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完整版的甘霖符已經失傳了一千多年。這麼長的時間,怎麼可能還有完整版的甘霖符保存下來?所以當易真確定了蕭明使用的是完整版的甘霖符的時候,就知道蕭明手中的甘霖符是他自己製作的了。

不過她其實也沒有想過真的要用這一次林易用治療法器給綠五療傷的機會從蕭明那裏得到甘霖符。畢竟一來蕭明和綠五沒有直接的關係,甚至蕭明和葉從夢還一直不太對付,要不是中間有個夏沛嵐,怕是兩人再大戰一場的可能都有。

二來,就算蕭明和葉從夢的關係極好,使用一次治療法器的機會就想換甘霖符這樣的高級符咒的傳承,這樣的可能性還真的不高。尤其是現在的華夏術法界敝帚自珍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有些什麼絕技祕法,全都藏着掖着,哪可能輕易的拿出來。

但是蕭明卻是二話不說的就拿了出來。這給易真一種感覺,那就是就算她這一次不當這樣的挾恩圖報的小人,蕭明也會找個機會把甘霖符給拿出來的。

換句話說,易真這一次算是白做小人了。

發現自己好不容易想坑蕭明一次,到頭來似乎還是被蕭明給坑了,強氣老闆娘就一陣氣不順,看向蕭明的眼神就雙惡了幾分。

蕭明卻完全的不以爲然,反而衝着易真露齒一笑。而林易則在一旁閉口不言,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兄弟,我們不是要去救白八嗎?這些事情我們救了白八之後再說好不好?”米羅覺得奇怪,爲什麼明明是來找易真一起行動去救白八的,怎麼說着說着就成了一場交易了?

看蕭明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着急了。這是怎麼回事?


米羅實在是想不通,左等右等之下,失去了耐性,開口問道。不過因爲有林易和易真在場,所以他這聲疑問變得有些心虛的樣子。

“你心虛什麼?你也知道你問了一個白癡問題嗎?”易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數落米羅的機會,正好在蕭明那裏的氣還沒理順。

米羅一無的無辜, 老婆跑了之後

蕭明到是不忍心見自家兄弟被罵,笑着解釋道:“猛將兄,你想想,既然老闆和林居士都已經知道了白八被抓,那他們肯定會展開行動。但是他們現在還在這裏,這就說明他們派了專業人士去追蹤白八的下落。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消息。在知道白八下落之後,再雷霆出擊!”

易真一點都不驚訝蕭明可以推測出真相來,要是這個鬼精靈的傢伙推測不出來,那才叫有問題。

“原來是這樣啊!”米羅摸着頭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有個那麼鬼的兄弟,你就不知道和他好好學學?”易真還沒解氣的罵道。

“兄弟聰明就夠了啊。小時候我們就商量好了。他動腦子,我動拳頭!”米羅理直氣壯的回答。

易真翻個白眼,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這樣早晚被蕭明那傢伙給賣了,你還會幫他數錢的!”

“如果兄弟真要賣我,那就說明我一定應該被賣掉。我兄弟做的事情,一定是對的!”米羅的回答讓易真一陣暈厥,遇到這樣的憨貨,還真沒救了。

蕭明哈哈笑了起來,對着米羅豎了個大拇指。

正在這時,一隻白色的紙鶴飛進了窗戶,落到了易真的辦公桌上。 紙鶴落定之後,像是活物一樣的抖動了一下,然後彎過脖子做出梳理身體的動作。慢吞吞的做完這些,這才擡起頭,開口說起話來。

“找到白八了,跟着紙鶴速來!”

米羅目瞪口呆的看着說話的紙鶴,大有直接抓起來看一眼的衝動。

蕭明哈哈一笑:“茅山傳音術,做到如此傳神,功力定是非常不簡單。看來是有茅山嫡傳高人出手了。茅山一系術法,擅長驅鬼趕屍,追魂定魄。由此間高手出馬,要找到白八卻是不難。真沒想到林居士如此大的面子,能請得動茅山傳人!”

