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啊也!汝敢打我!我得去找爺爺理論!嗚嗚……」

不足瞧得可笑,便自抱一抱拳道:

「告辭!」

「先生慢走!」

那修亦是舉手一禮道。

恰在此時,不足忽然抬頭遠望,眾修亦是訝然而視,不知何事!

「上修?」

「近來可有大戰事么?」

「吾聞五洋之妖修已然調兵遣將,與吾大陸上人修做千年大戰呢!」

「果然,前方有數萬修眾來也。」


「啊!上修,可願去小處稍歇?」

「哦?」

「或者上修不知,近來各大門派抓兵,便是上修這般大能已然不免呢!」

「抓兵?」

不足聞言一愣。

「與五洋妖族之第一波大戰必有萬千修眾身隕,然哪家哪派願意自家受損,故野修便是最佳送死者也!」

那修解釋道。

「原來如此,五洋大戰居然累及野修若此!」

不足恨聲道。

「野修勢弱,合當如此,便是吾等小世家、宗門,哪家又能逃脫的送死一途呢!」

那修嘆口氣道。

不足聞言便道:

「如此便去道友家族叨擾一二也!」

一邊那少爺捂了臉,怒視不足,然再偷眼回望風兒時,不經心悸搖曳!雖面目不得視清,然其妙曼之身姿已然勾得其神魂顛倒!風兒瞧得清楚,心頭不樂,然見不足與其家主相聊甚歡,不便發作,只是自家心頭惱怒罷了。

柳家家居之地此去三百里之地面,名喚旺宅地之一平川上。一家集鎮萬餘人家,著實不小。


鎮東一處大院落便是柳家之居第。尋常門戶,唯內中廣大,幾乎佔去此集鎮十之五六地面。其中小院落棋布,當是獨立之小家也。迎門一條大道,直通內中,若干支脈左右展開,深入那等獨立院落前去了。古木花圃處處,綠蔭花香陣陣,靜雅有序,當真格局高雅,有大家族之氣息也。

「先生,這邊請!」

那柳家主將手一伸微笑道。

「請!」

不足道。大道之支脈往左通幽處,卻然一座花園。小橋、假山、流水相雜,亭台、樓閣、白塔羅列,著實精妙雅緻。


「好個美妙去處!柳家果然非尋常人家也!」

那不足開言贊曰。而那風兒只是略略掃視一眼,便自靜靜兒隨在不足身側不言不語。

「哪裡!哪裡!」

那家主欣然之色不掩,喜孜孜道。待一眾蜿蜒而入,進得一座木樓內,賓主坐定,有一眾小斯上了茶點。

那柳家主道:

「舍下家小,恐有不周之處,尙望先生包涵則個。」

「柳家主客氣!」

「先生似忽非此地之修,不知家鄉何處?」

「家鄉?哦,野修爾,談何家鄉也!不過四海為家,一心求道罷了。」

那不足頹然道。

「看先生前行之方向,大約是往五洋海域。然彼大戰在即,非是有機緣可尋覓之所也!」

「某之弟兄俱往,某豈肯舍卻不顧!」

「先生高義!」

「唉,高義?哪裡敢當!不過某閉關罷,便自啟程往五洋去,其中大戰之實情卻知之不多。不知貴家主能否告知一二?」

「大陸與那五洋海域各自備戰已然有年,此數年間更是緊鑼密鼓。前番有一夥大修突襲五洋妖族,傷其一老祖之幼子,那五洋妖族便瘋狂攻擊,大陸諸勢力居然節節敗退。盟主大華帝國不得已調兵遣將,結果第一波大決戰便鐵定要開打也。」

「據傳往昔大決戰之時間似乎不甚靠前呢?」

「然!此次若此,只怕戰況慘烈尤甚往昔也!屆時說不得吾等亦會遭牽連也!」

寒門嬌寵 ?怎得柳家主無意於此么?」

「大機緣?或許吧!誰知道呢!縱然有,又豈是吾等小修可以得之者?」

兩廂寒暄得一番,待得中空之修兵過去,不足欲行,柳家主挽留暫居,不足哪裡肯,遂告辭而去。(未完待續。。)

ps:小說向有起伏,一味緊張,不過尋常也。 「家主,此修大能也,可惜其脫身去了。否則誘其入得魔獄中,得了其身上寶物,吾等又有財發了。」

「哼,脫身?等著罷,彼等自會來此覓死!傷吾孩兒,豈肯饒你!」

且說不足二人駕了雲頭前行,行不得百十里遠近,忽然渾體疲憊,法力難聚。

「不好,中了彼等奸人之迷毒也!」

不足言罷跌下雲頭,其體若千鈞,往地下山石上摔去。

「史家哥哥!」

那風兒急急飛身上前,一把抱了不足御流風降下雲頭,跌落地上。風兒不得動用**,雖流風弱了下墜之勢,然亦是將二修摔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哈哈哈……老小子,不是欲懲戒本大爺么?來呀,啊哈哈哈……」

