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靈谷的收入怎樣,生活物品的供應有沒有什麼短缺、需要補充?”靈草田的事做完後,一行人來到芥子中的管理處,汪景峯等人見到林楓、丁長老的到來,自然無比的熱情,端茶倒水忙了一陣,大家坐下後,林楓問道。

“第一批九千畝的靈谷已入庫,算下來平均產量是一千五百餘斤。同石師弟、戴師兄商量之後,現在按人頭每月三十五斤的標準發放,直到明年秋收後爲止。生活物資也沒問題,只是菜蔬的供應還有些問題,已擴大了栽種面積,冬季外面沒法栽種,全靠裏面供應,顯得有點緊張!”

“首先保證新來人員的菜蔬供應,宗門原來的弟子他們自己有些辦法解決,可以採用間隔供應的方式,大家的情緒怎樣?”


“林師兄,大家修煉的熱情可高了。你說過,凡是修爲達到七層就贈送一枚‘築基丹’、‘破障丹’,再加上那麼多師兄都突破到了築基期,更是激發出修煉的動力!”

“貼張告示,從現在起供應的丹藥,除了修爲外,還得具備一種能力,無論是種靈草,還是煉丹、煉器、…、製作符籙、破解禁制等等,講明這是爲他們自己好,沒能力即或達到了築基期修爲,在修真路上也走不遠,…

你們一天很辛苦,修爲也別挪下哦。庫存器械整理一份清單給我,作爲管理處的人員,需要修煉物品告訴石主事就行,別捨不得!”林楓對汪景峯交待道,給他講了爲何要做這樣要求的原因。“明年適當的時候,也該將他們幾人的‘生死符’給解除了。他們又沒犯大錯,原來這樣做是迫不得已,…”

“林師兄放心,現在條件如此之好,我們知道努力!”

“丁長老,既然建立了綜合工場,就要讓這二十幾萬柄長劍發揮出它的作用,全變成仙器級別後,宗門哪還會缺晶石,哈哈,哈哈,慶典期間就要推出一部份!”來到庫房,見到如此多的長劍,林楓意氣風發地說道。

“有一成、半成能達到,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了,你啊,真是太貪心了!”丁長老打趣地說道。跟來的冷師姐,見到他居然收藏瞭如此多的長劍,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林師兄,你可回來了。哦,丁長老,您也在這,冷師姐,您們也來了!”擔任執法隊隊長的田子川等一大幫人,見到他的到來,可高興了全都圍向了他。

“這大冷的天,大家還在外面巡邏,辛苦了,生活還習慣吧?需要什麼就找石家柱他們要,不要不好意思哦,哈哈,哈哈!”林楓笑着問道。

“生活可好了,現在,頓頓吃靈谷飯,天天都有獸肉吃,條件好得沒法形容,嘿嘿!”

“實戰能力可別放鬆哦,那些師兄還在按時指導你們修煉嗎?”

“現在,每個月末都一場實戰比賽,全是按照大賽要求在進行,那些師兄要求可嚴了。不過,真學到了不少的實戰經驗!”田子川滿是興奮地說道。進來半年不到的時間,修爲已提升了一層。

……

“你小子,佈置完事情後就撒手不管,我倒成了你小子的弟子,哈哈,哈哈!”一道神識傳音,林楓來到了洪濟師尊的草堂。他才進去,洪濟師尊就佯怒地說道,拿出兩枚洞府遞給了他。

“這纔不到十天時間,就做好了?”

“你小子以爲我白活近千年,做這點小事還需要多久才能完成?滴血認主,加入一百枚極品晶石後就可以使用半年,‘誅神塔’今後就帶在身上,不能再挪作他用!”

“謝謝師尊,將它安頓好後我們就出發。爭取明年上半年,我賺到了足夠的晶石,就陪您老去一趟‘極樂城’,我還想在那多買些‘人蔘果’、‘極樂瓊釀’回來,對修爲的提升,真的大有好處。

還給你留下三枚‘人蔘果’,您恢復時要用來給您補身體,餘下幾壺酒我們出去後再喝!”林楓滴血認主,知道它的機關佈置後,同他告辭,來到‘三宗殿’找到了袁宗主。

“不好好修煉又來幹啥,丁長老找到你沒?”

“已處理好了。修煉空間已完成了,請趙長老出手佈置,這下大家就放心了!”林楓這樣講,袁宗主給趙長老發了傳音,沒一會兒,趙長老就到來了。

“趙長老,重新做了永久性的修煉場所,凝丹期修爲的弟子劃到您們那邊,其餘的人在另一處,不會相互干擾,請您出手佈置結界,還是用時空穿梭隧道,讓它在這裏面是萬無一失!”

