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戰將,你沒事吧!」

敢來支援的海皇殿精銳,攙扶起地上的海鬥士,關心地問道。

「沒事!給我殺了他們!」

海鬥士目光一寒,按照海皇波塞冬的指示,原本想要招攬言諾康他們,然後伺機吞併,沒想到他們竟然提前勾結上了冥王殿,甚至連冥王哈德斯都親自來了,這讓海鬥士決定將他們都消滅掉!

「是!」

海皇殿的人也是知道秦穆然的樣貌,在聽到海鬥士的命令以後,齊刷刷將目光看向了秦穆然所在的地方。

「都是一群混蛋!」

秦穆然很是鬱悶,怎麼哥長得這麼帥,就一個個想要置我於死地呢?

密集的火力,比想象中的還要恐怖,秦穆然幸虧找到的是一個較厚的牆壁,要不然的話,真有可能在這群人的圍攻下被打成馬蜂窩了。

「婼瀾參謀長,你們的人呢!」

秦穆然隔著空氣大喊道。

「我這就安排!」

婼瀾也知道,海皇殿的人今晚是有備而來,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致。

是,婼瀾是二號頭目沒錯,可是她本身的實力不高啊!這麼漂亮的女人,能夠成為二號組織頭目,自然有著她的辦法。

「依萊,反擊!」

婼瀾看著依萊,命令道。

「是!」

依萊收到婼瀾的命令,點了點頭,便是拔出腰間的手槍,然後朝著海皇殿的精銳們開始反擊。

「嘭!嘭!嘭!」

手槍槍聲響起,趁著海皇殿的精銳有背對著自己的時候,依萊當即偷襲得逞,頓時便有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混蛋!」

海皇殿的人原本認為依萊等人就是個小嘍啰,相比於冥王來說,他們實在是太沒有必要放在心上了,但是現在他們卻不知死活地偷襲自己,這讓貴為天神實力的海皇殿的精銳們心中惱怒。

「突!突!突!」

自動步槍的槍口噴塗著火舌,朝著依萊和婼瀾所在的地方傾瀉而下,依萊和婼瀾還沒有準備好,便是剎那被火力所覆蓋,無數的碎屑和灰塵向著他們濺射,壓的他們連頭都不敢抬。

同時另一邊,一部分的人馬則是繼續朝著秦穆然躲避的牆體射擊,想要將秦穆然困鎖在角落裡。

「可惡!老虎不發威,真當我是helloKitty啊!」

秦穆然被這些子彈壓制的也是窩火,手指縫中出現一根銀針,縱身一躍,朝著另一邊的牆體撲了出去,同時在半空中的時候,手腕一震,銀針脫手而出,射入到了前方一人的眉心!

秦穆然的腕力如何的強大,這銀針的速度比起子彈的速度也不妨多讓,更何況是衝擊力?

剎那,那人便是倒了下去,而秦穆然也是移到了另一邊。

「殺!」

秦穆然心中惱怒,在解決掉一個人的同時,速度快到了極致,原本準備繼續抬槍朝著秦穆然射擊的海皇殿的精銳,槍口才剛剛抬起,秦穆然已然猶如幽靈一般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冥……」

那名海皇殿的精銳看到秦穆然後,下意識嚇得想要喊出來,可是秦穆然怎麼會給他機會?

當即一手探出,便是掐住了那人的脖子,同時五指發力,那人便是沒了氣息,順勢奪走他手中的自動步槍,將那人當做肉盾,扣動扳機,便是朝著海皇殿的精銳掃射而去。

「媽的!讓你們裝逼穿長袍,海皇殿的人就是這個diao德行,本事沒有,裝逼一流!」

秦穆然一邊屠殺者海皇殿的精銳,一邊罵道。

海皇殿的精銳是強,可是面對秦穆然這個冥王,就顯得有些能力不足了。

秦穆然拿著槍,槍彷彿和他融為一體,指哪打哪更是讓敵人心中忍不住生出退卻的心思。

誰也不是鐵打的,誰都怕死,特別遇上這種可以判定自己百分之百死的對手,那種恐懼更是不能夠形容的。

「海大人,我們撤吧!」

一名精銳有些恐懼地看著海鬥士說道。

「不能撤!好不容易他勢單力薄,若是不趁機殺了他的話,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海鬥士堅定地說道。

