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藏紅不在意的說道,

“不用說這些,我在效命他們的時候,終生就不可能突破宗師了。”

鑽石跟宗師之間突破,需要一種特別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只掌握在主神統治者手中,藏紅早就被限制了。

可儘管如此,藏紅的實力還在這裏,她打張林,完全沒有問題。

就連陳護衛跟藏紅戰,他的勝算也不高。

陳護衛已經達到了鑽石高級,而且在這個層次停留了許久,不是一般的鑽石高級。

張林一個鉑金高級,他能打的過這老牌強者藏紅嗎? 藏紅在說完她不能突破宗師的時候,臉上有些傷感。

在這個世界裏,誰不想變強,可要變強,又豈是那麼容易。

藏紅手中摺扇一揮舞,她率先出手了,這便是屬於她的力量。

摺扇飛出去的那一瞬間,還攜帶着隨時要爆發的流光。

張林手中的如意金箍棒,轉動起來,阻擋着飛射過來的摺扇。

藏紅看着張林的舉動,她突然笑了,張林實力是很強,能殺王護衛,也確實能證明他的手段。

不過弱者始終是弱者,就連危機都察覺不出來。

藏紅的摺扇,屬於飛射型的玄鐵武器,在飛出去的那一瞬間,力量爆發,就算是玄鐵武器,也有可能擊碎。

張林這傢伙,居然想用手中的武器阻擋,就他那根破棒子,看起來不錯,可也就那樣。

鐺!

折射擊打在鐵棒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張林的如意金箍棒,自然不可能被擊碎,這可是比玄鐵武器還要強的神器。

只不過藏紅的摺扇攻擊,力量確實強悍,震的張林不住的後退。

摺扇上爆發的流光,也差點傷到了張林,這藏紅,確實不是那王護衛能比的。

東部這裏,高手還是停多的,也不知道那王護衛,是怎麼獲得護衛這個職位的。

張林只是簡單的跟藏紅一交手,他便看出了雙方的差距再哪裏。

沒有嘗試跟陳護衛打過,也不知道陳護衛的實力如何。

不過同爲鑽石高級,就張林的感覺來看,陳護衛比王護衛絕對要強。

張林躲過一擊,藏紅的笑容,轉瞬即逝,居然被他擋住了。

張林的武器有古怪,玄鐵武器,根本不可能擋住她摺扇的揮舞一擊。

難道說,張林的武器是主神統治者他們使用的武器,也只有那種被強化過的武器,纔有可能擋住。

藏紅隨手一召,摺扇從空中滑出一個弧度,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藏紅有些意外的說道。

“你隱藏的不少嗎?之前跟王護衛的戰鬥痕跡,是故意做給我們看的吧!”

藏紅見到張林的實力,在一想之前那人跟她說的,給她看的,她便明白了什麼。

或許張林隱藏了實力,故意營造了一個假的戰鬥表現給他們看。


然而藏紅不知道的是,張林的實力提升了,而這如意金箍棒,也是他之後才學會的。

張林淡然說道,

“別說我,你實力也不弱,使用摺扇,本身是女子,可卻是力量型的強者。”

通過交手,張林也看出了藏紅的一些手段。

藏紅冷笑說道。

“既然大家都懂,那就認真的戰鬥一番,看你能不能接下我這巨力飛扇。”

再婚BOSS追愛路 ,藏紅手中的摺扇,在她特別的手勢下,飛了出來。

一道道流光,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朝着張林飛射而去。

陳護衛感慨着說道。

“幾年時間不見,這藏紅的實力又變強了,東部地區的前三強者,又要刷新了。”