“哈哈,哈哈,讓我們先看看這修煉場的效果怎樣?”做好防禦結界後,林楓領他們進入了一間修煉室,與之前的完全一樣,根本感覺不到有什麼差異,令他倆很是滿意。

“是老祖宗親手做的嗎?”進入之後,趙長老用神識傳音問道。

“嘿嘿,反正我是做不出來。築基期及以下修爲的弟子,我來把關。憑指紋進入,裏面的運行成本可不低哦!”

“需要晶石,就由宗門來出,不能啥事都讓你來貼錢。宗門慶典的請柬已送出去了,你小子能不能給修真聯盟的葉前輩發個傳音,請他出面來幫幫忙?他的影響力比我們大得多,這樣各門派來的大佬就會更多!”事情做完後,回到‘三宗殿’,三位宗主、幾位大長老都在,袁宗主說道。

“那我試試看!”當着他們面就給葉良哲前輩發了一道傳音,將時間,大體內容、宗門要出售仙器級別的器械、代人煉製六品丹藥之事告訴了他。沒一會兒他回覆的傳音就收到了,“好好努力,你所說之事我去宣傳,屆時,我要來參加慶典!”

“你小子簡直是將我們逼得走投無路了,這一百多年,我真還沒有什麼事情能如此上心,現在陳長老更是成天呆在工場,爲鑄出上品仙劍在親自上陣了,…”

十幾天時間,無論怎樣努力,最高也就是仙器下品,連中品都品不上,讓楚宗主、陳長老是費盡了心思,眼看時間在一天天過去,卻沒法將所鑄劍的等級提升,當然着急了。

“嘿嘿,爲了得到大量的晶石、要做到別人不能做到的事情,哪會輕鬆?逼着這些師兄努力,今後他們才能成材!”林楓不以爲意地說道。

“看來我們有些託大。儘管有了頂級材料、一切條件也都具備了,但畢竟需要時間來摸索,短短一個多月時間就要拿出幾柄上品仙劍,看來有些棘手,不是想像的那般容易。

實在不行,你小子得親自上陣、把把關,那幫弟子現在對你可信服了,哈哈,哈哈!”楚宗主搖着頭,有些無奈地說道。

暗地裏試煉過數柄,也將神識分成數十道來控制鑄劍過程但仍未能成功。幾次嘗試後明白了,看似一點就破的窗戶紙,真正做起來並非易事。沒經過長期訓練,在熔融、不斷變化的情況下,分出的神識根本沒法控制,反倒更覺得是一塌糊塗。 “小子,我們已到了你說的這個地方,真的有把握在這裏能找到所需要的材料?” 駕着‘九天神梭’,按神龜前輩的地圖指引,同洪濟師尊在茫茫大海上空飛了十幾個時辰,終於來到南海深處的一座孤島,此時的他們,離海岸也有幾萬裏的行程了。

“嘿嘿,師尊您就放心吧,我腦海裏裝着航海圖不會有錯。這座孤島就是最好的標記,它被稱着‘月牙島’,在它西面延綿幾千裏海溝內就能找到我們需要的材料!”

“哈哈,哈哈,關心則亂,原本以爲是上天安排,今生只能如此,對此事再也不抱希望了,沒想到你小子說的那番話,讓我又燃起了希望,內心裏真還有些期盼能重新站起來了。海洋中遇到的風險要比陸地大得多,你小子修爲不夠就呆在這島上,我獨自去尋找就是!”

“師尊,我修爲沒法同您老相比是事實。不過在海洋中我有那位前輩送的利器,不一定沒您跑得快哦!”有神龜前輩贈送的‘定海神針’,林楓心裏有底,滿不在乎地說道。

嶽遠羣、白建陽兩位師兄帶着一幫弟子外出,對兩個宗門實施復仇勝利歸來。程子昊見到他是無比的興奮和激動:“林師兄,這次我終於輕鬆地就破解了他們倉庫的禁制,暗中也試過了機關‘金蝙蝠’,用‘太可怕’幾個字來形容真的不過份,偷襲時比‘五毒追魂針’厲害多 ,完全叫兵不血刃,對手就成片地倒下,…”

“認真鑽研,就沒有學不會的東西。我們這幫人今後要闖蕩修真界、周遊外星球,要學、要掌握的東西多不勝數。製作坊的事,要多動腦子琢磨,多與楊師兄探討,他在這方面頗有天賦。研製出各種利器才能確保宗門的安全,對自己智力的開發更是大有益處,…”

這次外出,林楓將幾十只機關飛禽讓他帶上,將宗門研製的‘追魂散’讓這些機關傀儡來施放,收到了奇效!

