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原本騷亂的眾人,聽到蕭戰這番話后,知道今天是唯有拚死一戰,才可以有生還的希望了。

隨即眾人不待蕭戰出聲,便擺出了一副死戰到底的戰鬥陣型,緊緊的護著了馬車。

此時的那個小輪車,已經在距離馬車不遠處停了下來。車上的中年男子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對著身後之人伸出了手來。

其中一人心領神會,急忙在懷中掏出一個白玉長匣,恭恭敬敬的遞給了中年男子。

只見這個中年男子接過長匣之後,微微的打開了一道縫隙,將手掌慢慢的伸了進去。

突然,中年男子身體開始劇烈抽搐,面色變得赤紅,雙眼上翻,一副好像要駕鶴西去的樣子。

片刻后,臉上的赤紅緩緩褪去,身體也是停止了抽搐。手掌在長匣之中抽了回來,隨手扔給了身後之人。

那大漢接在手中后,隨即便小心翼翼的放回懷中。

此時在看這個中年男子,雙目如電,神采飛揚。一臉的精神抖擻,傲氣迎人。與剛才那個死氣沉沉的自己,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盯著對面的蕭戰看了半晌后,緩緩的抬腿邁下了自己的小輪車。向前走了兩步后,稍微的活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一陣陣骨骼摩擦后發出的『咯嘣,咯嘣』聲不絕於耳。

我擦,原來這個傢伙不是殘疾啊,那還弄個二人推的小輪車,這拉風到吊炸天沒朋友的出場,我也真是醉了。

此時在細細觀看此人,平頂身高大約在一米八五左右。強健的身體在一身黑色九龍服的襯托下,顯得甚是威武霸氣,叫人不禁心生懼意。

一張標準的國字臉,鷹鉤鼻,厚厚的嘴唇,嘴角微微有些下垂。給人一種兇狠中又帶有一絲執拗的感覺。

尤其是那一雙狹長的雙眼,透出的一股淡淡寒光,讓看到這雙眼睛的人,總有種無法言說的恐懼感。

而身體中流露出的那股久居人上的氣勢,更是讓人心生膽寒。

此時場中的情形是那麼的詭異,雙方雖然人馬都不在少數,但是卻沒有一人說話,而是全部盯著路中間的這位中年男子。

突然,沉默多時的中年男子,終於開口說話了。


「本座『九龍門』鎮撫司張致遠,特來拜會沈莊主哦,還請沈莊主出來搭話。」

「你們這些朝廷鷹犬,江湖敗類!整日就知道到處迫害我們江湖中人。如今已經害的我們莊主背井離鄉,你們還待如何?想見我家莊主不難,先問問我們兄弟這把刀同意不同意!」

就見馬車最前面的兩個玄衣騎士,一頓斥罵后,揮舞著手中的巨型大刀,向著不遠處的張致遠沖了過去。蕭戰剛想要攔阻下來,奈何二人速度太快,為時已晚了。

就見兩匹馬,兩個人,兩把刀。向兩道離弦之箭一般沖向了中年男子張致遠。

看著對方衝過來的二人,張致遠嘴角流露出一絲冷笑,身體還是站在原地,雙臂抱在胸前,並沒有一絲想要躲避的意思。

就在距離張致遠還有幾丈的距離時,驚變突生!

張致遠身後的兩個彪形大漢,每人都在背後取下一個方形的巨大黑盒。

對著疾馳而來的二人,輕輕扣動機簧。就聽見『砰砰』兩聲巨響,兩個烏黑的鐵球向著二人飛速射去!

突然在空中『啪』的一聲爆裂開來,變成了無數的黑色利劍,將二人兩馬瞬息之間射成了兩堆刺蝟。可憐二人二馬連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發出來,就這樣被秒殺了。

奔跑中的汗血寶馬,那巨大的慣性帶著死屍繼續前沖,在地上拖出了兩道長長的血痕。一直衝到了張致遠的面前後,兩具死屍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見到這樣恐怖的一幕,蕭戰一方的所有玄衣騎士,具是面露驚恐之色,紛紛側頭盯著蕭戰。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也沒什麼特別啊~~~”藍海拉着長長的聲音說道,一點沒有同伴失散的緊張感。

“你這個沒良心的,你的小夥伴們都不知道被轉移到哪兒去了,你還有心情耍賤?”紫魂打抱不平道。

藍海收起嬉笑的表情,神情慢慢嚴肅:“或許他們離開我會成長的更好吧,畢竟在我身邊太危險了,這龍紋,便讓我一個人來闖就好了。”

“……”紫魂沉默了,不知爲何,從藍海的話中透出一股濃濃的悲情,多少年來,藍海身邊的夥伴一批換一批,沒有一個人能在藍海身邊呆很久,這或許就是藍海所揹負的枷鎖,也或許就是天道拋棄藍海的證明。


