妖,同時後退,隊形整齊一致,殿後的妖,手上光芒閃爍。

“舜殺師弟,停!”堯辭趕緊大喊,他的面色凝重如山,對方的陣型之嚴謹,超乎想象,沒有一絲破綻。

他的臉色鐵青,若是追擊很有可能會陷入對方的陷阱。

妖中的戰師,最擅長利用自己的神識控制整個戰場的流程,他們的神識,就好像是一張無所不及的大網一樣,沒有一個角落可以逃脫他們的掃描。

正是知道這一點,堯辭纔開始謹慎下來。

不過,此時他的心中卻非常的矛盾,來之前師傅將命令下的恨死,一定要秉承示敵以弱的計策,讓妖軍明白,修者已經到達了崩潰的邊緣,那樣崑崙的大計才能夠完美實施!

可這種事情淪到自己身上,卻是那樣的痛心!

戰鬥統計很快就出來了,堯辭大概折損了一百人,而對方的死傷不過堪堪十人,一比十的比例,讓他面如死灰。在剛剛這場戰鬥面前,他下意識間,已經認真對敵,卻依然吃到了一場敗仗。如此懸殊的折損比例,就像是一道響亮的巴掌,狠狠的聒在了他的臉上。

臨走前金琳那漠然冰冷的目光,就好像是最犀利的一句嘲諷,狠狠的割在自己的心頭,讓自己沒有半點脾氣!

堯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好讓自己保持冷靜,他看了一眼已經潰不成軍的隊伍,臉色低沉的都能夠擠出水來。

舜殺沒有說話,說實話,他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在之前他曾感覺到一陣不安,沒想到這麼快就應驗成了事實,換做是誰,都難以接受這個下場。

其實,他最怕的,還是堯辭會做出那個決定。

示敵以弱。


這四個字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師傅,對不起。”半晌之後,堯辭微微嘆了一口氣,這般說道。

當他說完之後,所有的修者全都長出了一口氣,他們都是聰明人,怎麼可能不瞭解剛剛堯辭心中想的什麼,從堯辭師兄那痛苦的表情就足以看的出來,他是在做心理鬥爭。

到底是要不要將自己的師弟們送出去,當炮灰。

堯辭緊緊閉上了眼睛,眨眼間,從他的眼角流淌下來一滴淚珠。

他實在是狠不下心來,當看到頃刻間,自己的一百名師弟,活生生的人,全都被抹去,這是何等的殘酷。

在這之前,他認爲,崑崙的做法非常正確,沒錯,示敵以弱,是相當完美的戰略!幾乎無懈可擊!

但直到他嘗試到戰爭的痛苦,他才莫名間發現,人命並不是說揮霍就揮霍的,別人的性命,崑崙沒有任何權利干預,甚至支配!

“舜殺師弟,咱們回去的時候,請求師傅,換個策略吧。”堯辭說道。

~

身後的戰鬥並沒有引起駱葉的注意,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迎面撲來的三股妖軍上面。他看的十分仔細,青青雖然與小蚨一樣,人品實在是不怎麼樣,但是他相信,作爲青蚨的青青,不可能無的放矢。


這一仔細研究,他立即有了新發現,對方的風格,果然與修者戰師的風格不同。

甚至來說,對方的風格,在妖軍之中,都是別樹一幟的!

一般來說,妖的戰師是通過神識來控制隊伍,指如臂使,進退如一。而面前這一名戰師,卻完全都不講究隊形,呼啦一片,凌亂不堪。

儘管這是用的十分經典的三叉戟陣型,但這就像是一支完全沒有經過打磨的三叉戟。

只不過!

駱葉的視野中,那些看似散亂的妖軍,氣息竟然緊緊的匯聚在一起,也就是說,他們的陣型雖亂,但是他們的氣息,卻沒有一點亂套。

上百名妖軍的殺氣,妖氣,全都匯聚一團,牢牢捆綁,渾然一體,威勢頓時截然不同。

駱葉彷彿是看到了數百股肌腱,彼此相互交纏,徒然收緊,化作了一個拳頭!

三股妖軍,就像是三個強而有力的拳頭,而這三個拳頭,凝結在一起,又是一個渾然一體的大拳頭。

“老賈,你怎麼看?”駱葉問向一旁的賈方。

賈方也一直都盯着對方的三股妖軍,很快就給出解釋:“妖軍的戰法化繁爲簡,聚衆唯一,雖看似混亂,但實際上卻極爲有效。而且,他們似乎非常提倡個人的勇武,就如同是金戈一般,鋒銳無匹!”