在東部地區,有人給他們這些鑽石級別強者,排了一個名次。

第一強者陳曉東,也就是陳護衛他自己,沒錯,別看陳護衛平時低調,可他實力在東部被稱爲第一。

這個排名,沒有算上主神統治者,可哪怕是這樣,也能證明他們的強大。

今夜為你醉 ,能在中立派系中殺出來,也可見陳護衛不簡單。

東部第二強者是葉護衛,葉雲的父親,肅殺派系的,也是一名老牌強者。

東部第三強者,秦護衛,也是一位比較低調的傢伙,他屬於和平派系。

能在這個派系當中殺出來,沒有點手段,根本做不到。

如今這藏紅,在陳護衛的印象中,或許不比老秦弱了,當入得了前三。

張林可沒工夫管什麼,東部強者的排名,藏紅這一手攻擊,確實強橫。

只要一不小心,張林就得完蛋了,摺扇飛射過來,張林倒是不擔心。

憑藉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完全能抵擋摺扇的力量,最多就被震退一下。

可那摺扇上爆發出來的流光,像是安上了眼睛一樣,無論張林落在哪裏,流光都能精準無比的找到他。

這流光威力可不小,以張林這身體的強度,最多能承受一下。

若是被連續打中兩次,張林這身體就得毀掉。

張林在摺扇跟爆發的流光攻擊下,根本近不了藏紅的身。

砰砰砰,好幾道流光,從張林的身邊插肩而過。

張林應付的越發艱難,可卻沒有任何辦法,誰叫他不會流光外放,這便是兩者最大的差別。

如今的張林,鉑金高級的實力,能發揮鑽石高級實力,比藏紅這鑽石巔峯實力,也只差一點。

可兩人會的招式,以及力量程度,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張林被藏紅的攻擊,打的毫無抵抗力,額頭上佈滿了汗珠,在這麼下去,遲早會被藏紅的摺扇殺掉。

藏紅收了摺扇,看着張林,沒在急着攻擊,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張林,她似乎看懂了什麼。

藏紅突然大笑一聲說道。

“哈哈哈,我終於知道你的弱點在哪裏了,實力確實不錯,武器也確實不錯,只可惜。

沒有鑽石級別的流光外放,你始終是一個弱者。

王護衛那種對流光理解不深的人,確實有可能被你殺掉,不過在我眼裏,只不過是譁衆取醜。

既然找到了你的弱點,那就就乖乖受死吧!


殺了你這麼一個天才,我還真有些捨不得。”

張林滿頭大汗,大口的喘息着,藏紅收了摺扇,他纔有休息的機會,還差一點就撐不住了。

可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情,藏紅一番話說出來,徹底把張林的對戰信念,打到了懸崖底下。

對方真的很強,無論是戰鬥的經驗,還是對於實力的運用,藏紅都很瞭解。

她也一語道破了張林的弱點,接下來,張林要應付她,無異於天方夜譚。

這時候,陳護衛他們也在想着要不要干預了。

如果放任着張林跟藏紅打下去,那張林就是等死。

不打,也只不過是失去了護衛的爭奪機會,可打了,基本是沒生的可能。 陳護衛對張林喊道。

“張林小友,回來,你還年輕,這次就算沒機會,只要好好活着,你還有機會。”

張林回頭看向陳護衛,自嘲一笑說道。

“不了,這是我唯一的機會,這次不爭奪護衛,也許我還可以去副本世界冒險。

可一次次的逃避,這也徹底限制了我,強敵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不敢面對他。”

張林說完這句話,看向了藏紅說道。

“跟你一戰,我很有感覺,我似乎找到了什麼一樣。”

藏紅不屑一顧,張林若是還打,看出了張林弱點的她,可以輕易殺了張林。

張林能找到什麼,只不過是死亡前的最後逞強罷了。

這只是藏紅的想法,可對於張林而言,他真的找到了什麼。

副本世界,主神世界,究竟有什麼區別呢?

到了這一刻,張林也總算是明白了過來。

以前的他,基本上都是在副本世界當中跟別人搏殺。

那種感覺,有着一種缺失感,那是不同世界,所展現出來的特別限制。

而這一次,張林先是跟王護衛一戰,接着又跟藏紅一戰。

多次在主神世界對戰,張林又回想到了以前跟玄金一戰的事情。

主神世界的對戰,同爲主神世界的人,他們之間,沒有了那種限制。

這樣的戰鬥,纔是真正的戰鬥,也只有這樣的對打,才能讓張林體悟到,要想在主神世界,成爲一位統治者,需要的是什麼。

藏紅看着張林站的筆直,似乎真的意識到了什麼。

不過她不相信,就這麼短短的時間,這傢伙能領悟到什麼。

鉑金等級,註定不可能掌握流光外放,因此張林沒有翻盤的機會。

想到這一點,藏紅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解決完這一場戰鬥。

摺扇飛了出去,在空中滑出一道優美的弧度。

他怎麼是個非酋〔重生+系統〕

在這生死一瞬,張林的眼神,瞬間變得清亮起來,他似乎能看到摺扇爆發流光的位置。

而原本飛速的流光,在這一刻,張林看起來似乎變的很慢了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