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因為戀空在開光玄陣里提前的形成了自己的神尊之軀,所以在界域邊緣,凡是擁有神尊之軀的人就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倒是戀空這個小子,不住氣的打著呵欠。

而天道因為皓天將聚靈訣的法則給告訴了他一下,而天道裡面所蘊含的就是靈力。

靈力進入身軀裡面,自然而然的就天道力量就進入了身軀裡面。而戀空的作用就是。為自己的父親提供終極之力,換句話說,戀空是皓天的壓箱底的殺招。而戀空不會在這個終極之戰裡面受到任何的傷害。倒是能雁過拔毛的在世界之樹身上得到點什麼好處。

要是姐姐一起跟我來的話那就好多了,我倒是沒有怎麼的無聊了

而現在。戰局還沒有穩定下來。皓天將這個世界之樹的樹靈強行的拖拽入戰局的界域裡面。因為外面是敵人的邊緣主場,一旦進入自己的地盤,那麼就會是一個關起門來打狗的效果。而這個效果就是皓天最為機智的做法。

在外面我就根本不能把你怎麼樣。但是在我的界域里你倒是給我來一個啊!皓天惡狠狠的說道,而他的本體上,雲宮家族的族徽突然的消失,貫穿著進入了玄神大陸的最深處地底。

族徽一旦離開身軀,皓天就已經做好了關門的準備了。雲宮世界里,雲宮老祖告訴過皓天,族徽的妙用,那就是如果有敵人入侵到自己的界域裡面那麼族徽就是一個封閉自己界域的一個東西

如今,已經有送上門的敵人,皓天剛好想試試身手,於是乎,選擇一個屠宰場也就成為當前所必需的課題了。目光也就選擇在自己跟老同學的得意之作,也就是五行修羅界!

雖說是葯器幻尊的世界之樹樹靈分身,對於皓天來說,即使是這樣的境界雖說是低下但是也是不可小覷,因為世界之樹是混沌尊者的神核,不知道裡面所蘊含的是什麼東西,會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傷害,總而言之收斂實力往往會給自己造成什麼不好的後果,總而言之,皓天要大秀肌肉。

世界之樹的樹靈,本體端坐在樹冠下方的一塊晶體上。晶體表面就是一個陣法。樹靈端坐其中,看著面前的一切。而圖像在自己的分身被皓天拖入皓天的五行修羅界的時候突然的給掛斷了。道靈封印,足以阻隔所有神識訊號,而這個是對於世界之樹的樹靈來說的。

一直以來,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麼能夠可以讓我覺察不到你的命格,不能知道你的輪迴力量。原來,你是受到源的庇護,只有一個可能能讓你避免我吞噬你靈魂的輪迴力量,原來如此,我總算是明白了。

該死的道靈封印,雖說我知道如何的破解,但是這樣的厚度,讓我吐老血也干不完這樣的活,這個該死的傢伙!這個時候這個傢伙離開端坐的地方,望著下方漆黑如墨的道靈封印的封印界面惡狠狠的說道。

既然如此,何必當初?混沌尊者的身影又一次的陰魂不散,出現在世界之樹樹靈的身邊。

你!面對這個陰魂不散的冤家,一口惡氣登時的上來了,而又被一種東西給堵在胸口,讓他十分的難受。

每一次,你出現在我的身邊,你便就把我給氣的,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恨?

我只是勸你懸崖勒馬!最好就是見好就收,這個世界體系,已經不容許你這樣的去做了。即將崩潰的時空,只有我將你融合之後我才有逆轉的可能性,如果你一直的要一意孤行下去,我倒是沒有幫你的可能性。而一旦這個世界給崩潰的話,所有人都無法面臨歸隕的可能性,到時候就連你也無法去逃避,跟著這個世界一起去玩蛋!

說完,一陣青煙的,混沌尊者就離開了自己原本的神核。因為他還要穩固道靈封印。

只留下世界之樹一個人帶著原本的怒火,站在原地。

皓天的界域裡面,五行修羅界,修羅衛提前的得到了皓天的命令前往自己的另一個地方,然他們繼續的修鍊。

父親!你怎麼也來了。雪雅在五行修羅界里突然的見到了自己的父親,兒子叫的父親身邊的那一些人都是手握神兵利刃的對峙著一個威能強大的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雪雅莫名其妙的身軀里流淌著一股子力量,而那力量似乎對這個被皓天強行拉入的這個傢伙具有敵意。好像要破體而出的樣子。

戀空!回來,皓天的一聲輕喝,戀空身邊的空間開始有了波動,這個空間的波動直接的就將戀空給傳送回五行修羅界里。一樣的隨著戀空返回自己的界域裡面戀空身上的終極之力彷彿是尋覓到了仇家一樣的彷彿要破體而出。

這個力量透過五行修羅寂滅大陣點亮了五行修羅界的幾種至極火焰,皓天的神格法身這個時候突然地失去了靈魂一樣的獃滯在五行修羅界里。


皓天哥哥!皓天哥哥!見到皓天的眼睛睜開了,洛聽雪急忙的呼喚道。

嗯!我在現在就等這個傢伙給徹徹底底的滅亡吧!現在我們就繼續的看看這一場巔峰的煉藥法會吧!

