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縱天梯下一片死寂,所有人匆忙站起,看著今年第一個衝擊八百階的超級天才,這一下衝擊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十指相扣,威力會不會疊加誰也不知道,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必定不輕鬆。

虛空烏雲積壓,遮天蔽日,星辰無光,皓月掩去,楚莫離和南路的身後卻憑空升起日月,兩輪巨大的日月盤踞升空,照亮天地。

皓月奪魂,日光傾城,踏入八百階,異象出,潛龍飛天,撕裂烏雲,日月星辰同現,一股來自萬古壓力將二人的膝蓋壓彎,幾聲骨頭崩碎的脆響傳向雲霄。

二人十指扣緊,緩緩站起,繼續前行,千人呼嘯,震潰山河萬里,整個聖學院都被驚動,除了外出的幾個首席生和閉關不出的超級學員,學員全部出動。


八百階,非首席生莫屬,一下出了兩個,簡直萬年一遇!五十年,出了四個首席生,其中有兩個還是靠天賦,只有兩人衝到了八百階!

只有風擎宇和即將畢業的鳳凰,鳳凰是個女子,已經出學院三年沒有跪了,如今學院內只有風擎宇衝上八百階,所以這一次必定引來轟動。

當楚莫離和南落衝上八百階的時候,赤妖也上了七百階,短短的一個多時辰,從地面衝到七百階,足以震動世人了,可惜上面還有楚莫離和南落。

獨孤擎依舊在咬牙撐著,司雲亦是如此,都已經跨入了七百階,今年是出現七百階人數做多的一次。

「天要興我聖學院啊!這方圓三百萬里的四個至強學院,終究要有我聖學院一席之地!」夜臨雨興奮的想要高呼,吶喊,從未如此激動失態。

這方圓三百萬里,是東荒大地西南一角,卻也是最貧乏之地,誰都想衝出這層桎梏,成為引領東方潮流的一個勢力,聖學院也是如此,這東荒大地西南大半土地上除了聖學院,還有儒院,兵院,墨淵學院,這三大學院遠超聖學院,將聖學院硬生生的擠出四大學院,如今別人只承認三大學院。

這是聖學院永生難忘的痛苦,沒人不想重振聖學院威望!

風擎宇的出現,讓人看見了希望,楚莫離和南落的出現,讓人看見了旭日東升,黑暗將盡!

咚咚咚……

步步如神臨,身如標槍,挺拔而立,迎風飄蕩,赤妖趕超司雲,衝到了七百五十階,幾乎靠近了獨孤擎。

「難道赤妖想要衝擊八百階?」

「有可能,他這個不服輸的孩子,我收他做記名弟子,而收楚莫離和南落卻是入室弟子,他肯定要證明給我看,他這種性格,不知是好還是壞啊,和我一個性子,偏執,瘋狂,我之所以沒有收他,就怕無法掌握他的心思。」

逆風和夜臨雨心若憂思,赤妖的性格陰沉,體質詭異,說他是不遜風擎宇的妖孽也不為過,只是性格難以馴服,沒有底線和原則,誰也不知道將來是敵人還是朋友。

「速度都在加快,我擔心他們的身體和意志承受不了會發瘋的。」夜臨雨看著獨孤擎和司雲都在拚命,不禁有些擔憂。

「拚命才能看出潛力,像獨孤擎,司雲,這二人的天賦意志不拚命,怎麼可能甩開鍾子缺等人?」逆風沉聲說道。

「白楓也不錯,這個人天賦超絕,若是意志也能超越一般人,他的速度冠絕,戰力定可以睥睨眾生,是個可以培養的天才。」夜臨雨萬分欣賞白楓。

白楓就如一縷晨光,走到哪裡都會引來世人矚目!讓人賞心悅目,不勝歡喜。

楚莫離和南落進入八百階之後,速度反而越來越快,將眾人漸漸拉開。

平天升日月,日月愈發凝固,光彩奪人,南落身上七彩琉璃光芒如仙如神,飄渺如煙。

八百五十階,八百六十階……。

八百九十階!八百九十一!八百九十二……。

二人的速度終於降低,逆風情不自禁的飛向隔壁的山峰,緊張的看著二人,衝破九百階!他必定把二人當寶貝一樣供著,別說強迫他們敢不樂意的事情了,就算他們強迫自己干不樂意的事情,他也願意去做!

