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天空中氣氛異常緊張,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在了張林的身上,大護法拿着一條閃着金色光芒的繩子謹慎的向張林靠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間,半空中的大長老怪叫了一聲。

一道道視線向大長老轉去,只見大長老捏住二娃的那隻手這時候正被二娃咬在口中,看大長老那略顯扭曲的臉龐,雖然他實力不弱,但在這種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想來也是疼的不輕。

“壞了!”見到這一幕,張林心頭一顫,大手猛的甩出,一道靈氣屏障閃電般向二娃跟前飛去。

果然,大長老惱羞成怒,擡起右掌就向二娃拍了下去。

二娃只是個菜鳥,在青龍白虎的培養下,現在也只是個出靈境選手,大長老意動境境界,這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天差地別,這一掌若是落在二娃身上,二娃這身板立馬就能爆成血霧。

“嘭!”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張林的靈氣屏障飛掠而至,最後以一種雷霆之勢擋在了二娃跟前,不過大長老的掌力何其厲害,一道倉促凝結的靈氣屏障又怎麼能完全抵擋的下,一聲炸響之後,靈氣屏障當即便爆裂而開,雖然大長老的掌力受到牽制,但是最後還是落在了二娃的身形之上。

“噗!”大長老意動境中期巔峯實力,即便這股力量已經被張林的靈氣屏障卸去了一大半,可就是那殘餘的力道也不是二娃能夠抵擋得了的,一掌印在身上,頓時一口鮮血便從二娃口中狂噴了出來。

身形從大長老手中脫落,最後宛若一片飄零的雪花一般向廣場中落了下去。

“二娃……”張林的眸子已經完全血紅,脖子處一條條血管彷彿要炸開一般,不顧身後衆人的攻擊,大吼一聲,身形一動,離弦的箭一般向掉落的二娃衝了過去。


二娃這一咬,就打破了大長老的計劃,不過看張林現在的狀態,正是下手的好機會,在張林沖過去將半空的二娃抱在懷裏之時,大長老雙掌一揮,當即一把由靈氣凝結的虛幻大刀便凌空向張林劃了下去。

“黒擎你攔住其他人!”望着這一幕,那早在那準備着的莫白想都沒想,身形破開虛空,直接向那朝張林掄下的大刀擋了過去,雙掌揮動,一個黑色石臺出現,最後轟然跟虛幻大刀撼在了一起。

“轟!!!”天空中炸響蔓延而開,好在莫白速度快,這一擊終於是被阻擋下來。

雙手結着二娃飄落的身形,張林的身形緩緩落在了廣場之上,口中滲出的鮮血將二娃的衣衫染得血紅血紅,二娃臉色蒼白一片,氣息一點點微弱下來。

“二娃,你堅持住,馬上我就帶你出去。”張林的聲音在顫抖,身形也在顫抖,看到二娃氣息一點點微弱下去,他牽起二娃的手,體內靈氣潮涌一般向二娃體內灌去。

不過意動境中期巔峯的一擊怎是二娃能夠抗衡得了,張林的這番舉動也只是在做無用功而已。

嘴角帶着一絲淺淺的笑容,隨着二娃的手從張林的肩上滑落下來,二娃那最後一絲微弱的氣息終於是在他眼前徹底消散而去。

“二娃……啊………”滾雷般的吼聲在廣場上蔓延而開,一股氣浪席捲在張林周圍,青石鋪就的廣場當下就震開了一條條手指寬的裂縫。

望着懷中逐漸變冷的身軀,張林的眸子徹底變成了血紅之色。

“天宇派!我張林不滅你誓不罷休。” 廣場之上,張林抱着二娃那完全癱軟下來的身形久久未動,任憑蔚藍的天空上一道道能量炸響爆開,而他卻彷彿置身事外一般。莫白擋着大長老跟王熙,而黒擎使出全身力量,不讓其他意動境強者去靠近張林,莫小嬈插不了意動境強者那邊的手,從那一堆化形境中衝出來最後落在了張林跟前。

“你還愣在這,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個也走不了,你把他交給我吧,我能讓他活下來。”看着張林抱着二娃一動不動,莫小嬈有些着急了,之前有着張林參戰他們都顯得相形見絀,現在就靠着莫白跟黒擎,這樣下去,是早晚抵抗不住的。