嗯,但是在這個之後你就必須的要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好好的告訴我。還有戀空,雪雅呢?

五行修羅界,五行修羅寂滅大陣已經被我改造成一個只有我們女兒還有兒子能夠開啟的神陣。我們的女兒兒子就成為那個殺陣的直接御動者。這會兒,那個世界之樹的樹靈分身已經是在那個地方,利用我的神格之戮盡情的摧殘。

借著上廁所的功夫,皓天返回了自己的五行修羅界里。陣法使用的終極之力僅僅就是冰山一角,但是神格得到這樣的力量之後變得異常的狂暴。終極之力將修羅神神格給極致化。輪迴與超度之力就像是跗骨之惡蛆一樣的將這個樹靈給折磨,雖說比自己境界低微。

神格之戮!就此斬下這個樹靈!(未完待續。。)

ps:今天兩更!求大量訂閱! 第二百七十三章萬靈藥會上的壕禮!

已經被皓天的神格法身所擊殺的這個世界之樹的結晶體隨著那一陣子的光線爆發,就從那光團裡面出來。光線裡面的晶體圓溜溜的。周身的古符都散逸著一種神秘的氣息,而混沌尊者已經從原始靈海裡面出來。回到了皓天神域。

一些人都好奇的看著這個東西,這個晶體整個的就是一個水滴形狀。周身的古符散逸出來的味道剛好就是一種沁人心脾的葯香。還有一種終極之力,反正就是世界之樹這個傢伙專門的生產這個終極之力的樣子……

這個東西叫做古靈之果!加以煉化之後就可以提升一個基礎煉器師的境界!你們不是煉器師更談不上是煉藥師了,呵呵,我想就應該這個東西交給月兒,亦或是皓天……混沌尊者的聲音從眾人的後面傳來。眾人順著聲音看去,混沌尊者的身影就在那裡站著。

皓天也在五行修羅界里,見到這個被自己的神格法身所擊殺的世界之樹的樹靈身上所掉下來的東西,皓天具有商業意識的頭腦極速的運轉了起來。現在的背景就是萬靈藥會,一屆具有新時代氣息的萬靈藥會現在正在進行著。為了給自己妹妹一個面子皓天動起了心思。

怎麼滴也要給咱們妹妹一個巨大的驚喜吧?皓天說道。五行修羅界里皓天的聲音說的還要比混沌尊者的還要大!混沌尊者被皓天這樣的聲音給震得耳鼓膜發麻,混沌尊者還一陣子的白眼中。

這個東西。境界中等的煉器師或者是煉藥師都能用到的吧?嗯?兄弟。皓天說道。

混沌尊者並沒有回答皓天的問題。直接嚴肅的說道:

大哥,我問你一個問題。

說吧。


世界之樹的樹靈的這個神識分身是你擊殺的?混沌尊者說道。

是的,這個傢伙一直的就在我的界域外面徘徊著所以我不得已的將這個樹靈分身給擊殺掉。其中動用了我神格法身。

聽了皓天簡單明了的講述混沌尊者一副被你所打敗的表情。連聲搖頭的說道。

純粹就是血脈噴張的胡鬧!大哥你呀,算了,這個東西你就拿去吧,這個也是我神核上面所結下的果子,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提升境界的,而對於你這樣的葯器世尊來說,這個東西已經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罷了。

那就多謝!皓天一溜煙的就走開了。雙手一招,那一塊晶體就被皓天周入懷中。

大哥。等等我!說好的今天是老妹的萬靈藥會。我可不能錯過了。

今天是副宗主的萬靈藥會?一瞬間,無數的眼光就齊刷刷的殺在了皓天的身上!於是乎某個地方又一次的大快朵頤了起來。因為無數的人心裡都已經產生了足量的怨氣。就是因為皓天沒有告訴他們。