「九百!九百!師弟加油!」聖學院的學生放棄了高傲,高呼咆哮。

外圍被淘汰的精英更是興奮,這次雖然被淘汰,可是看著聖學院出現一個超級恐怖的妖孽,就算回去了也有資本吹噓!

八百九十八階!八百九十九階!

楚莫離為了防止南落的肉身承受不住,右手死死攥著玉手,想幫她承受一份壓力。

「我……沒事!」南落皓齒繃緊,嘴角出血,雙眸如日月一般圓,清秀的面孔透著鋼鐵般的意志,只有崩碎,沒有曲折!

「準備一下,如果承受不了,你就先停止,我要上頂端,我感覺這根本不是玄尊強者留下的石階,我想上去看看有何玄妙。」楚莫離凝視著上空頂點。

轟轟轟……。嘩嘩嘩……。

幾聲驚雷伴隨著閃電從虛無劈下,奪人心魂,二人牽手而上,壓力倍增,南落左腿一沉,直接被壓跪到了石階上,右腿卻還在八百九十九階!

「啊!」南落凄厲慘叫,咳血不斷,眼角也透著血絲,傲人的身軀也開始扭曲,讓人心疼不已。

楚莫離手臂扭曲,面孔猙獰,單膝跪地,想撐起南落,自己卻也無力站起,那股滂湃浩瀚的力量來自天地,來自萬古,任何人都無法匹敵!任何人都無法力抗!這就是為何風擎宇也止步於九百階!

「起!」楚莫離咬牙撐起南落,自己的膝蓋差點被撞碎,霸血沸騰咆哮,染紅身軀,妖艷的日月紅光照亮天地。

九百階!只要上了九百階,這登頂的傳說就近在咫尺,楚莫離能做到嗎?南落又能做到嗎?無人知曉,因為二人皆力竭,強大的精神力也無法讓他們佔到便宜!

「起!起!起來!」萬人呼嘯,山林咆哮,猶如洪流滾滾,逆沖雲霄。

「站起來!你們站起來了,就代表聖學院站起來了!」逆風喝道。

… 「起!起!起來!」萬人呼嘯,山林咆哮,猶如洪流滾滾,逆沖雲霄。

赤妖停止了腳步,抬眸仰視著上方日月,面無表情,他在期待,似乎又不願二人登頂九百階,矛盾的心理讓他眉間出現一絲凝重和猙獰。

白楓站住了,鍾子缺站住了,龍靈秀和龍梟也站住了,最後還在石階上的眾人全部站住了,他們憑藉意志在苦撐,可是在楚莫離面前,都顯得有些渺小。

南落的腿骨被撞碎,玄力遊走,撕心裂肺的疼痛非人難以忍受,她渾身抽搐,卻依舊咬牙,只要能夠站起來,她就能扛到頂點!她身如水肉,心比天高,壯志凌雲可滅天!

霸血靈血燃燒,楚莫離周身被霸血神氣護住,身上的傷口在急速癒合,眼看南落再也無法支撐,連忙取出一枚九星轉命丹,直接塞入南落的嘴中。

九星轉命丹入口即化,化作點點聖葯以摧枯拉朽之勢游遍全身,膝蓋傷勢緩緩癒合。

咔咔咔……

二人立起,腿骨崩碎聲傳開,二人相互攙扶,穩住了身形,許久之後才敢挪動第二步。

楚莫離只覺得手心裡全是汗水,南落的玉手更是濕潤,汗如雨下。

「哈哈哈,我起來了!」南落激動的抱著楚莫離又哭又笑,或許也只有在楚莫離的懷中才會如此不堪。

「傻瓜,那麼多人看著呢,你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啊,至於這般激動么?」楚莫離心中雖然開心,可是依舊沒有表現出來,溺愛般的撥弄著南落凌亂的頭髮,柔聲說道。

