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百多道劍芒就像切豆腐一般,將藍色的真元大手切的粉碎。

鬥雞眼修士原本以為楊恆的實力最多就跟一個無妄境修士相當,他這一招要殺一個無妄境修士足夠了,卻被楊恆這麼輕描淡寫地給化解掉。

他正想再次再次攻擊,紫風的劍已經朝著他劈了過來。他只要暫時放棄楊恆將紫風的攻擊接住。

楊恆看到紫風和冥崆已經將兩個對手接了下來,開始凝聚五行陰陽符印,然後布置了一個縛空陣。

鬥雞眼修士看到楊恆布置的八級陣法,馬上就想到對方想用陣法將他們困住,然後等楊氏丹藥的其他幫手過來。

要不然就憑兩個至尊境中期的修士,還不能他們兩個怎麼樣。

不過他也不擔心,只要對方的幫手一過來,他馬上用破空法寶離開這裡。

他絕對不會等到一大群人來圍攻自己,楊氏丹藥的實力他可是一清二楚。

沒過多久,他用神識查探到好幾個至尊境界修士在朝著這邊飛過來。

「果然被我猜中了!」鬥雞眼修士一聲冷哼,立即拿出一支白色長槍。

他正準備用這件法寶打破周圍的空間束縛,腦子裡突然傳來一陣撕裂的感覺,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

「這麼容易就讓你逃走了,那我還搞什麼!」冥崆嘿嘿一笑,拿出一支紫色的飛天梭,然後將神元注入到這件聖器。

一道紫色的光芒如一道流星一般從飛天梭飛了出來,在空中一閃而過,瞬間刺穿了鬥雞眼修士的身體。

剩下的一個明玉宗修士看到冥崆用一件聖器殺了鬥雞眼修士,馬上就變得恐慌起來,額上汗流如注。

楊恆看到金羽等人已經全部過來了,他一個人繼續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一直飛出了上萬里,棟竜尊者才出現在他的神識範圍里,並且朝著他這邊飛了過來。

「果然是你這個王八蛋!」楊恆冷笑一聲,馬上就停了下來。

沒多久,棟竜尊者就在楊恆前面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沒想到你在這個時候還惦記著那兩樣東西。不過你應該想到我不可能給把東西還給你的!」楊恆笑道。

「你居然敢在這裡等我!難道你以為我還是半年之前的我?我今天一定要讓你死的很難看,然後把我那兩樣東西拿回來!」

棟竜尊者一聲冷喝,身上的氣勢也如一道狂風般迸發出來。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到了碎空境,看來最近沒少干傷天害理的事!」楊恆淡淡說道。

他的表情看起來很輕鬆,心裡卻是震驚不已。

雖然他早就想到對方修鍊起來應該跟冥崆一樣,不會有任何的阻礙,只要不停的吸收靈氣就可以了。

但是也沒想到會這麼快,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就突破了一個小境界,這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的事。

「什麼叫傷天害理?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他們實力比我低,我吸們的精血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棟竜尊者回道。

楊恆聽了對方的話,雖然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但是他向來對修鍊這種邪惡功法的修士很反感。

只要一有機會,他肯定要將棟竜尊者給殺掉。


他還沒來得及說話,一道暗紅色的血霧從棟竜尊者的身體冒了出來,佔據了方圓數百丈的空間。

楊恆看的暗自心驚,單單這些血霧的面積就以前大了一倍多,對方的實力肯定也大了很多倍。

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散發出來,周圍樹木的樹葉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音之後,迅速地開始枯萎。

紅色的血霧就像一陣輕煙一樣快速逸散出來,開始凝聚成一條條細絲。


楊恆看到這些細絲不僅體積比上次大了不少,而且織成的血網也大了一倍多,籠罩了大半片天空。

他也不敢在等下去,手裡的貫虹劍劈了出過。

一百多道紫色的劍芒就像一把把開山之刃,朝著血絲形成的巨網砍了過去。

「砰!砰!」

一陣陣巨響聲之後,所有的劍芒全部扎裂開來。

血網上也隨之出現了一道道缺口,然後迅速的聚合,再次朝著楊恆圍了過去。

楊恆這段時間的修為雖然提高了一點,對掌控大道的領悟也加深了不少。

但是相對已經突破了一個小境界的棟竜尊者來講,他這點進步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對方的神元比他強大肯定不止一倍,而且修鍊這種邪惡的功法,威力也要比一般修士強大很多。

