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的意思是讓我進去嗎.」楊天問道.

「嘶嘶……」令人感到不解的是.聽到楊天的問話之後.那吞竟然人性化的搖了搖頭.

「咳咳……」吞長大了嘴巴.似要從口中噴出什麼似的.但是.最後.卻變成了咳咳的聲音.

瞧見吞的樣子.楊天則是有些不解地看著他.目光再次望向洞窟.楊天卻是猛地一揮手.手掌之中.一道道火苗從其手中射出.射進了洞窟之中. 楊天手掌中射出的火苗,迸射向洞窟之中,頓時,一道道光亮從漆黑的洞窟中傳了出來,直到洞窟之中全部亮起了之後,楊天方才發現,洞窟之中的牆壁上,有著一盞盞油燈,油燈蜿蜒曲折,直通向洞窟內部,

看見洞窟之中亮了以後,那吞似乎顯得急不可耐的樣子,對著楊天「嘶嘶……」直叫,而楊天也是明白它的意思,笑著說道:「趕緊走吧……」

吞剛聽到楊天說這話,便是立刻奔向洞窟之中,而楊天等人也是急忙追上,

進入洞窟之中,楊天便是感到突如其來的清爽,,在這冰海的地底,與地面上的溫度截然不同,這裡一年四季都是保持在一種恆溫的狀態,因此,在這裡,既不會感到寒冷,也不會感到炎熱,

不過,楊天等人進入的這個洞窟,則又是比洞窟之外的溫度又是低上一些,但是,這種溫度對於楊天來說,只能算作清爽,而不能說是寒冷,

洞窟之中的牆壁顯得極為光滑,用手一摸,便是能夠感覺出,這洞窟之中的牆壁絕對不是凡品,乃是採用琉璃玉石製造而成,這種玉石,不會因為時間的長久而受到空氣的腐蝕,這種琉璃玉石更像是美酒,時間越長則是能更好的體現出他的好處,

顯而易見,這種琉璃玉石,由於無數歲月的沉澱,已是成為了玉石中的極品之物,

不過,吞卻根本對這些玉石不感興趣,就在楊天等人觀看琉璃玉石的時候,吞便是向著洞窟裡面前進,而見到吞已經漸漸遠去,楊天等人也只好放棄觀賞的機會,趕忙跟上吞的腳步,

楊天帶著小七等人走在吞的身後,好在洞窟之中的油燈已經被楊天全部點亮,因此,也倒是能夠看清前方的道路,眾人就這般向前前進,足足走了一個時辰左右,眾人方才停下,

有道是山窮水復疑無路,在行走了一個時辰的路程,吞帶領的眾人也終於是走到了盡頭,在路的盡頭,赫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呈現在楊天等人面前的,是一處宛如仙境般的地方,一片片花叢佇立在楊天的兩旁,那花叢中,蝴蝶、蜜蜂也是互相嬉鬧,在那花叢盡頭,則是一串串藤蘿從高大的柳樹上倒垂而下,

就在楊天等人以為到了仙境的時候,那吞卻突然將身軀直立起來,雙眼之中也是出現了凶力之色,

小七的腳步剛要邁出,那吞突然嘶嘶叫了一聲,張開大口,頓時,一股兇悍無匹的吸力從吞的口中傳出,頓時,那宛如仙境一般的畫面內吞吞入了腹中,

等到吞將那些畫面吸入之後,呈現在楊天眼前的赫然是另外一番景象,放眼望去,先前的花叢已經變成了一灘灘像沼澤地一樣的污水塘,從那污水塘中,不多時,便有一隻醜陋的癩蛤蟆跳出,遠處的大樹上,一條條色彩斑斕的毒蛇正吐著芯子,眼中充斥著詭異的神色,

見到這樣的一副景象,小七「啊」的一聲,身軀忍不住躲到楊天的身後,

而楊天也是一臉凝重地看著前方,

吞頓時再次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楊天等人面前的景象又是再度變幻了一番,等到吞吞入了那副噁心且又讓人膽寒的景象之後,楊天面前則是處於了黑暗之中,,僅有前方百丈處散發出一些詭異的火光,