「可是冥王實在是太強了,我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那名精銳再次勸道。

「我就不信,我們這麼多人還殺不了他一個!讓所有的人都朝著他招呼,其他的人別管了!」

海鬥士這是下定了決心要在這裡解決掉秦穆然啊!只是他怎麼都不會想到,現在的秦穆然已經不是當初還在西方世界的他了,自從踏入了暗勁之境以後,秦穆然身體的各個地方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尤其是他的戰力,更是以數倍的戰力增長,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當他決定與秦穆然死磕的那一秒起,幾乎就已經決定了他們將會以失敗而告終! “無礙,如若你真有這本事,大不了本國師同你‘對食’”國師神情愕然,眸光一閃,亦正亦邪痞氣道。

國師?

他就是國師?

輕狂神情震怒而充滿了懷疑。

國師不都是長鬚白髮,仙風道骨,清高倨傲的嗎?

可爲何眼前之人看似宛如謫仙,實則內力卻渾身散發着一股亦正亦邪,不可捉摸的妖邪之氣?

剛纔她明明聽見了眼前之人的聲音,可卻從始至終,都未見他開口過,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隔空傳音’之武功祕法。

“怎麼……捨不得對本國師下手?”國師忽略掉輕狂質疑的神情,故意扭曲道。

這一刻。

輕狂徹底的被激怒了。

雙眼猩紅,盡是毀天滅地之戾氣。

大吼一聲,輕狂便宛如暴怒的猛虎一般,舉起拳頭,便朝着國師飛撲了過去。

“該死的神棍……。我和你沒完……。”

國師眸光閃了閃,在拳頭夾雜着勁風疾馳而來將砸向他時,身子宛如鬼影般一晃,已飄離至輕狂三丈之遙。

仙人般的容顏,似笑非笑,純淨的眸子,有着悲天憫人之寬大胸襟,又好似看透世間一切凡塵俗世,同前一刻散發的妖邪之氣截然相反。

那感覺。

就好似這國師的身軀裏,住着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一般,再說得通俗易懂點,便是現代醫學上所說的——人格分裂。

“世子妃心性率真耿直,力拔山兮氣蓋世,聞名不如見面,聞名不如見面……。”國師手中的佛塵輕輕一揚,衝輕狂端莊慈祥一笑,開口稱讚道。

盛怒中的輕狂,被這國師眨眼間就變臉的功夫驚得愣住了,剎那間,那好似能淨化人心,堪比天籟般的聲音,讓輕狂不可覺察的開始放鬆警惕。

突然。

當看到國師身後坐在輪椅上的燕回出現之時,這才猛的察覺到,剛纔她差點就被國師那聲音給蠱惑得徹底放鬆了戒備之心。

心裏禁不住一陣後怕。

國師直直的盯着再次戒備望着他的輕狂,眸子深處飛快的閃過一絲詫異,隨即隱沒。

“可算是找到你了。”燕回那辨識度極高的清冷聲音,略帶急切而責備的衝輕狂道。

“你怎麼現在纔來,剛纔我差點就被這兩個紈絝子弟給人欺負了……。”輕狂又氣又怒的氣哄哄小跑了過去,埋怨着。

燕回瞄了一眼遠處地面上兩個不知死活的兩人,隱去一抹寒意,隨即瞄了一眼那頗爲熟悉的身影,卻沒有第一時間主動開口,而是調侃的望向輕狂。

“就你這一拳頭能打是老虎的彪悍勁兒,誰敢不長眼的找你麻煩……”

輕狂沒好氣的瞪了燕回一眼,狠狠的翻了兩個白眼,隨即難得的露出小女子耍賴的舉止,拉着燕回的手使勁搖晃着,並彎腰俯身,湊近燕回的耳邊聲音不大不小道。

“我的親親相公~你可是堂堂戰神世子,我不管,剛纔那兩個紈絝子弟我自己已經報仇了,但是這個白衣神棍,你可得好好幫我修理修理……。”

