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筱宇的表情一直如故,沒有變化,只是輕啓薄脣的問葉小鷗,“那我們這就可以走嗎?”

“嗯!”葉小鷗看着他,“宇少,我的電話… …”她小心翼翼的問,因爲她好幾天都沒找到自己的電話,一直耿耿於懷這個事情。

那可是最好的電話啊!這讓她肝都有些痛。 “在霍威那!回頭我讓他給你送回去!”周筱宇漫不經心的說到。

“啊!哈哈,真的,嗨!… …噢… …”葉小鷗猛的起身,一陣眩暈她趕緊捂住頭,又躺了回去。

“別亂動!急什麼?”周筱宇趕緊伸手按住她,“看來還是再住幾天吧!”

“我沒事的,只是給我嚇一跳,那是我的新手機啊,我還沒用幾天,他就給我摔了,我以爲摔壞了,該死的葉建民給我摔了!”她就是這樣,很真實一點都不做作虛僞。

現在一聽沒壞,可算放心了,葉小鷗趕緊對周筱宇說,“不要了,我想回家。”

“回了家,你還想往出跑!”周筱宇責怪她。

“這回不會了!”她咯咯的笑,“要不是葉建民騙我說他要賣了我爸的企業還有房子,我纔不至於上當,我是急的,我知道他真的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他就不是一個正常人。”

葉小鷗想想葉建民還心有餘悸。

“宇少,你是怎麼知道我會在葉宅的,你告訴我你怎麼知道的?你好神奇啊?”葉小鷗一臉崇拜的看向周筱宇問。

“… …”周筱宇飄飄然。

“嗯,既然是展旭打了電話報的你失聯,那你就再沒有其它的去處!”周筱宇很果斷的給出自己的答案,他當然沒有解釋細節。

“那我們現在回家好不好?我很想回家了!”葉小鷗一下拉住周筱宇的手說,“我都想容叔了!”

“… …”周筱宇看着葉小鷗無語。

好吧!沒想到這也是回家的理由。

展旭連忙幫助葉小鷗收拾東西,給她拿來了衣服,周筱宇輕輕的托起葉小鷗,讓她坐穩,然後給她穿上衣服。

葉小鷗看着周筱宇的臉,鼓氣勇氣的問了一句,“宇少,以後… …要是有事情的情況下,可不可以讓展旭哥來別院?”

周筱宇漠然的擡起眼瞼看了一眼葉小鷗,她的大眼睛緊緊的盯着他,滿臉的期待,他內心裏都沒有辦法太硬了心腸拒絕她。

展旭沒想到葉小鷗會當着他的面問周筱宇這樣的問題,有些窘迫,更多的是緊張。

“嗯!”

周筱宇哼了一聲,葉小鷗桃花燦爛,展旭也輕輕的舒了口氣。

“你聽見了展旭哥,我宇少說,如果有事情,你是可以來香山別院的!”葉小鷗對着展旭開心的說,“哦!謝謝你照顧我好些天,有你們真好!”

葉小鷗興高采烈的回到了香山別院,周筱宇直接扶着她回到了房間。

然後仔細的吩咐新來的李姐照顧葉小鷗的生活起居,給她調配營養餐。

他又給霍威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再送一部手機過來,不過又多了兩樣。

安排好了一切,他回到葉小鷗的房間,看着躺在牀上舒心微笑的小丫頭,心裏也挺愜意,這個小丫頭到是給自己帶來了不少的樂趣。

“宇少,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解決的葉建民!”葉小鷗看着周筱宇問。


“你想我怎麼解決他?”周筱宇看着她素淨的小臉,反問到。

“這樣的惡人一定要好好的整治他,他是想賣了我爸的企業!”葉小鷗大膽的對周筱宇說,“我就知道,宇哥,只有你可以整治得了他們!”

宇哥?

“… …”周筱宇呆滯了一下。

這一聲宇哥,脆生生的,簡直就是那個嚴曼琪第二啊,他都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嚴曼琪叫他一聲‘宇哥’了。

葉小鷗說完了話,才意思到自己說錯了話。

‘宇哥’也是她能叫的?