之所以說它詭異,畢竟,凡是火焰,都有熾熱的光芒,而楊天前方所散發出的火焰,卻帶有黑色的武氣,若是此番景象不是幻想的話,想必,那便是楊天等人索要尋找的幽冥之火了,

見到那團詭異的火焰之後,楊天的心中雖然有些竊喜,不過,他倒是沒有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在看了一眼吞,發現後者並沒有如臨大敵的表現,楊天方才放下心來,小心翼翼地向前邁去,就在楊天剛剛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吞突然嘶嘶拐角了一聲,楊天身上的汗毛立刻倒豎起來,

而在一番嘶鳴之後,吞的身形頓時朝前方衝去見到猶如餓狼撲食一般的吞后,楊天心中的擔心才緩緩消失,而見到楊天與吞二者都是邁了進去,林龍等人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跟了上去,

慢慢走近那團詭異的火焰,楊天方才發現,周遭的溫度竟然緩緩升高了不少,隨著越發接近那團詭異的火焰,楊天越是能夠感覺到從那火焰之中散發出的溫度,有多麼恐怖,那般熾熱的溫度,簡直就和離火不相上下了,也唯有幽冥之火這種比較罕見的火焰,能夠與離火相媲美,

在距離幽冥之火尚有十丈距離的時候,林龍等人已是受不了火焰的溫度,不在停止向前了,而見到林龍等人停下腳步,楊天微微一愣,片刻,便是將離火召喚而出,包裹住眾人,繼續向前走去,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眾人方才接近幽冥之火,盛放幽冥之火的是一階石台,而在石台上,一個宛如蓮花座的物體擺放於上,那蓮花座的上面便是散發出恐怖溫度的幽冥之火,

隨著慢慢接近幽冥之火,漾甜心中,已是按耐不住那種激烈的情緒了,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方才找到那傳說中的火焰,這不得不讓楊天的心中有些激動,只要找到幽冥之火,接下來,便是吞噬它的時候了,

「嘶嘶……」就在楊天心中為找到幽冥之火而感到興奮的時候,處在楊天的鞥人前方的吞突然發出一陣怪叫,不過從其的叫聲中,倒是不難聽出,吞的叫聲中明顯是興奮的叫聲,

「難道它找到什麼好東西不成……」聽到吞的叫聲,楊天的腦海中便是浮現這個問題,

聽到吞的叫聲之後,楊天等人便是將目光轉移到吞的身上,處在吞的前方的,是一個像蛋一樣的物體,不過這個物體大概是因為時間久遠的關係,已是呈現出了一種青白之色,吞則是雙眼放光的盯著清白之色的蛋,顯然,這便是它要找到的東西,

不過,此刻的楊天倒是沒有過多的時間關注吞的舉動,因為,此行的目的,楊天已經找到,只要將之吞噬煉化,那麼自己的實力又會增強不少,

將心中的興奮之情緩緩壓下,楊天也是知道,如果現在變吞噬那幽冥之火的話,成功率必然很低,而楊天所要做的事,便是將自己的狀態調至巔峰狀態,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天地間的火焰大都異常狂暴,而且若是將這種狂暴的火焰,吞入腹中,簡直就是在玩命,不過好在楊天此次是做了相當多的準備……

只要將狀態調理好,便是能夠吞噬幽冥之火,

楊天長吐一口氣,然後就在幽冥之火的旁邊,盤膝而坐,手掌結出修鍊的手法,便是開始進入了修鍊狀態,

而小七等人見到楊天進入修鍊狀態后,也是明白,現在不能夠打擾楊天,所以,眾人的目光便是又轉移到吞的身上,只見吞趴在那個青白之色的蛋上,顯得極為滿足,就連臉上,也是極其人性化的露出了笑意,

這讓小七等人十分不解,難道那個看似是蛋的東西,真是什麼寶貝不成,

這一點,他們自然不知道,而吞也不能告訴他們,

在那個蛋上趴了許久的時間,吞臉上的興奮之色,更加強盛了,又過了些許時間,吞突然從那個蛋上下來,雙眼中則是充斥著一種覬覦之色,

就在小七等人不明白吞到底在做什麼的時候,吞突然張開大嘴,對著那個青白之色的蛋,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暴涌而出,隨著吞噬之力出現,那個青白之色的蛋突然顫動了一下,彷彿似在極力抗拒吞的吞噬之力,


