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凌羽楓根本不理會這個,一個瀟灑的掉頭,完美的停到了空位上。

奔馳車司機瞪大眼睛,一臉氣憤,看到凌羽楓下車,降下車窗,瞪着凌羽楓說道,“你小子幾個意思啊?沒聽到我按喇叭嗎?那個車位是我的,你馬上把車移開。”

凌羽楓冷哼一聲,“你腦子有病吧?有病看病。”

司機聽到這話,火冒三丈,從車上下來,擋住了凌羽楓。

他一向飛揚跋扈慣了,還是第一次遇到,對他態度這麼強硬的人,怎麼能夠不氣?

“你說什麼?你說誰有病呢?是不是找打?”

凌羽楓隨意瞥了那個司機一眼,慢慢的說道,“好話不說第二遍,好狗不擋道,給我滾開。”

說着,凌羽楓準備離開。

那司機憤怒的伸手抓向了凌羽楓,怒道,“你他媽不想活了吧?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訓你。”

可是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啪”的一聲,他的左臉就捱了凌羽楓一巴掌。

他根本沒有看到凌羽楓是怎麼出手的,臉上就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

那司機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怒氣道,“你不想活了吧?”

凌羽楓一臉不屑說道,“我最煩的就是你這種耀武揚威,狐假虎威的人。先來後到的道理,你不懂嗎?我先來的,那我就先停車,你後來的重新找車位,小學生都懂的道理,你竟然不懂?再這麼唧唧歪歪,老子可不止打你了。”

那司機看到凌羽楓犀利的眼神,心中雖然有所不滿,但這時也不敢發作出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凌羽楓離開。

等到凌羽楓離開,他把那輛奔馳直接停到了凌羽楓的車前面,堵住了凌羽楓的出路。

冷哼一聲說道,“我就不信你敢撞老子的車,撞了老子的車,就等着賠300萬吧。”

那司機開的可是奔馳大G。好幾百萬的車。

司機停好車,一臉得意,走向了交流會現場。

來到現場的時候,忽然看到凌羽楓也在,不由得怔了一下,心想,難道他也是被邀請來交流會的嗎?

可是看凌羽楓開的車只是普通的大衆,這麼低等的身份,怎麼能夠參加如此高檔的交流會?

李提騰看了一眼司機說道,“停個車,停這麼長時間,趕快把我的邀請函拿出來。”

那個司機正是李提騰的司機。

司機恭恭敬敬地從身上掏出了邀請函,遞給了李提騰說道,“少爺,不好意思,找了半天車位。”

李提騰接過了卡片,隨意看了一眼司機,發現司機臉上有紅印,臉色馬上沉了下來。

很明顯司機是剛被人打了一巴掌,他可是李提騰的司機,李家的人都敢欺負了,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李提騰哼了一聲說道,“你怎麼這麼沒用?一出來就給我丟臉。”

司機把頭低了下來,他確實丟了李提騰的臉,也不敢反駁。

李提騰頓了一下,問道:“誰打你的?”


司機等的就是這句話,他趕緊指着門口的凌羽楓說道,“就是他,他跟我搶車位,還差點把少爺的車撞了,我跟他理論,他竟然對我動手。”

李提騰看了凌羽楓一眼。

凌羽楓穿的很普通,並不像是有什麼深厚背景的人,皺起了眉頭,心想這個人的檔次應該不高,怎麼連他的司機都敢動手?

難道他不知道,司機是李家的人嗎?

就在這時,有個聲音響起,“李少爺。”

隨後看到一個人走了過來,到了李提騰跟前,握住了李提騰的手說道,“李少爺,你怎麼不進去呢?聽人說你來了,一直沒看到你,所以我就出來親自迎接你。”

說話的人叫陳愛特。

陳愛特是省城老企業的老闆。


思想比較頑固,接受不了新思想。

蘇妲己帶着蘇氏集團紮根省城,說是要改革,把市場擴寬,他就一直抱着懷疑的態度。

他想的是,無奸不商,如果沒有利益的話,哪個商人會做?

所以他一直跟外省的企業家走的很近。

李提騰就是其中一個。

李提騰笑了笑說道,“我這不是讓我司機到車上把邀請函送來了嗎?所以就耽誤了一下,今天的交流會很嚴格,只有拿着邀請函才能進去。”

陳愛特笑了笑說道:“那是針對別人的,像李少爺這樣的人,你的臉就是邀請函,好啦,趕快進去吧。”

“蘇總也到了。”

聽到這裏,李提騰眼中射出一道貪婪之光,但很快的就隱藏了。

隨後又看到凌羽楓就在門口,皺了皺眉頭,對陳愛特說道,“陳總,我記得這次交流會,邀請的都是大人物,難道普通人也可以參加嗎?沒有邀請函也能進來嗎?”


陳愛特回頭一看,正好看到凌羽楓準備進來,就喊了一聲,“站住。”

他並不是省城的地下大佬,是做生意的,並沒有見過凌羽楓,所以不認識凌羽楓。

如果他知道凌羽楓的身份,這時候恐怕會嚇得雙腿發軟吧。

但李提騰既然已經說話了,他又要討好李提騰,所以肯定會開口。

凌羽楓看了一眼陳愛特,說道:“怎麼啦?”

