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對了,昨天那個牛哥今天出現了嗎?」

「沒有,也沒來繼續來找麻煩,估計是昨天被我們打怕了,而且我們三昨天晚上出去砍人的事好像許多學生都知道,我今天買早點的時候還聽見有人在討論,但是沒什麼事,今天還有童巍的戰友問他了。」

真是奇怪,為什麼我們在外面砍人的事搞的學校里的人都知道,怪不得今天我來的時候又被人指指點點的,感情是我們最近做了太多出名的事了,這才幾天,我們幾乎都快成為了學校的風雲人物了。

「反正沒什麼麻煩,只是你身上那一刀就白挨了。」葉凡搖了搖頭,似乎有點不甘心。

「傻逼,還不是你,好好的拿酒瓶砸人頭幹嘛。」葉凡被我這麼一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沒說話了。

這個事我們都沒放在心上,就算那些混混認識我們又怎麼樣,干我們呀,干我們之前也得問問我們的張哥和童教官同意不同意,而且,他娘的干來我們就干砍,反正我們又不去主動找他們,又不是搶地盤,如果改天我想去混社會了,第一個就拿那些人開刀,他們還差老子一刀。

吃過飯,童巍和葉凡還要回去軍訓,我也就沒去了,直接回家睡覺,這也是葉凡叫的,說被鬼上身是一件很難為人的事,其實這個我也知道,畢竟胖子被鬼上身之後還大病了一場。

我不好好補一覺怎麼行,希望晚上去了停屍間什麼就都明白了! 回家后,本來是想睡覺的,結果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對著手機發獃,娘的,看來我是真的思春,我想給臧雅焱發個信息或者打個電話的,但是又不好意思的,糾結死我了。

這次我學乖了,沒敢躺著了,趴著的,嘆了口氣,想想還是算了,給手機丟了一邊就這麼抱著枕頭準備睡了。

等我起來的時候葉凡和童巍已經回來了,兩人一身臭汗,看來是沒少累。

晚上我們就隨便搞了點吃的。沒辦法,看這樣子我們其中有一個人肯定得去學會燒飯,不然我們天天在外面吃也不是事,要是沒錢了,我們只能餓死。


「你多吃點,晚上你就幸苦了。」葉凡今天轉性了,竟然還給我夾菜?我草,哥們嚇到了。

「你發燒了?」我開玩笑的摸了摸葉凡的頭。

「滾犢子,傻逼,給你多吃點,怕你晚上被鬼上身受不了,不經你還有傷。」

「哈哈。」童巍在一旁看著我們笑了,我也笑了,隨後葉凡也笑了,聲音很大,搞的小飯店裡的人都對我們看著,鬼知道我們在笑什麼,其實我們自己也不知道,傻逼一回唄。

「你們喝酒了?」剛見到張哥,他就懷疑我們喝酒了,難倒我們在他眼中都是酒鬼?

其實這也不怪他,我們三個來警局都和傻逼一樣,笑的臉都紅了,主要是都不知道為什麼要笑,在路上還差點給我的傷口笑的裂開了。


「沒喝呀,笑的臉都紅了。」張哥還給我們一個人泡了一杯茶,太客氣了。

「張哥,等下天完全黑了以後我們還想去一次停屍間。」葉凡一口氣就喝完了:「張哥,晚上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在這裡等我們,我怕人多了,做事不方便。」這個是我們事先商量好的,我們都知道張哥最近都忙死了,也沒休息好,所以準備今天晚上就不拉著他一起了,讓他在辦公室里歇歇,我們自己完全可以的,畢竟這事只有我們做,而且還有一個童巍,雖然他不會什麼法術,但是關鍵時刻我會把陰符給他,讓他用個風雷地動令,這樣保險係數就更大了。

估計張哥沒想到我們會讓他不要去:「怎麼?嫌我礙事了?」說這張哥就拉下了臉,這到是弄的我們不知道要怎麼說。

「不是不是,你想多啦,晚上我們去招魂,說不定還有很多的鬼魂出現。」還是葉凡聰明,在我們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他突然冒了一句,也順便給自己倒滿了水。

一聽有鬼魂,還有很多,張哥愣了一下,看來他雖然見過了這麼多的鬼怪,但是還是過不了上次被鬼嚇的陰影:「那好吧,我在辦公室等你們,到底會有多少鬼?」

其實這個也不能怪他,估計每個人都是這樣,葉凡是個例外,童巍還沒見過鬼,不知道他見過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而我是沒有辦法,有的事必須有人要去面對。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說不準有這個數。」其實我知道葉凡是好意,他伸出了一個手掌,我怎麼感覺他都是在嚇張哥,不過這也是為他好,向妖怪呀,楊尚什麼的都是可以見的,就是噁心人,鬼這東西有時候突然出現還是相當嚇人的。

「那好吧,那我在這等你們,注意安全。」張哥點頭同意了,不過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那個?葉凡呀。能不能給我畫給掌心符?」

哈哈,看來我們的硬漢也有害怕的時候!