不過,吞的吞噬之力,何其懾人,在掙扎一番無果后,從那個青白之色的蛋上,突然散發出一股綠芒,綠芒出現,吞的吞噬之力,便是將那種綠芒全部吞噬而進,

隨著吞吞入綠芒之後,其身上也是開始散發出一股能量的波動,顯然吞噬了綠芒之後,吞的法力又是開始增長了……

隨著吞的吞噬,越來越多的綠芒,從青白之色的蛋上湧出,而吞則是來者不拒,紛紛吞入腹中,隨著吞的吞噬之力不斷加大、加強,那個蛋也是漸漸縮小的一圈,如此次反覆之後,原本猶如酒瓮一般大小的蛋,此時,只剩下一個木盆大小,而裡面的能量,仍是不斷地被吞所吞噬,

時間緩緩流逝,當時間再度過去一個時辰之後,那個木盆大小的蛋也是剩下薄薄的一層,「咯……」吞噬了蛋中的能量,那吞也是打了個飽嗝,其雙眼也是呈現一種迷離的樣子,就像是喝醉酒一般,從吞的身上,也是開始散發出一道道綠色的光暈,光暈忽強忽弱,如此反覆數百下之後,光暈突然化作了綠芒,將吞徹底籠罩而進,等到綠芒消散的時候,便是吞徹底蘇醒的時候,而到那時,吞的實力一定有了很大的增長,

而到時候,毫無疑問,吞以後,也是成為楊天不可缺少的一個助力之一, 就在吞被綠芒所包裹的時候,這片地方也是漸漸地陷入了寂靜之聲,有的,只是楊天等人的呼吸聲,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走,算算時間,差不多到第二日的時候,楊天才緩緩睜開雙眼,輕吐一口濁氣,楊天豁然站起,一股充盈的感覺席遍楊天全身,毫無疑問,此刻,便是楊天狀態達到頂峰的時刻,而此時,也是吞噬幽冥之火的最好時機,

站起身後的楊天並沒有立刻吞噬幽冥之火,即便幽冥之火,近在眼前,而楊天也是明白,那幽冥之火可不是普通之物,不能與普通的火焰相提並論,

要知道,這幽冥之火存在這方世界上的時間也是不短,即便它沒有靈智,但是也不是說吞噬就能夠吞噬的,吞噬幽冥之火只能慢慢來,萬萬不可操之過急,

而明白這個道理的楊天將目光向四處望去,當楊天的目光瞥到那道綠芒的時候,臉上頓時湧現出一抹驚愕之色,顯然,對於那綠芒,楊天也是不知道的,

事實也是如此,在楊天尚未進入修鍊狀態之前,那道綠芒還尚未出現,而在楊天修鍊完畢之後,那突然出現的綠芒也是讓楊天心中一驚,萬一,是邪物的話,這裡的人恐怕還對付不了,

所以,當楊天看到綠芒之時,不怪他驚訝一番,

而瞧得楊天臉上的表情,小七也是明白其心中所想,湊到楊天跟前,低聲說道:「吞不知道吞噬了什麼東西,然後就被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了……」

聽到小七的話后,楊天一愣,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那團綠芒是吞搞出來的,,」

聞言,小七點了點頭,

想到吞進入這冰海地底的后的異狀,然後,楊天又聯想到吞不斷想要進入洞窟時的樣子,楊天想了想,旋即笑道:「這或許是吞的一番造化也說不定,看樣子這次來冰海地底是來對了……」

楊天突然的一番話,讓的小七等人一頭霧水,

見狀,楊天笑道:「還記得咱們去冥界尋找魂魘果嗎,當初在那冥界的藤刺山脈,見到吞的時候,我便許諾與它,三年後,讓他化為人形,而這一年的時間已過去了大半,而幫助他化為人形的寶物也是絲毫未曾找到,而此次進入冰海地底,吞能夠找到能夠讓他變異的東西,倒是減少了我不少的時間,即便此次,吞不能化為人形,至少,他的實力也是能夠提高的,」


