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後在一旁的躺椅上躺下,那叫一個老神在在啊。

江北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哥,這是你的撩妹時刻,不是你的裝逼時刻……

果然,聽到這話王昱涵也是嘴角抽了兩下,但是依舊很開心。

“江南哥,謝謝你爲我做這道菜。”王昱涵輕聲說着,想要以退反進,你不撩我,我來撩你。

“無所謂,都是小問題,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嗎,我可是富二代。”江南擺了擺手,面癱臉。

嘴巴鼻子還往外吐着煙霧,這畫風,真特麼是絕了。

只是話音剛落,只見江南又從口袋裏取出一個小瓶子,這東西江北認識,都是以前他給老哥嗑着玩的。

一瓶極品的還靈丹。

雖然江南的實力上去了,但是這個毛病沒改,沒事嗑兩個。


說句老實話,王昱涵這些天沒怎麼跟江南說話,有賭氣的成分在,也有想提高自己在江南心裏的位置的緣故吧。

而江南呢,更是不爲所動,每天該幹什麼幹什麼,閒着沒事倆人嘮嘮嗑,交流交流感情。

今天,江南說到底還是給她感動到了,這幾日在一起,給自己辟穀丹吃,給自己搭建木屋,甚至現在,還用靈草給自己炒菜,就是因爲她說了一句她餓了,辟穀丹不好吃。

王昱涵覺得,能遇到這樣的男人,可能真的是她的幸運,可他是江萬貫的兒子……

以後還真的會幸運嗎?不知道,只是眼下這個消息還沒有放出去,所以也沒什麼吧。

而且這幾天她也想明白了,江萬貫這次既然敢回來,要麼是修爲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要麼,那就是抓到了魔門的什麼祕密!

反正,他們都回來了,她還怕什麼!

而再看眼前的江南,又拿出了小瓶子,好像和他給自己的辟穀丹瓶子又不太一樣,而最近總能看到他這個動作,心裏驚疑之餘,也忍不住想問問,這看起來不是辟穀丹啊……

“江南哥,你這是……”王昱涵一臉疑惑的問道,臉上還掛着笑容。

“哦?這是我弟弟煉製的極品還靈丹。”江南淡淡的說着,打開瓶口,往嘴裏倒上幾顆。

“這裏又用不了靈力……”王昱涵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了一下,也更是不解了。

“沒事,我們家富有,這丹藥就是沒事的時候嗑着玩用的。”江南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倒是王昱涵,轉過身去之時,一臉崩潰的從自己的儲物袋裏取出了江南給他的那瓶辟穀丹……

王昱涵:我吃只能充飢的辟穀丹,你天天吃靈丹說是嗑着玩?還是極品的?

江北在心裏告訴自己,不能笑,真的不能笑,要憋住,老哥有多摳門他可是太清楚了,簡直是一毛不拔,只要對自己有用的,能給別人?

二階靈草和還靈丹,在老哥看來,明顯是還靈丹更重要,都給出去了,沒事的時候嗑什麼玩? 江北雖然不敢太放肆的笑,但還是拉了拉侯煙嵐的胳膊。

“幹嘛!”侯煙嵐沒好氣的問了一句,轉過頭來,那張臉上滿滿都是怒意,很明顯,江南對這姑娘也太過分了點,她都看不下去了。

江北心情那叫一個好啊,多久了,沒看到侯煙嵐吃癟了?朝着那老哥那邊努了努嘴,帶着笑意問道:“現在還羨慕嗎?”

侯煙嵐抿着嘴,一臉難受的搖了搖頭。

做夢都想不到,這江南哥能直到這個程度……

鋼鐵直男。

“不過看情況,老哥還真是把這姑娘給拿下了。”江北點上一根菸,那叫一個享受啊。

“看你說的是怎麼個拿下了。”侯煙嵐抿着嘴,不知所以的說了一句。

江北明顯的愣住了,他媳婦,竟然開始跟他開起葷段子了?臥槽,天地良心,這輩子頭一遭啊!

而侯煙嵐也是自知說錯了話,冷哼了一聲,便不再看江北了。

說實話,這種偷偷看別人搞對象的感覺還真是不錯,主要是這倆人在她在水元珠裏,侯煙嵐能做到七天什麼都不看什麼都不問已經很不錯了。

“煙嵐,那個,我們是不是也得該幹正事了。”江北嘿嘿笑着,搓着手,這一臉深意的表情讓侯煙嵐更鄙視了。

“什麼正事?難道正事不就是來看看江南哥和這姑娘的進展如何了嗎?”侯煙嵐勾起嘴角,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

江北瞬間就不知道怎麼該怎麼辦了,再看看侯煙嵐那張面帶笑意的臉,江北更是徹底的無語了。

要是看到這他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那他也不用叫江北了。

很明顯是經歷了小藤龍的糾纏,再加上老哥和這王昱涵的事,把侯煙嵐的興致都給打消了!


煩煩煩!煩得要死!

本來按理說半推半就的也不是不能成事,但是現在這情況,剛剛自己又嘲弄了一下侯煙嵐,更是沒可能了。

在這水元珠裏,她可是絕對的主宰啊!在外面,帳篷裏還有個林沐雪,動動手還行,動作大點就完蛋。

總不能大半夜的往樹林裏跑……

奶奶的,要人命啊這是!

算了,我江北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也不是什麼遇到點困難就能給我江某人打倒的,今天不行,那就明天!等明天晚上的,老夫在好好地撩理撩理侯煙嵐的!

