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發覺自己,確實是智商高了不少,但墨往霸還是明白家主這兩字可不是亂叫的,說不好那可是要命的事。

「呵呵……」墨塵訕笑,他現在實在是不想跟這貨再多說一句話了,居然說現在還不是家主,要真給你做了家主,那還有天理嗎。

只想著趕緊把事做完,打發他們走,只能繼續迷糊道「可是怎麼才能讓你受重傷呢,你這麼厲害,誰又能打傷得了你啊?」

反正我墨塵是沒興趣,直接打你這貨的,我看你是自己撞牆呢,還是叫正那邊正艱難站起的哪兩跟班,打你一頓,都由你了。

墨往霸皺眉,這道是個問題。讓他自己將自個打成重傷,還是自己撞牆,那實在是下不去手啊,可是不打又不行,該怎麼辦呢?

正皺苦冥思間,卻見自己那兩跟班哆嗦了半天終於站了起來,看著他們的眼神中,對自己滿是怨毒。頓時,眼神一亮臉露喜色,招招手道「你們兩個過來…」

這兩貨剛才被自己打得這麼重,現在恨不得把我墨往霸給活剝了,那叫他們打我,總該下得去狠手了吧。臉上揚著得意之色,現在他是認定自己變得聰明了,要不然怎麼會這麼絕的辦法都能想得出來。

千有喜種墨長發剛站起來,那一拳造成的重傷,讓他們連維持基本的站立都是艱難,雙腿還不時的瑟瑟發抖。墨往霸這時叫他們,更是害怕的一驚,差點就沒有再倒下去。

還是千有喜稍微鎮定點,嘶咧著嘴,滿是不甘的道「墨往霸,我們現在都被你打成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告訴你,我姓千的也不是就不敢跟你玩命,把我們*急了,你也不好過。」

自個兩人都倒地半天了,也沒見你過來收拾我們,現在一站起來就叫我們過去。過去能有什麼好事,娘的!欺人太甚啊。千有喜雖然嘴上硬,但那哭喪的臉上卻委屈得都快哭了,不帶你這麼欺負人的。

「算了…」墨往霸一搖頭,非常乾脆的直接走到千有喜兩人旁邊。臉上沒有絲毫自己將要被打成重傷,而應有的覺悟。反而是對兩人不耐煩的道「我現在站在這裡給你們兩個廢物打,而且絕對不還手,要是不能將我打成重傷,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墨往霸面色狠厲,一副看兩廢物的神情。自從他感覺自己聰明才智爆表以後,再看這兩貨,就感覺自己以前受了非常大的委屈。之前的自己那得是瞎了多大的眼,才會收這兩笨蛋做小弟,哎,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這……??」墨往霸的話,讓千有喜和墨長發都是一愣,滿臉都是帶著問號。什麼情況,難道又想用什麼花招來玩我們。哼!兩人嘴上都是冷哼一聲,認定了墨往霸是使用陰謀,這種事情他兩跟了墨往霸這麼久,也不是第一次見他幹了,居然還想用在我們身上,沒門。

你可以將我打成重傷,但絕對不要低估了我們的智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打你的。

兩人原本都將,墨往霸恨到剝皮喝血的地步了,要是沒有墨往霸主動上來要求被打。那他們肯定不會有絲毫遲疑,打去就是痛打一頓。現在墨往霸說出這麼一番話,兩人認定這是陰謀。

只是沒想到,這墨往霸這麼快就想出了一個讓我們都看不透的陰謀,真是有進步啊,兩人雙目對視,都是無聲的點頭。打死!都不能上了這墨往霸的當。

瞬間!玉梨園的門前氣氛沉凝,三人成三個角度僵持了起來,夜晚的輕幾吹動幾人長發微飄,卻是無人眨動一下眼皮。靜!似乎一場巔峰的戰鬥一觸即發。

墨塵在一旁看著這情景,差點就沒有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你們這幾個蠢貨也太自戀了吧,難道以為這是陰謀嗎,天啊,怎麼會有這等情況。老天爺,請賜下天雷劈死他們吧,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居然會出現這麼一個情況,確實是大出墨塵的預料之外,千算萬算,沒算到他那兩個跟班也是一路貨色。他多想大叫『這不是陰謀,你們這幾個蠢貨趕緊打起來吧,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心裡雖然著急,但確又不能點破,雙手無力的掩面,乾脆在一旁的青石上坐了下來,我就不信你們不打,不打我再給你們扇點風,准能讓你們打得死去活來。

墨往霸見千有喜和墨長發兩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滿是血污的臉上布著凝重的警惕。心中頓時一愣,這我都做好了,打不還手,事後也決不因為這事而尋事報仇的準備。怎麼他們兩人如此表現,他們因該很恨我才對啊?