聽楊天將這一番話講完之後,小七等人都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見到眾人都是明白了這件事情,楊天一笑:「既然吞的實力都要有所提高了,那我自然也不能落後了,你們幾個接下來小心一些,畢竟,這冰海地底,是我們第一次進入,尤其是這洞窟之中,更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登我吞噬幽冥之火之後,你們千萬要小心一些……在剛才的修鍊中,我突然想到,曾經在我楊家府邸中曾經看到過,關於先前的一些景象,那是夢魘天霧,雖說,已經知道它的名字,但是由何人所布置,我們尚且不知,在未知的情況下,每一步都要小心……」

在啰嗦了一番之後,小七等人也是知道了楊天心中的擔憂,當下,小七輕點額頭,說道:「知道了……」

看到小七點頭之後,楊天方才將目光轉移到幽冥之火上,此刻,楊天便是要吞噬它,

在吞噬幽冥之火之前,楊天便是要將所有的準備工作做好,首先,楊天便是將護脈丹與冰靈丹從乾坤戒中拿出,楊天隨手便將兩個玉瓶上的瓶蓋打開,頓時,一股丹香飄逸而開,

將護脈丹仰頭服下,那拇指大小的丹丸順著楊天的嘴唇便是直接吞服入肚,丹藥入體,楊天便是感到身體內部都了一些變化,在其體內的經脈處,彷彿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經脈處就像是有了一層保護膜一般,


看了看手中的冰靈丹,楊天將之放到一旁的石台上,石台不過磨盤大小,即便如此,還是有些一些空地方的,在將冰靈丹放好之後,楊天雙眼中保持著一種清醒,吞噬幽冥之火,楊天可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啊,即便是做足了準備,楊天的心中仍然沒有太大的把握,

雙手有些顫抖地靠近幽冥之火,雖說,幽冥之火尚未達到有靈智的地步,但是,這種火焰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時間,所以,一些本能還是有的,

當楊天的雙手靠近他的時候,原本向上升騰的火苗頓時趨向楊天的雙手,若不是有著離火的保護,恐怕,楊天的雙手,當場就得費了,如果費了雙手的話,楊天連哭都沒有地方哭,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不過,所幸,楊天倒也沒有吝嗇自己的法力,在尚未吞噬幽冥之火的時候,便將離火召喚而出,用來護體,當見到自己的火焰無法對入侵者造成什麼傷害的時候,幽冥之火的本身便開始瑟瑟發抖,顯然,這離火對於幽冥之火有著不小的壓製作用,

而見到幽冥之火瑟瑟發抖,楊天心中的膽氣也就增大了一些,手上的速度稍稍加快了不少,當楊天的雙手碰觸到幽冥之火的時候,幽冥之火身上的火焰,突然竄至一丈多高,顯然,楊天的舉動讓他有些惱火了,


畢竟,但凡稀有之物,都是喜歡在它出生的地方呆著,而想要佔有它的人,卻非要把它帶離那個地方,任何一件東西,都是對這種舉動非常反感的,

而那幽冥之火同樣如此,在楊天將它拿起的時候,幽冥之火便是有些怒了,但是楊天卻是不管這些,伸出一隻手,將那冰靈丹的瓶蓋打開,頓時一股寒氣從瓶中傳出,空氣中頓時呈現一種武氣,這是一種寒冷的氣息,在那武氣剛剛出現的時候,幽冥之火原本升騰的火苗頓時下降了許多,就連幽冥之火本體也是有些萎靡的樣子,顯然,這種級別的丹藥所製造出的寒氣對於幽冥之火還是有些作用的,

將冰靈丹放在口中,楊天頓時感到身體之上一股寒冷的氣息席遍全身,而感受到寒冷之後,楊天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手中的幽冥之火吞噬而進,