面對輕狂大庭廣衆之下如此親暱的肢體碰觸,和撒嬌,燕回身子不着痕跡的僵了僵。

尤其是那一聲含着顫音的‘相公’二字,更是雞皮疙瘩都差點冒出來了。

而當事人輕狂卻假裝沒有發現。

“相公,他居然膽敢對我出言不遜,佔我便宜不說,還冒充國師,就他這模樣想要當國師,怎麼着,也得先把一身行頭裝扮得像一點才成啊,你瞧瞧,就他這細皮嫩肉,嘴上無毛,貌似男寵,舉止輕浮淫蕩,一看就不是個好貨,可惜他武功着實比我高,速度太快,我打不過他……。”

背對着輕狂燕回二人的國師,嘴角狠狠的抽搐不已。

燕回勾了勾脣,看不出任何情緒,揚起下巴瞄了一眼輕狂,輕聲警告。

“輕狂,不可對國師無禮。”

這腹黑的男人。

看來,自家相公,想必早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而且,肯定也有所不爽,要不然,怎麼會這個時候纔開口阻止並說明對方的真是身份呢!

這時。

背對着兩人的國師,終於含笑轉身。

“燕世子別來無恙。”

“多虧國師出手占卜指點,如若不然,燕回也沒有今日。”燕回言語隱晦寓意難辨客氣疏離道。

神棍國師深不可測的瞄了輕狂一眼,笑得依舊那麼的欠扁。

“天意如此,本國師也只不過順應天意而已……。”

故弄玄虛,一語雙關,輕狂毫不掩飾的癟了癟嘴,心裏如此想到。

假婚晚愛 只是,不知爲何,輕狂卻從國師這話語裏,探查感應到若有似無更深次的隱晦之意。

“賤內年紀尚小,多有冒犯,還請見諒。”燕回抱拳有禮有節道。

國師手中的佛塵一揚,隨即單手還了一禮,神情嚴肅正色望着輕狂和燕回兩人。

“無礙!今日巧遇世子妃,自然是命裏有所定數……。世子沖喜後身子依然大好,但今日觀其世子妃面相,近段時間內,必有血光之災,此乃爲世子沖喜擋煞後所致,輕者身殘,重者喪命,還望其多多保重,就此別過,有緣再見……。”

語畢!

國師便在燕回微眯的神情,以及輕狂陰沉的目光注視中,隨風飄然離去。

“他究竟是……”輕狂剛開口,卻猛的被燕回打斷。

“即刻回府。”

婚姻反擊戰 兩人目光交匯,輕狂知此處不是細說之地,便隱忍了下來。

望着那神棍離去的方向,輕狂陷入了沉思。

國師剛纔的那一番,究竟意欲爲何? 海鬥士都下了命令了,作為海皇殿的戰將,他的話語權在這個時候,很大程度上都代表著海皇,所以跟隨他的精銳們並不反抗命令。

當即咬了咬牙,便是向著秦穆然襲殺而去。

「呵呵!槍打不過,現在開始跟我玩搏鬥了嗎?」

秦穆然看著向自己衝擊來的海皇殿的精銳,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難道他們都不知道天神是什麼實力嗎?真的以為天神是夏國的這些黑道大哥,只是有勢力,有人而已?

要想成為天神,一個最為基本的入門條件便是實力到達了宗師之境,連自身的實力都不行,怎麼讓其他的人服你?

不得不說,選擇與秦穆然搏鬥,是一個極其愚蠢的事情。

沒看到你們來的時候,海鬥士都倒在地上了嗎?真的是沒有點眼力見啊!不過秦穆然自然不會傻不拉幾地去提醒敵人:「嗨,兄弟,你們別跟我打啊,我可是宗師之境的強者,沒看到你們戰將都被我虐了嗎?你們這個水平就找虐了。」

那樣子的話,豈不是太薩比了?