茅山一派在華夏術法界有着極爲特殊的地位他。

首先,因爲他們的傳承非常的奇怪,分陰陽兩系,屍鬼兩脈。一個師傅一生只收一個弟子,所以搞得他們這一派基本上就是一脈單傳。要是傳人出點什麼問題,就會好幾十年出不了一個新的傳承。好多次都面臨傳承斷續的尷尬。因此他們在實力上來說,並不是一個強大的門派。

但是茅山一派卻是從創派一千多年來,造新式術法最多的門派,甚至有着術法搖籃之稱。比如現在這個自己飛過來的還會說人話的紙鶴就是茅山派在三百多的年前開發出來的傳音術,在當時簡直就是古代的電話。

就算到了現代社會,在經過三百多年的改造之後,它在某些方面的能力也比電話和網絡更強大和安全。

現在華夏術法界有四成以上的大衆術法,全都是茅山派開發傳承下來的。

同時,茅山派的嫡傳傳人不到師成不可離山,但是隻要有資格離開的,全都是強者。

當年戰爭的時候,茅山派派出了嫡傳五人,茅山五靈當時每一個都是一挑一百的超級強者。五人合力,一個月之間連挑小鬼子術法駐地七十二家。雖然最終五人中戰死三人,剩下一個被廢掉了功力,只有一人活到了現在,也就是現任的茅山派掌門。

而茅山五靈譜寫的那一段傳奇,這幾十年來,一直都是華夏術法界的驕傲,是術法界新秀們的奮鬥目標。

至於小鬼子,當時被殺得斷了傳承的流派就有六家,到現在霓虹術法界的人提到茅山派都是又恨又怕。

正因爲這些原因,所以茅山派的人極難被請出山。這到不是他們傲氣,而是他們的教義決定的。他們是典型的修行者,不輕易出山的。林易能請動一個嫡傳,那可是天大的面子了。

林易笑了笑:“我與矛盾賢弟多年交情,這一次他恰逢其會的來到C市與我討論事務,正好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用我說,他自然也會出手!”

蕭明點點頭,林易這樣解釋他就明白了。茅山派的人並不傲氣,他們只是很少下山,但是一旦他們下山,遇到不平之事卻又會去管。所以時常有人開玩笑說,華夏術法界最出世的就是茅山派,最入世的也是茅山派。這一派本來就是一個很古怪的門派。

“這一次有機會遇到茅山嫡傳,真是好運。我們這就出發?”蕭明想起當年自己的一個茅山派的朋友,可是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的茅山掌門都不知道是那個朋友的第幾代傳人了。

林易點點頭:“我們這就出發!”話是這樣說,但是他卻並沒有要動的意思。

蕭明知道像前往救白八這樣的事情還用不着林易這樣的大佬出馬。他真要去了,那事情反而變得複雜了,再說林易是術法界的事情,還是一個半隱藏的祕密。他沒有刻意的隱瞞過,但是也沒滿世界的嚷嚷。

易真站了起來,走到辦公室的一角打開一個隱藏的保險箱。從裏面拿出一個相當有傳統味道的褡褳,褡褳上繡着黑白八卦圖。易真拿着褡褳一拉一拍,褡褳就縮小成巴掌大小,易真再對摺一下,就放到了隨身的小包裏。

四人轉出了門。

見到易真去取車,米羅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沒想到老大和真姐會在一起。嚇我一跳!”

蕭明哈哈一笑:“真不知道你怕他們兩人幹什麼。難道他們要吃了你?”

米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一下子變白了幾分,搖搖頭:“兄弟,往事不堪回首啊!”

看米羅的樣子,蕭明不禁莞爾。像是米羅這樣的性格,要讓害怕是極難的。能讓他這麼怕的人,只有他極爲喜歡和信任的人。

“對的,兄弟,這個紙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米羅一臉好奇的看着不急不緩的懸浮在自己兩人面前的紙鶴。心裏還想着剛纔紙鶴說話的神奇場景。

他雖然跟着蕭明學習了一個多月的術法,但是因爲是初學者,又更注重戰鬥方面,所以對這種看似神奇的輔助術法的瞭解依然非常的匱乏。要是夏沛嵐在這裏,自然是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米羅卻是不知道了。

蕭明笑着給米羅解釋了一下,然後拍着米羅的肩膀道:“這個東西你就不要想了,你表妹夏沛嵐到是已經開始接觸了。你的話,再學五年估計也沒有用!”

米羅頗爲不服氣的道:“兄弟我太小看我了。別的符咒我是不敢興趣,所以纔沒學。這個我很有興趣。肯定可以學會的!”

蕭明玩味的看着米羅,知道這傢伙完全就是把這東西當成玩具了,手一翻,手裏多了一個小本子:“這就是傳音術的記錄,你拿去吧!”