火焰入體,楊天身體上的那種寒冷才緩緩消失,不多時,那種寒冷的氣息也是有著減弱,而與此同時,一種灼熱的溫度也是從其體內緩緩上升,

感受到灼熱的溫度,楊天的心中一驚,旋即,盤膝而坐,楊天閉上雙目,用心神觀看體內的變化,


只見那被楊天吞噬的幽冥之火併沒有半點萎靡狀態,反而在楊天的肚中更讓它感到十分的舒適,畢竟,楊天體內的陰陽雙氣對於幽冥之火來說,百益而無一害,而幽冥之火,需要的,也正是蘊含著陰陽二氣的物體,顯然,楊天的腹中正是這種情況,

所以,在被楊天吞入腹中之後,幽冥之火反而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見到這般情況的楊天頓時哭笑不得,這到底是自己吞噬幽冥之火還是幽冥之火吞噬他,到最後,還真不一定呢,

似乎有些不滿意楊天的腹中,那幽冥之火身體上便是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強的火焰,在火焰的灼燒下,楊天的身體內部都被火焰灼燒的痛苦不堪,若不是先將護脈丹服下,護住經脈的話,那麼毫無疑問,此時的楊天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

似乎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妙,楊天也是不敢讓幽冥之火在自己的體內有太大的破壞,當下運轉法力,將自己體內的陰陽二氣都是盡數調度而出,恐怖高溫的離火與具有嚴重腐蝕作用的幽冥之氣二者從楊天體內的太極圖案中紛紛跳出,離火從左側,幽冥之氣從右側,兩者以夾攻的作戰方式逼近幽冥之火,

隨著離火與幽冥之氣的不斷逼近,那幽冥之火似乎也是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當下,就想逃脫掉,而離火與幽冥之氣又怎會給他這個機會呢,

兩者如同餓狼猛虎一般撲向幽冥之火,隨著離火的灼燒與幽冥之氣的腐蝕,那原本有些囂張的幽冥之火頓時向見了老虎的兔子一般,瑟瑟發抖,

不過,離火與幽冥之氣都是受到楊天的驅使,即便幽冥之火表現的再怎麼可憐,楊天都是不為之所動,心神注視到離火與幽冥之氣將幽冥之火包圍之後,楊天更是加快的調度法力,意圖將幽冥之火儘快煉化,

這之中便要看幽冥之火與楊天體內的陰陽二氣孰勝孰劣,如果楊天因為法力枯竭,而導致陰陽二氣消失的話,那麼,幽冥之火斷不可能放棄反攻的機會,一個不慎,恐怕,楊天便會被幽冥之火燒得連渣滓都不剩,

而若是楊天的法力能夠堅持到,陰陽二氣將幽冥之火化為本源之火的話,那麼形勢將會逆轉,只要楊天將幽冥之火吞噬成功,那麼他的法力一定會有不小的增長,

而結果,便要看兩者之間的這一場爭奪戰,

勝者,為王,敗者,將會徹底消散在這方天地間, 在楊天與幽冥之火二者相鬥之後,這個地方便是陷入了寂靜之中,

而楊天也是徹徹底底的與幽冥之火死杠上了,那幽冥之火不知存在了多久的歲月,而楊天雖說不斷的消耗法力,但是,他同樣可以通過外界修鍊來補充法力……

所以,二者相鬥的時間,註定不會短啊,

當楊天與幽冥之火相鬥的時候,時間確實沒有因為二者而停留,歲月流逝,轉眼間便是過去了一月時間,而在這一個月的時間中,楊天體內的幽冥之火也是終於堅持不住,漸露敗象,而在楊天的體內,那原本厚厚的一層血痂,也是在幽冥之火的灼燒下,消失了整整一大圈,此時,在楊天體內的,就只有薄薄的一層,而那冰靈丹的效用也是快要消失,楊天的體內根本感覺不到半分的寒冷之意,相反,還隱隱有一種灼熱的感覺,