眼看著那三人向著自己殺來,他們的身手其實也不差,都在一流高手之列,再加上長年累月的生死經驗,讓他們出手更加的狠辣,殺氣也更加的濃烈,一手軍刀,寒光凌冽,當即便是以一記力劈華山之姿,朝著秦穆然劈了過來。

「好膽!」

秦穆然目光一寒,一步踏出,看起來很是緩慢,但是瞬間便是到達了那人的面前,一手從側邊抓住那名海皇殿精銳的手腕,同時暗中發力,只聽得耳邊傳來的咔嚓一聲,那名海皇殿精銳的手腕便是被秦穆然無情地給捏斷了!

「嘭!」

秦穆然順勢利用手肘,猛然朝著那名海皇殿精銳的胸膛打了過去,一擊,便是直接將他的後背都打凸了起來,然後橫飛出去,沒了生命氣息。

「嗡!」

就在秦穆然以雷霆之速秒殺掉一個的時候,另一邊,兩名一流高手已然殺到,一左一右同時對著秦穆然砍了過去,秦穆然目光一緊,一步踏出,同時身體之內的丹田微微一震,一股內勁順著丹田向著他的手臂涌了過去,《元龍訣》的心法自動運轉,秦穆然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

「破!」

秦穆然低呵一聲,只見他的拳頭根本不避那兩名一流高手所砍殺過來的鋒芒,直接迎了上去,打了過去。

「嘭!」

雙拳直面撞擊在了兩把鋒利的刀刃上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穆然的手非但沒有被銳利的刀芒所砍斷,反而是那兩名海皇殿的一流高手手中的刀被打凹陷了!

「見鬼了!」

兩名海皇殿的一流高手見到秦穆然將他們手中的刀都打爆了,整個人都驚呆了,啐了一口唾沫,也知道冥王哈德斯的實力實在是恐怖,不是他的對手,當即便是想要撒腿就跑,只是選擇了對秦穆然出手,現在想要逃跑,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秦穆然不會放過他們。

一流高手按照道理來講,幾乎在世界上是無敵的,這麼強的身手,幾乎很少見,可是秦穆然不一樣,秦穆然是宗師之境以上的神秘境界,對上一流高手,就跟他們對上三流高手那般,跟捏死只螞蟻一般容易。

「現在想跑?晚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便是追了上去,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但是這句話在秦穆然這裡,顯然是不管用的,這四手遇到了雙拳也是撒丫子就跑啊!

「噗嗤!」

秦穆然一拳朝著一名一流高手打了過去,強大的拳勁,直接便是將他的身體的骨骼轟碎,簡單粗暴,直接血腥!

「死!」

秦穆然殺死一個后,並沒有任何的停留,同時一步踏出,速度快到了極致,只看到原地留下幾道虛影后,秦穆然竟然已經出現在了那人的背後。

「可惡!欺人太甚!」

那人的反應速度也是很快,當秦穆然出現在他的背後,他也是迅速的感知到了,同時想都沒有想,一拳轉身便是朝著秦穆然反打了過去。

只是,他的速度是不慢,可秦穆然的速度更加的快,幾乎是快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一手反扣住那名一流高手的手腕,猛然一拉,瞬間,那名一流高手便是感覺自己突然被一頭莽牛拖動了一般,重心失去,向著秦穆然那邊飛了過去。

「四兩撥千斤!」

秦穆然這一招,運用的是夏國傳統武術太極之中的以柔克剛,利用身體的巧勁,化解那名一流高手打過來的蠻勁!

這一下,直接便是將他給拉了過來,同時有如海面上翻騰的波浪一般,凌空蹦躂了一下后,便是被秦穆然重重地給摔在了地上。

「噗!」

一摔,直接便是將他給摔的暈頭轉向,整個人的肋骨都有一種斷裂的感覺,那種無法言說的疼痛,讓他的面部都暴起了一層青筋。

「死吧!」

秦穆然順勢一腳踩在了他的後背上面,腳尖發力,頓時,強大的力量便是震碎了他的脊椎,同時一股內勁沖入到了那名一流高手的腦海,將他的頭骨也給生生的震碎了。

眨眼間,三大一流高手都被秦穆然給秒殺了,前後加起來連三十秒都不到,這讓一旁的海鬥士面色難看到了極致。

「海先生,看來今天是你要交代在這裡了!」

秦穆然看著海鬥士,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個小小的戰將就想將自己給結果在這裡,還真的是不拿天神當天神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