又是愣了會,見兩人還是沒有動手,墨往霸眼帶疑惑的看了看兩人,心中似有了一點確定。「難道,他們兩個被我的氣場給鎮住了?嗯,看來是了,這智商一提高,連帶著氣勢都是如此的可怕,讓這兩人連動都不敢動,看來不收點氣勢,他們是不會動手了。

「哎…」對自己擁有如此強大的氣勢,墨往霸無奈的嘆息,心中卻在思考著如何收斂自己的氣勢。想了一會,實在是想不到辦法,認定自己是氣勢太強,根本就沒有辦法收起,看來只能用最直接的方法,語言來刺激一下他們了。

輕喀一聲,墨往霸目光有些忴憫的看著對面的兩人,現在的他,已經不把他們放在同一個境界上看待了。所以也是由原來的輕視變成了忴憫,感覺到自己境界的升級,墨往霸更是心中大定。

無奈的淡淡道「你們不用怕我的氣勢,雖然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是你們能夠理解,但我說到做到。只要你們打我,我不但不會還手,事後也不會找你們的麻煩。這樣,你們總該放心了吧。」

跟你們這麼廢物講話真是麻煩,畏首畏尾,真是越來越覺得,以前跟你們一起混,實乃人生最大的失敗。他日我若成就大業,豈不是要被他人拿這事來笑話我,哎…往事不甚回首啊…

千有喜眼珠直轉,心中暗罵。你怎麼說也是一個武者,居然如此無恥,氣勢!氣你個頭啊,想*我出手都已經出到這等赤祼神的招數了,真是不擇手段啊。

目光與墨長發又是對視了一眼,明明可以一招打敗我們,還拿什麼氣勢來說事,簡直就是直接侮辱我們的智商。是可忍孰不可忍,兩人眼中一狠,使出半條命的力氣,擰拳,就是向墨往霸狠狠的打了過去。

「墨王八,你欺人太甚,我殺了你」千有喜大喝一聲,拳頭與墨長發的拳頭同上砸到了墨往霸的臉上。

「蹦……」那被藐視智商,藐視實力,藐視人格的恨意,讓兩人激發出不可想像的力量。一拳悶響,沒有做任何防備的墨往霸被打的倒飛而起。伴著墨往霸的一聲慘叫,幾顆牙齒混雜著鮮血在半空狂噴而出。

又是重落一聲,砸到了墨塵旁邊的一塊青石上。堅硬的肉石相撞『嘎嘎嘎』腰骨斷裂的聲音陣響。又是慘叫了一聲,瞬間,墨往霸渾身鮮血,氣息萎糜,咳咳的鮮血依然不斷,其間還可看到一此碎裂的肉塊,場面慘不忍睹。

求收藏,求推薦。 李瑩心裏寬慰了些,但此時一聲怒叱 ,只聽遠處鸞鈴聲響 ,悅耳動聽,尋聲望去,自暮雲追月的身後竟慢悠悠的走過來一輛馬車,那馬車五彩錦帶,四面鋪着大紅的花布。

吊穗飄飄,從遠處看就像是迎親的花轎 ,不過這花轎的前面沒有車伕,更沒有騎着大馬的新郎。

所有人都很詫異,望着花轎說不出口。這時自花轎後面悠悠轉出一人一馬。那人身強力壯,他走前兩步對宇文任青和秦鳴等道:“哈哈哈哈,快將東西交出來吧。”

宇文任青和秦鳴等都是一驚,宇文任青踩這馬的脖子,縱身一躍,慕雲追月自然上前阻擋,宇文任青借下墜之勢劈開了轎簾子。

轎簾子被斬裂兩半,飄飄灑灑紛飛天際。透過半敞的轎簾子露出一位婦女和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

可是好景不長,慕雲追月聚到一起,連成劍網,聯手格當,硬生生將宇文任青逼退幾丈之外。

裏面坐着的正是秀鈺,和秦鳴的四弟秦錚。秀鈺被雙手反縛在後背,口中塞着布條,被繩子綁在車裏。

宇文任青方纔險些就將秀鈺和秦錚救出,但怎耐慕雲追月反應迅疾,他雖然偷襲未成,但也不能身葬險地,但是形勢卻由不得他,因爲慕雲追月已經將他團團圍住,想要脫身更是難上加難。

即使慕雲追月沒有加害之意,但也不能掉以輕心,他撐地而起,正想突圍,突然身後閃過一人,將自己抱在馬上。

宇文任青上馬,並沒有回去,而是挺劍直奔那黑衣人

黑衣人大吃一驚,沒料的此人死裏逃生居然不急於活命,而是朝着自己的腦袋而來,不由得他不感驚訝。

但是慕雲追月就在身旁,況且自己劍刺出去的時候對方的劍已經在自己的腋下不到幾寸。

宇文任青不得已挺肘向下擊去,但刺出的劍已經偏離很遠,宇文任青見行刺不成急忙將劍反面向上一撩,然後縱馬跑回原地。

宇文任青剛剛扭轉回頭,卻見那黑衣人的面上紗巾早已被自己的劍挑落,然而轉回頭的剎那,宇文任青還是吃了一驚。

“孫威?果然是你!”宇文任青扭過頭,手裏緊緊握拳。

那孫威揚起臉,笑道:“傀儡老仙,您的那副傀儡怎麼沒有穿在身上?”