所以,藍海總是與別人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爲他現在沒有實力保護同伴,等有朝一日,藍海強力歸來,或許就能接受這種設定了吧。

不過南傑和藍影被轉移,也無形中大大提高了他們的存活率,這樣藍海就可以沒有顧慮的進入更多死境,對於修煉有更好的作用。

收好海市蜃樓石後,藍海便準備離開黑水城,此地不宜久留,更何況自從知道霸王被重傷後,其他傭兵團跟瘋了一樣大肆搜查黑水城,都想得到這塊海市蜃樓石,若是讓別人知道藍海得到了這塊寶物,估計藍海就是完美領域強者也得讓撕成碎片。

展開領域,藍海清晰的感受到周圍的環境,發現沒人後,便悄悄離開。

回到永州,藍海並沒有立刻去交任務,首先霸王利用這塊石頭竟然硬生生的抗下十位領域強者的攻擊,如果不是霸王死了命的想拆散幾人,再加上自己在最後關頭融合兩股神獸的力量,恐怕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躺在牀上,藍海把玩着手中的鵝卵石,心裏不停的思考着。

“紫魂,你說這塊連石頭究竟有什麼特別的,還有那霸王說這塊石頭顯示我們會殺掉他,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不過根據那霸王的話,這石頭是不是有顯示自己未來命運的能力?”紫魂一語道醒夢中人,藍海瞬間清醒。

藍海將混沌之氣慢慢滲入海市蜃樓石,許久藍海一臉失望的展開眼睛:“不行,混沌之氣也沒用。”

“實在不行,你將混沌之氣轉化成念氣試試?”紫魂一旁出主意道。

“這種等級的寶物怎麼可能用尋常念氣就打開,連高於念氣的混沌之氣都沒辦法,念氣?哼哼。”不過在藍海將混沌之氣轉化成念氣並且輸入到海市蜃樓石中後,奇蹟發生了。

海市蜃樓石竟然有反應了,隨着藍海念氣的瘋狂輸入,這石頭竟然兀自飛了起來,在空中高速旋轉。

“臥槽,這石頭還真他喵的不走尋常路。”

只見那石頭在空中越轉越快,到後來,藍海已經抓不住它的軌跡了,忽然石頭一下定住,裏面的光點迅速飛出石塊,射向藍海的腦門。

“啊~~”藍海痛苦的嚎叫一聲,那光點瞬間沒入藍海的腦袋。

進入藍海身體的光點被困在藍海的八卦圖中,那光點兀自旋轉,八卦圖好像受到外敵入侵一樣啓動自我防禦。

而光點則開始不斷撞擊八卦圖,藍海痛苦的翻滾起來。

“藍海,穩住,到八卦圖中來,我們一起鎮壓。”紫魂危急時刻說道。


藍海聞言,立刻盤坐下來,身體放鬆,將意識沉入神識中的八卦圖中。

藍海與紫魂二靈魂雙雙出手,慢慢的那光點不在撞擊八卦圖,只是在八卦圖中不停的飛行。

後來,光點徹底不動了,像一輪圓月一樣定在八卦圖上方。

“呼~”藍海和紫魂筋疲力盡,靠坐下來。

卻不知那輪圓月竟然開始變化,由米白忽然變成血紅,惹得二人一陣謹慎。


而紅月變色後並沒有攻擊,只是閃過一些片段,好像是記憶,又好像不是。

圖片閃過的速度極快,以藍海的實力也難以捕捉到幾張,紅月閃了將近一分鐘左右,而藍海也僅僅捕捉到三張圖片。

第一張,湮滅獠牙張口咬掉屍王左臂。

第二張,藍海單手罄湮滅獠牙,刀口挑着一具屍體。

第三張,藍海被一柄長槍刺中。

咀嚼完這三張照片,藍海卻是驚呆了,第一張圖就發生在剛纔,可第二、第三張圖藍海並沒有經歷,此刻在聯想屍王死前說的話。

“海市蜃樓石顯示,我會被你們殺死……”

“莫非……這石頭真有預測未來的能力?”藍海啞然,預測未來的石頭,自己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更別說像現在這樣緊緊的握在手裏了。

“看來一定就是這樣,不然那屍王怎麼能逃過數十位領域強者的攻擊,恐怕這石頭顯示了屍王的未來,他逃掉了,而你卻是一個變數,那關頭竟然能融合兩大神獸的力量,一舉殺掉屍王。”紫魂篤定道。

“這麼說,那三張圖片關乎我的未來,難道未來我死了?”