尼瑪!皓天的老臉都紅了。三十六計走為上!閃人的走起!而那一些修羅衛呢?隱形的能量羽翼讓他們一個個的衝上天際,直接的尾隨著皓天而去。而萬靈藥會上,試煉廣場還有一片廣袤的地方。這個地方恰恰就是為那一些修羅衛所準備的。

呵呵。看來這一屆的萬靈藥會已經是有巨大的變化了。而那一群修羅衛憑空的就出現在試煉廣場的地方他們純粹就是看月兒的,因為在他們心目里,月兒是唯一的女神。是一個不可侵犯的存在。可是月兒現在一直的就單身中。這一直就是一個讓他們為之操心的一件事情。

皓天哥哥。你上個廁所也真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么?洛聽雪見到皓天去個廁所也要花怎麼長的時間去搞定,忍不住的嗔怪道,而剛剛的危機就像是一陣子的過眼雲煙一樣,僅僅在這萬靈藥會上掀起了小小的波瀾。

月兒~!皓天所座的位置離月兒相當的遠,蚊子一樣的聲音月兒就根本沒有聽到。

而月而身邊有很多的高端層面的人聚集在她的身邊,一副密不透風的樣子。

月兒!皓天只能是利用時空法則在月兒的身邊製造了一個空間,自己勉強的才能坐在了月兒的身邊。

月兒,你身邊這麼多的人我還真的沒有辦法湊到你的身邊呢!皓天說道

哥哥,你不是一直都在嫂子身邊么?月兒被皓天突然過來的這個舉動給嚇了一跳。

過來的原因就是給你看看這個東西。說著皓天就將自己擊殺世界之樹樹靈分身所獲得的那一塊晶核遞給了月兒。

這個東西是?見到這個東西,月兒首先就是疑惑,隨後就是閉上眼睛用神識感應著裡面的東西。突兀的眼睛一睜!

好東西!絕壁是好東西啊!月兒首先就是讚歎道。怎麼哥哥,你要將這個東西要交給我么?

呵呵,你還是沒有看透這個晶核裡面所蘊含的各種奧義,你再好好的看看,或者是讓始祖爺爺看看?雲宮老祖聞言,呼喚著皓天讓皓天將這個晶核交給他看看。結果一接過這個晶核,驚呼道:

這個東西,是混沌尊者神核的神核之樹上所結下果子。雖說是不能服用,如果一個煉藥師可以將這個果子煉化成為丹藥的話,足以造就一堆堆的不世強者!相比起霧幻星辰丹來說這個東西不知道要比霧幻星辰丹好了多少倍。

月兒,你過來。雲宮老祖將月兒呼喚道自己的面前說道。

月兒,你的霧幻星辰丹可以將一個人的靈力提升到一個不可想象的境地,隨著靈力的提升自己的心境就可以煉製成為一個適合生靈存在的世界了。而這個既是提升靈力的關鍵又是一種開拓世界的法道,當年的我就是受了混沌尊者的恩惠才有現在的雲宮世界!

所以呢?皓天問道

說出來的話我就恐怕失信於混沌尊者了。

說出來也無妨。混沌尊者說道。

在得到混沌尊者的一番話之後,雲宮老祖說道。

其實世界之樹,即使是一個器徒境界的煉器師就能搞垮它,如果這個煉器師掌控了源靈力量還有源靈之力所演化出來的尊之威,那麼世界之樹也就無法存在於原始靈海的上空,從而將神核歸還於混沌尊者!這個晶核,就是下下下一個時代開啟的鑰匙。這個時代已經算是快要結束了,而下一個時代的鑰匙不是這個,而是你!皓天!

世界之樹看上你的原因就是你的身軀里所掌控了源靈之力,還有終極之力也在你的身軀里,就是你所聞到的雪雅身軀上的體香,對了,我懷疑尊之威的火焰就是就是有人故意給你所準備的東西!

所以,這個東西是?

這個東西,可以煉成丹藥,我看如果光光煉製成為丹藥的話價值上就有大打折扣了。

月兒,你還沒有神核吧?雲宮老祖說道。

神核?月兒不解道。

這個我看直接的就形成你的神核罷了,你的是煉藥之道,這個我想就應該極為的適合你。煉器師所使用的神核,應該用食屍蛆妖的妖核,我記得沒有錯的話我的雲宮大陣裡面就有一塊妖核,不妨交給聽雪。