米羅大喜,拿過本子開始翻,一開始還很仔細的看頭一頁,但接下來他的眉頭開始皺了起來,翻書也是越翻越快,十幾頁的小本子兩分鐘不到就翻完了。

“兄弟,這整個一本,就是傳音術的祕籍?”米羅一臉“便祕”的模樣問。

蕭明點頭笑了起來:“是啊。這還只是最基礎的部分,學會了這個,你最多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傳音之物來,但是傳音之物不光有紙鶴,紙虎,紙豹,紙馬都有,各有各有妙用,在不同的環境和條件,就需要各種不同的傳音之物。另外根本需要傳音的內容的多少,距離多少,干擾多大等多方面的因素。你想做到現在你眼前這個紙鶴的程度!差不多還有十個這麼厚的本子內容要學吧!”

米羅的臉更苦了,默默把本子還給了蕭明:“啊,真姐怎麼還沒出來。白八還等着我們去救呢!”

蕭明哈哈大笑起來,搖頭不再說話。

易真在這個時候開着車出來了,停車,然後把車鑰匙給甩給了米羅,跟着手一招,打了個法訣,那紙鶴立刻飛到易真的手中。

米羅是看到易真就不敢說話的,老老實實的坐到了駕駛位。而易真卻拉着蕭明坐到了後座上,低聲的道:“茅山傳音術,雖然不算是不傳之祕,但是能知道那麼多細節的,卻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蕭明眨眨眼睛,打死也不會說傳音術的開發和自己有關係。

易真翻個白眼,她現在早就習慣了的蕭明的神神祕祕了。


“白八那裏的事情肯定不會太簡單。敵人抓他又不殺,又沒有禁錮,反而讓我們可以輕易的追蹤到。老闆覺得這裏面會有什麼問題?”蕭明岔開了話題。

易真也沒有繼續糾纏上一個問題,而是沉吟了一下之後道:“白八隻是一個餌。而我們是魚!”

“霓虹國對於超自然生靈可以說是術法界出了名的狠。奴役契約就是從他們那裏傳出來的。所以如果只是小鬼子的腦子的話,怕是他們不會想到我們會爲了白八而自願走進陷阱裏面的。以小鬼子的腦子,怕是他們更願意抓夏沛嵐!”蕭明分析道。

易真點點頭:“是的,所以這裏面肯定有一個不是小鬼子的傢伙在出主意。而且,很有可能是那個內奸!”

頓了一下後,易真又搖搖頭道:“但是這樣的話,不是更加的容易暴露內奸的身份嗎?難道小鬼子打算放棄這個內奸了?”

封神險 ,微微一笑道:“連環殺人案的罪犯排除法,老闆知道嗎?”

易真是一個極爲聰明的女人,被蕭明一提醒,立刻明白了過來:“你是說在一連串的行動之中,只要有一次擁有不在場證據,那麼這個嫌疑人的罪行不將不成立。所以小鬼子這一次是打得一箭兩雕的打算。不管我們中計不中計,又或者能不能把我們陷在陷阱裏。他們也可以讓那個內奸擺脫嫌疑!”

蕭明陰險的一笑:“可惜,這一套手段卻有一個最大的缺點。那就是在他們不應該抓走白八!”

易真疑惑的看向蕭明,不明白他爲什麼這麼的有自信。

蕭明手一伸,一團白光出現在手中,那是一張白色的符咒,上面正散發着柔和的白光。

易真仔細一見,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跟着也露出了笑容:“狡猾如妖,這話一定就是說的你了!不過,這事要是讓葉從夢知道了,肯定沒你的好果子吃!”

“要不然爲什麼是我來找老闆你去救白八呢?”蕭明眨眨眼睛,一臉的“奸詐”。 米羅不知道後座上的兩個人到底在說些什麼,反正只覺得身後一陣一陣的陰風四起,要是再配合一點應景的燈光,那就是各種電影小說裏的準備謀朝串位的場景了。


且不說蕭明這邊正跟着紙鶴的指引前去尋找白八。

另一面,葉從夢,夏沛嵐還有光頭彪則拿着蕭明給的追蹤符向着胡玉珍被關押的方向而去。

追蹤符是一種定位符,分子母符,母符可以追蹤三張子符,有效時間根據製造者的實力而定,最短一天,最長一年。有效範圍在一百米到一百公里之間。

蕭明拿給葉從夢的是一張極品追蹤符,有效其是六個月,有效範圍在三十公里。事實上這已經算是最頂級的追蹤符了。因爲科技的發展,一些電子設備也可以做到追蹤符的效果,甚至做的更好,要不是追蹤符是一種幾乎不可能被察覺出來的符咒的話,可能早就被完全的淘汰了。所以蕭明能拿出一張如此效果的追蹤符,已經算是一個異數了。

