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顯然是將秦逸當做了假想敵.

秦逸心中冷笑一聲:「他們恐怕還不知道.就算是現在在這裡再等上幾百年.都不會的得到一點好處的.我們走吧.」

看著秦逸化作一道光芒.朝著遠處飛去.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線上.散布在海域上的修道者.一個個臉上都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然後繼續一邊提防著周圍的其他人.一邊留意懸天城可能出現的入口.

飛離了那一片海域后.秦逸不緊不慢地朝著天命塔樓的方向而去.

這一次得到了複製之書這一片至寶.秦逸對天命塔樓之行.更加充滿了期待.

飛行了大概兩天時間.遠處的海面上.出現了茫茫一片漆黑色的礁石.


這些礁石.佔據了數千里的海域.漆黑森森.露在海面上的.都有四五丈的高度.怪石嶙峋.驚濤拍岸.看上去叫人觸目驚心.

世俗中就算是鐵甲船來了.一旦進入這片海域.都是有來無回.

並且這片密布礁石的海域里.還若有若無地釋放出陰森、詭異的氣息.讓人看上一眼.立刻就會感覺到.這裡是一個殺人拋屍的好場所.

「秦逸.我們趕緊穿過這裡吧.這片海域看著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段靈此刻雖然依舊待在千幻世界珠的世界內.但依舊可以感覺到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如鋼針一樣.朝著骨頭裡鑽進去.

秦逸目光閃爍一下.微微搖頭.突然之間.停下了飛行.懸停在了這片礁石上空.

「跟蹤了這麼久.要是不在這裡動手.等再前面就是天命塔樓的海域了.想要動手.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吧.」

秦逸嘴角上揚.朗聲說道.

「嗯.」段靈和魂同時一愣.

下一刻.秦逸面前不遠處的海水.一下子炸了開來.出現兩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之中.水柱直衝十多丈的半空.

一排排礁石.都在爆炸中被炸得粉碎.

水柱上面.兩個壯碩的男子.全身衣衫都被肌肉撐得高高鼓起.滿臉橫肉.凶神惡煞地望向秦逸.


他們的眼神.望向秦逸的時候.就像是兩頭惡狼.在盯著毫無反抗的羊羔.

「你們跟了我這麼久.一直到了這裡才動手.也算是有耐心的了.」秦逸掃了對方二人一眼.淡淡道:「告訴我誰讓你們來殺我的.我留你們全屍.」

這句話說出口.聲音平淡.但是語氣里.卻是透著毋庸置疑.無人能夠反駁的霸氣.

望著秦逸的柳龍、柳虎兩兄弟.不由自主愣了一下.互相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抹無法掩飾的詫異.

在他們看來.一般見到他們兩兄弟的修道者.要麼是嚇得屁滾尿流.要麼是跪下苦苦求饒.雖說也有強裝鎮定的.但是那眼中的膽怯.卻是連傻子都看得出來.

不過現在他們卻是分明感覺到.秦逸並不是在強裝鎮定.而是真真正正.沒有將他們兄弟二人看在眼裡.

甚至對方早就知道自己兩人盯梢了他很久.他一直自信地來到這片人跡罕至的海域.才將這件事揭穿.

等了片刻.見柳龍柳虎兩兄弟毫無反應.秦逸的臉上.閃現出一抹不耐煩的神色:「既然你們不說.那我就扒開你們的腦子.親自看一看好了.」 「好大的口氣.」柳虎冷笑一聲.望著秦逸.「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秦逸頭頂風暴之眼旋轉.掃了柳虎一眼.看到對方境界為星域級.

秦逸雖然現在境界是恆星級.比柳龍柳虎兩兄弟要低一個級別.但是無論是元氣上.還是妖丹上.都要超過對方一大截.

冷哼一聲.秦逸身形一動.立刻就在原地消失了.

「什麼.」柳龍、柳虎兩人神色一變.

四下快速環視.神念橫掃.他們的心臟驟然沉了下去.居然不能夠捕捉到秦逸的位置.

「不好.我們快走.」柳龍當機立斷.一聲大喝.

長年做著殺手任務.柳龍柳虎兩兄弟.有著遠遠超越普通人對危險的感覺.

此刻他們第一時間就判斷出來.眼前這個傢伙.比當時僱主提供的實力.要強大了太多.

甚至他們兄弟倆同時面對.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一筆錢.就算是退回僱主都行.

性命畢竟比名聲重要.

名聲沒了.可以再掙.性命沒了.那可就什麼都沒了.

「想走.」

秦逸的聲音.突然在柳龍、柳虎頭頂響起.帶著森森寒意.

「都給我下來吧.」

一隻魔爪.猛地從秦逸手臂上伸了出去.不斷擴張.一片片虛空.都被染得濃黑.粘稠.

四周空氣.都像是開水沸騰一樣.滾滾蕩蕩.一下子就將柳龍柳虎的前路全部封死.

「狂犬之力.撕裂.」

柳龍目光一凜.一聲怒吼.手臂朝著前方狠狠一揮.

唰.

