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楊恆依言把神髓石拿了出來,馬上就感受到道靈的靈魂之力從他體內涌了出去,將虛靈體給包圍起來。

已經逃遠的虛靈體突然就變得溫順起來,像是一道氣體竄入到神髓石中。

「就這麼簡單?」楊恆看到虛靈體已經消失不見,直接變得目瞪口呆。

「它之前受到一點創傷,在神髓石之內可以修復。而且也可以將他蘊養的越來越強大,能儲存的神元就越多。」道靈說道。

此時濡渭尊者開始有了意識,不過眼神還是顯得有些獃滯。

他晃了晃頭之後,看到旁邊的那個修士也已經回過神來,便朝著依舊愣在原地的慶雲尊者走了過去。

慶雲尊者受了四次神識攻擊,被濡渭尊者搖晃了好一陣,才稍微有了一點反應。

楊恆看到這三個修士都沒事,本來打算走的,想想還是留了下來。

「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難道它沒有攻擊你,不可能啊!」濡渭尊者看到楊恆一點事都沒有,驚訝地問道。

楊恆笑而不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肯定有不怕神識攻擊東西。那隻虛靈體剛剛想逃,明顯是被他攻擊了。現在虛靈體已經不見,很可能是被他給抓起來了。」

慶雲尊者有些口齒不清地說道,同時也祭出法寶,好像要對楊恆動手。

濡渭尊者也疑惑了看了楊恆幾眼,過了片刻之後,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對慶雲尊者呵斥道:「之前要不是他不計前嫌出手救你的話,你現在已經死了,你還好意思對人出手!」

「怎麼可能?你破虛境修為還能救我?他不連累我們就算不錯了!」慶雲尊者冷聲說道。

「我們第一次中了神識攻擊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他出手擊退了虛靈體,要不然此刻你已經變成沒有意識的屍體了。」濡渭尊者沉聲說道。

「不錯,我也看到了!」另外一個修士也開口說道:「不管那隻虛靈體哪裡去了。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們三個都可能已經完全沒有意識了。」

慶雲尊者雖然有些不相信對方說的話,但手上的動作還是停了下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托爾把他們送到一處岸邊,星雲下了船對托爾說道:“非常感謝。”

托爾點點頭,便划着船向後駛去。

“真是個冷漠的人。”撒隆說道。

“好了,繼續出發吧。”

幾個人又踏上了旅程,下一站是漫雪城,那是南方的一座和平的城市,藝術與優雅的國度。

這時星雲轉過身看着划着一葉孤舟遠去的托爾,他的心中不知爲何忽然十分感觸,他遙望着玄冰城的方向,露出淡淡地微笑。

夜晚的時候,他們經過一個明鏡一樣的湖泊,裏面翻着熱騰騰的氣,好像是一個溫泉,而裏面的沉睡的月光卻讓人不忍打擾。

“姐姐,這個湖泊好漂亮。”妮悠鑽出樹叢,一羣人嬉鬧着朝着湖邊奔去。

他們走過去的時候忽然發現水中站着一個俊美的少年,銀色的長髮落在水中,在月光下極其耀眼。

“小心。”撒隆他們警覺地握緊腰間的佩劍,因爲那少年手中正閃耀着一團白色的魔法光球,光裏透着一種沁人心脾的冰冷。

“好熟悉的魔力。“少年聽到動靜卻沒有回頭,手上的光球漸漸暗淡消散,他轉過身向岸邊走去。

“你們是什麼人?”少年問道。

“我叫做星雲,我們只是路過這裏。”星雲看着眼前少年一頭的銀色長髮,就和天夜間叔叔的頭髮一樣銀輝奪目。

聽到這個名字少年猛然一愣,接着臉上露出安慰的微笑,“你都已經這麼大了。”

星雲聽到他這麼說很是詫異,“你認識我?”他看上去和他們一般年紀,當然魔法師的話也許比他們大上許多。

少年笑了笑沒有說話,他拖着溼漉漉的長袍上了岸,“算認識,也算不認識。”

星雲收起了武器一臉不解,怎麼會認識又不認識呢,“你是玄冰城的嗎?”