“媳婦,你學壞了……”江北一臉無語的說道。

而侯煙嵐則是看着江北那眼珠子滾來滾去的,多半是沒想什麼好事。

冷哼一聲,完全無視。

“走,去跟你哥他們說說,畢竟明天就要離開了。”侯煙嵐輕聲說道,也把笑容收了回來。

對於正事,江北還是端得住的,趕緊點了點頭,拉着侯煙嵐朝着老哥便要那邊走去。

……

“我跟你說,我江家別的沒有,靈草靈石什麼的,那我都數不過來。”江南躺在躺椅上,抽着煙,那叫一個悠閒。

而那王昱涵,則是捧着一鍋的青草,本來該很感動的劇情,活脫脫的就被江南給變成了這種畫風。

“你現在是跟了我了,你懂吧,以後嫁到我們家來,讓你好好明白明白,我弟弟,你知道吧,多猛,那把短劍可是神器,神器你懂是什麼嗎?”江南老神在在的樣子更是讓王昱涵難受的很。

王昱涵轉過頭來,朝着江南微微點了點頭,神器,她只是聽過,但沒見過……



“不,你不懂。”江南擺了擺手,坐了起來。

叼着煙,開始比劃了起來,先前碰到個什麼紅蟲子,那叫一個猛。

一頭就能把靈寶撞碎……

巴拉巴拉,一大堆,加上江南這繪聲繪色的演繹,說實話,王昱涵不太信,就一個十多釐米的蟲子,還特麼能是什麼大神?

而王昱涵這聽得可是一愣一愣的,他們南冥教此前也遭遇過不少的危險,但哪有這麼誇張的?

但是她兩個月後就明白了,那紅蟲子,真的就那麼猛,不光它猛,他爹更猛……

江南還在繼續着。

“還有那小藤龍,你知道吧?合谷四階的大神龍,當初,那也是差點就把冰寒閣的弟子集體滅殺了的存在。就他那鬚子,就是在打鬥之中一下就被我弟弟的神器給割斷了。”江南繼續說着。

“什麼!”王昱涵驚呼了出來,萬萬沒想到,這一把武器都強到如此地步!

江北和侯煙嵐實在忍不住了,趕緊快走兩步。

哥,別吹牛逼了哥,你是不知道這小騷騷花了我十幾萬的靈石啊,也是讓我很痛苦了。

……

“我給你講,我和我弟弟,那可是富二代,富二代你懂吧?非常猛的那種存在。”江北又抽了一口煙,神色淡然的說道。

王昱涵喉嚨滾動,吞了口唾沫,默默地點了點頭,富二代,特麼的,這一個禮拜你少說也得說了個百八十遍了吧,我又不傻!

王昱涵想要暴起給這江南揍一頓,但是……

“弟弟!弟妹!”江南突然站了起來,朝着這邊大手一招呼。

瞬間!肉眼可見!這王昱涵的身體明顯的就顫抖了一下。

睜大了眼睛就朝着江北這邊看了過來。

畏懼!吃驚!秒慫!

這幾天和江南打打鬧鬧的,倒是挺好的,但是當着這江北和侯煙嵐的面,她哪敢!

那天都要給她嚇死了!

“江,江師兄……侯師姐……”王昱涵說話都抖了。

恰好江北和侯煙嵐這回又是一臉的黑線,饒是江北都有點受不了他哥了,更別說是侯煙嵐了,江南哥簡直是太過分了!

然後倆人就這麼走出來,很明顯,江北和侯煙嵐這黑裏透紅臉是演到底了。

“嗯。”倆人齊齊的朝着王昱涵點了點頭,便轉頭看向了另一旁的江南,臉色深沉。

王昱涵戰戰兢兢的走到了江南身邊,也不敢看着面前的倆人,太可怕了……

“叫什麼江師兄侯師姐的,跟我一樣叫弟弟弟妹就行。”江南笑着說道,又隨手摸了摸王昱涵的小腦袋瓜。

而江北和侯煙嵐,則又是神色淡漠的看了一眼王昱涵……

王昱涵身體又是一顫。

“江師兄,侯師姐,怎,怎麼了……”王昱涵吞了口唾沫,完全就沒把江南的話聽進去。


跟這倆人叫弟弟,弟妹?她是嫌自己命長嗎!

這才一個禮拜,閒着沒事又來幹啥啊! 倒是江北,雖然不知道這姑娘是個什麼意思,但是心裏也是明白幾分。

很顯然是被他倆給嚇着了。

不由得看了眼旁邊的侯煙嵐,不由得感嘆一句,這倆人是真的心齊。

侯煙嵐也在此時看向了江北,倆人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目光之中,都有點無可奈何的意思。

雖說讓這姑娘上來就叫他倆弟弟,弟妹,那肯定是有點不太好,但是奈何這姑娘還是夠給面子的。

倒是江南,眉頭微微皺了皺,卻沒說什麼,也是一個隨她去吧的意思。

轉過頭來,看向江北,滿臉狐疑的問道:“弟弟,怎麼突然又跑這裏來了?”

江北暗暗咧了咧嘴,老哥不會以爲以爲我們是來當燈泡的吧?索性答道:“哥,我來是告訴你一件事。”

而這沉重的話題,自然要配上一點沉重的氛圍。

倒是江北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江南身旁的王昱涵,而王昱涵也是瞬間一個激靈,趕緊說道:“那個,江南,江師兄,侯師姐,你們先聊,我進去整理一下房間。”

說着,逃也一般的就要跑。

但是萬萬沒想到啊!剛邁出去一步就被江南直接給按住了,“下午你不是讓我收拾完了嗎?”江南疑惑的問道。

王昱涵要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