自己確實有些忘乎所以了,越來越沒有規矩了。

她趕緊起身,愣愣的看向周筱宇,“不好意思,宇少,我… …我說錯話了!不是不尊敬您!只是我覺得… …”

她怯怯的解釋着。

“什麼說錯了?”周筱宇有些逗她的意味,不知道爲什麼,周筱宇到很喜歡看葉小鷗膽怯又不知所措的小模樣。

“我… …我不能管您叫宇哥!”葉小鷗手足無措的說道,像似明知到錯了也犯了一樣。

“誰說的?”周筱宇面無表情的看向葉小鷗,像逗小白鼠一樣。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覺得… …這樣… …像親人!”葉小鷗不敢再看周筱宇了,她急切的解釋着。

“以後就這樣叫吧!”周筱宇寵溺的對葉小鷗說,“這樣… …像親人!”

葉小鷗馬上看向周筱宇,突然花容燦爛起來,“真的?”

“嗯!”

“宇哥!有你真好!”葉小鷗脆生生的說,一臉的幸福。

她其實自己都不知道,就她這樣的方式,已經給周筱宇哄的那叫一個舒坦,有點中毒的感覺。

周筱宇不置可否的對她說,“休息一下,一會下樓去吃飯,晚一點霍威會把電話拿給你!”

說完轉身向外走去,葉小鷗忙叫住他,“宇哥,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怎麼懲治的葉建民呢?”

“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周筱宇說着,已經走了出去,他還沒有想好怎麼告訴她,關於那場車禍。

雖然這件事情隨着這幾天的奮戰已經越來越明朗化了,但是周筱宇也有些越來越緊張了。

他不知道,一旦這件事情好是公佈於衆,那對葉小鷗的打擊會是多大,她畢竟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這個結果似乎有些太殘忍。

周筱宇回到自己的書房,坐進椅子裏,想着這幾天他出去辦的事情,葉建民的事情已經徹底的調查清楚,黃淑嫺的舉報像一個***,引出了十四年前的一個冤案。

而且竟然還有個奇葩的插曲,或者是緣分,是周筱宇這麼多年來遇到的案件中,無法接受的奇遇。

他不禁感嘆,人的一生的境遇就像一齣戲一樣 ,不過他有些懷疑。

這究竟是不是一個偶遇,還是一種巧合,亦或是一種有意的接近,現在周筱宇還不好確定。

周筱宇爲了明確這個案子的關鍵,也好能給葉小鷗一個真實的答案,所以他親自參與了調查,在加上對葉建民與李雪嬌的審訊,完全清晰的還原了當年的事件。 十四年前那個深秋,葉小鷗的父母計劃好了,秋高氣爽,景色怡人,想帶着葉小鷗去廠家驗貨。

每當這個時候,葉小鷗的父親葉建設就喜歡帶上自己的掌上明珠,那時的葉小鷗6歲,天生麗質甜萌萌的一個小蘿莉。

別看她小小年紀,不但遺傳了她母親張曉靈的美貌,更遺傳了她母親的藝術天份,很喜歡畫畫,曾經在京城的少年兒童銀河畫展上,還獲得了銀獎。

她那個時候就總對爸爸說,長大了要學媽媽設計珠寶,配飾,做葉家自己的品牌。

她當然是葉建設夫婦的心尖!