“真沒想到你小子竟然會擁有‘定海神針’,‘五行法則’的修煉也達到了一定的程度,哈哈,哈哈!”在海洋中潛行,林楓發揮出水屬性靈根的作用,既是趕時間如利劍般飛速前行,也有煅煉的想法,不至於拖累師尊出竅期修爲的行進速度。

修爲不夠,修煉時間又實在是太短,還做不到長時間地持續運用,只是有了修煉的方向,假以時日會一切會發生徹底的改變。行進一個多時辰,林楓擔心體內真氣消耗太大,祭出‘定海神針’。有它之後在海洋中游弋頓時判若兩人,更是如箭般的極速下潛,與洪濟師尊的前行速度也不遑相讓。

“這片海域是那位神龜前輩的故鄉,下次再相遇時也好在它面前吹噓一番,嘿嘿!”二人邊行進,邊在用神識交流。

“五行法則的每個屬性一定要修煉到極致時,身體纔會有質的突破,記住‘不破不立’,在修煉時你小子一定要懂得這點!”

“謝謝師尊,我記住了!”

“小心,前面有結界!”沖天猛然地提醒,二人快如閃電般的前行,待洪濟看到前面的結界要出手阻攔他時,林楓倏然變向,貼着防禦結界邊緣向左邊的海溝前行,“哈哈,哈哈,我還以爲你小子真要去撞那個防禦結界了呢!”

“嘿嘿,直接撞上去,那不將我撞得七葷八素纔怪!”林楓笑着說了一句,當然變得十分小心起來。“怪了,武前輩沒交待這裏有防禦結界,難道是大敵入侵、不得不這樣做?”

“師尊,事情變得有些古怪,那位前輩沒講這裏佈置了防禦結界,我們就從這裏潛入,不會觸碰那層結界!”沿結界邊緣行進,來到深深的海溝,防禦結界沒法企及,找到了它的漏洞後,林楓說了一句,化實爲虛輕易就一穿而過,修爲高深的洪濟師尊自然也是緊隨進來。

“原本我們是在這海溝裏尋找所需材料,但這個防禦結界有點古怪,必須先了解清楚後才能放心尋找了!”進入防禦結界,海溝變成了湖泊一樣,數百、上千裏方圓的海底,被這道防禦結界所阻隔,變成了乾燥的陸地。

“我感覺問題很不尋常,海龜習慣於身居海洋,陸地上行動不便,師尊您老先進洞府,我修爲低不會引人注意,就由我來尋查!”情況不明,洪濟師尊回到了洞府中。

山巒起伏,溝谷縱橫的海洋陸地,蔚藍色的海洋被結界阻隔,各種海洋生物可就在頭頂遊蕩,若是剔除眼前未知的危險,真如行進在童話般的奇妙世界。

“這裏發生了何事?”見到一個步履艱難的四階靈龜,神情萎頓的在森林中行走,林楓將它收進洞府中,一番安撫後問道。

“這片海灣是我們海龜一族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園,去年被‘水母妖姬’用那層結界將海洋阻隔,強迫各種族聽從它的使喚、變成了它的奴隸,爲它建造防禦工事,族長被它關押在水母城堡,沒有海洋,我們失去了反抗能力,…

南海龍宮三太子,率領百萬大軍幾次想來解救都沒成功。我們與南海龍宮交好數萬年,現在反倒是在助紂爲虐,各族的族長們被它施了毒,關在地堡裏受盡折磨。不少族的族長已被它處死,族長讓我逃出來,給我的老祖宗玄武報信,…”

“哦,那個‘水母妖姬’究竟有多厲害?連南海龍宮它也敢與之爲敵?”洪濟師尊有些躊躇了,“事情有些棘手,鎮守南海、龍王的第三個兒子‘龍朝風’,堪比人類分神期修,幾次前來攻打,拿它都沒辦法,這…”

“你的族長被它施了什麼毒,它人在哪裏?”

“他老人家被關在了的‘妖姬宮’下面的地堡內,一同被關的還有四十位各族不肯降服的族長。這片海域除了這四十多位族長外,其餘的族類無奈之下全都歸順了它,在同龍宮爲敵!”

“小子,你跟我來!”瞭解到大致情況後,洪濟師尊將林楓叫到一旁。

“我們還是不趟這淌渾水爲好,連南海龍宮拿它都沒轍,我們更不是它的對手。我清楚這個‘水母妖姬’的厲害之處,它頭上的肉瘤能發出致幻毒霧,連堪比人類分神期修爲的南海三太子,它都不懼的話,我們就更不是它的對手,這事我們實在沒法插手相幫!”