聽得這話,張林低下的頭擡了起來,眸子中閃爍着複雜的光芒盯着莫小嬈,片刻後才點了點頭,“我就相信你一次。”

張林站起身來,單手伸出,抓住莫小嬈的手一把將莫小嬈拉到了身前。

“不過現在還沒有辦法,我只能幫你看着他,哥哥能幫助你,你先幫哥哥他們,咱們逃出這裏再說。”被張林這樣拉過去,莫小嬈一怔,雖然知道張林不是刻意所爲,但被一個男子這樣拉着手,她還是不免有些不習慣。

“那就麻煩你了。”眸子中閃爍着感激的神色,張林點了點頭,隨後目光再度落向了戰場當中。

半空中兩處戰場,莫白這邊還稍微好一些,雖然被大長老跟王熙聯手攻擊,但也還算應付得過來,倒是黒擎那邊,被一幫意動境強者圍殺,黒擎眼看着就要招架不住。

張林知道,今天想要滅天宇派恐怕是不可能了,現在二娃氣息全無,但莫小嬈說還有辦法救回,那麼當務之急就是離開這裏,讓二娃醒過來。


眸子中狠厲之色閃過,張林身形一動,直接衝向了黒擎的戰場。

七名意動境圍殺黒擎,黒擎被逼的焦頭爛額,偶爾一道能量攻擊打在黒擎身上,黒擎嘴角的血跡都會濃郁一分,不過就是這樣,那黒擎不知怎麼的卻依然沒有要倒下的意思,每一次還擊都會擋着要害部位不被傷到。

雙掌揮動,剛將迎面而來的兩名意動境震開,一名意動境中期的能量光掌又是從側面轟來,黒擎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這邊手剛收回來,根本沒有時間再拍出去,眼看着能量光掌就要落在黒擎身上。

而就在這時,一道破風之聲閃過,一道黑影突然掠至了身旁,緊跟着黑影大手一抓,那剛剛向黒擎拍來的能量光掌當即便爆裂而開。

“走,黒擎兄。”沒有多的廢話,張林拉着黒擎的手便向莫白那裏奔去。在場七名意動境,其中還有着跟張林一般的意動境中期,憑他們兩人根本不可能是對手,目前的狀況,只有跑。

身形向莫白那裏飛掠而去,同時間,兩道光柱分別向大長老跟王熙拍了下去。

那邊莫白正在奮力抵抗着大長老跟王熙,見到張林跟黒擎過來,莫白欣慰的一笑。


“莫白兄,先退到廣場上。”一擊將大長老跟王熙逼開,張林大喊了一聲,而他跟黒擎也是迅速掠向了莫小嬈所在之處。

聽得張林的話,莫白知道他要有什麼打算了,沒有遲疑,瞟了一眼被逼開的大長老跟王熙,隨即跟着張林兩人落在了廣場之上。

這邊張林四人聚在一起,那邊天宇派一幫人也是合在了一塊,不過卻是停在了半空當中,並沒有貿然前去。

咻!腳步落在廣場之上,張林先是看了看莫小嬈懷裏的二娃,隨後望向莫白道:“莫白兄,做好撤退的準備,等會兒就全靠你們了。”

聽得這話,莫白點了點頭,黒擎這時候也知道,張林是要準備施展那滅天的天階武技了。

雖然說張林現在已經是意動境境界強者,但對這天階武技,光是這點,卻還不夠。

現在的張林,雖然能夠勉強催動寂滅,但就他體內的這點能量,不說能不能發揮出天階武技真正的力量,就是施展過後,他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戰鬥力,更何況天階武技需要的那強悍身體強度,即便張林現在有着大荒金體,但也只能勉強支撐,時間長了也會有爆體的危險。

天階武技威力強大,但那近乎鯨吞般的靈氣掠奪,意動境境界是承受不住的,因此,對現在的張林來說,寂滅只是一個保命的存在,一般情況根本不敢貿然使用,而且保命還得看對方是否高出自己很多,若是今天來個涅槃境,就是他施展寂滅,恐怕逃走的機率也不到三成。