「小意思。」葉凡笑嘻嘻的就咬破了手指,給張隊長畫了一個,接著也給童巍畫了,童巍很好奇,好是第一次見用血畫符的,不停的盯著自己的手心看。

本來我也想叫葉凡給我整一個,他結果說不行,如果我身上有什麼符咒就別指望被鬼上身了,我去,照他這麼說我連陰符都不能放在身上了,這搞的我有點怕了,開始怎麼不說。

在張哥那又聊了一會,我將白天問臧雅焱的事全部告訴了他,其他的都是他的事了,畢竟我真的不是專家嘛,不能怪我,不過在我提到臧雅焱的時候張哥竟然對著我怪笑,搞的我不好意思,我為什麼要不好意思呢?蛋疼。

「哥們?你今天去做專家了呀?臧雅焱是誰呀。」葉凡這個傻逼,老子明明都已經說過一遍了,怎麼還問。

「懶的鳥你。」我白了葉凡一眼,超前走去,畢竟我知道停屍間在哪,似乎我們和停屍間呀,亂葬崗呀這類的地方有著不解的緣分。

葉凡和童巍在後面不知道在討論著啥,估計是在說我,娘的。

「對了。」我突然停住了腳步,我想轉移他們的話題:「葉凡,等會真的會出現這麼多鬼?」說著我也學著葉凡開始的時候伸出了一隻手:「剛剛你是糊張哥的吧。」

其實我也沒想過到底有多少,反正我覺得只招的到一個鬼而以,誰知道葉凡搖了搖頭:「不是呀,我說的是真的,保守估計幾十個吧。」

我草,他說的是真的?是真的?逗我玩呢!

「我不去了!鬼也太多了吧!」我頓時感覺不會再愛了,還保守估計有幾十個,讓幾十個鬼上我身?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怕什麼呀,我只是這樣估計,也許只有一個,也許一個都沒有,反正就算用童巍說的那個土方法,那我們也得先把魂招來,不過事先你先一個人去停屍間轉轉,如果你能見到了那個女鬼就不用招的了。」葉凡頓了一下:「放心吧,沒什麼事,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來了,現在怎麼慫了,這不是還有我和童巍嗎?沒事的。」說著葉凡拿出了自己的手掌,上面有他畫的掌心符。

此時我覺得有點頭疼,說真的我有點怕了,我都還沒來得及和臧雅焱表白,如果有什麼事怎麼辦喲,不過現在我就是害怕也沒有用了,都已經到這來了,我也不想葉凡笑話呀,雖然他們笑話都是無心的,但是總會覺得怪怪的。

「真的我自己進去?」站在停屍間的門口,我在猶豫,畢竟我得先去看看,還能不能象上次那樣見到那個女鬼,也就是王琳。


「恩,我們給你守著門口,沒什麼多大的事。」葉凡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童巍在一邊也不說話,也是對我笑著。

沒辦法,看著這兩個沒良心的傢伙,感覺頭好暈呀,深呼吸,我一把推開停屍間,裡面的冷氣就這麼對著我吹瞬間感覺頭皮都起來了。

「有事就大叫。」葉凡叮囑了我一聲,不過如果真有事,我還有機會叫嗎?傷不起,現在不是請鬼,而是要主動去撞鬼。

「碰。」不用說,葉凡把門給關了起來,哎,真是把兄弟我往火坑裡推呀。

算了,反正是來破案的,又不是來打架的幹嘛的,我也想多了點,想想當年哥們面對邪教的大人物也沒慫果,真是越長大越害怕呀。

其實這麼晚了我還從來沒有過這樣主動找鬼的,以前都是約好,然後直接去打架,而這次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我就這麼漫無目的的到處看看,希望能看到它。