一會兒功夫,十數修圍攏而來,三下五除二將那不足與風兒綁縛得緊了,丟入一雲車中,去了那荒地集鎮之柳家。

「爹爹,已將此賊子拿下也!」

「嗯,封了其丹田,下入魔獄中。」

「是!」

行過來一位小圓滿之修,運施神功,對了不足丹田神界之部位狠狠下擊。

嘭!

「咦?好強的法體!」

那小圓滿之修訝然道。

嘭嘭嘭!

又復施了全力,接連三擊。然那不足之丹田仍完好不得封閉!

「家主,此修有些神通。屬下居然不能封閉其丹田!」

「哦?此修功法不錯啊!便這般送入魔獄中罷!」

「是!」

不一時不足與風兒便身陷一座大獄中。

「風兒,此柳家之毒有些古怪,某家不能將其逼出法體也。」

「史家哥哥,此迷神花毒爾,毒性詭異,甚難解脫!不過其毒性只可支持得十數個時辰罷了,不難解脫也!」

「嗯,不過此地似是有聖魔元力密布,可以封閉神能聖嬰之能也!」

日娛假偶像 怪不得此地號稱魔獄呢!」

不足便不再言,靜靜兒端據其地。打坐修鍊。不過半日。那魔域中聖魔元力居然遭不足吸納乾淨,便是其元力產出之一座黑玉蓮花兒,亦是入了不足聖魔聖嬰之小口中,消失不見也。

第二日午後。那大獄之鐵索大響。不一時。數修入內。

「咦?汝二人居然尚可活動?」

不足二人抬眼而視道:

「道友迷惑之做派好高深也。吾觀諸此地有太多刻畫之痕迹,想來遭汝等這般滅殺之修不在少數!如此喪凈天良之謀算,汝不怕亡族滅種么?」

「殺!」

那修一聲大喝。一道道光柵紛紛落下,將不足並風兒盡數籠罩其內!眼見得二修重新拘押,那柳家之家主神色明顯一松。

「哈哈哈……老小子,汝不是欲滅我族人么?來呀!啊哈哈哈……」

那柳家之少主驚懼之色頓消,見不足二人之狀,不自禁哈哈大笑。一眾數修並其後尾隨而入者十數修觀其亦是微然而笑。唯其家主神色凝重,緩緩開言道:

「殺人越貨,坑蒙拐騙,強權者獨尊豈非修界之定論!先生何獨笑吾家耶?」

「錯!茹毛飲血者之時代,才是強者生存法則之所存在時也!然其不過禽獸之時代,乃是吾靈者之長靈智未開時也!如今早非初始開化之時候,這等言論不過欲蓋彌彰,將禽獸之做派為當然爾!況吾等修行豈能如爾等這般昧了良心也!」

「爹爹,將此賊子做了便是,何必多言!」

「先生雖大能,然吾等不得不為!輪迴時莫要惦記吾家!」

那柳家之主忽然大聲念咒,不足嘆一口氣,將那小千界拋出道地一聲:

「收!」

那等數十修只覺一陣眩暈,再睜開眼時依然身居一莫名虛空中矣!

「啊也!爹爹,此地便是先時拘押吾等之所在!啊!饒命啊!嗚嗚嗚……饒命啊!」

不足揮一揮手,將那修所布之光柵收取,而後起身而出。待其行出門時,回首一抖,一掌影飛出,那牢獄之上空數十丈處,忽生一巨掌,方圓百十丈寬闊,對了那牢獄緩緩壓下。牢獄四圍如遭禁錮,唯一眾建築紛紛化為齏粉!

「何人毀我魔獄?」

一修引了數百低階修眾,怒號殺至。不足回視一眼,踏雲而上虛空,道地一聲:

「汝何人?」

「我呸!賊子,敢毀我牢獄,吾賜汝一死!」

那修張狂大吼道。

「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