“幫我護法。”轉過身來,張林低聲道了一聲,同時間,手中一個複雜的手印已經開始凝結了起來。

體內靈氣瘋狂涌動,隨着張林手印的結出,片刻後,天宇派整片天際之上都開始震盪起來,一片死灰之氣當即將整個天宇派完全籠罩,天空中黑雲密佈,死氣瀰漫,彷彿末日降臨一般。

“快,啓動護宗大陣。”見到這一幕,大長老心頭一凜,上次張林還是化形境境界的時候就在天宇派施展過這麼一個天階武技,雖然當時他並未親眼所見,但能夠破開天宇派的困天陣,強悍程度不言而喻,現在張林更是意動境境界,天階武技一經施展,若他們不做防禦的話,整個天宇派都將瞬間夷爲平地。

大長老話音落下,除了王熙之外,其餘七名意動境分別分散開來,緊跟着各自手中手印飛快凝結,最後一道道光束分別向天宇派各個角落打去。

“嗡!”光束打入,天宇派周圍當即便爆開了一陣強烈的光芒,一個光罩緩緩幻化而出,最後將整個天宇派建築都籠罩在內。

看這聲勢,想來這只是一個單純的防禦大陣,堅固程度應該也是不弱。

這邊光罩幻化而出,那邊張林也是沒有停歇,待那聖潔光芒完全將他籠罩之時,他單掌向上一推,緊跟着便是見到,天際之上一片空間撕裂,一隻彷彿來自天外的古老之手從天而降,最後狠狠的向大長老他們按了下來。 古老的大手帶着洪荒之氣,從天際向下壓來,每過一處,空間都自動迸裂,一陣陣音爆之聲刺激着人的耳朵,強大的壓迫直接令的下面的衆位意動境強者胸口發悶,那邊的天宇派宗址好在有着防護罩保護着,那些弟子也都鑽進了防護罩裏面,若不然,定是少不了山嶽崩塌,哀嚎遍地。

“印天記!”

“冰霜巨鯊!”…………..

大手向下壓來,半空中九名意動境強者也沒有示弱,一道道能量攻擊同時向古老大手轟擊而去,一時間竟然減緩了向下壓來的速度。

張林大手高舉,體內靈氣潮水一般被抽離而去,大手每下去一分,他的臉色都慘白一分,隱隱看去,仿若一張白紙一般。

望着這一幕,旁邊的莫小嬈顯得有些莫名的揪心,黛眉緊蹙在一起,眸子盯着張林一動不動。

“去!”這個時候,那被聖潔光芒籠罩,彷彿神靈一般的張林突然輕喝一聲,緊跟着單手猛的向上一推,那半空中古老的大手突然跟着狠狠的壓了下去。

這一壓,那剛剛還能跟張林抗衡的一道道能量攻擊頓時應聲而爆,實力強的還能夠抵擋得住這股衝擊,實力稍微低點的,嘴角當即便冒出了淡淡的血跡,就是大長老胸口都一陣發悶,一種窒息般的感覺籠罩全身。

這一推張林更是不好受,體內靈氣瞬間有着枯竭的現象,而那大手,在他靈氣不濟的情況下,也是漸漸淡去。

“爆!”見到大手開始變淡,這時候他又是一聲低喝,而隨着他喝聲的落下,在一聲驚雷般的炸響當中,那剛剛彷彿來自天外的大手當即爆裂而開。

“轟!”漫天的能量風暴瀰漫,直接將大長老一衆人完全席捲而進,不過在他們有着防備的情況下,這種能量風暴顯然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傷害,而這風暴,卻是給了張林他們逃走的時間。

“黒擎,你帶着他,我帶着張林,走!”見到這一幕,莫白沒有遲疑,對着黒擎喊了一聲,兩人一人帶一個,迅速向天宇派山下掠去,這個時候再不跑,等會兒就跑不了了。

瀰漫的能量風暴持續了片刻之後便是徐徐散去,待他們視線清晰之後,廣場上早已經沒有了張林他們的蹤影,只留下一片廢墟。

“我幹你孃的,又讓他跑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廣場,王熙牙齒咬在一起,低聲罵了一句。