楊恆只是稍一遲疑,那張血網離他已經只有幾丈遠的距離,周圍的空間也同時被一股空間大道的力量束縛住。

「沒想到空間大道的力量也比我強!」楊恆感覺到他的動作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心中暗呼。

如果他不是練體修士的話,現在可能連動都動不了。

他知道現在的實力根本奈何不了對方,但也沒有打算就這樣逃走,手裡的貫虹劍不停地劈出去。

一道道劍芒源源不絕朝著暗紅色的血網砍過去,使得血網的速度越來越慢,他也趁機慢慢的往後面退去。


「我看你的神元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棟竜尊者冷哼道,一股更加澎湃的血霧再次從他的身體迸發出來。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嘛,畢竟您是這樣的國王啊。”清新說道,要是讓星雲他們知道一定會很失望的,畢竟他們千里迢迢來到這裏,就是爲了這個目的。

天夜間沉思了片刻,“請你們先幫我保密可以嘛,先不讓星雲知道,我會再想想辦法。”天夜間說道。


清新和妮悠答應了下來,可是真的會有辦法嘛,那些大臣似乎根本不想插手此事,不僅僅如此,整個玄冰城的魔法師也對外人抱有敵意。

兩人一起出了大殿後,妮悠對清新問道:“姐姐,真的不告訴那個小呆瓜嗎?”

“沒有辦法,希望天夜間王子能早些勸服那些大臣。”清新嘆息道,此時天色已經開始暗淡下來,玄冰城的夜晚應該會很累吧。

等到他們回到住處時,只見星雲和撒隆、風嵐已經在那裏,一見了她們兩個星雲就問道:“你們兩個,去哪裏了?”

“沒有去哪裏啊,我們…隨便逛逛。”妮悠回答說。

“只是隨便逛逛嗎?”撒隆和風嵐在一旁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她們。

“喂,你們什麼意思啊,是說我們去偷東西去了是吧。”妮悠瞪着他們幾個,不過心裏還是有些心虛的。

“不打自招。”

“你們…欺負人。”妮悠對着星雲的小腿就是一腳。

星雲立刻被疼得原地跳了起來,他一臉無辜地說道:“幹嘛踢我啊。”

“還不都是因爲你的事。”說完妮悠拉着清新說,“姐姐,我們走。”

“我的事?”星雲聽得有些糊塗,又關自己什麼事情了。

“好了,妮悠,別鬧了。”清新拉住妮悠,他看看星雲他們,“夜幽去哪裏了?”

“哦,他本來跟我們在大街上逛着,忽然說有事跑掉了——咦,那不是回來了。”星雲看着妮悠和清新的身後,只見夜幽正遊魂似的朝他們這邊走來,“夜幽。”

星雲喊了一聲,半天夜幽才反應過來,他擡頭看看,然後走了過來。

“你幹什麼去了?”星雲問道。

“沒,沒事。”夜幽的手上還握着那道魔法鏡門,窗外就可以看到那座高塔,他到底要不要這麼做,這算不算是對不起星雲,他看着一臉笑意的星雲心中很是不安。

夜晚的時候,天空的雪花終於停了下來,奇蹟般的露出了一輪明亮的圓月高掛在天上,烏雲潰散成淡淡地哀愁掛在天上,任由繁星點綴。

“夜幽,要不要一起出去走一走。”清新帶着笑意站在夜幽的門前。

夜幽對這突如其來的邀請一愣,他看着清新也露出輕輕地微笑,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在雪地上漫步着,腳下像是踩着棉花,輕柔又帶着心跳的樂響。