別說,一個人在這還真有點恐怖,只能聽見冷氣呼呼的聲音,我的眼睛四處亂瞄著,估計今天這裡也沒人來過,至少我還看見了昨天晚上我抽的香煙頭子。

我想了想,與其這麼站著,還是做點事比較好,反正來之前我已經噴了陰血酒,只要有什麼東西出現我應該都能看到,只要鬼怪不隱身就成。

想著,我走到了王琳的屍骨旁邊,給看著她的布掀了起來,反正她的屍體都是骨頭,一點也沒在意,直接就這麼掀起來了。

「哎呀!」他娘的,早知道我就不該多事,好好的掀起來幹嘛!我以為是白骨的,我記得她屍體明明是白骨的,怎麼現在,現在我一看竟然有肉了!而且和我在臧雅焱手裡看到的那個女孩完全一樣!這是什麼情況。

我嚇的輕聲叫了一句,往後退了兩步。

望著突然長滿肉的屍體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然是**,但是我卻一點也不敢亂想,太他娘的嚇人了,怎麼白骨上還能生肉的!

「你是在找我嗎?」突然,屍體筆直的往起一坐,瞪大眼睛的對我看著,我親眼所見,她的眼睛里流出了好多血,還有其他的一些什麼蟲子,別提有多噁心了。

我嚇的趕緊把眼睛給閉了起來,可是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白骨還是白骨,沒有一點變化,更別說是骨頭上長肉了。

這是什麼情況?難倒是我眼花了?沒理由呀,我又沒近視又沒遠視,怎麼會,我奇怪的走到了屍骨的邊上,仔細的看了起來,可是完全看不出一點變化,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就好像是我在做夢一樣,太不可思議了。

雖然它沒有傷害我,但是給我嚇的不輕,搞的我想拿香煙手都發抖,還在這麼冷,以前光在電視里看過,沒想到現在自己也得經歷這一幕,真是悲哀呀,如果出來直接打的話我還倒沒這麼怕,怪不得每次葉凡都被嚇的半死,搞不好我就是被他給傳染的。 一時間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要幹嘛,太糾結了,可是此時卻又一點動靜都沒,好像剛剛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也不知道葉凡和童巍在外面是不是睡著了呀,剛剛我叫的聲音也不小了,他兩愣是沒有什麼反應,這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那我指望他們的話不就是等死了?

我想出去看看他們,但是又不甘心,畢竟剛剛被嚇壞了,我想找出王琳問問她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既然都來了,那麼哥們我也不能被白下吧。

不過幸運的是她知道我在找他,還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危險,如果她要是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那麼就不能怪我了,畢竟我可能不能為了案子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給賠進去了,想想我長這麼大還沒牽過女孩的手呀,才認識了臧雅焱,總不能我就掛了吧。

想到此處,我將陰符拿在了手上,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看著安靜的四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突然輕聲的喊了起來:「王琳美女,你在否,我找你出來問點事,在的話就出來吧,不要嚇我就好!」就好像我在對著空氣說話一樣,事實也就是這樣,沒有人理我,按理說如果有髒東西鬼怪什麼的話我一眼就看的出來,畢竟在來進來之前我就已經噴了口服液,可是剛剛確實一點發現也沒有,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葉凡的陰血酒失效了,每次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沒人回話,不對,是沒鬼回話。無奈的我只能四處張望,希望能看出什麼,可是白骨還是白骨,停屍間里的一切還是昨天的樣子,沒有變換。

看來,我還是找不到王琳,只能她找到我,似乎現在她在和我玩捉迷藏呀,真鬱悶,還是先出去找葉凡他們吧,讓他招魂,等招出來了我倒是要問問王琳是什麼個情況,明明我是來幫她的,怎麼一點也不領情,還玩起了惡作劇。

沒辦法,我搖搖頭只能先出去,只是我走到門口,停屍間的門怎麼也打不開。

我皺了皺眉眉頭,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葉凡和童巍在外面把門鎖了起來?也不可能呀,他們也不是這樣的人呀。

「葉凡!童巍!開門!」我大聲的吼著,但是就好像是石沉大海,一點迴音都不帶有的。

這下我急了,猛的敲打著門,卻還是一點迴音都沒,這是怎麼回事?

「你找我?」突然,我感覺脖子處一陣陰冷,弄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就好像有人故意對著我的脖子吹冷氣一樣。

心跳加快,我猛的一回頭,卻發現一張人臉和我來了個零距離接觸!

「卧槽!」雖然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這一回頭還是給我的魂都快嚇掉了。

我不敢隨意亂動,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愣愣的和那雙眼睛對視著,猛然間,那雙眼睛里流出了鮮血,就這麼一直從眼珠里流了出來,看的我都傻眼了,這可比看什麼3d還是4d電影要來的刺激呀,霎時間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突然!和我對視的人消失了,我這才緩過氣來,抬眼一看,之間那王琳的屍骨邊上站著一個人,或者說站著一個鬼,正是王琳的魂魄!