爲了抓住張林,他可是精心策劃,還把天宇派拉進來,可沒想到這樣都還讓張林跑了。

“小畜生,讓我天宇派損失慘重,老夫遲早會抓住你,碎屍萬段。”大長老踏在王熙旁邊,氣的眉毛都立了起來,今天非但沒有將張林抓住,他天宇派還白白損失了四名意動境強者。

四名意動境強者,這對他天宇派來說,是他整體實力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這個打擊是多麼的大,想要再恢復過來,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對張林,大長老恨得是牙癢癢。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偏頭看向王熙,大長老語氣低沉的道。

“我先回天閣府,那小子短時間應該不會再來這裏了,小靈域三大勢力現在必然在捕殺他,他現在已經是過街老鼠,死是早晚的事,不過你們也要小心,這小子狡猾得很,如果大長老抓到了他,還請留個全屍,最好留下活口,到時候麻煩通知我一聲,天閣府必然對天宇派感激不盡。”到了現在,王熙都還惦記着張林體內的血液,今天的計劃算是失敗,小靈域那邊必然四處搜尋張林,他必須儘快趕回去,不能讓張林落在別人手中了。


“嗯!看這情況,我也應該請宗主提前出關了。”大長老長出了一口氣,目光在四周掃視了一圈,最後搖了搖頭。

………………………………………..

爲了不給平陽城的百姓生活帶來麻煩,張林幾人從天宇派下來之後,並沒有回丐幫,在張林的指引下,最後來到了當初子謙帶他們來的那個木屋前。

張林臉色蒼白,體內靈氣幾近枯竭,身上丹藥所剩也不多,服下幾粒,體內才稍微好轉一些。

“莫小姐,不知道現在能否救二娃了。”體內剛好轉一些,張林就望向了莫小嬈,對剛剛莫小嬈的話,張林抱有很大的信心。

聽得張林這話,莫小嬈目光瞟向了莫白,沒有說話。

這時候莫白踏出一步緩緩道:“他現在雖然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但肉體還在,靈魂也沒有受到傷害,要救回來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現在還辦不到,我現在只能將他先封印住,保持肉身和靈魂不變,等回家族,用家族祕法才能將他救回。”

“那需要多長時間?”莫白話音剛落下,張林立馬又是追問道。

“這個說不準,總得先離開這裏,到達靈域吧!”聞言,張林點了點頭,能將人從鬼門關拉回來,想來並不是件簡單的事,“那就麻煩莫白兄了。”

“不過你要知道,要去靈域必然經過小靈域,現在小靈域內肯定四處通緝你,想要逃過他們的搜捕,可是不易啊!”

聖墓之行,因爲一個涅槃聖心張林一起得罪了小靈域內三大龍頭勢力,在小靈域內,必然逃不過對方的搜捕。

“呵,搜捕?該面對的始終是要面對的,即便我不去小靈域,只要未達到靈域,那麼一樣會受到他們的追殺,既然如此,何必不早點面對呢!只要讓我衝出小靈域,量他們也不敢把爪牙伸到靈域內。”莫白嘆了口氣,對於張林他只是感到無奈,這小子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跟張林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可一直以來就沒有消停過,目前的狀況看來,以後的日子麻煩還會更多,不過想想也是,想要成爲強者,這些經歷又怎麼能少,涅槃鳳凰,浴火重生,哪個一方霸主不是多次在生死線上徘徊,從死人堆裏打滾出來的?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越快越好,時間拖長了我怕牽扯到丐幫其他兄弟,我身上剩下的丹藥不多了,明天我先到南陵帝國皇城買些丹藥,以備不時之用,然後一起動身,先衝出小靈域再說。”

“那這天宇派你打算怎麼處理?”今天雖然從天宇派逃了出來,但二娃卻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莫白清楚,憑張林的性子,此事絕不可能就此罷休,他跟天宇派,必有一場生死之戰。