不過葉從夢對於蕭明拿出一些早就應該失傳,或者是祕密的東西已經有了免疫力了,自從這個傢伙開始展露出自己的術法實力之後,他會的哪一個不是老古董一般的東西。

正是因爲追蹤符已經很少有人使用,所以敵人根本不沒想到胡玉珍身上會有這玩意。雖然追蹤符不是絕對的找不出來,但是在沒有意識到情況下,誰會拼着法力的消耗去做這樣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胡玉珍的位置對葉從夢來說根本就不是祕密。

很快三人就找到了目的地。這是C市郊區的一片果園農家樂。

這片果園在C市還算是小有名氣的。春賞花,夏摘果,秋野營,冬品魚。這就是這一大片果園農家樂的招牌。當然,這裏可不是隻有一家農家樂,而是一大片農家樂,少說也和二十幾家,大家各自佔着一大片果園魚塘,辦得是風聲水起的。

“這裏難道是小鬼子的地盤?怎麼胡玉珍會被抓到這裏來?”光頭彪有些疑惑和擔憂。

這個地方要真的是小鬼子的暗樁地盤,那可就大大的不妙的。一旦刺激了這些小鬼子,他們隨時可以做出可怕的事情來。這裏是C市很多普通居民們假日休閒的好去處,最難得的是一年四季都有看點,幾乎沒有什麼淡季旺季之說。

“不管這裏是不是,我們先救出胡玉珍,回頭再來調查這裏,我會動用警方的力量去排查一次!”夏沛嵐提議道。


光頭彪沉吟了一下,也點頭稱是,覺得是個可行之法。

商量了一番之後,決定由夏沛嵐和葉從夢走明面進入農家樂,而光頭彪從暗地裏摸進去。

葉從夢和夏沛嵐很快就喬裝成了那天在酒吧裏的模樣。蕭明給她們的僞裝符可不止一兩張,而是每人五張,可以讓她們使用五次。現在正好又派上用場。

兩人在胡玉珍信號最強的一家農家樂面前停了下來,這家農家樂是這一片裏規模相對較小的一處。連一個裝飾過的門面都沒有,甚至連招牌都是用一大塊破木板上面掛在門口,上面有不怎麼優美,還有不少錯別字的寫着。

“老張農家樂,中餐,水果,棋牌!”

透過這家農家樂的籬笆矮牆,可以看到裏面只有幾桌客人,還以老人居多,相比其他那些大農家樂動不動就二十幾桌實在是沒得比。

農家樂裏走出一個老實巴交的老農,搓着粗大的手,咧着一嘴的黃牙熱情的招呼夏沛嵐和葉從夢。也許是從來沒見過如此天仙般的人兒,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但是也沒有做出任何失格的事情。

“兩位妹妹,是來吃水果的哇?”老農熱切的看着夏沛嵐兩人。這家農家樂的生意不是特別的好,所以老農非常的珍惜每一個客人。更不要美女效應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會有作用。老農年齡雖大,但絕對是個正常人。

一些從門口路過的客人也在偷偷的打量夏沛嵐兩人。就算兩人用了低於本來樣貌兩個等級的僞裝形象,但依然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自然會引得人駐足打望。

夏沛嵐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道:“大爺,給我找個好點的位置,一哈我去自己掏去!”

“好,要得,要得!”老農高興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帶着兩人往農家樂裏面走,選了一個曬不到太陽的藤架下面,那是葡萄藤,上面掛滿了正在慢慢變色的葡萄。

“妹妹要吃葡萄哇!可惜了,早來了幾天,再過十天來,保證你吃到眯甜的葡萄!”老農看葉從夢打量着葡萄架,以爲是她想說,於是很是可惜的道。

葉從夢搖頭笑了笑:“那我過十天再來!”

和夏沛嵐不一樣,葉從夢說的可是標準的普通話,聲音冰脆,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面跳,還特別的清楚。

“大爺,我們先休息一哈,太熱了。等哈再去掏水果去!”夏沛嵐大咧咧的坐到竹椅上面,用小手扇着風,一副熱不可耐的樣子。

“妹妹要不要先來兩杯冰凍的西瓜汁嘛,保證沒加水,又甜又冰,好吃的很哦!”老農簡直就是個生意高手,立刻推銷起自己家的東西來。

“好嘛,那給我來一紮!”夏沛嵐點點頭,沒有拒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