“師尊,海龜族是玄武前輩的後人也是我的好朋友。既然遇到了就一定得管,否則對不起玄武前輩。先救出族長,問清情況後再做進一步打算,不能就這樣離去!”

“就算想幫,也要看有沒有這個能力。稍有不慎就會白白送命,再後悔也來不及!”

“師尊,不用再講,我一定要救族長。要不您先離開,在月牙島等我!”

“你小子就是一副直腸子、一根筋。我給你講它的厲害、要面臨的危險,你就以爲我是貪生怕死之人?我活了這把年紀有啥好怕?只是不想你小子涉險丟了性命。你這麼犟的脾氣,那我就陪你,真是遇到你這頭犟牛了,哈哈,哈哈!”

“師尊,我纔沒那麼傻,見到情況不妙還硬要用雞蛋去撞石頭?只要小心,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我答應過神龜前輩永遠照顧它的後人,不能失信。再說不經歷風險,哪能真正成材?我打算…”見他不再反對,林楓說出了他的打算。

……

“我們現已身處‘妖姬宮’,玄海亮,我們怎樣才能到地牢?”修煉過‘五行法則’的林楓,悄悄出現在了戒備森嚴、堅固無比的城堡,問向那個叫玄海亮的海龜。


“我不是從這裏逃出來的,這處地方我也找不到!”望着一片湛藍湖泊相圍的城堡,玄海亮也犯迷糊了,根本就分不清東西南北。若不是看到戒備森嚴、數以萬計妖姬的話,它也不會相信,這就是妖姬宮。

“只有捉一個妖姬來問問了!”見問不出所以,林楓說道。

“要特別小心,水母相互間有一套它們的聯絡方式,稍有不慎就會暴露身份,不僅救不了它的族長,反而會身陷在這座城堡中!”

化實爲虛,林楓用出水屬性特性潛入了湖中,成功捕捉了一個水母衛兵,問清了進入地堡的通道。

“師尊,您說得沒錯,一個普通水母頭上長的毒刺都那麼厲害。它老祖宗修爲達到九階靈獸,更不知有多可怕!”知道如何前往地牢,滅那個妖姬時,林楓還試過對付它們,是用右手萬年蜈蚣的毒素,還是使用左手萬年冰蠶的**。

“難怪它敢公開與南海龍王三太子爲敵,原來它也有憑仗,只是不知道它這樣做的目的何在!”林楓嘆息着說道。

“知道它無比厲害,還要繼續嗎?”

“不解救海龜族,對不起神龜前輩。也沒法找到所需的幾樣靈草來治好您的腿,只有拼命了!”林楓堅毅地說道。

雄心壯志固然難能可貴,嫺熟、過硬的本事更是雄心的翅膀。通往地牢的道路是萬分的艱難。層層結界、禁制給他造成了許多麻煩,幸虧他修煉過五行法則、對禁制破解也算不錯,湖底十幾裏通道設置的障礙,最終被他一道道破解,來到了關押各族族長的地堡。

“前面那道圍牆內,就是關押族長的地方!”玄海亮驚喜地說道,終於辨清了方向。 “再問你一句,是降服我,還是想繼續負隅頑抗,非得要跟着三太子?”潛入地下城堡,林楓終於見到了那個水母妖姬。

幻化成人形的它,尖尖腦袋上一個黑黢黢的肉瘤,就是從這個肉瘤可以發出劇毒無比的毒素。面對小山一般、奄奄一息,神情萎頓的海龜族長惡狠狠地說道。一個蛇身、長有九個腦袋的隨從,手持的一柄大刀,只待妖姬一聲令下,隨時都會要了海龜的命。

“不用再問,我永遠都不會屈服,你修道近萬年也不容易,爲何歹毒地讓數以百萬計的生靈塗炭,挑起龍族的不睦?”海龜族長擡起它長長的腦袋,質問地說道。

“哦,它還被妖姬用‘縛仙索’穿過肩胛,所以纔不能進行反抗!”見它擡起頭,林楓這才弄清楚了原因。

“妖姬,別再同它囉嗦,現在‘水月宮’即將修建完畢,再用不着它們出力,直接滅了它!”那個九頭蛇惡狠狠地說道,滿臉地不快。

“九魔,你可別忘了,在這‘水月宮’是我說了算,我想怎樣還用不着你來提醒,哼!”妖姬轉身對它咆哮了一句。

“主人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那個‘九魔’見它發怒,才情有不甘地解釋道。

“我忍了一年多,明天日出之前,再冥頑不化,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的老祖宗玄武,要麼飛昇了魔界,要麼不會再過問你們的事,你就死了那份心吧,哈哈,哈哈,一年多了,要來它早就該來了!”