青青的聲音,無巧不巧,再一次出現,依然的撩人心扉:“你對於戰爭,一竅不通,這種戰術比較適合你。”

“我有老賈,不用擔心戰術的問題。”駱葉直接就將這個任務,送給了賈方。

青青看着這個胸無大志的少年,沒好氣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自己動手?”駱葉心中慢慢思量,覺得有理,便說道,“青姨,你說的沒錯,萬一以後我與賈方失散的話,一個人是做不得戰師的,你還是教教我吧。”

見到駱葉難得表現出一點求知慾,青青心中也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她嫣然一笑,說道:“在古老的妖族之中,有一族金家,對於這種的戰術十分了解,其實這並不難理解,最核心的道理,就是要懂得與同伴的力量呼應。”

“與同伴的力量呼應?”駱葉若有所思。

只不過說到這裏,青青又開始買官司,雙肩一攤,說道:“不要再深入的問我了,這個方法,我也不太明白。”

駱葉還以爲青青是在挑逗他,努力睜大水汪汪的大眼睛,擺出一副渴望而討好的表情,去看着青青。 青青松了口氣,臉上的表情與小蚨慣有的無恥表情如出一轍,只不過她的表情要顯的更爲漂亮一些,接着道:“沒錯,他們的力量是純神識的力量,同時他們的肉體,也擁有非常敏感的特性,只有與同伴的力量相呼應,才能夠與同伴溝通,力量的傳導,比聲音要快速準確得多。”

“這樣啊。”駱葉若有所思。

青青忽然笑了,嫣然美麗,她攤了攤手:“別問我怎麼呼應同伴的力量,這個我真不知道。”

自己可沒有說錯話,不知爲何,看到駱葉的眉頭緊鎖,青青本來頗有些煩躁的心,莫名間感到愉悅了不少。

幸虧駱葉此時全神貫注的投入到了思索當中,否則若是他知道了青青的想法,一定會大發雷霆,因爲平日裏,小蚨也是習慣性得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駱葉的痛苦之上。

“呼應同伴的力量、、、”駱葉苦苦思索,他剛剛似乎隱隱有所領悟,但是當他細想,卻又一無所獲。

陷入沉思的駱葉,接連下來要發生的戰鬥也渾然忘了。

半晌,他忽然擡起了頭,神色透露出難言的興奮,二話不說,從地上彈了起來,一溜煙消失不見。

~

比起駱葉的新奇發現,賈方對對方的戰術也是興趣渾然,只不過在他所研究的種種戰術之中,對方的這種戰術,他也有所耳聞,可以說是略有研究。

而且,他是野路子出身的戰師,身上沒有那麼多條條框框的束縛,看到這樣的戰術,不但沒有膽怯,反而躍躍欲試。

從來沒有人對他說過,在戰場上,最好的戰術是選擇那些固有的戰術,縱然出新,也是對舊有戰術的新配合,而不是像他這樣,開闢自己的新戰術。

正因爲沒有人對他說過這些,所以,他此時就如同是不怕虎的初生牛犢,毫不猶豫用出了自己剛剛模擬成形的戰術。

劍營四重殺!

剛剛在空中如花朵綻放的斑斕劍芒,齊齊光芒暴漲!

空中嘯音頓起,充斥耳膜,甚至有些妖聽到這樣尖銳的音爆之聲,雙耳裏面全都滲出了血液,劍營的修者們在最短的時間內,便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劍光組成的波浪,向着這三股氣勢儼然的妖軍撲去!

比起當年還剛剛組建起來的劍營,現在的他們無疑更加的成熟,而且在賈方的神識操配之下,他們每個人在一剎那之間,就將賈方的心思揣摩的十分清楚。

劍營四重殺這五個字,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便深入人心!

賈方自己所研究出來的術法,誤打誤撞,走進了戰師的最高境界,就是用神識來對整個戰場進行支配,劍營中的每一個隊伍,他都可以在半個眨眼間的功夫之中,將自己的意思,通過神識大網傳達過去。

這在整座兄弟樓裏面,都成了津津樂道的話題。

所以,這劍營四重殺的戰術,被他們施展起來,從容不迫,沒有半點初學者的樣子,劍芒組成的波浪,沒有以前那樣的淒厲慘烈,卻多了幾分彈性,彷彿在衆多的劍芒之間,有一根無形之弦,串聯着它們!

雙方轟然碰撞!

但是詭異的一幕,卻突然出現。

那如同是波浪板的劍芒,忽聚忽散,它們就像是一根根鋒銳的小刀,蝴蝶一般上下盤旋,飛舞,不斷的從匯聚成爲一股的妖軍之中,削下一片一片的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