葉建設與張曉靈夫妻兩個十分恩愛總是形影不離,葉建設極其寵愛自己的妻女,所以走到哪裏,就帶到哪裏。

這一家三口真的是很搶眼,葉建設溫文爾雅,儒氣穩重,儀表堂堂。妻子張曉靈則清澈如水,靈秀俊美,多才多藝。

而兩個人的結晶葉小鷗,那更是錦上添花,不但模樣超級出衆討喜,像個芭比娃娃一樣,小嘴又甜又哄人,真的是人見人愛的小蘿莉。

每次去浙江,客戶都會問,小蘿莉來不來?葉建設真是想拒絕都不成。

夫妻兩個白手起家,攜手做起了貿易,因爲兩個人能吃苦又耐勞,爲人謙和,生意誠信,所以沒想到幾年下來,生意就做的風生水起。

再加上張曉靈懂得設計,英語又好,所以很多國外客人的單子都是由她自己設計,再送到工廠。

那時的飾品工廠都在江浙一帶,因此,他們就在江浙一帶簽了幾家合作工廠爲自己的產品出貨。

他總是跟妻子往返與江浙滬一帶,偶爾也帶上小蘿莉。

葉建設有個弟弟叫葉建民,與哥哥大相徑庭,好吃懶做總喜歡投機取巧。

父母去世的早,就由哥哥葉建設照顧這個弟弟,供他讀書,可是他偏偏就不是那塊料,高中還沒畢業,就早早的談起了戀愛。

葉建民長像與哥哥相差無幾,但是比他哥哥葉建設還高,也很帥氣,所到之處總是吸引異性的注意。

尤其他也不是個省油燈,一來而去,整天的跟女人糾纏到一起,葉建設跟他是沒少操心,看又看不住,一天就在外面沾花惹草,撩是了東家,再撩西家的。

那時他們老房子的整條街上的女孩子怕是讓他給禍害個遍,也曾經被人家女孩子的家長聯合起來一頓暴打,打完了葉建設還得花一筆錢堵人家的嘴,賠償人家的損失。

直到張曉靈與哥哥葉建設談戀愛,總到葉家,他竟然連自己的未來嫂嫂都調戲,被葉建設一怒之下打出家門。

哪知,這就讓他跟李雪嬌勾搭在了一起,李雪嬌其實就是個混跡社會的爛女子,誰給個三瓜倆棗的就跟誰睡,勾搭上葉建民之後,她到是‘專一’了。

因爲第一,葉建民高大帥氣。第二,葉建民有個有錢的哥。第三,葉建民沒有父母,自由!總之,她最看重的是這三點。

而葉建民樣樣具備,其實她早就相中了葉建民,可是勾了幾次無果,就總是時刻準備着,這下葉建民被打出家門,她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立馬就收了葉建民。

一搭上葉建民之後,馬上懷孕,說啥都要結婚生孩子。

其實葉建民並不喜歡李雪嬌,他喜歡的是她的‘騷’喜歡她幹那事的勁霸,一聽要結婚死活不幹了,怎奈這一次他碰上了‘碴’了,咬上就不撒口了。


葉建民是殺打都甩不掉這個潑貨,那時的李雪嬌,可以拿把刀,託着懷孕的大肚子,追砍葉建民半條街。

最終葉建民是真的什麼都不扶了,就服了她,厚着臉皮又去找哥哥,哭訴自己的悲慘。

葉建設畢竟念在自己父母離世早,李雪嬌也懷了弟弟的孩子,再加上自己一直愧疚把他趕出家門,才惹上了這個貨。

所以他就出面跟李雪嬌一家交涉,並讓李雪嬌保證,婚後與弟弟葉建民安安生生的過日子。

那李家的一家人,是一家絕對眼皮淺腚溝深的主,看着葉建設是個有了自己公司的大老闆了,只有葉建民這一個弟弟,那日後成了一家人,還不就是有了倚靠。

所以,只要葉建設提出的要求,無一不應允,答應的乾脆利落。

沒辦法,葉建設這纔拿了一筆可觀的費用,給葉建民風風光光的辦了一次婚禮,又買了房,算是給弟弟安家立業了。

婚後,葉建設給他安排在了自己朋友的一家修車行工作,收入還很客觀。

好景不長,葉建民哪幹得了那活,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沒錢就憨臉皮厚的去找哥哥要,葉建設也真的是拿他沒招。

李雪嬌又長給葉建民出主意,讓葉建民找葉建設要求去葉建設的公司上班,在怎麼說也是自家的公司,它姓葉!

葉建設當然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什麼料,那是絕對狠下心沒有同意這件事情,就連張曉靈暗地了說情,葉建設都沒有同意這件事情。


他的理念是,寧可隔三差五的給他拿錢,也不能讓他進自己的公司胡鬧。

葉建設都可想而知他要是一旦鬆口,葉建民的腳伸進公司裏來的後果會是怎樣的。

可因此,就做下了仇,那葉建民架不住李雪嬌天天給他吹耳邊風,大罵葉建設財黑食狠,連自己親弟弟都馬上要飯了都不管。

可是有多少人都知道,那時的葉建設每個月給弟弟的錢比他僱傭的高管都要高。

張曉靈很心痛老公,也很理解自己的丈夫,每當葉建設被葉建民氣的不行的時候,張曉靈總是寬慰他。

“建設,咱們就這一個弟弟,我又沒有家人,彆氣,他花就花點,就當咱沒賺那麼多就好了!”

每當這個時候,葉建設都覺得自己真的幸福,娶了一個通情達理的好妻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