“作惡多端,總自斃,我族的老祖宗定會回來替我報仇,不用等到明天的日出,現在你就動手吧!”

“你想痛快地去死,我偏不讓你如意,砍下它一隻胳膊!”妖姬交待了一句,九魔自然也下了手,隨後兩個惡魔,在牢房消失。問天說這九魔的修爲,也達到了堪稱人類出竅期,林楓自然還沒傻到與它們直接動手的地步。

……

“族長,林前輩冒死前來救您了!”它們消失再無動靜後,玄海亮、林楓出現在了牢房中。林楓祭出樂天神劍,斬斷縛仙繩後,族長才幻化成形,坐了起來。

“別動,我來幫你續骨!”將它收進洞府,林楓掏出一枚五品的‘碧髓丹’、‘生骨融血丹’讓玄海亮幫他服下,將被砍斷的胳膊重新接上、包紮好。林楓才緩過一口氣來。

“…恩人,能不能幫着解救出其他族的族長,他們都是我族的過命朋友,有它們共同來與妖姬抗衡,我們才能脫離險境,…”服過丹藥、緩過氣來的族長玄長風萬分感激之後,沒只顧及個人安危,出聲請求道。“想過無數種的脫困之法、期盼老祖宗會來挽救我族,都沒實現,沒想到你一個與我族毫不相關的人類,居然會冒死前來相救!”

“我儘量去救,…長話短說,這妖姬有什麼弱點?我們現在的處境仍非常的危險,一旦被它發現,性命都有可能不保!”海龜族長說起話來很是囉嗦,林楓與玄武相見時就知道了,打斷他的話語問道。

“憑我七階修爲,我看不出來,其餘它沒啥大不了,只是它擁有的神經性毒素,還有這層該死的結界將我們與海洋隔開。我們這些海洋生物,離開了海洋,實力就會大打折扣,…三太子率百萬大軍數次來剿殺,也不能得手。若能破了它的結界,它就再不能興風作浪了,…其他族長也都是七、八階的修爲,我們聯手,它定不會得逞!”

“師尊,這是陰陽門研製的解毒藥,我不知是否有用,先服下總不會錯,我要去解救其他族長,很可能就會有一場惡戰!”林楓交待了一句,潛入到其他地牢,解救出了海蚌族、螃蟹族、人魚族等幾位族長,見它們全都神情萎頓,林楓也相贈了五品的‘碧髓丹’,讓它們立即恢復體內真氣,以應付即將可能發生的惡戰。

“桀桀,卑鄙的人類,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已闖入了我的水月宮?我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沒想到你修爲低下,卻是狡詐無比、身上擁有如此多的丹藥,讓它們恢復體力、共同來對我,夠了,你也留在這裏吧!”


怪只能怪雙尾蝦族的族長,當林楓用神劍斬斷縛仙索,從它肩膀上抽出繩索時,它痛得大叫了一聲,驚動了妖姬。一道強烈的神識,就將整個城堡範圍全都給封鎖了,它醜陋的身影出現在了龐大的院子中。

還原成本體的它,頭如海蝦,尖尖的頭上長着許多根鬚、眼球凸出,模樣十分的醜陋,它身體如發亮的薄綢倒是非常的耀眼,此時的它,無盡嘲諷地說道。它的修爲林楓看不透,但它強大的神識,林楓卻根本沒法抵擋,待它乍一出現,林楓哪會有絲毫的能力敢公開與它叫板,神識一動,將蝦族族長扔進洞府,人就化實爲虛,朝城堡上面的水月湖亡命而逃。

“哈哈,哈哈,在我的領地內你能逃得掉嗎?”見他突然消失,水母妖姬也很是吃驚,“他們怎可能突然消失?”放出強大的神識,將整個水月城籠罩,極力捕捉逃跑中的人類。它這樣一做,自然立即驚動了城堡中的所有水母。

跟隨它的數位屬下儘管不知發生了何事,自然也不敢怠慢在用神識布控,想抓住妄圖逃跑的族長,“我早就想殺了那個無用的老傢伙,若不是你顧忌它的老祖宗回來報復,哪會有此事?”九魔很是不快地咆哮道。

“閉嘴,是你的下屬防守不牢,讓人類鑽進來了!”妖姬惱怒地用它尖尖的聲音高吼道。

林楓在潛逃,穿過幾層防線,面對通道內上百的水母衛兵,他一現身,立即被它們圍追堵截,各種信息自然也彙集到了妖姬的頭腦,按理來講,任他怎樣逃也再逃不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