少年搖搖頭,他望向夜幽說道:“謝謝你。”

聽到少年這麼說,星雲他們又一臉納悶地看着夜幽。

夜幽緊盯着眼前的少年,沒有錯,他身上的這股魔力,正是那鎖王塔上感覺到的,眼前的人便是奧菲國的王幽冥間。


“夜幽,你認識他嗎?”清新問道。

夜幽一愣,“嗯…不認識。”他支支吾吾答道。


幾人又望向這個怪怪的少年,他耀眼潔白的就像水中的月光。

這時少年笑了笑,轉身朝着遠處走去。

“等等,你到底是什麼人?”星雲追問道,他感覺這個人一定和自己默契相關。

少年駐了一下足卻沒有回頭,“我叫做幽冥間,是星索哥哥的朋友。”說完少年繼續朝前走去。


“你認識我父親?”星雲喊道,但少年卻沒打算停下來,而是越行越遠,“等等。”


星雲想要追上去,卻被夜幽攔住,“星雲,別去了。”

“爲什麼,他認識我父親。”星雲看着越來越遠的白影。

夜幽也看了看正在走遠的少年,這時一旁的撒隆恍然大悟:“幽冥間?那不是奧菲國的王嘛,他不是死了嗎?”

這時夜幽看着星雲說道:“大王子天夜間的弟弟。”

星雲這才安靜下來,他望着那漸漸遠去的白色身影,“天夜間叔叔的弟弟…幽冥間。”

天夜間獨自坐在冰冷的宮殿,他望着階梯下塵封的冰霜劍,彷彿看見往昔和星索一起闖蕩的時光。

外面正下着鵝毛般的大雪,玄冰城的春天何時會到來?天夜間嘆息着,口中飄出白色的霧氣,他懂得,玄冰城永遠不會有春天。

天夜間站起來,走到冰霜劍前凝視着自己的寶劍,他身上的魔法與冰霜劍共鳴着,彷彿期盼着再次回到他的手中。

天夜間猛然握住劍柄,寶劍散發出逼人的寒氣,令周圍的空氣都發出凍結的聲響。

天夜間猛然一拔,冰霜劍清脆的劍鳴彷彿是在喜悅的歌唱。

“上次見你拔出冰霜劍還是星索出事的時候。”王妃不知何時立在了一旁,她的眼中帶着憐惜望着天夜間,她知道早在許多年前,這個人就已經不是奧菲國的王子,他是天夜間,與劍爲舞,與自由爲伴,瀟灑遺世的劍神。

“我必須把幽冥間帶回來。”天夜間說道,冰霜劍緩緩停下劍鳴,水晶的劍身迅速結成一把冰劍,劍身的寒烈之氣彷彿要把人撕碎。

“在你答應星雲的時候,你就已經決定會獨自去幫助他,對嗎?”王妃說道。

天夜間劍眉星目平靜異常,他輕輕側了頭對王妃說道:“這裏暫且交給你,可以嗎?”

“嗯。”王妃點點頭。

“謝謝。”天夜間向着大殿外走去。

王妃望着他遠去的身影嘆息了一聲,然後露出輕輕的微笑:做回原來那個自由的天夜間,那個不被束縛的天夜間。 “侯首領,我就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如何營救你的麼?你且聽好了!我本是二重天秦家家族的修士,因爲個人原因招惹了一些麻煩,被迫躲入碭山!

但是碭山乃是魔域兵團的老巢,因此這魔域兵團的修士會將我送往死亡森林,但是對那是得我而言,前往這死亡森林便是最好的生機!

就這般我進入了這死亡森林!這四位森林之中並無修行資源,我便帶領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種植丹藥,重新整合了四大首領,我更是成爲了這南山的副首領!

隨後便是試煉大戰爆發!我便再次帶領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將這些外來磨鍊的修士殺個痛快,更是得到了紫色珍寶!我集齊了四大珍寶,便得到了這地圖!

然後這兒集齊四大珍寶我便開啓了晉升之路,因此我將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帶到了三重天,但是這三重天的各大家族並不承認我等實力,如此我又將整個秦家帶到了這三重天,家族之中有歸一境九重天的半步修士坐鎮!因此掌管三重天的前輩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我便再次將修爲突破到現在的歸一境二重天的境界之時,我便按照這地圖的指引開始尋你!這一路翻山越嶺!發生了無數事情!這地圖標誌藍色圈圈的地方便是前輩你身體的藏身之地!

我便半路結識盜雲之修的修士,參加了這場爭奪!最終前輩你的身體被白家修士所搶走!因此現在你的身體究竟在何處我也不知曉了!我便鍥而不捨的來到這麋城,有來到這片山谷,整整在這山谷待了數年的時間!

你的靈魂並沒有被禁錮,而是被擊碎!化作了無數零星小點,最終在的吶喊之中恢復如初!我真的是激動萬分啊,如今我也是這魔域兵團的副首領,看見首領甦醒我的心裏別提多開心啊·······”白毅啪啪啪說個不停,整整講了一路。

“我實在該死,我的修爲低弱啊,我的修爲要是能達到歸一境五重天,哪怕就是四重天,那我有機會爭奪前輩的身體啊,可惜了,可悲啊!