好在楊天現在的實力不低,不過,即便如此,楊天體內的法力儲存量也是跟不上與幽冥之火的消耗,在一個月的時間中,楊天已是有著數十次的修鍊,方才堅持到今日,

不過,所幸的是,付出就會有回報,堅持了一月時間,那幽冥之火終於是快要被楊天吞噬了,在觀看楊天體內的時候,便會發現,那離火與幽冥之氣已是要再次融合,不過在兩者融合的部分,卻有些許紅中帶黑的火焰,不過,這樣的火焰,已經剩下的不多了,只要離火與幽冥之氣將那紅中帶黑的火焰全部覆蓋,那麼,幽冥之火便是會被楊天吞噬成功,雖說半途中,那幽冥之火也是有過反抗,但是,那種反抗,在威力相同的兩種火焰中,已是不具備任何的威力,反抗之後的結果,只能是幽冥之火任人宰割,

……

在一片黝黑的空間中,原本靜止不動的楊天,突然雙手結出修鍊的姿勢,隨著其一呼一吸間,一道綠色的能量便是鑽進他的鼻孔之中,而隨著這道能量的灌入,原本有些萎靡的陰陽二氣頓時如同活了一般,繼續侵蝕幽冥之火,而隨著楊天這般補充之下,那幽冥之火也是漸漸地歸於虛無,當然,這種虛無,並不是說幽冥之火徹底消散在天地間,而是被楊天體內的陰陽雙氣同化,陰陽二氣,原本就是一陰一陽的兩種氣息,而那幽冥之火恰好,便是同時擁有著這兩種氣息,因此,只要楊天體內的陰陽二氣將幽冥之火全部吸收的話,那麼,陰陽二氣便會產生變化,

而這種變化,可大可小,若是幽冥之火中的陰陽二氣足夠強大的話,莫說讓楊天達到帝王之境,就連突破至入皇,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一切,便要取決於幽冥之火中的能量是否能夠讓楊天達到那個層次,

當然了,若是能夠讓楊天達到入皇層次的陰陽之火,恐怕,楊天也不會這麼容易的就能夠將其吞噬,擁有著恐怖能量的陰陽之火,恐怕,還不等楊天靠近,那本身的火焰,便能夠將楊天焚燒成虛無的存在,

而顯然,那幽冥之火,明顯不具備那個能力,

就在楊天補充能量的時候,時間又是再度過去了十日時間,而在這十日的時間中,那道紅中帶黑的火焰也是漸漸的只有一絲,楊天將之徹底煉化,也只是一些時間的問題,而對於這一絲火焰,楊天也是不敢大意,身體仍然保持著修鍊的姿勢,伴隨著一道道能量的灌入,楊天體內的陰陽二氣頓時猶如破開決堤的洪水一般,奔騰咆哮,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一絲幽冥之火也終於是被楊天徹底煉化完成,

將最後一絲幽冥之火也是盡數煉化,而楊天卻是沒有從修鍊的狀態中出來,如今的他,便是要將那被煉化的幽冥之火,在身體中走上幾圈,方才算得上是徹底的煉化,隨著楊天的法力催動,陰陽二氣便是順著體內的經脈流走,如今融合了幽冥之火的火焰,陰陽二氣的顏色也是更深了一些,

將那幽冥之火徹底吞噬之後,陰陽二氣便回到原本的地方,不多時,那陰陽二氣便是順著楊天的左手處的經脈流出,陰陽雙氣猶如一條泥鰍一般,慢慢地順著經脈流淌而過,而在陰陽二氣穿行過後,楊天經脈處的血痂也是終於徹底消散,不剩下一絲一毫,

大約用了一炷香的時間,陰陽雙氣才在楊天的身體中流轉一個周天,而就在陰陽二氣回歸本位的時候,楊天的身上突然「轟……」的響了一聲,而楊天的雙眼也是在此刻睜開,一股雄渾的氣勢也是徹底爆發開來,就在楊天全身的氣勢徹底爆發出來的時候,楊天的身後的衣袍無風自動,

「轟轟……」將氣勢徹底爆發開來,楊天體內原本達到天王中期的實力又是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瘋狂暴漲,「天王中期……天王巔峰……帝王之境……帝王初境……帝王中期,」那股不斷攀升的法力一直到帝王中期,方才有些減緩,但是,僅僅是減緩,並未徹底停止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