開窗時代的神紋就在裡面,神紋一旦被複制出來,那麼自己的界域就會跟自己的身軀融合在一起,在一個虛無空間里創造出一個個的世界與維度來,作為創世神的你們就會統領你們的諸天萬界,成為更加合格的世界制定者,這個世界已經是不行了。因為世界之樹那裡這個世界的輪迴力量已經幫助他達成了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具體是什麼我也不能告訴你們,所以在危機及將來臨的時候儘快的讓自己強大起來就是你們應該做的事情!(未完待續。。)

ps:下午可能會有一章出來,額(⊙o⊙)…醉酒了。 見喬裝成收銀員的女警和幾個漢子衝上前來,朱清宇從包裏抽出一條中型鐵索“呼”一抖了過去,女警“啊”了一聲,鵝蛋似的有臉上馬上出現一條血痕,手槍掉落地上。

後面幾個漢子猛撲上來,朱清宇手中的鐵索似一條毒蛇一樣直往他們的是害部位出擊,幾個人面部、胸部及下陰分別受創,一時失去了戰鬥力。

東門頭的幾個交警見這邊打了起來,立即從腰間掏出手槍,呼喊着衝了過來。

鐵索對於手槍來說那是蒼蠅對老虎,剛纔是朱清宇突然襲擊才使得警花受傷,如果他們開槍射擊那就只有逃命的選擇了。

而此時後面的警花和幾個漢子忍着巨痛從地上站了起來,以復仇的姿態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手槍。

“快跑!”朱清宇這個念頭一閃現,身體突然旋轉上升,本想推出幾個氣彈讓他們嚐嚐如意掌的滋味,但轉而又想他們是人民警察,是奉命行事,因而馬上打消了想法,直向東門橋後面的山坳上飛去。

“呯!呯呯!”後面槍聲大作,只可惜手槍射程有限,彈頭在朱清守的身後無力地墜落。

朱清宇無心與富源市的警察們糾纏,徑自向深山裏的罌粟地飛去。

到了罌粟地,朱清宇趕忙給左定民消炎上藥,貼上止血紗布和繃帶。李正風和左定軍在茅棚裏切肉弄菜,準備今天晚上還要大吃一頓野豬肉。

由於長途奔波和動用仙功,朱清宇感到有些疲憊,就進到山洞裏面,在李江河的牀上躺下了。

朦朧之中,周萬福和鄧芙蓉微笑着從外面進來,都說沒有安身的地方,要和朱清宇一起睡覺。

“這哪成呀周總,你們還是到裏間去睡吧,再說我這牀那麼窄,也睡不下呀!”朱清宇有些着急地說道。

鄧芙蓉不容分說,先來到他的身邊躺下了。而周萬福說他個子小,也在牀的另一頭躺下。

朱清宇的眼皮沉重,也就不管那麼多,繼續睡覺。但是鄧芙蓉的一隻玉手在他身上不安份地摸索着,這讓他十分難堪。他着急地說:“周總在那頭呢,你注意點影響!”

鄧芙蓉收回玉手,嚶嚶地抽泣起來,她傷心地說道:“我和老周真是苦命啊,死了連個安身的地方都沒有,只有來和你一起了,你就把我們帶上吧。”

“你們死了?爲什麼?” 總裁的契約婚姻

“我就知道你把我們忘記了,還說要爲我們報仇呢,虧得周總那麼信任你,虧得我還對你那麼好啊,你個沒良心的!”鄧芙蓉說罷,掄起拳頭就打,朱清宇想動又動不了,想說又說不出,“呀”的聲坐了起來。

全身虛汗淋漓,心在突突亂跳,原來是一個夢!

他想起周萬福和鄧芙蓉在這兒呆了好多天,說不定他們的陰魂來到這兒,明天黑夜晚都在看着我呢!

這是幾點鐘了?他不知道。上山以來,他們幾個人一直關着手機,不敢與外界聯繫,而且早已沒電了。

他披衣起牀,但是他的手觸到一個異樣的東西,冰涼、似手、似足。

“難道……?”他心裏一陣恐懼。

他已練就夜眼,朝牀上看去,突然嚇得連退兩步。因爲他睡的牀上,兩條眼鏡蛇正並排着揚起高昂的頭顱,向他吐着灰黑色的信子。

想起剛纔做的一個夢,他心裏說到:這難道是周總和鄧大姐嗎?他倆的骨灰可是在這牀下面啊!

他似信非信,部隊和學校接受的文化教育和在農村聽到的鬼神現象在他的頭腦時激烈碰撞,但此時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他朝着眼鏡蛇雙手合十誠懇地說道:“周總、鄧大姐,我心裏可是時刻記着你們啊,我知道現在還沒安葬你們,你們無法安身,但是請相信我,等我給你們報仇後,再風風光光地爲你們安葬,你們就安心吧!”

奇怪的是,兩條蛇朝他點了點頭,瞬間不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