莫非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麼?莫非就是上蒼不讓前輩的完全重生麼······”

這魔域兵團的侯首領聽到這一段一段的話,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爲了復甦自己這白毅居然花費了如此的功夫!暫且不管白毅有沒有添油加醋,但是這事情的真僞,自己一聽便是知曉。

“盜聖世家白家麼?哈哈哈哈···”魔域兵團的侯首領聽到這話則是再次一笑,完全忽略了白毅的自吹話語。

“對,就是這盜聖世家白家所爲!你的身體已然被他們奪走了!”白毅轉了轉眼珠,連忙說道。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

“什麼?既然被白家爭奪而走,你怎麼還放心呢?萬一你的身體被白家戳個千瘡百孔,那你豈不是一輩子都要待在我的身體裏麼?”

“放屁!這三重天白家家主與老子可是世交!!就是老子讓這白家保護老子的身體的!若你能得到了這身體,就憑你這歸一境二重天的修爲豈能保護好老子的身體!!”

“什麼?原來是這樣!那這麼說,我又歪打正着了?”白毅聽到這話,渾身一顫,一臉的笑意。


“什麼歪打正着?”魔域兵團的侯首領再次問道。

“你不知曉啊,爲了你那身體就連大劍門的弟子恆鈺也來搶奪了,可謂極爲激烈啊!那白家修士更是爲你死了三位歸一境的修士啊!那最後一位修士也要死去,就是我救他的!那人倒是與我有些交情,不過現在倒是親上加親了!”白毅一臉微笑道。

“什麼,這白家修士居然死了三位!希望那老頭不要生氣的好!哈哈哈哈···他白家修士多的是,死幾個修爲不濟的修士也並沒什麼大礙!”

“前面就是麋城了!我們下一站要去哪裏?”白毅指了指前方,這前方便是麋城,自己不禁一顫起來,腦海之中頓時想到了一些事情。

“去哪裏?當然是去尋找老子的金身了!你穿過這麋城,一路向北直行!到了地方我便會告訴你的!”

“那是是誰?”

“那是莫非是······”就在這時,住在麋城外界的女性看見白毅,則是一臉的欣喜之情,霎時間整個麋城都轟動了!

“原來是秦官人回來了!秦官人你還記得我小花麼?”

“秦官人,我是小芳啊!”

“還有我,我是小翠呀!!”數十位的單身女子紛紛匯聚在了一起,向着白毅招收,下一刻不僅僅是這單身女子,就連一些婦女也是紛紛走了出來,看向白毅也是一臉的激動之情。

“天啦!你個小子還是一個情種啊!居然搞定了整個麋城的女子?厲害了!”

“哎,多謝首領妙贊!我這一些功夫和首領的神通比起來這算什麼?這些都是皮毛!不不不,連皮毛都不是!!”白毅大聲喝道,開始追捧這首領了。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竟會這些拍馬屁的話了!”

“對了,你這雷身是你家族給予你的,還是你自己修成的神通?我看你這修爲還未完全開啓這雷電的全部力量啊!”魔域兵團的侯首領再次問道。

“是的,我這歸一境二重天還不足以動用整個雷身!但是這也急不來,待我修爲慢慢強大之後便能嫺熟的掌控這雷身!這雷身是一前輩幫我凝聚的!”白毅充滿信心道。

“什麼?旁人幫你凝聚的雷身?這雷之屬性放眼整個仙界都是極爲罕見的神通,看來你也是碰到了的機緣了!沒想到我魔域兵團的副首領居然啊還有這等靠山!哈哈哈···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雷身既然不是家族給予,就算是前輩給你凝聚的,待你能掌控他之時,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改變這雷之屬性,讓這身體真正的去屬於你!那麼你將會更加強大!”

“恩!多謝前輩指點!在下記下了!”白毅點了點頭,對自己未來的規劃又多了一處。

轉眼便是數日,白毅不知穿過了多少城池,他按照這首領的引導,一直向西出發,如今也是不知前行了多少公里了。

“等等!這氣息是······”

“怎麼了,首領?”白毅感到這首領發出了一聲輕咦,白毅也是連忙停下,感到一股疑惑之情,看了看四周,一切正常。

“這氣息絕不會錯!我感受到了老夫那萬魔刀的氣息了!這萬魔刀乃是老夫的最強兵器!沒路過此地,居然能有這等收穫!哈哈哈哈······”

“萬魔刀?難道與老大一起獲得都長刀是前輩的?對了那長刀與前輩身體也是一同藏在那墓山,既然如此那絕不會錯了!”

“哦?聽你得空口氣,老夫的長刀也是你尋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