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顏志豪沒辦法,只好帶着他出去,又擔憂的看過來,讓女兒別衝動。

等人都走了,顏愛蘿就帶着鬱子宸上二樓,說要談談。

他們倆需要談談,談清楚了,也知道之後該何去何從。

人都來了,自然沒有再逃避的道理。不論未來會走向何方,總得走下去。

鬱子宸來了後也是沉默寡言,一直看着這別墅的一草一木,這裏到處都有顏愛蘿生活過的痕跡,是這段時間他沒參與過的。

她變了一些,比之前更加的幹練,也少了對他的依賴。

以前,不管什麼時候見面,她總會第一時間撲到他身上來的。

但這次,卻一直保持着一米的距離。不算遠,但對她來說是足夠安全的距離。她在防備着,是防備他,還是習慣性的對所有人都防備?

這一點,他很快就能問清楚。

上了書房,他又看了看書架上的書。

品類很多,有關於各地風土人情的,還有關於各國的律法等書籍。這些書籍都被看過,還有些裏面做了註釋。

“你在做進出口貿易?”他看完書架,就做出了總結。

顏愛蘿一點不奇怪他怎麼看出來的,轉頭說:“算是吧。就是中間商,把東西買來賣到別的地方去。或者是,幫人聯繫買家賣家,就是賺個辛苦費。”

她因爲走過很多地方,認識了很多人,也不能在一個地方久留,所以就做起了這個生意。

她可以讓各個地方互通有無。

雖然現在網購發達,但是有人在中間介紹好的貨源和買家,能讓雙方都便捷。

鬱子宸也知道她爲什麼做這種生意,沒有評價,而是直接了當的問:“爲什麼離開?”

終於問到這個問題了。

顏愛蘿覺得喉嚨裏發乾,呼吸都急促了一些。很怕這段對話會成爲他們倆這一生最後的一段對話,談完,就老死不相往來了。

更怕的是鬱子宸會因此痛恨她。


不過,該說的總得說。

“你看到那孩子了。”

鬱子宸不明所以,但明白關鍵就在孩子身上,所以點了點頭。

顏愛蘿接着說:“那個孩子,是鬱子夜的,就是那一晚……”

她低着頭,不敢看鬱子宸現在的表情,很怕從他臉上看到對自己的厭惡跟痛恨。

那是她這一輩子都不想在他面對自己的時候看到的表情,那會擊碎她所有的堅強。

所以,她沒看到鬱子宸更加莫名其妙、思索、繼而恍然大悟的瞬間。

然後,就露出了多年來不曾在她身上投注過的眼神。

“你是傻子嗎?你的腦子呢?”

他一如既往的嫌棄着,自然的說着吐槽的話,就跟多年前一樣。

顏愛蘿猛然擡頭,看到的就是很多年沒見過的表情。

什麼意思?


跟她想的不太一樣。

鬱子宸已經順手拿了桌上一本厚厚的書,毫不客氣砸在她頭上:“誰跟你說那孩子是鬱子夜的?你是看不明白他長得有多像我嗎?”

這女人,因爲這種事逃跑?

這是長了個什麼腦子?跟了他這麼久,竟還能被人騙? 顏愛蘿頭上被敲的那一刻,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眼睛一熱,眼淚也終於忍不住。

而鬱子宸說的那句話,她根本就沒聽到。

三年半了,她最想念的就是他,夢裏最多見到的就是兩人一起在書房裏相處的情景。他們各做各的事,她有不明白的過來請教,他就會這樣嫌棄,隨手拿個物件敲她的頭。

他總是看起來很嫌棄,但也會給她詳細的解說,從不會因爲嫌麻煩就不管她。

顏愛蘿的頭都沒來得及低下,就被鬱子宸扣住了下巴。

她的眼淚一滴滴落在他的手掌上,讓他的心也跟着發燙。

這女人,是有多蠢。

鬱子宸的手鬆開了點,想把她拉過來,但是顏愛蘿突然伸手擦擦眼淚,擠出個笑來:“你別用我的衣服擦手上的淚,我這衣服不能碰水的。”

鬱子宸正想把她抱在懷裏,聽了這話,立刻換了方向,伸手從她口袋裏摸了一包溼紙巾出來。

他有潔癖,她跟着他之後就養成了隨身帶着紙巾或者手帕的習慣,直到現在都沒變。

顏愛蘿眼裏含着淚,可嘴角已經翹起來,忍不住想笑。

她緊張的時候,就會胡亂說話,好像這樣就能消除緊張。

鬱子宸擦完手,又是嫌棄的看着她,等着她給詳細的解釋。

但是顏愛蘿迷惑的回望,一臉茫然:“你剛纔,說什麼?對不起,我沒聽清。”

鬱子宸不會翻白眼,所以只是盯着她,在心裏嘆了口氣:“鬱子夜跟你說什麼了?”