「我可能蹬不上巔峰了,你代替我去吧,我自己慢慢走,應該能撐到九百五十階!」南落自知這已經不是意志可以支撐的了,她的身體不是特殊體質,能走到這一步,已經不易了,不想再拖楚莫離的後腿。

「你我一起共赴巔峰,路遇美景,無人同賞,最大憾事!」楚莫離抓緊南落,不願放手,緩緩走向巔峰。

南落感動,換做他人好不容易可以有機會踏上巔峰,成就萬年傳說,任何人都不可能成為他的阻力,可是楚莫離卻寧願不上,也要和自己同步,這樣的男人,或許只此一個了。

蒼龍甲,只此一個,他讓與自己,開雲甲,他願用鮮血換之,赤龍槍,願以血換之,此刻,寧死不撒手,不要功與名,也要與自己不離不棄,這樣的男人,別說南落,就算任何一個女人,也無法掙脫感情的束縛。

「此生有你無憾!不過我可能真的走不來多遠了,你的心我懂,自己上去吧。」南落抿嘴,眼眶發紅,不願拖累。

「走多少是多遠,跟我走。」楚莫離霸道的拉起南落就朝上方走去。

不過多久,赤妖衝上了八百階,又引起一番轟動,隨之而來的是,獨孤擎衝破七百三十階,司雲和白楓衝破七百階,

「天興我聖學院!」逆風長嘯,激動萬分。

夜臨雨緊張的直哆嗦,喜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一步踏向虛空,對立逆風,激動的說道,「逆風大人,要不要通知老院長?」

「不必,他現在正在衝擊玄尊桎梏,不能打擾!」逆風搖頭否決道。

「也好,若是老院長能夠衝破玄尊境界,我聖學院絕對可以晉陞四大學院。」夜臨雨滿臉笑容,

……。

一個時辰,所有人都步履維艱,蹬一階都難如登天,赤妖靠近九百,可是速度已經比蝸牛還慢了,獨孤擎孤傲如劍,咬牙拚死衝上了八百階,羨煞旁人,他的意志已經遠超其他內定人員了,連白楓都稍遜一籌。

「快看!楚師弟瘋了嗎?」

「我靠!他還是不是人?」

眾人順聲抬眸一看,原來南落難以支撐,幾乎暈厥,他竟然背起南落朝巔峰塌去!


背著一個人,可不僅僅是一個人的重量,而是他背負了南落所有的壓力和痛苦!

身上何止重萬斤!他背負的不僅僅是壓力,還是濃濃的感情,體內的霸血靈氣快速分解,霸血神氣更是逆沖飛霄,九天之上萬鳥齊飛,與天共舞。

這一刻,楚莫離征服了所有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是愛慕南落者還是其他,再也沒有人認為自己可以從楚莫離身邊搶走她!

試問,天下誰會這麼做?誰敢這麼做?

步步艱辛,步步見血,楚莫離沐浴血河之中,身影越發蕭瑟,二人漸漸埋沒在無情的夜空中,小神通散去,日月皆隱匿。

「這壓力可以激發霸血!可以讓我霸血復古!血液的靈性開始越來越多了,很期待登上巔峰的那一剎那,我的霸血會不會再晉陞,成為超級血脈?」楚莫離心中歡呼,別人看見的是他的瘋狂,卻不知他也在挖掘自己的潛力。

轟轟轟……

腳步聲如驚雷一般響起,震動山河,已經靠近頂點了,九百八十階!