我死死的盯住了王琳,生怕她再次消失不見,要知道我可是找不到她呀。

陰符被我死死的捏在了手中:「幹嘛嚇人!」我這話問的實在,本來就是的,你想呀,死了就死了唄,他娘的嚇我算什麼玩意呀,還搞的我不得出去。

「因為你長的帥喲。」我問話之後,雖然是廢話,那王琳的眼睛里的血竟然沒有繼續在流了,恢復到了正常,而她的身上也有了衣服,沒像開始是**的了。

只是我沒想到,她竟然調戲我?我竟然被一隻女鬼調戲了?這叫什麼事?

這下被她弄的我沒話說了。

「你找我嗎?」又來了,帶昨天的這已經是第三次問我這樣的話了,我怎麼感覺她廢話真多。

「廢話,告訴我,殺你的兇手是誰?」我也懶的再多說別的了,還是直接進入主題吧,早點了事早點出去,省的感覺怪怪的,相當的不舒服。

誰知道,這王琳竟然很疑惑的對我看著:「兇手?什麼兇手?」

這話到是把我給問愣了,誰知道王琳又繼續說道:「我睡了一覺后就發現自己多了好多特異功能,真是個寶貝。」

特異功能?寶貝?什麼玩意,難道這姑娘不知道自己已經掛了嗎?

「你在說什麼?你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誰知道我這話剛說完,王琳竟然還瞪了我一眼。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我要死了怎麼還能和你說話?」**,又遇見潑婦了,怎麼臧雅焱寢室里的都是潑婦呀,還好她不是。

「那啥,美女,你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沒辦法,和她這樣人我覺得我溝通不來,還是先看看再說吧,不知道要是葉凡也進來了會不會和她吵起來,我估計把葉凡弄火了,會直接收了她。

王琳還真聽我的話隨便看了看:「不知道呀,本來我不在這的,可是突然我一閉眼就到這了,也許是我功力不夠,我還走不出去這裡。」

這是什麼跟什麼,這小女孩的頭腦里在想什麼:「那啥,你先告訴我,那天晚上你打電話說什麼快樂的地方,還有你剛剛說的寶貝是什麼東西?」

「你是怎麼知道的?」看來這王琳還不呆嗎?我怎麼感覺她和葉凡是一個類型的傻逼呢。

「誰在罵我呀?你說瞭然都進去了有沒有危險呀?」在門外,葉凡和童巍完全聽不到我在裡面幹嘛。

「應該沒,如果有事肯定早就出來了,也許他要多等一會。」門外的兩人無聊的真的快睡著了。

在屋內,王琳聽完我說話盯著我看了半半天:「你是怎麼知道的?」似乎她以為這個是什麼秘密。

「那啥,我是臧雅焱的男朋友,她聽見晚上你打電話說的,還有,你男朋友是誰?」我這樣應該也不算是說謊吧,畢竟我要對臧雅焱展開攻勢了,估計十有**能成,雖然我現在是一廂情願,而且王琳現在已經死了,難道她還能去問臧雅焱不成?

「焱焱有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王琳滿臉疑惑的對我看著。

「廢話,你當然不知道,都說了你死了!」我可是一點面子都沒給她,誰叫她開始那麼嚇我:「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誰說我死了!」突然間,王琳似乎是被我惹怒了,周圍的溫度急劇下降,情況不對,這潑婦要發飆了?明明已經死了還不承認難道?

突然我好像想到了什麼,不知道自己死了,以為自己有超能力?


我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和昨天一模一樣,連我丟的煙頭都還在那,按道理來說應該有人來打掃的呀,這裡可是警察局。

難道我又進了什麼如意世界?不是吧?應該不對呀,我記得五公子告訴我死者的魂魄只是在他死亡的地點才能搞出個什麼如意世界,很明顯王琳的情況不是這樣。

「我要了你的命!」就在我亂想的時候,這潑婦竟然變了,全身都腐爛了,而別是她的眼睛,又是蟲子又是血的,一想到剛才和她那麼近的距離接觸我差點連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不過這樣我到不害怕了,畢竟只是噁心嘛,哥們我見過噁心的東西還少嗎?

正當我準備上手的時候,老子傻眼了,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腿動不了了!低頭一看,他娘的我腳上竟然結冰了?這叫什麼事?哪來的冰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