“不知道,不過你並沒有完整撲捉到組圖,僅僅三張並不能說明什麼。”紫魂說道。

藍海沉默了,不是因爲未來自己有可能死,事實上自己每天都有可能死,早就習慣了,而是因爲他不想將這個石頭交給公會,能看到未來比那篇殘篇更重要。


紫魂不愧於藍海一起長大,此刻見藍海沉默,一猜就知道藍海在苦惱這件事:“依我看,這石頭或許是個載體,那圓月纔是關鍵,如果將這石頭還給公會,到時候在告訴他們這石頭是戰鬥中損壞,公會也不會追究你個人的責任,說不定那殘篇還有可能得到。”

藍海想了想,發現紫魂說的對,可是如何能叫着圓月不在回到石頭中呢?

“還記得你手心的那枚胎記麼?那就是封印我的地方,我想將圓月封印在你手心應該能做到。”

“胎記?”藍海快速伸出左手,發現手心位置有一塊紅點,這紅點本來只是普通的胎記,但藍海小時候被勾魂時,迫使紫魂護主,產生靈智,激活了胎記,這麼多年來,藍海都不知道手心的這個胎記可以封印。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吧。” 此時的蕭戰因為自己兄弟的慘死,和對方狠辣的手段氣憤的也是滿面通紅。

攥成拳頭的雙手,已經漸漸變成了金黃色。一雙虎目好像要將對方吃掉一般似的,狠狠的盯著遠處的張致遠。

張致遠低頭一臉無所謂的,盯著眼前的兩具死屍,又看了看對面還是無動於衷的馬車。

微微的搖了搖頭,抬腳踩在了其中一具屍體的腦袋上,而後盯著遠處的馬車,雙眼流露出一絲殘忍之色。

口中輕輕說道:「看來沈莊主是敬酒不吃,想吃罰酒了哦。」

話音剛落,張致遠腳下微微一用力,『嘭』的一聲脆響。死屍的頭顱便被踩爆!

鮮血腦漿濺的四處都是,場面十分的噁心,但是又透著那麼的恐怖駭人。

好狠辣的張致遠,好霸道的九龍門!

這樣虐屍的行為,對於中原人普遍的死者為大的觀念,真的就是對死人最大的侮辱了!

正所謂人死如燈滅,萬般皆是空。這種赤/裸裸的挑釁行為,觸動了在場所有人的神經!

馬車周圍的一眾玄衣騎士,各個被眼前發生的一切,氣的是渾身立抖,咬碎口中鋼牙。

紛紛破口大罵!揮動著手中的武器,就要衝上前去拚命!

蕭戰一聲爆喝:「都給我回來,布下玄天大陣保護莊主和少莊主!」

眾人一愣,正待不解之時!忽然看見前方的天空上密密麻麻的飛來了一大片的黑色劍雨!

就在剛才張致遠踩碎那個屍體頭顱之時,好像給了身後不遠處的那群『九龍門』的九龍衛一個動手的信號一般。

就見『九龍門』中的十幾個九龍衛,紛紛半蹲在地,手法嫻熟動作一致的拿下背後的九龍神機炮,對著馬車的方向扣動了扳機。

十幾道黑色的劍霧彙集到了一起,連成了一張巨大的黑網。好像一隻噬人的猛獸一般,張開了自己的巨口,對著地面上的一群可憐人,兇猛的撲了過去。

馬車周圍的眾人,此時再也顧不得對面那個男人的挑釁了,這樣恐怖的武器真是太過恐怖了。每一個江湖人都是聽說過『九龍門』的九龍神機炮。

更何況是剛才兩個活生生的例子,現在正如同兩個刺蝟一般的躺在地上。

蕭戰看到慌張的眾人,心中不由的暗暗一嘆。「哎,這些人忠心卻是夠了,可惜這元功差的就太多了。」

眼睛餘光掃了一下身邊的竹源,連忙說道:「小竹護住馬車,大家全都向我聚攏!」

喊罷之後,蕭戰雙手變成了火焰之色。身形暴起,迎著半空中落下的黑色劍雨沖了上去!

「炎帝焚天!」

隨著蕭戰的一聲爆喝!只見雙手出現兩道紅色的火焰,越來越大,蕭戰雙目圓睜的盯著天上的黑色劍雨,運足全身元力雙臂一合,向著黑色的劍雨推了過去。

就見兩道紅色的火焰如同兩道火蛇一般,慢慢的凝成了一股巨大的炎柱!

而後便飛快的四散開來,變成一張紅色的火海。向著天上的黑色劍雨迎面撞去!

半空之中傳來了『轟隆!』一聲巨響!

黑色的劍雨和紅色的火海相撞在了一起,將已經夕陽西下的半空,渲染的分外美麗,大片的如同火燒雲一般的停留在了空中!

片刻后,漫天的黑色劍雨和紅色火海漸漸的消失了,只留下星星點點的黑色灰塵灑落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