他很想知道,這女人是怎麼被騙得逃跑了三年,而且還是帶着孩子跑。

普通人懷孕時都要受很多苦,她卻要懷着身孕到處跑,這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顏愛蘿也知道這些需要解釋,如今逃避也沒用,就都老老實實的說了。

“我驗出懷孕,算了算日期,受孕日就是在被綁架的時候。之後,鬱子夜給我發了一段視頻。視頻我刪了。他說沒對我做什麼,但是……”

“你說受孕日是哪天?”鬱子宸打斷了她的話,顯然對什麼視頻也沒興趣知道。

顏愛蘿愣了一下,還以爲他聽到視頻還會反應很大,所以才趕緊說刪了。

誰知道他的關注點很明顯不一樣。

她想了想,解釋道:“就是被綁架的那天。當時醫生說我懷孕一個多月快兩個月,根據推算,受孕日應該就是在被綁架的那天。”

剩下的,她相信不用說,鬱子宸也能明白。

因爲被綁架前一個月以及之後幾天,他們倆都沒做過什麼,所以,孩子只可能是鬱子夜的。

鬱子宸卻是面色古怪的看着她:“醫生跟你說當時你懷孕不到兩個月?你確定?就是療養院那個醫生?你沒去別的地方檢查過?”

顏愛蘿很疑惑的點頭:“是啊,醫生確實是這麼說的。我也沒去別的醫院檢查過。而且,我之前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藥嗎?”

所以,她才那麼肯定孩子不是鬱子宸的。

一直吃着避孕藥,怎麼可能懷孕,還生出這麼健康的孩子?


而鬱子宸一聽避孕藥的事,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但也只是一瞬,又追問道:“孩子出生的時候呢?你沒覺得他出生的比較早嗎?”

關於這一點,顏愛蘿也想過。

顏慎行生下來的時候看着有點瘦,但也不像是早產一個月的孩子。

鬱子宸問了這麼多,顏愛蘿自己也跟着疑惑起來,覺得其中肯定有什麼地方是弄錯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鬱子宸的反應太平淡了,跟她想的不一樣。

她又回想了一下,自己剛纔腦子發矇的時候,漏掉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

而鬱子宸則是想了想,又往窗外看了看,說道:“那個孩子不是鬱子夜的。鬱子夜早就不能生育了,不管用什麼方法都不可能讓你懷孕。”

這消息實在讓人震驚,顏愛蘿愣了一會,才追問道:“你怎麼知道?”

鬱子宸說:“當年我還小,趙花然爲了獨吞鬱家的家產,設計給我下藥。何伯發現後,跟我說了,我就把藥還給他們了。”

只是,還的方式比較獨特,是還給了鬱子夜,讓他不知不覺間吃了。


而趙花然跟鬱子夜恐怕直到現在都不知道,鬱子夜早就不能生育了。

這消息太突然,顏愛蘿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太對。

“你是說,慎行,是你的孩子?”

鬱子宸看傻子一樣看她,微微點了點頭。

這女人,現在才反應過來嗎?

顏愛蘿又是想了想:“可是,我一直在吃避孕藥,就算沒懷上鬱子夜的孩子,也不可能懷上你的孩子啊。”

怎麼算都覺得日期不對。

“還有,如果孩子是你的,那也就是說當時療養院的醫生檢查錯了,把孕期少算了一個月。”

鬱子宸冷笑了一下:“那個醫生不是弄錯了,而是故意說錯了。我之前就覺得她不對勁,後來找人一直盯着她。

可是盯了沒多久,人就在一次出國後徹底不見了。你說,這世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也就是那時候,他更加確定那個醫生有問題,對於她說的話,更是持懷疑態度。

現在看來,這醫生一定是被鬱子夜收買了。

顏愛蘿則是越想越覺得恐怖。

當時她去醫院做檢查,根本就是心血來潮,可那個隨便碰到的醫生竟然已經被收買了。鬱子夜是在她身邊裝了竊聽器,還是一直在監視她的行動?

現在呢,還在監視她?

她迅速往四周看了看,神情也緊張起來。

鬱子宸見她緊張,立刻給出寬慰:“不用怕,這周圍鐵手他們早就檢查過了,沒有任何眼線。你逃跑的這些年,鬱子夜肯定也沒找到你,不然早就上門搶孩子了。”

這些年,顏愛蘿不光是在逃避鬱子宸,也是在逃避鬱子夜,很怕他上門把孩子搶走然後給教育壞了。

現在聽到這話,也才鬆了口氣。

“那鬱子夜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

顏愛蘿又把事情想了想,明白鬱子夜會去收買醫生,肯定是早就知道孩子不是他的。

不然,他也不需要收買醫生,讓醫生說實話不就行了?

шшш▪ttкan▪¢ ○

所以,從頭到尾,鬱子夜都在騙她。不管他有沒有對她做過什麼,但他肯定知道自己沒能讓她成功受孕。

這個混蛋!騙得她好慘! 鬱子宸對於她現在纔想明白這件事,也是很無奈,更是給了她幾個鄙視的眼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