孫威見宇文任青臉色鐵青,他心裏不知爲何如此解氣。想罷他有笑道:“沒想到吧,我會在官道上佈下陷阱。”

孫威見宇文任青面露疑惑之色,忽然大笑道:“不錯,那官道的確重兵把守,不過有錢能使鬼推磨,再說你們武功高超,能沿着護城河邊提繮跑馬,我爲何就不能設陷阱呢?”

宇文任青怒極,心下怨恨自己一時疏忽,以至於讓敵人乘了空隙,中了別人的奸計。他喝問道:“你有本事衝着我來,爲何要挾持婦女兒童?做出這等卑劣之事?”

孫威又是一聲冷笑,急忙道:“你這奸賊,我若不是捉了她們,你們能束手就擒嗎?要我正面和你打,早就成了你的刀下鬼了吧!”

“卑鄙下流,我怎能與爾等爲伍?”此時憑空多了一聲長嘯,宇文任青心生疑惑,轉首一望,只見一人持劍,凌空自孫威的上面劈下。

孫威未做動作,但他知道有人向着自己劈來,但他卻沒有絲毫驚慌,眼望前方忽然嘴角露出深不可測的笑意。

恰就這千千鈞一發之際,忽然憑空射出一條麻繩,由於速度太快,瞬間就朝向歐陽慕雲撲來。

眼見麻繩如蛇一般迅捷的撲來,彭的一聲響動,劍便被擊飛。歐陽慕雲滑行兩步,戧在當地。

慕雲追月並未相助,甚至看也沒看,其中的諸葛慕雲道:“那對面的好漢,你是叫宇文任青嗎?”

宇文任青對歐陽慕雲極有好感,剛纔見他仗義執言,所以也對他極爲牽掛,宇文任青回過神來,對着剛纔和自己打鬥之人拱手朗聲道:“不敢當,正是在下。”

“哦?”諸葛慕雲點點頭道:“你的一舉一動我們都看在眼裏,你可是條英雄。身後的少年也是英氣勃發。”

宇文任青未做搭話,而是急忙退後兩步對着身後的李瑩低語道:“你快點下馬,跑到這樹林裏,一會我再與你匯合。”

李瑩聽後卻哭了出來,嚶嚶抽泣道:“嗚嗚嗚,我走了你怎麼辦。”

宇文任青初覺李瑩這話好笑,但他回過神來,仔細想着這句話,心中不自覺生起一股熱流,使自己心熱如火炭。李瑩話裏的意思就是:“我要保護你”

宇文任青扶着李瑩柔弱的肩膀道:“那咱們就比賽,比誰先跑到樹林裏,好不好?”

李瑩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動人,宇文任青這樣的漢子見了也不禁心生柔情,他捲起袖子擦掉李瑩臉上的淚珠。

“嘿!那對小情人,怎麼了,這麼難解難分的。”

說此輕薄話語的正是孫威,宇文任青怒在心頭。

李瑩伸臂挽回正在發怒的宇文任青,臉上正色道:“我不走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宇文任青心想自己連女人都保護不了嗎?他點點頭,道:“那也好。”

宇文任青回頭望着秦鳴,身後的秦鳴早已因憤怒而氣的顫抖,他孤苦無依,自己不足一歲的親兄弟被孫威挾持,自己的恩人竟也被人暗算,秦鳴望着轎簾子,恨不得馬上手刃了眼前的男子。 真沒想到,這兩人都被墨往霸那一重擊,打成半死重傷了,居然還能發揮出如此強的力量。看來這恨不是一般的深啊,這完全就是死,也要拖上墨往霸的節奏啊。

千有喜、墨長發兩人霸驚的對視一眼,呀!還真不還手,這麼看不起我們,給我往死里打。又是拳打腳踢一通,卻是墨長發不知從哪找到一根大腿粗的木棍,向墨往霸就走了過去。


看著這*的木棍,墨塵知道墨往霸大意了,這要一棍下去,成武一星的他不死那也得殘大半條命啊。

當然,墨塵是不會去救他的,敢惹到他的頭上,那就得做好死的準備,現在自己是沒有實力直接將他們都打死。但玩死,那也是差不多的。

墨長發手中輪著的巨棍,讓那如爛泥一般,癱在地上抽畜的墨往霸,嚇得眼珠都瞪得快掉出來了,渾身更是忍不住的顫抖。

雙腳艱難的蹬著青石路,想到往後退去,口中含糊不清的想說道什麼,卻只能吐出滿嘴的鮮血與碎肉。

現在的墨往霸那個後悔啊,早知道自己就防著一點了,哪裡想得到,千有喜墨長發這兩混蛋居然這麼瘋狂。

幾乎就是抱著死前給自己至命一擊的態度,那力量,直接就讓他沒了半條命啊,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我跟你們有這麼大仇嗎?我不是說不還手嗎,你們就不懂輕點嗎?