頓時之間.一大片狂暴的拳法.將柳龍面前虛空.打得連連炸開.火星飛濺.血光亂舞.一片火樹銀花.

大股大股的血色光芒中.一隻比老虎還要大的瘋狗.獠牙利爪.撕裂而出.血色的瞳孔.讓人看上一眼.都聞到陣陣血腥氣.


「哼.就這點能耐.就想要來殺我.」秦逸冷笑一聲.魔爪向前一抓.頓時瘋狗連同周圍滾滾血氣.都被一下子挖了起來.

虛空上面.頓時之間.像是出現了一個碩大的深陷泥潭.被挖掘起來的虛空.瞬間軟化.在魔爪中.變成了一灘泥漿.

秦逸冷笑一聲.手掌猛地一握.

嗷.

瘋狗一聲慘叫.頓時就被捏得血肉模糊.整個變成一片肉泥.

不斷吞吐的血色光芒.也一下子消散得乾乾淨淨.

「什麼.」

柳龍只感覺到.胸口如遭錘擊.喉頭一甜.吐出一口血箭.眼睛裡面.一下露出驚恐的神色.

「怎麼可能.」心念一動.朝著瘋狗妖丹的神力聯繫而去.

但是柳龍發現.自己的心念.彷彿石沉大海.完全感受不到瘋狗妖丹的存在.

剎那之間.柳龍就感覺全身血液都凝固.如墜冰窖.手腳冰涼.

失去了神之力.他的實力必定大打折扣.

「他才是恆星級.我的神之力怎麼可能被他一下子就抓取不見了.」柳龍眼睛瞪大.一眨不眨地盯著秦逸.

「才是區區一個藍色的妖丹.真是太弱了.」秦逸冷笑連連.一步踏前.

轟隆.

他兩邊的空氣.一下子都被撐了開來.在被完全阻滯的虛空內.形成了一條通道.直至柳龍柳虎兩兄弟.

「你快走.這傢伙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柳龍猛地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一把就將柳虎向外推去.

「太晚了.」

極光電影一般.秦逸已經到了柳龍面前.

「地獄閃電鏈.」

一指戳出.

閃電噼里啪啦作響.如同無數把跳躍的刀子一樣.剎那之間.就在柳龍驚恐的目光中.將他切成了肉醬.轟的一聲.半空中炸成了一團粘稠的血霧.

「大哥.」


柳虎瞳孔充血.整個身子.都綳得緊緊.彷彿是一顆要爆炸的炮彈.惡狠狠盯向秦逸.

「你還有一次機會.說出是誰雇你們來殺我的.」秦逸目光依舊冰冷.眨眼之間殺死柳龍.這種越級挑戰的事情.在他看來.彷彿就像是呼吸一樣簡單.

「你.」柳虎牙齒咬得格格響.幾乎都要咬碎了.臉上肌肉都在抽搐.臉皮、脖子的皮膚裡面.堆積了血液.看上去就像是一顆熟透的番茄.

「不說嗎.」秦逸眼睛眯了眯.「我會讓你開口的.」

轟.

秦逸原本所在的位置.發出了一聲爆鳴.

整個虛空.都猛地一震.出現了無數的虛影.

柳虎心頭一涼.發現秦逸已經不在了原地.

「說.是誰.」

下一刻.秦逸的聲音就在他身後響起.

「你給我去死.」

柳虎猛地一聲長嘯.充滿悲憤的味道.一招之間.風起雲湧.萬古混芒.

一團漆黑森森的黑洞.在他頭頂不斷蠕動.就要出現.

黑洞裡面.不斷傳來咀嚼骨頭的巨響.叫人聽上一聲.就感覺全身發寒.

「給我滅.」

秦逸手臂一聲.魔龍臂上.一下子燃起熊熊大火.


整隻手掌.就像是巨大的火焰山一樣.當空橫壓.滾滾而來.熾熱洪流.天地混沌.

瞬間產生的殺傷力.足以毀滅一切.

轟.

柳虎頭頂的黑洞.剛剛塌陷了虛空.有出現的端倪.就被秦逸一把捏得炸開.

火焰如同噴涌而出的岩漿.一下子從黑洞炸開的通道里.直接灌入柳虎的丹田氣海里.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簡直凄厲得無法用語言形容.

柳虎剎那之間.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口鼻裡面.全都冒出青煙.眼睛更是一下子被同時燒瞎.

眼眶裡面.頓時只剩下兩個駭人的大洞.陣陣焦臭的味道.不斷從他體內散發出來.

「好痛苦啊.好痛苦啊.」柳虎只覺得體內像是燒了一團火.火燒火燎的.他嘶吼著倒在地上.不斷翻滾.喉嚨里發出像是野獸一樣的哀嚎.

兩手不斷摳著自己的脖子.片刻之間.脖子就變得鮮血淋漓.皮肉都被揪掉一大塊.露出裡面不斷蠕動的血管和肌肉.

「說吧.是誰.」秦逸一腳踩下.

虛空劇烈一晃.就像是一條無形的巨腿重重跺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