時間慢如靜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影響楚莫離,眾人現在心中的楚莫離,不僅僅是妖孽,更是瘋子,什麼都敢做的瘋子!

赤妖等人再次止步,他們的心都在顫慄,赤妖明白,從這一刻他明白了,比意志,他輸了!他自問,自己做不到這一步,如果身邊有生死兄弟,或者摯愛,他也絕對不會背著他或者她一起前行!

九百九十階!

直差九階了!這九階卻如萬古深淵阻住了世人的腳步,能夠登頂的,從萬古時代至今,也沒聽說有幾個人走到那一步的!

霸血沖霄,霸道的氣息睥睨眾生,一眸秋水浩蕩長河,誅邪戰刀透體而出,發出一陣龍嘯,竟然帶著二人飛上了頂端。

一入頂端,壓力頓散,如履平地,南落悠悠醒來,卻發現楚莫離單膝跪地,大口喘著粗氣,不禁心疼萬分。

二人還未來得及觀察體悟,虛空一道流星墜落,從雲顛深處砸向石階頂點,火焰焚天,氣浪蕩向八荒,令人絕望的氣息讓逆風擔顫心驚。

「難道是天罰?天不遂人願?讓開!快退!」逆風驚恐,連忙提醒,嘶吼道。

楚莫離抬眸,看虛空上方墜落的火焰,距離越來越近,頓時心驚,這分明是一個人,而且是很熟悉的一個人,眸孔一縮,縱身便竄向虛空,主動迎接。

… 楚莫離看清虛空墜落的身影,瞳孔一縮,做出了所有人意想不到的舉動!他主動逆沖,驚呆了逆風。

逆風乃是大玄聖,又英雄遲暮,根本不可能應付得了縱天梯給大玄聖來帶的壓力!若是強行衝過去,瞬間就會被壓力碾碎,化作齏粉,煙消雲散!

「那是?風師兄!天吶,風師兄怎麼受了那麼重的傷?玄聖出手了嗎?」南落捂嘴失聲,風擎宇的強大超乎想象,只不過出去接了一次任務而已,為何會凄慘至此?他接的到底是什麼任務?


南落聲音雖輕,可是逆風和夜臨雨卻聽的清清楚楚!

風擎宇?!

已經是這次考核過後,他已經是二年級的首席生了,玄聖不出誰與爭鋒?

如今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的血洞,分明是被人一掌擊穿,差點連心臟都被人掠去,此刻早已昏迷,估計最後逃脫也是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才逃了回來。

若不是楚莫離在山巔,風擎宇就算逃了回來,撞在縱天梯上,也絕對必死無疑,他是從虛空跌落,縱天梯有個禁忌,那就是絕對不能從外圍飛上去,否則一踏上巔峰,就算是傳說中的玄尊,也必死無疑,曾經有大玄聖不相信,以身犯險,一息之間連血霧都沒有留下,就彷彿從未出現過。

轟……

楚莫離順勢沖向風擎宇,伸手抱住之後一縱而下,凌虛渡一飛沖霄,可是他根本不可能抱著人飛行,所以直接猛一甩手,將風擎宇甩出幾千米外。

「師尊接住!」楚莫離甩飛風擎宇,自己入炮彈一般墜落縱天梯頂部,頂部大約長寬一百米,十分平整,楚莫離順勢翻滾,卸去重力,狼狽的站起。


「那是風師兄嗎?」南落驚聲問道。

「是他!以他的戰力,就算玄聖出手,他也應該有把握逃,可是卻被人打的如此慘烈,我想應該是沖著聖學院來的,咱們下去。」楚莫離沉聲說道。

「好!」南落沒有猶豫,一旦是沖著聖學院來的,他們必須保持巔峰實力,否則逃難的機會都沒有。

二人如大鵬展翅,一躍數百米,上來艱難,下去卻容易,沒有絲毫的阻力。

赤妖攔住了楚莫離,眼中精芒閃爍,冷厲的問道,「你接到的人是風師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