「嘻嘻嘻嘻……」墨長發滿嘴污血的嘻笑,露出那猙獰的牙齒,艱難的站立,卻是能看到他那及為狠戾的瘋狂:「不還手是吧,那就去死吧……呀!

雙手中木棍輪圓,『蹦』……」

又是一聲響,巨棍直接狠狠的砸到了墨往霸的腰上。

『嘎……」一陣粉碎的骨頭與木棍斷裂聲,讓人聽得不由牙都酸痛難忍,更別提直接受棍的墨往霸了。濺起一攤血跡,伴隨著墨往霸那殺豬般的叫聲,瞬間就被打的昏死了過去。

「哎哎哎……」大口喘著粗氣,墨長發丟下木棍,無力的倒下。卻是千有喜艱難的走到墨塵的身邊。

「少爺,這墨往霸已經被我們打得殘了大半了,這個罪名你看是不是……」

看著被墨長發一棍,打得如爛泥般已經氣息近無的墨往霸。千有喜臉上嘻笑,狠意也是消去了大半,對著墨塵語氣試探,他就怕墨塵咬定了他們,那可就難辦了。

見墨塵沒反應,只好哭喪著又接著道「你知道我們什麼都沒說的,都是墨往霸那混蛋乾的好事,跟我們真的沒關係啊」

墨塵猶如剛吃飽飯,滿臉愜意的無所謂,淡淡道「嗯……看來你們確實是無辜的」

現在三人都是自相殘殺,各個都是被打得半死,那墨往霸更是不知是死是活。看這被打得全無人樣,估計不死也是差不多了。

事已經辦成,他墨塵也沒興趣再跟這些人玩了,擺了擺手接著道「將這人給拉走,擋路上不好看」

「是是……馬上拉走」千有喜如蒙大赦,不用墨塵再多說,就是自顧的往墨往霸那癱軟的爛泥走去。

嘴去卻依然是碎念「這墨往霸就是該死,長老說今晚五族同議,叫他來通知道墨塵去升龍殿,結果這混蛋居然見色心起,真是該死」

說完還不忘,狠狠在墨往霸的身上又踹了一腳,跟墨長發一人拉著一條腿,拖起墨往霸。

剛要想走,卻是臉上微皺,眨著眼睛糾結了一會,最後還是回頭對頭墨塵道:「少爺您看這個…這個墨塵我們還沒有通知到,怕回去不好跟長老復命…您看這……」

「呵…這個墨塵我認識,我幫你們通知他就可以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墨塵裝做不耐煩的揮手,我就是墨塵,還要通知什麼,難道你們覺得打得還不夠,可我已經沒心情跟你們玩了。


「呵呵…那就多謝少爺了…」千有喜點頭低笑,見墨塵臉上的不耐之色,也不敢再多停留。對墨長發使了個眼色,拉著墨往霸迅速的逃離了這個,讓他們差點就報廢的園前小路。

今天可真是太倒霉了,不僅長老交待的任務沒有辦到,結果還犯了族規。最可恨的是,還被墨往霸這混蛋給打成這樣,真是諸事不隨,以後這地方,他是打死都不會來了。

狼狽逃離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墨塵也是收回了目光,沒有去理會那滿地的血污。

感覺周圍終於清靜了下來,稍微舒展身體。小丑打跑了,也是該去看看月柔了,讓她一個人面對這種情況,墨塵實在是心裡不安,也不知道小妮子有沒有被嚇壞。

走到玉梨園門前抬手輕敲『嘟…嘟…嘟…「月柔是我墨塵,現在可以開……」墨塵話還沒說完,只見門『吱…』一聲打開。一道嬌紅的身影,如紅蓮倩影般飄出,重重的砸到了墨塵的懷裡。


「你可算是回來了,剛才有幾個人來我們玉梨園,遠遠的一見我就非要過來把我拉走。

我機得快,將門早早的關上,他們才沒有機會進得園子來。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可就真的被別人抓走了。」

嬌軀入懷,墨塵沒來得及說句話,就是女孩哭腔著淚臉,小嘴傾訴間滿是委屈,俏鼻微抽,一股腦的訴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