“你喜歡下雪嗎?”清新問道。

“嗯,喜歡,就是沒想到看多了以後,也會覺得有些膩。”夜幽本來還在爲那件事而心思糾纏着,此刻卻覺得心中舒暢不少。

“是啊。”清新眯着眼笑着說,天上的圓月少的那一塊好像瞬間也滿了。

此時的陽臺上傳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星雲、風嵐、撒隆和妮悠正偷窺着這一對。

夜幽和清新兩人繼續在月光下漫着步,暢談着風花雪月,忽然眼前映出一座黑塔,夜幽猛然間停下了步子,心情也跟着沉重下來。

ωωω•Tтka n•C 〇

“怎麼了?”清新注意到了他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沒事,清新,我們回去吧。”夜幽看了看夜晚中那黝黑的高塔,那魔法鏡門此刻在他手中如同火炭。

“嗯,好吧。”清新點點頭,清新此刻心裏在想要不要把那件事告訴夜幽,思躇了良久,她想還是告訴夜幽吧,說不定他會有辦法,“夜幽,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什麼?”夜幽眼睛有些迷離,他把目光轉向清新,但那高塔的影子卻還在他眼簾中閃現。

“就是五大城邦聯合的事,可能要有變故。”清新說道。

“變故?”夜幽立刻明白是玄冰城的事,“天夜間王子不是的答應了嗎?”

“嗯,可是大臣們不同意,現在王子和王妃都陷入了兩難的境地。”清新說道,“夜幽,這件事不要告訴星雲他們,天夜間王子說他會想辦法。”

“嗯,我懂的。”夜幽心裏惆悵萬分,沒想到竟然又出了這種差池。

兩人一同回了住處,把清新送回去以後,夜幽卻獨自朝着高塔的方向走去。

高塔和一個過橋連接,過橋的另一邊有侍衛把守。

這裏關的到底是什麼人,夜幽更加好奇起來,他藉助光之暗殺躲開侍衛,然後來到了一出木門前,此時天上又被烏雲遮蔽下起了雪。

夜幽站在門外好奇的望着,手上可以感覺到魔法鏡門的魔力,到底要不要怎麼做,他的心中凌亂不堪。

“是什麼人?”

夜幽一驚,是誰在說話?這好像是魔力念話,用魔法傳遞話語,而且他可以從這股魔力中感覺到這人強大的魔力。

“我叫做幽冥間,你是什麼人?”

夜幽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驚愕住了,他趕忙跑開了這裏,逃出了那座塔他的心中還在忐忑不安,幽冥間不是奧菲國的國王嘛,他不應該是死了嗎?夜幽喘着粗氣,半天才平息下來。

當年天夜間幫助騎士打敗了奧菲國,國王幽冥間也應該是死掉了,夜幽慢慢的走着,他看着腳下的積雪沉思着,等等,也許這只是個謊言,幽冥間是天夜間的弟弟,天夜間幫助過騎士,也許因此而保下了弟弟一命。

“那麼…”夜幽轉過看着黑夜中聳立的高塔,“他們要救的人,就是奧菲國的國王幽冥間!”

此時托爾和卡恩已經疾奔到高塔上,其實這個高塔有個名字,叫做鎖王塔,因爲裏面囚禁的是奧菲國的王。

“奇怪,剛纔忽然感覺到二王子的魔力籠罩了整個鎖王塔,難道是有人來了?”托爾看看這裏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跡象。

“哼哼,你們在幹什麼。”塔內傳來二王子的念音,“我只是想舒展舒展自己的魔力,你們不用那麼緊張。”

卡恩和托爾仍然有些疑慮,他們擔心二王子是在用自己的魔力爲其他人作掩護。

“走吧,卡恩。”托爾說道。

“嗯。”卡恩點點頭,兩人又一起離開了鎖王塔。 這一路白毅與這四位盜雲之修經歷的種種事情,顯然也是產生了一些羈絆,說到底都是互相利用,但是這也算是交情與相識的一種。

這擺在眼前的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究竟屬於誰不得而知,但是白毅絕對不會現在就走,因此這身體與白毅自己儲物戒的感應是有共鳴的!因此白毅敢斷定這修士便是自己要營救的魔域軍團的首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