陳愛特一副得意的樣子,似乎顯得自己高高在上,仰着頭說道,“你的邀請函呢?我們這裏是交流會,閒雜人等不得入內,你哪個公司的?有沒有邀請函?”

凌羽楓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李提騰聽到這話,一陣好笑,心想,這肯定是哪個老闆的司機,以爲這裏是菜市場啊,想進就進嗎?

李提騰的司機一臉得意,瞪着凌羽楓,顯得幸災樂禍。

陳愛特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既然你沒有邀請函,就請你離開,我們這裏是交流會,不是隨便誰都可以進的。”

說着很恭敬的對李提騰說道,“李少爺,咱們進去。”

李提騰把聲音故意提高了,“我司機也來了,不能讓他在外面乾等吧?”

這話就是說給凌羽楓聽的,意思很明顯,凌羽楓看上去像一個司機,進不去,但是他的司機卻可以進去。

陳愛特微笑着說道,“怎麼能讓你的司機在外面等呢?裏面有座位,我帶他進去就行。”

李提騰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的司機更顯得得意,鼻子裏冷哼了一聲,志高氣揚的從凌羽楓身旁走過。

凌羽楓這時才明白,原來這司機和李提騰是一丘之壑。

他突然伸出了手說道,“今天這個交流會沒有邀請是不能進去的,你如果想進去,請把你的邀請函拿出來。”

司機一臉得意的說道,“你以爲我是你啊?我沒有邀請函也可以進去。”

凌羽楓指了一下陳愛特說道,“可是這位剛剛說了,想進去必須要有邀請函,沒有的話就不能進去。”

李提騰眯起了眼睛,盯着凌羽楓,心想,這傢伙太不識好歹了,如果不教訓他一番,豈不是讓他很跌面嗎?

陳愛特臉色一沉說道,“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沒說李少爺司機不能進,我是說你不能進。你以爲你是誰啊?不過是隻小蝦米而已,像我們這種高檔場所,豈是你這種低等人能夠參加的,想要渾水摸魚,告訴你,沒門。”

說着陳愛特就準備帶着李提騰他們進去。

但是凌羽楓直接擋在了他們面前,冷冷的說道,“既然要說規矩,那就要一視同仁。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吧?”

陳愛特忽然笑了起來,兩隻眼睛看着凌羽楓,就像看一個猴子一樣。

他是爲了討好李提騰,纔會讓李提騰的司機跟着一起進去。


他凌羽楓是什麼人?

一個普通的人,他根本不會放在眼裏。

瞪了凌羽楓一眼,冷聲說道,“小子啊,你不要沒事找事,我們這裏保安可很厲害的,如果你再找事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話音剛落,凌羽楓“啪”的一聲給了他一巴掌,打的陳愛特腦袋上冒出無數個星星,一臉驚呆,伸手捂住了左臉。

凌羽楓冷冷的說道,“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要怎麼做?”

一旁的李提騰也很吃驚,他沒想到凌羽楓竟然真的敢動手。

李提騰的司機渾身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此前凌羽楓給他的一巴掌還有些生疼,他對凌羽楓肯定是有忌憚的。

陳愛特一臉怒氣,指着凌羽楓說道,“你竟然敢打我?你不想活了吧?”

再怎麼說他也是企業的老闆,還從沒有在外人面前,被人這麼甩過一巴掌。

凌羽楓冷笑一聲說道,“這是給你的教訓,已經算輕了。”

說着凌羽楓直接走了進去。

陳愛特不敢攔住凌羽楓,大聲的喊道,“來人,叫保安。”

幾個壯漢快速過來,他們都是混地下勢力的,是今天交流會的安保人員。

凌羽楓的一句話,讓省城地下勢力的人根本不敢怠慢。

交流會絕不能出任何事情。


那人看了陳愛特一眼說道,“怎麼了?”

這人也知道這次交流會可是傳聞當中省城一霸,親口說要舉辦的。

如果出了事,他們個個都吃不了兜着走。

陳愛特惱怒的說道:“我被人打了,他還想鬧事,參加交流會的都要有邀請函,他沒有,還想闖進去,我阻攔他,他竟然把我打了,你們要維持秩序,不能讓這種人猖狂,趕快把他抓出來。”

那人聽到這話,臉色沉了下來,有些火氣的說道,“還有人敢如此放肆?”

陳愛特對李提騰說道,“李少爺,你先進去,不要因爲這事,把你的心情叨擾了,我帶他們去找那個臭小子。”

李提騰點了點頭,雖然凌羽楓冷不丁的給了陳愛特一巴掌,但他依然沒有把凌羽楓放在眼裏。

領着司機進去了。

陳愛特帶着那幾個人,氣勢洶洶的去找凌羽楓。

看到凌羽楓,就指着他說,“就是那個王八蛋,趕快把他抓住,把他的腿給我打斷。”

陳愛特一看到凌羽楓,就開始炸呼起來。

他是一定要把那一巴掌給要回來的,他已經開始盤算,等到保安抓住了凌羽楓,他一定要給凌羽楓十幾巴掌。

這口氣才咽得下去。

陳愛特朝着凌羽楓大喊了一聲,“你站住!聽到沒有?臭小子,動了手還想走嗎?得罪了老子,老子絕對不會讓你有好下場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