“天宇派,我張林早晚要將其血洗,不過今天你也看到了,天宇派整體實力頗爲強悍,更何況從頭至尾那神祕的宗主都未曾現過身,憑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是天宇派的對手,現在先提升實力,待我張林沖擊涅槃境之時,便是天宇派覆滅之日。”眸子閃過一抹狠厲之色,張林的拳頭又是握了起來,這個天宇派他是懷了必殺之心,不管到什麼時候,只要他在,那麼天宇派就必須滅。兩次上天宇派,兩次都沒有將天宇派抹除,可以見得,那天宇派也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嗯,好了,我先把他封印起來吧!”見張林打定主意,莫白沒有說什麼,轉頭向牀榻上的二娃行了過去。

見狀,張林也是趕緊行了過去,站在了莫白身後。

望着牀上二娃那蒼白的臉,張林心裏就有一種愧疚之感,努力了這麼長時間,還是不能讓他安然的離開天宇派。

“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在張林心中默默祈禱的時候,那邊莫白已經開始了動作,雙手擡起來,牙齒在兩隻食指尖上一咬,緊跟着那帶着血的雙指迅速的開始在半空畫了起來,同時間,他口中竟然還默默的念着什麼,這般狀態,倒是有些像現在電視裏演的巫術,只不過這個看起來更真實一些,因爲隨着莫白雙指的滑動,一道虛幻的符文已經確確實實的出現在了半空當中。

符文出現,莫白滑動的手一變,一個手印又是在他手裏捏了起來,而隨着手印的結出,突然間,一團黑氣從莫白身上滲了出來,黑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郁,待到最後,莫白整個身形都被黑氣所籠罩,而在這時候,張林能夠感覺到,莫白的氣勢忽然暴漲了許多,那般威壓,就是他都是有些皺眉,不過這種時候他也沒有多想,只是死死的注視着莫白的動態。

黑氣瀰漫,緊跟着只見莫白朝二娃一點,忽然間,那剛剛還繚繞在莫白身上的黑氣竟然一縷縷的開始向二娃纏繞而去,到最後,莫白周身那濃郁如墨的黑氣盡數匯聚在了二娃身上,將二娃整個身形都是包裹而進。

“封!”見黑氣已經完全將二娃包裹,莫白輕喝一聲,雙掌一揮,那懸浮在半空的一道符文緊跟着便向二娃壓了下去。

符文落下,莫白還沒有停歇,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一樽白玉棺材便是憑空出現在了屋子當中。

袖袍揮動,二娃的身子緩緩的飄進了棺材當中,隨着一聲清脆的棺材蓋合上的聲音,整個過程就已經結束。

“呼!”長吐了一口氣,莫白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想來剛剛的一番動作也並不是那麼輕鬆。

“好了,他就交給我吧!”做完這一切,莫白望着那神情有些呆滯的張林,輕聲道。

聽得莫白的聲音,張林纔回過神,隨後點了點頭,現在一切的希望,也就只有寄託在莫白身上了。 溫和的陽光從天際傾灑而下,沉寂了一夜的大地又是恢復了光明。

經過一夜的休整,張林等人昨日在天宇派耗去的靈力也恢復了大半,黒擎身上的傷也沒有了什麼大礙,對行動倒是並不影響。

“走吧,莫白兄!”站在小木屋前,張林望了望蔚藍的天空,心情無比複雜,這一去,不知道前方又會有多少兇險等着他。

這一切倒是有些對不住莫白他們了,平白無故的就把莫白他們都一起拉下了水,到現在都還跟着他受着追殺,不過張林也是打定主意,此行他並不打算直接去靈域,他的目的只是把莫白三人送出去,等莫白他們安全了,他再跟太清派、天閣府還有楚禹國周旋,況且,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有做,那就是拿麒麟火珠救當初在山林裏遇到的那個老頭。

老頭在他身上下了血符,算算時間,也應該快到時間了,不管是不是時間到了就能要他的命,最少這個老頭實力肯定不弱,救下來好處應該不少,沒準血魂需要的靈魂丹,這老頭還能知道些。

這邊的事未了,實力沒有提升到他想要的境界,就算去了靈域,也是沒有意義,這期間他倒不想再把莫白他們牽扯進來,畢竟他已經欠莫白他們太多了,太清派三大勢力不比天宇派,此行之路更是兇險,這種危險他自己經歷便可,不必將莫白他們也拉進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